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風聲】誰的椅子誰的搖籃(下)

 
  「這次執行的任務雖說是海殤前輩建議的,但鬧到三個月回不了家我覺得他自己該負的責任較大些!」
 
  此時被議論的對象抱著孩子站起朝他倆招呼了聲:「崎路、少艾,窩在那幹麻呢?就等你們兩個點菜了。」
 
  「等帶位啊Waiter,這叫西餐禮儀。」慕少艾笑著自屏門轉出,身後崎路人俏皮的朝一頁書行了個軍禮:「報告將軍,上尉崎路人與醫官慕少艾報到。」
 
  「醫官,按西餐禮儀可需要身為主人的我親自替你領位?」一頁書鳳目微揚笑著睨向慕少艾,對方咋了咋舌連忙拉開海殤君身旁的椅子入座告饒,「好前輩我同素還真說笑的您千萬別當真!」
 
  「諒你也不敢。」素還真在旁落井下石的補了句,惹來眾人一陣發笑,還站著的崎路人邊笑邊觀察座次,一頁書右側本該是海殤君的位置現在坐著素還真,然後依序是風采鈴和一線生,兩人中間留著的空位該是給還被抱在素還真懷裡的續緣,而一頁書左手邊還空著兩個位置,然後才坐著談無慾和慕少艾。根據他們同前輩私下聚餐不成文的規矩,當素還真不坐在一頁書左手邊,那個位置就是空給〝IF〞的……
 
  看出他的猶豫素還真開口指點,「你就坐采鈴對面吧!小釵他不來。」
 
  「發生什麼事了嗎?」入座後崎路人關心地追問。
 
  「小開病了,絕世奶爺守在床邊顧孩子呢!」
 
  聞言慕少艾嘆道:「那等會我繞過去一趟吧,崎路你趕著回家嗎?」
 
  「不急,我跟你一起去看看那混世魔王病秧子的模樣。」
 
  「那順便幫我給小釵捎份烤牛肉當宵夜。」
 
  「只有烤牛肉哪夠!先吩咐廚房順便準備一桶玉米濃湯跟兩袋麵包吧?」
 
  「說得也是。」
 
  「哇喔,一整桶的玉米濃湯耶!小釵叔叔喝得完嗎?」一直乖乖坐在父親懷裡的素續緣感到吃驚的仰起小臉探問,素還真俯首親暱的吻上孩子眉間笑答;「當然喝得完啊,續緣你記著:除了一線生伯伯就屬跟著你小釵叔叔最有口福了!天天配給三菜兩湯一桶飯,吃得比爹地還豐盛呢。」
 
  「爹地覺得菜不夠嗎?那要不要請媽咪跟一線生伯伯幫你多煮一點!」
 
  「呃、這個……」
 
  素還真話還沒說完便被慕少艾憋著笑打斷:「哎呀呀續緣乖,此事萬萬不可!你爹地可沒本錢吃那麼多,小心好不容易擺脫的嬰兒肥變成中年發福餅回臉上。」
 
  「慕、少、艾——」
 
  素還真咬牙切齒的正準備還擊卻被一頁書阻下,「都別鬧了!準備點菜。」
 
  「是……」
 
  待眾人都點好菜後他們開始聊起素還真這回任務中的見聞趣事,慕少艾忍不住問了香料餅的由來,那人自掛在椅側袋子裡拿出四個大小不一的鐵盒,選了最小的那個傳至慕少艾手中。
 
  「險些就忘了!少艾,這個先給你——素某的特製茶飲配方。方才那句〝善意〞的提醒就原封不動還你,那些餅別試得太過小心變成中年發福餅回臉上!」
 
  「呼呼,還記得我倆同梯嗎?眼下的確是青春不再,中年危機與君共勉。」
 
  「少艾你這樣根本是無差別攻擊……」
 
  崎路人支著頰很是感慨的嘆口氣,談無慾在旁幽幽補了句,「在座除了素續緣和風采鈴,似乎不是同梯就是前輩。」
 
  「唉——我們可以停止這個令人不快的話題了嗎?素還真你還是趕緊說說這些香料哪來的好了。」
 
  「一線生好友所言甚是。這回任務途中我潛在一個少數民族的部落裡十天,發現他們的香料很有意思!依照使用方式搭配不同比例跟食材,那款香料餅就是拿來待客兼防衛的。」
 
  「所以有人哄著你四種餅合在一塊咬一口嗎?」
 
  「素某為人一瞧便是光明磊落、和善可親之類,自是被眾人貼心地提醒萬不可如此了!比較可惜的是任務在身沒辦法待久些把配方探出來,所以離開前我買了不少餅跟香料,少艾你研究遇上瓶頸時可以請一線生幫忙。」說完素還真將最大的鐵盒遞給一線生,「好友,這是我送你的香料跟餅,希望你會喜歡。」
 
  一線生打開鐵盒一瞧,兩排口味各異的餅旁數款香料井然有序的安放在附有標籤的格子裡,一線生滿意地點點頭讚道:「這些香料真的挺不錯的!謝啦。」
 
  「好友喜歡就好。無慾,這盒給你!裡頭全是茴香胡椒餅,我記得你不討厭那味道,他們的餅製法特別可以久放,你就擱在情報室的抽屜裡吧?真忙到沒空吃飯時可以先嗑個兩片墊胃。」
 
  「謝謝。」談無慾難得沒推拒將餅默默收下的舉動讓素還真很是歡喜,漾著滿臉燦爛笑容,他把最後一個鐵盒推往崎路人的面前,「接著是崎路,這盒——」
 
  「你的好意這邊心領了,但我向來不嗜辣這盒就一並送給無慾吧。」
 
  「急什麼呢!素某話都還沒說完,這盒——本就不是你的。等會要和少艾一起去小釵家吧?順便幫我拿給他。」
 
  「師妹,瞧瞧妳丈夫怎麼欺負我的,等會記得幫師兄討回來!」
 
  「崎路,挑撥離間人家夫妻感情會遭雷劈喔。」
 
  風采鈴笑著輕輕推了素還真臂膀一把,「你就別鬧師兄了,不是也給他準備了禮物嗎?快拿出來吧。」
 
  「我現在雙手忙著抱續緣沒空!妳不是知道禮物放哪嗎?幫我拿給他吧。」素還真朝妻子眨眨眼促狹地笑著,風采鈴很是無奈的嘆道:「你這個人哪……」
 
  「真是舉世無雙愛妻又顧家的好丈夫?感謝誇讚我收到了。」
 
  「……素還真我們還要吃飯。」崎路人聽不下去的直賞了個白眼過去,風采鈴薄紅著臉伸手迅速自丈夫胸前口袋取出個小布包交給崎路。
 
  「這什麼?」
 
  「送給你家袋兄的束口扣,上頭刻的是那個香料民族的傳統花紋,我覺得還挺好看的。」
 
  崎路人取出一看,皮革所製的束口扣果真雅緻非常,立馬喜孜孜的安在乾坤大布袋上,「謝啦~誠如早先少艾所言你品味真變好了!這一切都要感謝我家師妹。」
 
  「素某品味向來絕佳,不過不介意你們認為采鈴來錦上添花。」
 
  「素還真,士別三月你的厚面神功又更上一層。」
 
  「好說、好說。」
 
  「怕是話癆的程度也加倍精進,怎麼還不上菜?快來人拿塊麵包堵住他的嘴。」  
 
  此時海殤君朝隔了一長桌的摯友苦笑著搖搖頭,一頁書會意後看向素還真說道:「如此精進甚好,那麼來測測這回要花多久時間才能唸完《地藏經》全本吧?」
 
  「好前輩,我錯了……您就看在這三個月有苦無處說的份上饒了我!」
 
  「下不為例。」
 
  於是餐桌上迎來了短暫的寧靜,不一會侍者送來前菜,風采鈴朝素還真懷裡的續緣溫柔問道:「菜已經來了,我們改坐到椅子上媽咪教你怎麼用刀叉好嗎?」
 
  素續緣還來不及應聲說好,便被素還真緊緊的圈在懷裡,「續緣這不是坐得好端端的?就別換位置了吧我這樣教他用刀叉更方便。」
 
  「素還真,他那是坐在你的腿上不是椅子,不是說要順便教他西餐禮儀的嗎?」
 
  「今天是私人聚會放輕鬆些吧?先教怎麼用刀叉就好。」
 
  「就算如此吃飯也該坐在椅子上呀。」
 
  死活就是不想放開兒子的素還真,低頭可憐兮兮地詢問懷裡的孩子:「續緣,爹地今晚當你的椅子好不好?」
 
  「咦——為什麼?」
 
  「因為爹地很久沒看到你了,所以想抱著續緣久一點啊……你都不想爹地嗎?」
 
  「想啊!」
 
  「那就讓爹地當你的椅子!啊,不要看你媽咪,看著爹地的眼睛——來,跟著說〝續緣最想爹地了,今晚要讓爹地抱著吃晚餐〞!」
 
  「素還真……」一旁風采鈴無言到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了,於是看不下去的眾人開始幫著紛紛展開反擊。
 
  「呼呼~隔壁的聽說那張椅子是你師兄?」
 
  「人椅殊途我不認識他。」
 
  「師妹妳最近想不想回娘家?吃完飯我可以陪妳回師父那,怎當年挑了張椅子嫁呢!師兄好痛心……」
 
  打定主意今晚就是要當張椅子的某人,幼稚十分地將臉一偏把充耳不聞一詞發揮到最高境界,「哼,沒當過爹的你們都不懂啦!對吧前輩?」
 
  「素還真你別牽拖到好友身上!」海殤君看不過去的說了句,卻見自家好友淡然揮了揮手,將問題四兩撥千金的丟到旁人身上,「我想關於這個問題還是交由一線生回答吧。」
 
  「一頁書你!唉……」
 
  也許,是一線生那聲嘆息所包含的情感太微妙;也許,是素還真見縫插針的技巧太高超,總之,一頁書無心插柳的話題轉移引發了眾人一陣熱議。
 
  「怎麼,好友……難道在我出差的這段時間裡你終於當爹了嗎?」
 
  「唉呀呀,這樣算來剛好滿三個月啊!」
 
  「恭喜。」
 
  「一線生恭喜你。」
 
  「恭喜啊一線生!可是我有個疑問,你家孩子要叫素還真哥還是叔叔呀?」
 
  一時被眾人祝賀繞昏頭的一線生,在聽到崎路人這番話後終於反應過來,氣急敗壞的嚷道:「叫什麼哥!你們是都忘了我只比這傢伙大上個幾歲好嗎!?」
 
  「這麼多年來辛苦你了。」
 
  「一、一頁書,我這是……」
 
  未免話題持續延燒,一頁書舉起酒杯示意眾人乾杯、閉嘴、快吃飯——海殤君在旁同情看著百口莫辯的一線生,默默覺得他這好友在小輩們的潛移默化下真是越來越壞心眼。
 
  之後的時間裡素還真邊同大夥談笑邊稱職當起他的多功能椅子,一會捉著孩子的手教切肉、一會遞餐巾水缽幫著孩子擦嘴淨手忙得不亦樂乎。宴席終末,素還真小心抱著不敵周公召喚睡翻在懷裡的續緣起身輕道:「我們先回去了,感謝前輩招待。」
 
  「是時候該散了,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都開慢些,我和海殤還有要事商談就不送了。」
 
  聽完一頁書的叮囑眾人紛紛識趣的離開,慕少艾同崎路人去櫃檯提了濃湯、牛肉跟麵包走出門外時,剛好聽見一線生同素還真的對話。
 
  「續緣睡成這樣我看也不好換人抱,要不坐我的車回去?」
 
  「好友你還是按原先安排的送師弟回去吧,我們自己有開車來。」
 
  「你抱著續緣誰開?」
 
  「采鈴啊,瞧!車已經來啦。」
 
  只見風采鈴俐落的熄火下車,開了車門貼心護著素還真的頭頸入座後,轉身朝眾人燦然笑道:「我們先回去了,大家路上小心。」
 
  「師妹妳晚上開車沒問題嗎?」
 
  「不礙事的別擔心,我的視力跟手都恢復得差不多了。」風采鈴望向慕少艾尋求他的背書,對方點點頭回以肯定一笑。
 
  「雖說如此素還真你還是幫著注意些。」
 
  「我知道。」
 
  「那就晚安啦!」
 
  「再見。」
 
  目送夫妻倆駕車消失在巷道盡頭,慕少艾聳聳肩吁了口氣,「我怎麼有種在看風上尉接送他家夫人的錯覺。」
 
  「相信我,覺得如此的不只你一人。」談無慾的低聲附和惹來崎路人一陣輕笑。
 
  「你們那時沒在探查黑榜舞會的現場,看他倆顛鸞倒鳳的模樣我都風中凌亂了!」
 
  「呼呼,聽起來十分精彩!所以當年傳聞某人在雪地哭著告白被拒不是風聲嘍?」
 
  「告白被拒是真,有沒有哭就不知道了……」崎路人摩挲著下巴憶起了雪地裡紅衣鬈髮的姑娘那落寞背影,幾經多年回想起來竟仍教人——
 
 
  渾、身、不、舒、服!
 
 
  崎路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談無慾跟著回想了下覺得胃又開始隱隱作痛,看向仍是一臉興致勃勃打算探問到底的慕少艾,蹙眉沉聲道:「你若真對那些街談巷語的八卦有興趣,情報室裡有蒐集當年相關事件的剪報,明天自個兒過來看吧別問了。」
 
  「哎呀呀,加油添醋的街談巷語再怎麼有看頭,也比不上親臨現場者的一句話啊!好啦,最後一個問題:崎路,當年真有不少人被那傢伙的女裝所惑成為裙下之臣嗎?」
 
  「你是指被那個活動兵器裙襬掃到的倒楣鬼嗎?說到底一線生特製的包子功不可沒啊。」崎路人說完還朝胸前比劃了幾下,一線生有些不自在的偏過臉囁嚅道:「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分明就是助紂為虐!靠那兩個包子拐了多少純情男子的芳心,害當時擔任男伴的我天天都要承受各種怨羨憤恨,天知道我其實有多同情他們。」
 
  「別說了……後勤的我們也沒多好過,情報組天天疲於應付各式探問,我還得花時間分析預測那堆見報的巷說風言對各方局勢的影響。」
 
  「對嘛!我和無慾及一線生是如此辛苦,怎就沒人去治療失戀創傷症候群讓你也忙上一忙呢?」
 
  「呼呼,我們中原軍可都是有著鐵血意志的漢子!被自家上尉女裝迷得黯然神傷到找軍醫諮商,這等丟臉事你覺得他們好意思嗎?天知道我當年求劍君來醫務室聊聊求了多久,對方硬是抵死不從啊!」
 
  提到那次任務中自家最大的受害者所有人都靜默了……最後由一線生長嘆口氣替今晚的談論下了結語:「好啦都過去了,人家劍君如今也長成獨當一面的男子漢不用大夥操煩,這個話題就此打住該幹麻就幹麻去!再聊下去葉小釵的宵夜都要變早餐啦。」
 
  此時,身為談論中心的某人正舒適的窩在車裡欣賞沿途風景,一路無話,風采鈴專心駕駛,身旁的素還真與其說在專心幫忙看路,不如說更專注於抱孩子這件事上。
 
  等待一個路口燈號由紅轉綠的時間裡,風采鈴偏頭望向身旁丈夫,那人沒察覺到她目光流轉,正全神貫注凝視著孩子可愛的睡臉,彷彿那便是他的全世界。風采鈴默默收回目光,沒錯漏那人最後嘴角擒著的一抹溫柔,反正也不是予她的探問只是徒勞。
  
  風采鈴陷入漫漫長考,那人與孩子間畢竟有著她錯落了六年的時光,闊別三月再聚,素還真表現出一副早已習慣與自己分隔兩地的模樣,卻無法忍受與朝夕共處的孩子片刻分離。她只能說服自己無須太過在意他的差別待遇——這本就是她自作自受。
 
  到家後由風采鈴一路幫著開關了車門、家鎖、大燈……最後進到續緣房間時她終於忍不住長嘆口氣問道:「椅子當完了現在要接著當搖籃嗎?」
 
  素還真小心翼翼地把兒子放到床上蓋完被後,這才笑著轉身自後頭擁上冷落了一整晚的妻子,吹著口哨輕輕地左搖右晃起來,然後不意外的接到一記無甚好氣的打手。
 
  「這又是在做什麼?」
 
  「當搖籃啊~」風采鈴愕然回首只看到那人無比貼近的笑顏,素還真同她額抵著額眷眷磨蹭道:「需要搖籃又讓人最放心不下的傢伙呀——就在我懷裡。」
 
  她開口想反駁些什麼,那人的唇吻卻早一步糾纏上來,時淺時深一如心潮晃漾。她在終得喘息的片刻環上他的頸項呢喃道:「我有時真不知你在想些什麼……」
 
  「還能有什麼?」那人凝著她不無得意的笑了,「不過就要妳多在意我些罷——」
 
 
  隔日一早,乖巧自己梳洗完畢的素續緣走進客廳時,剛好撞見母親窩在父親懷裡吃早餐的情景,來不及起身的風采鈴紅著臉想著該如何同孩子解釋時,素續緣已笑燦了張小臉,歡欣地拍手笑答:「續緣知道了!爹地今天要當媽咪的椅子。」
 
  「哎呀,我們家續緣果真好聰明!」素還真樂呵呵的將兒子抱上還空著的右膝,將塗滿果醬的夾心吐司放進孩子手裡,「那爹地今天改當媽咪的椅子續緣吃醋嗎?」
 
  「續緣只吃麵包不吃醋。」張嘴咬下大大一口麵包,素續緣決定專注在享用早餐上,不去裡會自家父親那堆稀奇古怪的問題。
 
  明顯感受到兒子冷落的素還真,偏頭問向改坐上自己左膝的妻子:「那妳吃醋嗎?」
 
  「不管你是誰的椅子搖籃不都有我的份嗎?」
 
  「噯,吾妻果真英明睿智。」
 
  「讚謬了。」
 
  晨光燦燦,風采鈴撕了塊麵包堵住那人得寸進尺地索吻,風華絕代的笑了。
 
 
 
(全文完)
 
 
※    ※    ※    ※    ※    ※    ※
 
 
【後記】對的主Key帶你上天堂,錯的主Key帶你爆字常……
 
  這篇在經過話癆走鐘了近萬字後終於在結尾迎來正確的畫風!!!我決定以後都讓風采鈴拉主Key,素上尉跟他的話癆小夥伴真心爆字到讓人太過驚恐OTZ
 
  話說會寫這篇親友都知道是因為我六月某個晚上夢到了風聲!是的沒錯就是那個風聲還是織影加SIN畫風的風聲!夢裡滿滿軍裝媽啊我半夜驚醒一邊開手機筆記一邊覺得自己是人生贏家~*٩(ˊˋ*)و*
 
  當初想著反正是夢到的草稿也已打好寫起來應該很快~可惜事情不是憨人所想那麼簡單,一千多字的原稿最後爆字到破萬……誰來告訴我多出來的劇情都是哪來的◢▆▅▄▃崩╰(〒皿〒)╯潰▃▄▅▇◣
 
  我的人生頭一回面對連綿不絕的對話框到煩躁的地步,希望各位在閱讀時不會有相同的感受……(抖)
 
  最後,為了獎勵舌尖上的某上尉真的辦到獨力撐完三千字,我決定下回來加寫福利篇章!放心下回畫風肯定正確,因為我沒事再不會拉上尉來當主Key了~還請繼續多多指教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