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猜心(你來點歌我來坑Part1)

 
  「就到這裡,算了吧。」
 
  素還真驀地停下前進的步伐,嘆口氣後率先鬆開手這麼說道,風采鈴偏過臉有些疑惑地回以歉然一笑,「抱歉,我剛剛有點恍神……你說了些什麼嗎?」
 
  素還真漩眉微挑笑意裡添了分苦澀,「我說——就到這裡,算了吧!我放妳自由。」
 
  「啊?」
 
  情人節的影城前舉目皆是熙來攘往的愛侶,特意布置的節慶裝置藝術和花牆旁,一對又一對戀人們臉貼著臉在鏡頭前留下燦爛笑顏。
 
  曾經,他們也是其中一員,恣肆且無憂地享受這本該屬於他倆的節日。昔時靠得有多近現在便感覺距離有多遠,他眷眷看著眼前滿臉疑惑卻仍顯得美麗動人的妻子好一會後,沉痛地別開眼決定同她徹底攤牌。
 
  「妳知道除工作需求外我不是很喜歡玩猜心這件事,尤其是對自家人……」
 
  風采鈴好笑地看著眼前在光影投射下,全身充滿陰鬱氣息只差再來點人造雨就能演瓊瑤苦情八點檔的丈夫,忍不住開口吐槽道:「咦?可是我記得以前你很喜歡同續緣玩〝猜猜爹地想什麼〞的遊戲啊!」
 
  「不要岔開話題我們現在說的就是妳,其實妳根本不想逛街、不想約會、不想陪我看情人午夜場電影——既是如此何不明說!我有那麼難溝通嗎?」
 
  『唉呀被發現啦?』風采鈴暗自咋了咋舌,偎過去重牽起丈夫的手討好地撒起嬌來,「我只是怕拒絕你會難過嘛……」
 
  「跟我約會還如此心不在焉的我只會更難過。」
 
  「其實,我只是不放心續緣一個人在家所以……」
 
  「我就知道又是這樣!」聽完妻子解釋後素還真無奈到只差沒仰天長嘯,一字一句回得咬牙切齒,「這位美艷動人的太太,妳似乎忘了我們家續緣已經不是會哭著半夜起床找媽咪的小寶寶,而是再過一個暑假就要升高中的大男孩?」
 
  捧過丈夫的臉風采鈴笑得燦若春花,微踮起腳同他額抵著額柔聲安撫道:「嗳,誰教你這張臉依舊俊美如昔,使我常常忘記我們竟然已經結婚十多年了。」
 
  「哼,這句話該由我來說才對吧!狡詐的傢伙。」
 
  仰頭輕輕一吻後看著心情已然大好的丈夫,風采鈴改摟著他頸項俏皮地眨了眨眼問道:「那現在?」
 
  「回家、宵夜、開藍光。」
 
 
  於是昨天夜半被挖起來一起欣賞家庭劇院的素續緣,今早趁母親還在廚房忙碌時走至父親身旁嘀咕道:「爹地你昨天不是還叫我早點裝睡好跟媽咪出門約會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放下早報素還真朝素續緣勾了勾手指,趁其乖乖湊過來時猛地發難!劈頭蓋臉就是一陣胡抹亂揉——看著寶貝兒子滿臉錯愕又狼狽的模樣,素還真心情大好地捧著他的臉復又捏了兩下後愉悅笑開。
 
  「因為有不管到了幾歲都還是史上最強第三者的存在啊。」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 2016/2/14
 
 
※※※※※※※※※※※※※※※※※※※※※※※※※※※※※※※※
 
 
【後記】真心人忙需作死……
 
  呃,是的!這是去年六月同親友在噗浪上玩〝你來點歌我來坑〞(喂)第一篇完坑的OTZ
 
  呃啊啊我沒忘!我真心沒忘!只是太忙又卡稿()SiN點的歌幸好早訂了基調,不然一邊聽歌一邊寫下去肯定是要離婚的!瞧這分分秒秒都是要鬧分手的節奏XDDD而在這個世界上最可悲的不是鬧分手,而是鬧完後你老婆偏頭給你一句〝Pardon?〞啊~╮╯▼╰╭
 
  填了好久沒寫的雲渡山宿舍系列,文末的〝史上最強第三者〞的梗目前大概只有織影懂~(汗笑)邊寫邊有種〝啊啊我終於用上了〞的感慨,諾亞方舟過了多少年我的《末日新生》就坑了多少年……所以,跟我點文各位親真的要有我用〝年〞為單位還坑的心理準備OTZ
 
  幸好雖然正文寫得很卡,但大家都知道正文什麼其實只是為後記和番外存在的~正文我卡了半年修修改改好不容易覺得它差強人意勉強能見人了,隨手寫個番外它字數就倍翻啦啊啊啊我後頭寫得好順好歡樂!XD
 
    於是接下來就讓我們進入愉快的番外時光ヽ()
 
 
※※※※※※※※※※※※※※※※※※※※※※※※※※※※※※※※
 
 
娘親眼中的真實1——從來虎父無犬子
           
 
  「因為有不管到了幾歲都還是史上最強第三者的存在啊。」
 
  「原來如此……」
 
  啊!是的,他是再過個暑假就要升高中的大男孩,著實不該跟一扯上母親就退化回幼幼班的父親計較,只是說什麼也不該枉擔了〝史上最強第三者〞的虛名不是?
 
  於是聽完父親的回答後,素續緣一反常態露出了燦爛笑容緩緩續道:「真是太遺憾了!原來媽咪又因為滿心牽掛續緣而無法好好跟爹地約會嗎?唉呀呀罪過,真是罪過——」
 
  「是誰教得你用這麼討人厭的方式跟父親說話?」素還真漩眉一挑,覺得兒子此番言談既惱人又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常言道:從來虎父無犬子。續緣這款說話方式自然是家學淵源,只可惜和父親隨便說說就能讓人氣到吐血的等級實在是差太多!只好拿母親真心比較愛我這個事實來青出於藍了。」
 
  「胡說什麼!你媽咪明明比較愛的是我。」
 
  被激到青筋直冒的素還真忍不住暗自腹誹:什麼〝從來虎父無犬子〞?這傻孩子差自己差得還遠呢!臉都還被捧在敵方手裡這等戳人痛腳的話語也不懂得躲遠些再說。
 
  就在指尖方施微力要往兒子臉上掐去時,下一秒素還真就見識到曾經的自己裝哭賣乖的本事到底有多討人嫌!
 
  原本言笑自若的孩子瞬間哭喪著臉可憐兮兮地喊了起來:「媽咪救命!爹地他又欺負我——」
 
  「素、續、緣!」
 
  於是聞聲從廚房端著早餐走出的風采鈴,正對上某人朝自己寶貝兒子臉上又捏又掐的親情倫理大悲劇現場……
 
 
  那晚,抱著懶人毯獨自一人窩在客廳沙發上的素還真,心情無比複雜的思索起關於〝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和〝從來虎父無犬子〞這檔事。
 
 
  ※※※※※※※※※※※※※※※※※※※※※※※※※※※※※※※※
 
 
娘親眼中的真實2——那些年我們半夜一起追的古裝
 
 
  是夜,素續緣笑臉盈盈地捧著盒DVD至客廳,給到了就寢時間卻反常還窩在沙發上的父親。
 
  「孩兒怕父親寒夜孤枕難眠,特備此物一解親憂。」
 
  「啊?」
 
  素還真蹙眉看著言行間突然玩起了穿越的兒子,伸手拿過光碟盒一瞧!竟是先前因為出差沒陪他們母子追完的熱播古裝劇。
 
  「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
 
  聽後不屑地嗤笑了聲,素還真整整姿態言辭跟著穿越起來,「朕不要什麼天下,朕只要你母妃的心。」
 
  「可惜母妃的一顆心全繫在兒臣身上,還望父王自多珍重。」言畢素續緣俏皮地學封面男主行了個揖轉身便打算溜回房裡,豈知玩上癮的父親在身後唱作俱佳的喊道:「素續緣你站住!你有情有義可你為什麼就沒良心?」
 
  「父王此言差矣,兒臣良心尚在就是孝心忘了帶!何不放兒臣回房中取上,安歇一晚後明日定還您個好兒子。」
 
  「還頂嘴!你怎能這麼對父王說話。」
 
  素續緣憋著笑,努力裝出一副冷酷無情的模樣傲然道:「謀大事者,需懂得割捨。」
 
  「亂臣賊子啊亂臣賊子。」素還真摟著懶人被靠在沙發扶手上作勢嚶嚶哭泣,同時揮了揮手示意兒子可以滾回房睡了。
 
  素續緣含笑作揖告退後客廳又恢復一派冷清,百無聊賴的素還真竟然真的追起劇來,不知不覺間漏盡更闌劇情也將至終局,正當他看得忘我時耳畔突然傳來那人猶帶著倦意的笑語。
 
  「素兄這麼好興致夜半在追劇啊。」
 
  「吵到妳了?」立馬按下暫停鍵,素還真壓低聲嗓不無歉意地問道。
 
  取消了暫停風采鈴搖搖頭像隻貓兒般鑽進他的懶人毯中,覓了個舒適的位置窩著後淡淡答道:「天冷。」
 
  素還真輕聲笑了開來環著她當起稱職的人體暖爐,然後細細摩挲起她略顯冰冷的指掌低語:「那好,從此妳朱姑娘的被窩冷熱都由我素某負責!」
 
  她看著劇中人的別離,忽然覺得不該為了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把丈夫趕出房去,於是放軟了聲嗓偎進那人懷裡應道:「夫君此諾,來世也一定要記得。」
 
  「此生一諾啊……」劇中曾經的少年將軍騎著戰馬遠走,他關上電源毫無預警地將懷中的妻子連同被毯打橫抱起。被素還真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的風采鈴,緊緊環著他的肩頸驚呼道:「你做什麼?」
 
  「暖被呀!」素還真笑著啄了她一口,「我想這不用等到來世吧?」
 
  「你這個人哪……」風采鈴嘆息也似的笑了,任自己未竟的埋怨全數封入那人熾熱唇吻之中。
 
 
  那晚,素氏當家主靠著部熱播古裝劇成功取回了替妻子暖被的資格。
 
 
   ↑好瑯琊榜不追追嗎?XD求追求看求賜糧(*´д`)~♥(那個張泰泰別轉頭,說的就是你啊啊啊啊我可以陪三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