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聲】Open Sesame!(芝麻開門)

   「你怎麼知道來的是素阿叔……」
 
  「哈!就憑你那幸災樂禍的語氣跟蹩腳演技,要誆藥師我火侯還遠遠不夠吶。」
 
  「哼,反正朱痕說過你們兩個是銅盆撞了鐵刷帚,惡人自有惡人磨!我這就開門放素阿叔進來。」
 
  「欸!別別別——門外那個是假的放不得。」
 
  「假的?」小阿九半信半疑搬來了小凳子湊在貓眼前仔細的看了看,白髮男子帶著笑伸手又一次拂過風鈴朗朗喚道:「小阿九!慕少艾是不是又懶得動了?來給素阿叔開個門。」
 
  「少艾,外頭明明就是素阿叔呀!」
 
  「唉唉,九少爺我含辛茹苦照料你這些年你信我還是他?你素阿叔出差去了還不到回來的時候呢,昨天不是還在聽續緣抱怨的嗎?小沒良心的一轉頭就給忘了……虧人家還當你是知心小伙伴!站門外的就是隻白眼狼精變的甭理他。」
 
  「那要不要打個電話給傲笑叔叔捉人啊?不然他一轉頭就去騙續緣了……」
 
  聽出自家小花貓當真了,慕少艾起身走至門邊捧過他的臉愛憐地左右搓揉嘆笑道:「看不出我家九少爺這麼有正義感善良又體貼,怎麼就不多將這些美德用在孝敬我身上?罷罷罷——警察叔叔也不用叫了,拿出你堪比焦飯米糊威力等級的歌聲唱跑他吧!」
 
  「用唱的就可以呀?」
 
  「可以!就唱前天羽仔拉二胡幫你伴奏的那首專剋白眼狼神曲。」
 
  於是倚在門邊聽慕少艾胡說八道的素還真,憋著笑聽見小阿九可愛又元氣十足地唱起了——
 
  「不開不開不能開,你是大野狼,不讓你進來!不開不開不能開,不開不開不能開……」
 
  「好了好了小阿九!少艾他逗你呢。」
 
  忍俊不住縱笑出聲,卻發覺孩子隔著門仍執著的反覆唱著,「不開不開不能開,不開不開不能開……」
 
  「阿九!」計上心頭素還真朗聲喚道:「真的是素阿叔呀,出差回來的途中給你買了麥芽糖,怕融了拚命趕路這才提早回來的。」
 
  「喵——」門砰的一聲大大敞開阿九像只小肉彈般炸進他懷裡,「麥芽糖!麥芽糖!麥芽糖!」
 
  「唉呀呀!阿九回來、回來——才根麥芽糖就把你給拐跑了要飼主我的臉往哪放?」
 
  素還真抱著阿九走進屋朝好友不無得意地笑道:「就像貓兒對上了木天蓼,你家阿九對上麥芽糖一如既往的沒有任何抵抗力呀!」
 
  「哼哼,你最好真的有麥芽糖給他,不然等會就知道貓爪神功的厲害。」
 
  「哈,這是當然。」熟門熟路地佔了慕少艾的專屬躺椅,素還真從包裡拿出糖給小阿九後溫柔的同他說道:「可阿九,不管麥芽糖再怎麼好吃以後一個人看家時,就算外頭有人說要給你一百根麥芽糖也不可以開門喔!」
 
  「我知道啦!沒先約好就算是素阿叔跟屈阿杯阿九也不開門。」
 
  滿意地聽見自家孩子回答出安全教育的標準答案後,慕少艾有些疑惑的戳了戳阿九的小臉蛋問道:「那你剛剛怎麼就給這白眼狼開門了呢?」
 
  「因為有少艾你在嘛!」
 
  露出招牌虎牙他的小花貓抬臉朝他咧嘴一笑,慕少艾珀色眼眸裡盛滿溫柔,指尖搔過孩子棕褐的短髮跟著燦燦地笑了開。
 
 
Test 2
 
 
  門外傳來一陣悅耳鈴聲,正挑戰自己一個人看家的素續緣噔噔噔跑向門邊接起對講機,有條不紊的說道:「您好,這裡是素公館請問哪位找?」
 
  「續緣,爹地回來了快幫爹地開開門!」
 
  一陣短暫沉默後對講機裡傳來素續緣明顯失了原先熱切的嗓音,「還不到爹地該回家的日子,你是誰?」
 
  今天莫名其妙連吃了兩次閉門羹的素還真嘆了口氣,可憐兮兮地說道:「真的是爹地啊……不信你去拿張小凳子透過貓眼看看?爹地滿手大包小包的提著給續緣的禮物站在門外呢。」
 
  「不用了,就算你長得像我爹地也不一定是我爹地。」
 
  「啊?」
 
  「沒人教過你這世上有易容術這回事嗎?」
 
  素還真暗自腹誹著到底是哪個傢伙教他兒子一堆亂七八糟的鬼知識,後來想起那傢伙好像就是自己後摸摸鼻子認栽。
 
  「是,這世上的確是有易容術這回事,可續緣這麼聰明一定一眼就分的出來對不對?」
 
  「不對。我還太小了!而且手邊也沒有檢察易容的藥水所以我分不出來。」
 
  「……你難道就不能用父子天性心電感應看看我真是你爹地嗎?」
 
  「那樣太不科學了。」
 
  不知該感嘆自己和眾人平時對續緣的安全教育太成功,還是該感嘆堂堂天虎上尉竟有家歸不得被兒子鎖門外,素還真忍住想仰天長嘯的衝動耐著性子同孩子繼續溝通。
 
  「那麼科學的來分析一下爹地提早歸家的理由吧?一、因為爹地太想續緣了所以提前回來想給你一個驚喜!二、出差回來的途中給你和阿九買了麥芽糖,怕融了因此拚命趕路這才提早回來。續緣覺得哪個理由最為可能呢?」
 
  「哪個都不重要,因為我不會給你開門。」
 
  「續緣……」一片真心慘遭踐踏素還真簡直要哀嚎了,「爹地到底要怎樣才能讓你相信我?」
 
  門後的素續緣很是認真的想了又想後開口說道:「我現在給你三條路選——一、乖乖在門外站到一線生伯伯回來為止!由他來決定要不要放你進來。二、如果你是假的我勸你現在趕快跑,因為我會叫前輩來捉你!三……」
 
  「三?」
 
  「如果你真的是我爹地的話那扇門根本攔不住你啊!」
 
  素續緣說完後發覺對講機那頭沉默了好久好久,忍不住開口脆生生的又喊了兩句,「喂!喂?」
 
  遲遲等不到回應,素續緣轉身跑回客廳給自己搬來了小凳子,站上後從貓眼往外望去屋外空蕩蕩的什麼人也沒有!他有些失落的癟癟嘴嘟嚷道:「如果是真的爹地回來就好了……」
 
  「不用等那個如果,萬能的爹地哪時讓我的寶貝失望過?」
 
  身後傳來那人帶笑聲嗓與熟悉的擁抱,素續緣一回頭多日不見的父親朝他露出燦爛笑容,無比愛憐地親了親他額頭讚道:「才一陣子不見,爹地的續緣就大到會自己看家了!」
 
  「續緣才不會看家……」扭過身子鑽進素還真懷裡小續緣悶悶地說著。
 
  「怎麼會?你剛剛的應對就安全教育的結果來說完美無瑕!爹地給你打一百分喔。」抱著孩子往客廳的沙發慵懶躺倒,覺得自己終於回家的素還真心滿意足地嘆道。
 
  「可是一旦續緣學會看家了,爹地就會放我一個人安心的出遠門,這樣就像以前一樣常常看不到爹地了……」
 
  素還真愣了愣內疚的摟住孩子溫柔哄著:「不會的!不管今天續緣是五歲、十五歲、或是二十五歲,爹地都捨不得讓你一個人看家的。」
 
  「那等我三十五歲你就捨得了?」趴在父親胸膛上素續緣噘著嘴抬起臉不滿的問道。
 
  「捨不得也要捨得啊……那時候的續緣應該也有自己的旅程和家了,到時就換爹地幫你看家好不好哇?」
 
  小續緣想想這樣好像還挺公平的,便朝父親伸出肉呼呼的小手,「那你跟續緣打勾勾!」
 
  「好、好、好——」素還真笑著勾住孩子小小指掌慎而重之的同他蓋了章,「小指頭,打勾勾,說謊的人是小狗狗。」
 
  「還要罰吞一千根針喔!」
 
  「好、好、好——爹地的續緣說什麼都好。」
 
  他擁住開始有些睏意的孩子輕輕拍哄,同時唸起古早一瞑大一吋的歌謠,末了在睡著的續緣頭上印下一吻笑道:「快些長大讓爹地替你看家吧。」
 
  午後暖陽透窗灑落一室靜謐,他在光下打開藏有那人和孩子照片的墜鍊喃聲自語。
 
  「妳呢?何時回來陪我看家……」
 
  蟬鳴喧鬧,掩去回憶裡風采鈴溫柔微笑後的答覆。
 
 
Test 3
 
 
  夏日午後金小開百無聊賴的躺在地板上玩貓,突然門外傳來一陣急切敲擊伴隨男子高亢的大嗓門。
 
  「開門!你爺爺的東西忘了拿。」
 
  金小開嘖了聲一骨碌站起就朝門口吼去:「本爺爺在此哪個孫子敢自稱爺爺!」
 
  「金、小、開——又是你這個沒大沒小的混世魔王!快給你爺爺開門。」
 
  「門外是討人嫌的亂世殺豬刀吧!你在這邊自稱是我爺爺葉啊小釵知道嗎?」金小開愉快地同屋外人耍著嘴皮絲毫沒有要開門的意思。
 
  頂著午後熾熱的艷陽狂刀覺得自己快炸了,瞪了眼身旁一臉歉然的同袍問道:「我可以劈了你家的門嗎?」
 
  「啊。」葉小釵按住狂刀的手搖搖頭,長嘆了口氣走上前極緩極沉地重重敲了兩下門。
 
  門後的金小開一愣,感覺不太對地湊近門上貓眼望外一看——正對上葉小釵凌厲的目光,無聲用口型做著「開、門」兩字。
 
  心知大事不妙的金小開吞了吞口水後扯開嗓子大喊:「緊來喔!阿公的乖囡囡花仔,緊來幫拎快癡呆老人又健忘的阿公葉啊小釵開門喔——」
 
  聞聲花非花匆忙自樓上跑下,倉皇四顧後鎖定目標跑進餐廳,有些吃力地提起桌上放著的三層便當袋後又急急往門邊衝去。
 
  「阿、阿公你的便當……」開了門後先是被一臉凶神惡煞的狂刀給嚇著,花非花怯憐憐地低著頭走向祖父,葉小釵蹲下身接過孫女手中的便當,溫柔同她笑了笑用口型說了謝謝後,從口袋掏出幾顆糖果放進孫女掌心。
 
  而一旁的狂刀猶不解氣地探進屋裡吼道:「金小開!人呢?有膽子吼你爺爺就別做縮頭烏龜。」
 
  「狂、狂刀大哥……我下來時就沒看到阿兄了!真的是非常、非常對不起。」
 
  「切!又不關妳的事幹麻道歉?好啦好啦叫妳哥皮繃緊些,下回再這樣沒大沒小就教他嚐嚐狂龍八斬法的滋味。」沒奈何的翻了個白眼,狂刀有些粗魯地拍拍少女的頭轉身邁著大步離去。
 
  「啊!」仔細撫平孫女被弄亂的髮絲,葉小釵愛憐地捏了捏她的臉權充道別後追著急性子的同袍遠去。
 
  花非花站在門口目送著祖父的背影,忽然被人粗魯地一把拉回屋裡!金小開叉著腰橫眉豎目數落著她:「妳白癡喔!屋外日頭那麼大傻站在那幹麻?」
 
  「阿、阿兄……」
 
  瞪著孿生妹妹手裡捧著的糖果,金小開全數搶過忿忿的往地上砸去罵道:「幾顆糖就把妳給拐了?以前代刑姥姥怎麼教我們的妳全忘了!」
 
  「我沒忘,姥姥說不可以收陌生人給的糖可那是阿公送的!」
 
  「阿什麼公!不要忘了我們不是什麼金小開跟花非花,真實的我們是歐陽無根和歐陽求姓——我們的阿公是歐陽上智!不是那個害他被終身監禁的背骨葉小釵。」砰的一聲摔上門,金小開隻手壓著妹妹的肩將她抵在牆上,露出不該屬於他這個年齡的狠戾表情。
 
  「歐陽求姓妳聽好,我們是來報仇的。妳要給葉小釵那群人開多少次門我都無所謂!但唯獨這裡——」少年左手成拳重重擊上自己心口,似乎要藉著疼痛堅定誓言。
 
  「絕不為他們敞開。」
 
  金小開走後花非花癱坐在門邊哭泣著,滿地的糖果四散在身邊她卻不敢去撿,不知過了多久又近薄暮時分,花非花絕望地發覺自己產生隱疾即將發作的徵兆,她顫抖著手腳掙扎爬起想趁自己還保有理智時躲入房中。
 
  此時一件熟悉的拘束衣出現在眼前,花非花抬頭看見仍是臭著張臉的金小開粗魯地將拘束衣往她身上丟。
 
  「穿上!等等幫妳綁好後阿兄背妳上樓。」
 
  「謝謝……」
 
  「三八啦。」金小開看著滿地四散的糖果,他都離開那麼久了那傻丫頭竟然連一顆也沒撿起來吃!他金小開怎麼有這麼不知變通的妹妹?
 
  熟練地幫妹妹固定好腿部拘束帶,他從口袋裡掏出珍藏的巧克力,仔細剝去糖紙後餵入花非花嘴裡。
 
  「以後要吃糖找阿兄討!等我們兄妹成功把阿公救出來後,我們就是歐陽世家的少爺和小姐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我們會有真正的阿公、會有比現在更好的房子和生活,妳的病只要妳是歐陽世家的小姐有誰敢嫌棄妳?無姓,妳要爭氣!只要我們兄妹同心沒什麼過不去的……」
 
  「好。」花非花伏在哥哥肩上默默流著淚,她的願望其實很小,只要待她好的人都能開開心心的——那她就什麼也不奢求了!所以歐陽無姓會乖乖聽阿兄的話,花非花會乖乖聽阿公的話,在她被無法兩全的現實徹底分裂之前。
 
  最後在特製的厚重房門緩緩關上時,花非花止不住恐懼喊了聲「阿兄」,金小開回過頭有些無可奈何的哄道:「想想以前姥姥跟妳說過的故事吧?等發作完了阿兄會開門放妳出來的。」
 
  她聽見自己非人般的嘶吼不受控制的響起,絕望地閉上了眼睛。為什麼代刑姥姥告訴她的魔法還沒有生效呢?無論在黑暗裡喊了多少次的「Open Sesame」通往幸福和希望的大門卻從未替她開啟。
 
 
 
(全文完)
 
慕曦語寫於2016/4/7~4/12
 
 
※※※※※※※※※※※※※※※※※※※※※※※※※※※※※※※※
 
 
【後記】Open、Open、Open Dormer!ヽ(゚▽゚)ノ
 
  各位久見了~這裡是終於悟出快速填坑大法的某慕!那就是把番外當正文,正文當番外就不卡了哈哈哈 ╮╯▼╰╭(嚴重誤)
 
  好吧這其實是個哀傷的故事……話說手邊正填著的素上尉閃到令人天怒人怨的大日常,明明離結局只剩一段我卻卡了快半個月OTZ
 
  結果那天邊跟我的破英文救星團親友討論標題,邊哈哈哈地秀下限〝說到童話故事我唯一確定自己會唸對的只剩Open Sesame!(芝麻開門)〞然後腦洞它就跟著Open Sesame了!XDDD
 
  媽媽!靈感來時填坑好快QAQ不到一星期我就寫完了還比那篇卡到天怒人怨的大日常字數多啊啊◢▆▅▄▃崩╰(〒皿〒)╯潰▃▄▅▇◣
 
  於是我決定之後全不按照計劃來想填啥就填啥了(喂)歡迎大家繼續加入我說填就填的腦洞之旅XD
 
  話說這篇的主題相信各位看倌小時候,或多或少同自家爹媽玩過安全開門的遊戲~什麼安全密碼啦、通關暗號、接對講機的禮儀應對等等,寫這篇時好多兒時回憶湧上心頭!(著實懷念那時唱〝不開不開不能開,你是大野狼,不讓你進來!〞就能把老爹關門外的日子XD)
 
  然後就樂呵呵的填了三組——開門也開心&開心不開門&不開門也不開心(  ̄ 3 ̄)y▂ξ
 
  最開心的大概就是終於寫了一直很想寫的葉家雙胞胎!雖然覺得有點對不起花非花OTZ姑娘沒關係,以後妳會遇見一個沒鼻子的王子(?)為妳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其實我覺得原劇設定裡歐陽世家&葉家&蕭家的恩怨糾葛超帶感啊!簡單說來就是貴圈真亂、冤家親家親家冤家最後通通成一家(☉д⊙)其精彩度改成鄉土親情倫理八點檔,演個三百集完全不成問題啊~╮(′~‵〞)╭  
 
  最後聊一下下私設定,風聲裡金小開之所以會認葉小釵完全就是受有心人挑撥來著!歐陽上智身為本系列曾經的BOSS擔當,雖然目前只出現在番外裡但還是該給他點身為BOSS的掙扎與作為。(蛤~你說什麼?本系列的BOSS擔當難道不是風采鈴?唉唷鄉親哪這世界又不是圍著素上尉一個人轉的XD)
 
  而花非花的隱疾說穿了就是歐陽世家的藥物實驗和控制,看過原劇都明瞭,說到藥物控制歐陽世家簡直是喪心病狂的代名詞OTZ
 
  好啦~最後就讓我們進入由親馬鹿素上尉領銜主演的〝娘親眼中的真實〞ヽ(゚▽゚)ノ
 
 
※※※※※※※※※※※※※※※※※※※※※※※※※※※※※※※※
 
 
娘親眼中的真實1——你有兒子我也有(_)
 
  「因為有少艾你在嘛!」
 
  露出招牌虎牙他的小花貓抬臉朝他咧嘴一笑,慕少艾珀色眼眸裡盛滿溫柔,指尖搔過孩子棕褐的短髮跟著燦燦地笑了開。
 
  「你們爺倆曬夠父慈子孝了嗎?我想回家……」素還真撫額遮眼覺得近半個月沒抱到兒子的自己受到強烈的傷害!他到底是為了什麼不直接回去,只因順路就先來了慕少艾他家呢?
 
  「咦!素阿叔你不是才剛來嗎?」
 
  「呼呼,對啊~素阿叔不留下來吃吃我家小阿九的焦菜米糊嗎?唉呀呀你都特別來找我了應該有要事商談吧!」
 
  「天大的要事都等我回家抱完續緣再說。」
 
  看著眼前一臉歸心似箭的多年損友,慕少艾將阿九從他懷裡抱回來後笑著叮囑道:「記得多帶點禮物回去啊!小傢伙想你想壞了。」
 
  「謝啦。」同慕少艾碰了碰拳,素還真留下半袋麥芽糖後踏上歸家之路。

  
  ↑這就是某上尉下篇滿手提著大包小包禮物的真相啊~(可惜依舊被他兒子關門口XD)
 
 
※※※※※※※※※※※※※※※※※※※※※※※※※※※※※※※※
 
 
娘親眼中的真實2——我家有隻親馬鹿啊咿呀咿呀唷(*´`)~ 
 
  試以科學(?)的角度來分析關於小續緣眼中連門也攔不住的萬能爹地,揪~竟~是怎麼回到家的呢?
 
  一、破窗
 
  二、走密道
 
  三、……
 
  「無慾無慾我跟你說——」隔日一早急於宣傳自家寶貝會看家了的素還真,歡天喜地不顧禁令又踹開了戰情室的大門。
 
  「我知道。你家活潑可愛英明睿智比他爹不知青出於藍幾千倍的續緣昨天把你鎖在門外,於是堂堂天虎素上尉只能鑽狗洞回家——滾!」
 
  「師弟你真掃興……」
 
 

  ↑其實正確答案是翻牆撬了窗後走(鑽)秘(狗)道(洞)回家XD
 
  素上尉:這窗太容易撬了!明天該請一線生好友外加個通電鐵柵欄跟密碼鎖才對~╮(′~‵〞)╭
 
  一線生:臭小子!自己帶把鑰匙有那麼難嗎? (/‵Д′)/~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