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894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風聲】Lone Wolf and Cub(上)

   「那個當人家親爹的你還要不要臉?自己的兒子自己抱!」
 
  正抱著續緣的一線生聽後氣急敗壞地就要將孩子往他懷裡塞,誰知素還真立馬叉起手形成防禦姿態,一反常態如臨大敵般朝他溫情喊話:「別別別──千萬別!好友,我們已經實驗了將近三個月,素某真心沒有任何抱小孩的天分,你忍心看續緣在我懷裡哭到聲嘶力竭、顏面扭曲的模樣嗎?」
 
  聞言一線生低頭看了看此時在自己懷中乖巧可愛的娃娃,未滿一歲的小小續緣睜著圓滾滾的眼睛無辜地同他對望,驀地露出兩個小酒窩燦燦笑了開來!就那瞬間一線生覺得自己此生似乎除了替素還真做牛做馬,也會為懷裡的小祖宗心甘情願的犧牲奉獻一輩子。
 
  「心肝兒乖,爹地不抱不打緊!還有伯伯疼著你。」
 
  看著多年老友抱著自己兒子又拍又哄陷入一種莫名氛圍裡,素還真聰明的選擇不出聲打擾,朝身旁一同看戲的慕少艾打著唇語:『瞧!連話都還不會說呢,光靠個微笑就能傾倒眾生,果真是我素還真的兒子。』
 
  『唉唉唉,真是造孽!』慕少艾嘖了聲後搖搖頭,默默同情起一線生往後當免費保母的日子。
 
  此時整點的鐘聲響起,一線生抬頭看了眼時鐘驚呼道:「唉呀不好!三點了。」
 
  「該喝下午茶了嗎?好友別忙,素某很貼心的託少艾買了城南的雞蛋糕,等等熱一下就好。」
 
  「誰管你的下午茶!是時候到了續緣該喝奶啦,抱孩子不會泡個奶總行吧?」
 
  「呼呼,一線生你真忙糊塗了?素還真會泡的除了茶外連泡個熱可哥都會出人命,身為專業醫師我要替喝了奶下一秒肯定會成為患者的這孩子,提出嚴正抗議!」
 
  一線生很乾脆地忽略此時捧著心窩歪倒在沙發上,惺惺作態嚷著「一線生喜新厭舊有了續緣就不管我」的幼稚某人,朝藥師說道:「那好,就交給專業的醫生來!」
 
  「呃……」
 
  看出好友遲疑素還真一秒坐直身子換上了專業談判的姿態,「少艾,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等續緣大到能打醬油了我讓他去醫務室幫忙,來償還這份恩情如何?」
 
  「成交。」慕少艾思索了會覺得這是件划算的交易,起身拿過奶瓶便往廚房走去。
 
  一線生抱著孩子哀嘆道:「我可憐的續緣怎麼有你這種父親……」
 
  「這樣安排有什麼不好嗎?跟著少艾學個一技之長在身,大了又有他的庇護是最好不過的事了。」
 
  聞言一線生愣了愣,神色複雜的望了素還真一眼,「我都搞不清楚你這到底算未雨綢繆呢還是想逃避責任。」
 
  素還真沒有正面回答一線生的質問,只是伸手將他懷裡的續緣逗得咯咯直笑,然後溫柔地撫上孩子的小臉低道:「你瞧這樣多好!續緣不哭也不鬧了……距離,就是我和這個孩子最好的相處方式。」
 
  「呼呼,說不定孩子的母親也是這樣想的。」
 
  「或許吧?」
 
  將泡好的牛奶塞進素還真手裡慕少艾沒好氣地睨了他一眼,可素還真卻僅是回以淡淡一笑,將奶瓶交給一線生後站起身整了整軍帽。
 
  「欸!素還真你去哪?」
 
  「去做我這個不會泡奶也不會抱小孩的爹地唯一可做之事——出任務賺錢養家啊!」
 
  「回來!一頁書明明給了你育嬰假給我在續緣身邊好好待著。」
 
  「我待著也不比你和慕少艾有用,不如出門捍衛世界和平順便找找孩子母親實在。」
 
  「欸欸素還真,續緣這正是認人和需要陪伴的年紀,你每回出任務就是一年半載的,小心回來後被當成陌生叔叔鎖門外!」
 
  「素某會記得帶鑰匙回家。」
 
  拎著公事包他在離開前忍不住回頭再看了孩子一眼,續緣小小的指掌搭著奶瓶吸得正歡,他突然生出不捨的情緒疾步衝回去往孩子額上印下一吻,然後朝愣在旁的慕少艾和一線生深深俯首囑託道:「續緣就拜託你們了……」
 
  「唉呀呀,還知道捨不得就好!去吧、去吧孩子有我和一線生顧著。」慕少艾側身避開素還真的行禮,隨意揮了揮手權充告別。
 
  一線生長嘆口氣伸手扶起素還真,「別搞得一副託孤的模樣,我跟藥師可承不起你這個禮!自己小心些,可以的話就早點回來吧。」
 
  「謝謝。」
  
 
    ◇    ◇    ◇
 
 
  他離開時正是暮春三月,鶯飛草長,他將思念在戰場上開出漫天灼艷的桃華,孩子在隨身墜鍊裡甜甜地笑著,煙硝中伴他一宿安眠。
 
  一線生比過往更常給他寫信,信裡钜細靡遺紀錄著孩子成長的點滴——續緣長牙了、續緣會站了、續緣能捉著大人的手跟著走了……那些他所來不及參與的化為一張張相片,穿過戰火一次又一次提醒著,他為了自己的任性和理想究竟放棄了些什麼。
 
  有時候想念得緊了,他也曾日夜兼程趕回去就為了給孩子吹吹蠟燭、掖個被角,看著他安睡的小臉然後輕輕印上一吻。他沒辦法等著自己的孩子醒來、也害怕他醒來,於是隔日一線生只能無奈看著堆得半人高的禮物,佔據他原本應坐著的位置。
 
  所幸素來寬厚的一線生埋怨歸埋怨,仍是將續緣拆著禮物的模樣照了下來寄給他,於是所有素上尉能聊上兩句的同袍通通成了傻爸炫子的受害者。
 
  「崎路崎路你看!續緣抱著我送他的熊寶寶耶。」
 
  「喔。」
 
  「你怎麼就這點反應?」
 
  崎路人忍著下回去一線生那串門子把相機藏起來的衝動,捧著心頭誇張地高聲讚嘆起來,「唉呀好可愛的娃娃!你家續緣果真是上天下地第一可愛,這真是當年裝在我家袋兄裡的那隻小猴子嗎?」
 
  「胡說什麼!我家續緣自小白嫩可愛哪時像猴子過了?」
 
  「嘖嘖嘖——素還真我強烈懷疑你除了面具依存症外,還患有嚴重的人格分裂傾向!這話怎麼都不像是個把孩子託人教養,一年到頭不回家的傢夥會說出來的。」
 
  素還真愣了愣神色複雜的閉上嘴,崎路人長嘆口氣摟過好友肩頭續道:「不是我說你呀,到底要跟師妹賭氣到什麼時候?明明就這麼在乎幹麻不回去帶孩子。」
 
  「誰跟她賭氣?不要跟我提那個殘忍的女人,真看不過去、真在乎為何不是她回去?」
 
  「聽聽你這膚淺又幼稚的言論,若叫那群被你打得慘兮兮的反派勢力知道,你這麼大殺四方不過就是為了把老婆逼回家帶孩子,估計白眼都能翻到後腦杓去……」
 
  「我又不是只為了這個理由站在第一線上。」
 
  「所以你承認丟著續緣一年半載不回家多少也存著這份心思?」話既然都挑明到這份上崎路人也不打算跟素還真客氣,一股腦把憋了許久的所聞所感全說了個痛快。
 
  「還好意思說我師妹殘忍,說到底你倆根本就一個樣!誰也不願各退一步最無辜的犧牲者就是續緣。的確他現在還小有吃有玩有一線生照料著就好,可等他再大點呢?上回我瞧見一線生指著你相片教他喊爸爸,你知不知道我心頭是什麼滋味?我幫著師妹把孩子帶給你不是為了看他過這種日子。」
 
  「崎路你老實說,這話誰託你傳給我的?」
 
  「很遺憾不是你期待的那個人,而是我、一線生、藥師、談兄……所有續緣見著了會喊聲叔叔伯伯的人共同心聲!不是因為我是風采鈴的師兄才幫她說話,師妹因為身份的關係現在是想回來也不能回來,你呢?退路都幫你想好了為何不退?」
 
  「崎路。」掙開了對方搭在自己肩頭上的手,素還真背過身避開友人凌厲的目光低道:「素某沒有退路。」
 
  「你有,只是你不敢。」
 
  「哈,對,如你所願——素某不敢。」
 
  「膽小鬼!」身後的崎路人忍不住吼了他一嗓子,然後漫長的靜默努力桎梏著彼此一觸即發的怒火,好半晌他才聽見崎路人長吁了口氣幽幽嘆道:「我真不明白你到底在怕什麼……」
 
  「崎路,素某是不祥之人,災星就合該在戰場上大放光明,不適合擺在家裡當指引歸途的明燈。」
 
  「你再這樣下去她永遠也不會回來。」
 
  「隨便她。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有機會替我轉告她——人的生命跟耐性有限,終有一天她自以為能羈絆素某的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沒有任何意義了……真的在乎什麼,就請她自己去抓緊吧。」
 
  言畢素還真頭也不回的走了,漫漫長廊迴盪著軍靴踏響征途的空洞跫音,他就這樣一步步將自己踏進萬劫不復的死地裡……其實他們都知道她為什麼把孩子留給他,可他偏偏就不想如她的願!若有一人能安穩的在後方守著他們的孩子成長,那個人也絕不該是他。
 
  於是素還真比過往更活躍於各方軍勢競逐的舞臺,同時從中不斷追逐風采鈴可能的行蹤和消息,然而情勢開始不受控制的往最壞的方向開展——崎路人死了、前輩和采鈴下落不明,千邪洞的一把火燒去所有希望與生機。
 
  最後當素還真拖著疲憊的步伐和病體返家,等待他的不是孩子撲過來朝他喊聲朝思暮想的「爸爸」,而是續緣瑟縮的躲在一線生身後,無論其他人怎麼哄都只得小傢伙紅著眼眶癟著嘴的一句「怕怕」。
 
 
(待續)
 
慕曦語 寫於 2016/4/23~5/8
 
 
※※※※※※※※※※※※※※※※※※※※※※※※※※※※※※※※※
 
 
【後記】睡醒莫填坑,文成章句無處改,從此主角是路人OTZ
 
  呀啦~各位看倌母親節快樂!(*´∀`)~♥
 
  本是想著讓父代母職的帶子狼素上尉來當一下節慶賀文的主角XD原初的設定這是個放下兒女情長,拿起奶瓶尿布,從妻拋子棄一人行轉職全能奶爸的勵志故事(喂) (  ̄ 3 ̄)y▂ξ
 
  結果就在今早因為一個不小心起得太早,就想說利用早起來填個坑給自己個勵志勤奮又清新(?)的清晨,結果不曉得是剛睡醒神智不清還是怎樣,一個文風丕變這故事就從逗趣討喜的育兒日記,一路往〝飄蓬年代的素上尉是否該看個心理醫生〞的嚴肅話題跑去……
 
  然後等我睡完回籠覺、吃完午餐再點開Word一看——唉唷媽呀接不下去啦……我到底為什麼要把故事轉到這麼難處裡的議題上?某素還同崎路吵架了啊啊啊◢▆▅崩╰(〒皿〒)╯潰▅▇◣
 
  後來跟小伙伴聊了一下後想開了,這篇的時間點本就落在Realize篇(崎路人詐死)前後,那時上尉還處於嚴重的自我毀滅跟自我厭惡情結當中(簡單來說就是有病)之後歸家安份奶孩子也是因為「面癱」了無法處理軍務,被他家好師弟跟藥師給強制趕回去的結果~
 
  所以雖然後頭的篇章裡大夥常看到傻爸素上尉給他兒子當椅子坐、搖籃躺,爺兒倆一派和樂的模樣,但前期著實相處的不太好XDD
  
  實際情況比續緣把上尉認成隔壁叔叔還慘!小傢伙根本就超討厭他的~Realize篇裡有簡單提到,素還真那時不知發什麼瘋,把續緣同一線生跟一干賴在這白吃白住的朋友全給趕跑了╮(′~‵〞)╭
 
  對於小朋友來說睡到半夜被個神色狠戾的白髮妖怪給趕出門去——不怕他才有鬼啊(╯‵□′)╯︵┴─┴
 
  於是下篇就是父不慈、子不孝的素家父子檔攻略彼此的故事,我認真覺得應該會拖到變成父親節賀文獻給勞苦功高的一線生(喂喂喂)真心希望不會拖到那麼久XD大夥下回見~
 
  P.s.這回難得沒有娘親眼中的真實,原因無他……我從今早起床正經嚴肅(=畫風不對)到現在,真要我寫大概會寫出一點也不可愛的情報戰出來OTZ過節還是輕鬆點吧~以後再也不早起填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