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聲】Intelligence war番外

 
  似是看透他腦中的浮想連篇,風采鈴笑著輕捶了他肩頭一記後答道:「別瞎猜!那個『媛』是名媛淑女的媛,『阿媛』是方言裡長輩對女性小輩的暱稱。」
 
  「原來是這樣。」覺得自己又更瞭解了妻子一些,為此心情大好的某人也沒多想,貪鮮便朝風采鈴朗朗喊了聲「阿媛」。
 
  喊完後兩人俱是一愣,素還真搔搔頭率先笑出聲來,「噯,不行,這樣好像在喊續緣似的違和感太強了!」
 
  扳著指頭算了算風采鈴促狹地回以一笑,「是嗎?其實按輩分來說你喊我一聲『阿媛』倒也不冤。」
 
  「說好不提年齡的……」素還真長嘆口氣決定繞開這個令人心塞的話題,「那妳除了『阿媛』外還有其它暱稱嗎?」
 
  「這個嘛……」風采鈴思索了會,想起以前跟著靈蝶一起潛伏在天蝶盟時,因為執行傀儡的身分教主們有時會叫她「娃娃」,尤其是四教主喜歡一邊搖著羽扇一邊笑吟吟地喚她「小采鈴」,不過這些暱稱似乎都比讓素還真喊自己「阿媛」來得糟……
 
  「太難以啟齒的話就別說了。」老半天等不到妻子回應素還真打趣的說道,風采鈴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輕輕倚上他肩頭,「我只是比較喜歡你直接喊我名字。」
 
  「是嗎?」伸手將妻子摟得更緊些,素還真偏過臉溫柔地在她額上印上一吻。
 
  午後的陽光正好,映著那人一頭白髮燦金如絲眩惑了視野,風采鈴愣了會才慌忙將那人推開低斥:「家還沒到呢!你也收斂些……」
 
  「意思是回到家後可以任我為所欲為嗎?」素還真笑著在妻子紅透的耳畔低語,然後在她準備反擊時瞬間擺出一本正經的模樣,中規中矩地挽起她的手續道:「欸欸,對面剛好有人來了!形象啊形象家還沒到呢。」
 
  「意思是回到家後也可以任我為所欲為嘍?」
 
  橫豎抽不出被那人緊握的指掌,風采鈴抬起另隻手優雅地整了整鬢髮,朝丈夫露出燦爛卻帶著一絲危險氣息的美麗笑容,聞言素還真頗為愉悅地欣賞著妻子薄怒的模樣,同她眨了眨眼回以促狹一笑。
 
 
  「風大小姐既然開了口,在下自是樂意之至。」
 
  「那便不辜負上尉先生殷切邀約,敬請期待。」
 
  
    ◇   ◇   ◇
 
 
所謂兄弟
 
 
  隔日崎路人睨著滿臉春風得意的素還真,鄙夷地嘖嘖數聲後嘆道:「我實在搞不懂惹怒師妹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這叫重溫昔時針鋒相對的美好回憶,夫妻情趣你不懂啦!」
 
  「我只知道有人太平日子過膩了,沒事想回味妻拋子棄的王老五生活。」翻了個白眼,崎路人嫌棄地用腳尖挪開素還真放在地上的隨身行李,「這回我選擇站在師妹那邊,黑湖不留客去找藥師收你吧!」
 
  「朱痕跟羽人來訪,動物園客滿了。」
 
  「你還可以去找一線生或葉小釵……」
 
  「打擾老友好不容易開花結果的黃昏之戀跟天倫共聚?崎路你這提議真無情地令素某詫異。」素還真滿臉不敢恭維的表情徹底惹毛了崎路人,二話不說抄起乾坤大布袋就是一輪猛攻。
 
  素還真施展著拳腳熟練地同他過招邊笑著嚷道:「嘿,崎路!你是否真心覺得素某著實煩人的不得了?何不現在、立刻、馬上——打給你嫡嫡親的師妹叫她來把素某給領回去?」
 
  「如意算盤都打好了嘛?我今天就克盡一個當人師兄的義務替師妹除了你這禍害!」
 
  然後他們久違的痛痛快快打了一場,直到彼此精疲力竭的攤在地上喘著粗氣,崎路人奮力撈過還沒被戰火波及的電話,撥通後唱作俱佳地哀嚎起來:「師——妹——快給師兄送些吃的過來,順便領你們家潑猴回去!」
 
  「采鈴,三明治裡別夾鮪魚……」
 
  「師妹別理他!盡挑些素還真討厭的東西塞進去,愛吃不吃餓死他!」
 
  「好啊,那通通塞些苦瓜茄子紅蘿蔔,反正素某討厭的食物做兄弟的你也不愛吃!」
 
  風采鈴在電話那頭忍俊不住輕笑出聲,「所以?」
 
  「師兄我要一份正常的餐點,妳丈夫的隨便!記得,越快越好我要餓死了……」
 
  掛上電話後崎路人長嘆口氣,偏頭淡淡看了素還真一眼開口:「你其實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對吧?」
 
  「知道。」
 
  今天,是崎路人大哥的忌日和他的生日。
 
  靜默了好一會崎路人摟著乾坤大布袋背過身去,聲音悶在布料裡模糊了真實情感,「傻子……謝啦!」
 
  素還真笑著推了推自家好友的肩頭應道:「你才傻子!全161寢都答應過你大哥的,怎麼可能就這樣放你一個人……素某這還算鬧得有分寸,明年不曉得輪到誰來陪你過這天。」
 
  「你這叫有分寸?」抬臉看著自家幾乎全毀的客廳,崎路人終於回過頭賞了素還真一記白眼,那人頗為自豪地攤手朗朗一笑。
 
  「當然,哪個人能同我一樣鬧完後附加你師妹的溫柔陪伴?你還可以順便看她怎麼欺負我解悶,當兄弟當到這份上真的不用太感動。」
 
  「真是敗給你了——明年我要躲你們這群傢伙遠遠的!」
 
  「躲呀,就算你出了苦境我們也還有照世明燈的情報網,屆時在黑暗道那熱鬧一下似乎也別有風情。」
 
  「你下回乾脆在不歸路幫我辦慶生會算了……」
 
  此時門軸響動,風采鈴提著食籃優雅踏過一地狼藉,笑盈盈的立於兩人跟前,「都起來吧!午餐到了。」
 
  「唉唷!師妹妳可終於來啦,妳家那隻潑猴下手忒狠,師兄爬不起身了求拉一把。」
 
  「少來!采鈴要拉也是拉我哪輪得到你?」
 
  很是刻意的略過素還真,風采鈴朝崎路人伸出手柔聲喚道:「師兄。」
 
  「謝謝。」他拉著風采鈴的手坐起睨了眼還賴在地上的素還真,「噯,你說得沒錯,看師妹怎麼欺負你果真特別神清氣爽!」
 
  「你開心就好。」認命的自己爬起來,素還真幫著風采鈴清出塊空地舖好野餐布,然後將籐籃裡的食物配合著器皿一字擺開。
 
  崎路人看著精美的野餐佈置跟眼前亂七八糟的客廳大笑了起來,「這算賞什麼?」
 
  「朱雀戲白蓮啊,景緻不賴吧!」
 
  「甚好,回頭同兄弟們都說一聲,什麼賞櫻賞楓的以後都不用趕早上山頭,光賞你們兩個就夠了。」
 
  「那是你這當師兄才有的特權好不好!賞素某基本上是沒什麼問題,但我家采鈴可不是隨便讓人看的。」
 
  聽著那人越說越不像樣,風采鈴輕咳了聲用眼神示意他乖乖坐下,然後他們一同舉杯,敬煙硝往事、飲現景安和——
 
 
  對寧靜的黑湖來說那是個特別熱鬧的下午,先是藥師牽著他家小花貓來瞧瞧是否有人傷筋折骨了欠人醫治,然後給崎路人帶了落日煙的一罈酒和風鈴;再來是談無慾和葉小釵,前者給了份名為機密調查任務實為旅遊行程的公文,後者默默地收拾起滿屋子殘骸,還給他釘了座精美的新架子。
 
  崎路人摟著乾坤大布袋同眾人說笑著,心裡覺得無比滿足……他們誰也沒有忘記當初的誓言,無論是昔年161寢的少年,還是隨著時光前行樂於逐漸被戰場遺忘的現今,他們始終在一起。
 
  殘陽西墜,最後一抹霞光透窗折閃著七彩,像極了那日大哥將他送至苦境時的光景。
 
  『我走了!崎路你要乖乖的——』
 
  「嗯。」
 
  大夥停下了正進行的話題,有些詫異的望向突然應聲的自己,他伸直了拳頭眾人瞭然地紛紛出手,七只拳頭碰在一起崎路人燦燦地笑了。
 
 
 
慕曦語  寫於 2016/5/20~5/22
 
 
※※※※※※※※※※※※※※※※※※※※※※※※※※※※※※※※
 
 
【後記】一樁由討糖吃所引發的慘案……
 
  我原本真心只是想寫個520小短篇的……到底為什麼會由個愛妻暱稱轉成正正經經(?)寫崎路人我完全不曉得這中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神轉折OTZ
 
  《所謂暱稱》這篇原是Intelligence war附加的小番外,因為正文裡頭寫了百里泣這樣喚風采鈴,一時覺得有趣手癢就很想寫!不要問我正文在哪裡……反正我番外後記比正文先寫好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其實《所謂暱稱》原本也不是該這般結尾,只能說某人討糖吃也能討到欠打著實大出我意料之外XDDD
 
  不過寫到後來呈現的卻是上尉一點也不令人捉急的智商表現~什麼都算好好、一魚很多吃,簡直跟泰泰家逆天的跩雞有得拚!
 
  然後在寫崎路的過程忍不住又回去翻了《猶記英雄年少》,嗯,我個人一直非常非常喜歡那一篇……尤其是崎路跟他大哥還有後來的袋兄那一部分Q︿Q
 
  大集哥集我集喜集歡集你集!
 
  單純兄弟情義什麼的最棒了!ヽ(゚ )人(゚゚)人( ゚)人(゚ )人(゚゚)人(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