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唷~大俠何不連個村?】初心(上)

  雖然孩子還小現在替他煩惱春天真的太早,但只要一想起這事素還真仍忍不住長吁短嘆起來。
 
  「爹爹!」此時傳來孩子的呼喚聲,他轉身便瞧見了他的寶貝心肝在烈日下通紅著張小臉朝他跑來。
 
  「慢點慢點——別在日頭下這麼跑,中暑了怎麼辦?」迎上前一把抱起小續緣就往樹蔭下鑽,素還真取過對方手中的提籃,忙不迭的掏出巾帕汲了點水給孩子擦臉。
 
  「續緣沒那麼嬌弱啦……」
 
  「不管,素氏家訓再添一條:不可沒戴斗笠就在烈日下奔跑!回去就記上。」
 
  「知道了。」素續緣乖巧地點點頭,然後像是想止住父親無盡的擔憂與囉唆般撲進他懷裡撒嬌,素還真果然心花怒放地閉上了嘴,專心用斗笠給懷裡的孩子搧涼。
  
  舒適地偎在父親懷裡享受涼風,午後的蟬鳴伴著荷花清香令人昏昏欲睡……素續緣眨了眨眼,瞥見放在樹根旁的竹籃忽然一骨碌地坐起身子,「唉呀呀!差點忘了續緣是來幫爹爹送點心的,娘親今天煮了冰糖蓮子湯一直到剛剛都還擱在冰井裡呢。」
 
  素還真好笑地看著孩子說完後,手腳並用從他懷裡爬向竹籃,然後撈了個一線生特製的湯罐給他。旋開還沁著水珠的上蓋,素還真拿起木杓舀了口便往孩子嘴邊送,小續緣抿著唇連連搖頭抬手遮好嘴後才開口:「爹爹喝就好!」
 
  「續緣走那麼久給爹爹送點心來口不渴嗎?」
 
  「可那是給爹爹的,續緣回去再喝就好了……」

  素還真笑了笑伸指點向竹籃,「喏,你冰雪聰明的娘親早料到這狀況,所以不只多裝了些蓮子湯連杓子都備好啦。」
 
  「我還以為娘親是怕續緣把杓子給掉地上,所以才多擺著以防萬一。」
 
  「我們續緣做事這麼仔細怎會掉杓子呢?過來爹親身旁坐著吃點心吧。」

  小續緣聽後乖乖地偎過來,張大嘴一口喝掉了杓裡的蓮子湯,燦燦地笑出兩個小酒窩,「還是娘親做的冰糖蓮子湯最好喝了!」
 
  「你有蓮子湯可喝只感謝娘親嗎?」
 
  「續緣也感謝辛苦種田的爹爹呀。」小續緣吧嘰一聲在自家爹爹臉上留下個香香甜甜的吻,素還真寵溺地同他摩了摩鼻子後將蓮子湯一分為二,父子倆窩在樹蔭下邊閒聊邊吃點心。
 
  「對了,今天放學時續緣遇到了送信的哥哥,他說有要給爹爹的信喔。」用巾帕仔細拭淨了手,素續緣從隨身的小布袋裡取出郵件遞給父親。
 
  挑開封口抽出張充滿東瀛風情的信紙,素還真看完後笑逐顏開地同孩子說道:「好消息——這麼多年過去你四叔叔總算要給你帶個四嬸嬸回來了!」
 
  「四叔叔?」
 
  看著小續緣一臉疑惑,素還真忍俊不住伸指朝孩子額間彈去,「你這小沒良心的該不會把人家給忘了吧?虧你四叔叔以前最喜歡抱著你,還老用扇子替你搧涼呢!」
 
  素續緣隨著父親的話語在腦中勾勒出模糊印象:檀木為骨的蝙蝠扇散逸著木質清香,扇面上雅緻的水波圖紋隨著涼風起伏,他偎在那人懷裡伸手想拍打虛空中的浪花,對方靈活地一翻手摺扇倏地如海潮退遠,他扭著身子想撲過去!那人好脾氣地將他重新抱回懷裡,朱唇噙著抹笑意輕聲拍哄……
 
  想著想著素續緣有些苦惱地搔了搔頭,「續緣好像有點記起來了……可、可是那個人不該是什麼漂亮的姊姊或阿姨嗎?」
 
  「哈,聽續緣這麼一說就可以肯定想起的絕對是你四叔叔沒錯!」
 
  「耶?」
 
  「因為你四叔叔他呀,可是出了名長得比姑娘家還好看的美男子!你那時年歲尚小也難怪會分不清,不過要記著之後見了面可千萬別誇他漂亮,畢竟你四叔叔是個男子被這麼稱讚總不會太開心的。」
 
  「是嗎?」小續緣疑惑的望向自家爹親,「可上回續緣聽娘親說你漂亮時爹爹分明很開心呀!」
 
  「咳,那個另當別論。」
 
  薄紅著臉偏過頭去,花農當家主下定了決心——下回拐妻子同他說說體己話時,定要等孩子睡後關起門來偷偷說。
 
 
 
(未完待續)
 
慕曦語 寫於 2016/9/18~10/9(重陽)
 
 
※※※※※※※※※※※※※※※※※※※※※※※※※※※※※※※※※
 
 
後記:揪~竟~久違的四弟帶回來的弟媳是神無月或神無月還是神無月呢?(莫:淵姬要我選擇死亡。)
 
  這回依舊是和織影的連村系列XD順便一提這系列的篇名都是和《山邊有座俠影村》互相對應,所以初心到底初的是啥心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終於啊終於,在花式炫子超過一千五百字後,某人準備邁向偉大的航道南方碼頭,迎接自異世界(?)歸來的結拜兄弟和傳說中的弟媳ヽ(゚▽゚)ノ
 
  至於傳說中的弟媳到底會不會是國字臉或國字臉還是國字臉,就讓我們期待應該很快(?)便出的下篇XD
 
 
※※※※※※※※※※※※※※※※※※※※※※※※※※※※※※※※※
 
 
娘親眼中的真實1——非常人三哥的心理素質
 
  那日接到莫召奴從東瀛輾轉千里的來信,說自別後一切都好,終於解決故土紛爭,與友人相偕徜徉汪洋大海,每日觀潮捕魚方城酣戰其樂非常,最末從字裡行間素還真瞧出了他那美男子四弟,難得有些忸怩地同他述說,若順利的話下回會攜未婚妻來訪他,歸期未定請他這個三哥靜候佳音云云……
 
  之前就曾聽莫召奴提起他在家鄉其實有個未婚妻,只是因為些不可說的原因才擔誤了與良峰家小妹的婚期,正替自家四弟高興他終於得償宿願時,從信紙間掉出一幅小畫。
 
  素還真撿起一觀,面色凝重了起來——充滿江戶風情的水墨簡畫中,木船乘風破浪豪氣非常!從船首迎風而立之人飄飛的蟑螂鬚,素還真神速認出了那是自家四弟,那身後站著的應該就是未曾謀面的弟媳才是……只是他那傳說中的弟媳為何有張連水墨簡畫都遮不注的濃眉國字臉!?
 
  素還真深吸口氣迅速調整好了心態,國字臉又怎樣?他家四弟喜歡就好!
 
  ↑於是雙花充分做好了〝要迎接個國字臉弟媳〞的心理準備!看這堅強的心理素質真不愧是雙花XDD
 
  其實那張東瀛御風船行圖執筆者就是良峰家小妹XD畫裡其實有三個人,淵姬神隱中加上神無月跟莫召奴,姿勢大概就正在玩鐵達尼號〝I'm the king of the world〞和〝Jack, I'm flying.〞吧╮(′~‵〞)╭
 
 
※※※※※※※※※※※※※※※※※※※※※※※※※※※※※※※※※
 
 
娘親眼中的真實2——情人眼裡出……
 
  那日夜裡,決定給妻子也做好可能會迎來一位國字臉弟媳的心理建設,素還真同風采鈴提起了那封信。
 
  「今天接到四弟來信說他在東瀛一切都好,唯有一事尚在琢磨,待塵埃落定後便要回來探望我們,屆時會再有信來妳幫著多留意些。」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許久未見你四弟,想來應是如曩昔般丰姿俊秀、玉樹臨風。」
 
  「嘖,這般在丈夫面前稱讚別的男子成何體統!」嘖了聲素還真幼稚非常的吃起了飛醋。
 
  風采鈴彈了丈夫額頭一記笑道:「那可是你的好四弟,算不得外人。」
 
  素還真摀著額攤在桌上耍起賴來,「不管!妳實說我同他誰比較漂亮?」
 
  風采鈴嘆了口氣邊幫他揉著額頭邊回答:「自然是你漂亮。」
 
  「答得太快太敷衍了一聽就知是誆人的。」
 
  「前輩在上我發誓絕不打誑語。」風采鈴俏皮地舉起手發了個誓,然後凝著他燦燦笑開,「因為在我眼裡只有你最好看。」
 
  「只有好看還不夠啊,要同外頭的戲詞一樣,讚素某風姿颯爽、俊逸絕倫、美到宛若九天仙女下凡塵!」
 
  「好好好——你最漂亮、你最好看!美到宛若九天仙女下凡塵。」
 
  「前頭那幾句呢?來來來同素某一起唸一遍:『夫君你風姿颯爽、俊逸絕倫、美到宛若九天仙女下凡塵!』漏一字罰親一下,我不介意妳多唸錯幾遍。」
 
  「你這個人哪……」
 
  經過父母門外恰巧把此情此景盡收眼底的小續緣默默嘆了口氣,他家的爹爹呀真是把厚面神功給修到底了!
 
 
↑雙花:心肝兒你這就不懂了!身為素家男兒厚面神功、舌粲蓮花什麼的是家族基本功,回頭爹爹就幫你寫進家訓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