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1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唷~大俠何不連個村?】小續緣中秋的煩惱

 
  事情要回溯到幾天前說起——
 
  那日下了小學堂他牽著爹爹和娘親的手,一路上蹦蹦跳跳地走著還玩了好幾次的手拉手盪鞦韆。今年家裡的收成不錯!無論是蓮花蓮藕還是菱角都能賣上好價錢,於是在這快近中秋佳節的時分,爹爹跟娘親帶著他進城採買過節所需用品。
 
  最後娘親還特別繞去了繡線店裡,給他挑了幾碼秋香綠的繐帶說要給他做新衣裳時用!而帶著花紋面具的網老闆默默送了幾捲同色的線軸給他當禮物,小續緣露出兩個小酒窩甜甜地道了謝,覺得除了一開始見著那紅眼面具有些嚇人外,網老闆真心是個很好很好的人,就不知道為什麼一線生伯伯和爹爹,每回聽到他們要上不歸路底的盤絲窩時臉色總是有點怪……
 
  買完了東西後一家人踏上歸途,上山路時小續緣突然四處張望起來,察覺了孩子的不對勁,素還真停下腳步溫柔問道:「續緣怎麼了嗎?」
 
  「唔……續緣好像聽到有人在唱歌,還有板車輪子轆轆的聲響,可是看來看去都沒看到人耶?」
 
  「這山林還挺大的,說不定聲音是從別處傳來,所以續緣才找不著人影啊。」
 
  「原來是這樣!續緣還以為跟著爹爹大白天的活見鬼了。」
 
  「素、續、緣!」
 
  面對素還真威嚇的喚喊和眼神,小續緣調皮地吐了吐舌一溜煙縮到風采鈴身後尋求庇護。
 
  「娘親、娘親——爹爹好兇喔!」
 
  風采鈴笑著輕戳了孩子額間一記,「別淘氣了!還不快去牽緊你爹爹的手,若真有板車妖怪等會爹爹不見你又要哭了。」
 
  「別以為我聽不出來連妳都拿我打趣……母子倆一個樣!」聞言素還著噘起嘴埋怨道,卻沒推拒孩子牽上來的手。
 
  「前輩說過續緣是爹爹的護身符,我把你牽緊了就什麼也不怕啦!」
 
  「那續緣也要牽緊娘親呀,娘親也好怕妖怪的。」
 
  「現在還未過申時哪來的妖怪啊?你們真的想太多了……」
 
  話才剛說完素還真的耳朵便敏銳地捕捉到,板車的聲響自身旁不遠處擦過!不動聲色地掃了一眼山石跟林草,淡淡勾起一抹笑低道:「不過裝神弄鬼之徒。」
 
  「啊?爹爹你剛剛說什麼呀!太小聲了續緣沒聽清楚……」
 
  「沒什麼,來!給爹爹抱。」
 
  「不用啦,續緣都這麼大了可以自己爬山路。」
 
  「可是昨夜才方下過雨,石頭上滿是青苔的爹爹怕你娘親跌了腳。」
 
  依言乖乖地將手環上父親肩頸任他抱起,素續緣湊在素還真耳畔悄言道:「說到底爹爹其實就是想牽娘親的手嘛對不對?」
 
  「小鬼靈精。」素還真親暱地往寶貝兒子臉上啄了一口,然後朝妻子伸出手燦燦笑開,「雖不是什麼驅鬼護身符,但我想妳現在更需要的是把好用的登山手杖。」
 
  風采鈴回以絢爛一笑,將柔荑交至那人寬厚的掌中,此時原先忽遠忽近的歌聲突然清晰地響起——
 
  雖然茫茫人海,妳是我一生所愛。不管無情風雨來阻礙,我也不願改……
 
  「嗯,這聲音渾厚的小哥唱得還挺應景。」素還真面不改色的下了評論,風采鈴薄紅著臉想將手抽回來卻反被那人握得更牢。
 
  希望妳能夠了解,我的真情和真愛。無論風雨、無論風雨,我猶原在茫茫人海——

  「朋友,真是首好歌!」鎖定方向素還真朗朗朝虛空讚了聲。
 
  一陣風過自林葉深處驀地竄出一輛載滿麻袋的板車,在小續緣驚訝的目光中,拖著車的微禿阿伯朝顧車尾的大叔豪邁地笑道:「哈哈哈——殘仔阮遇上一個識貨的。」
 
  「不要叫我殘仔。」面無表情的大叔淡淡答道。
 
  「那改叫你阿紅有沒有更親切一點?」
 
  「想做任何動作,先考慮實力!」
 
  「有喏,本魔師實力堅強不然哪來三條路給你選?」
 
  「傲、神、州!」
 
  「我又不是你兒子,別學那個漩渦眉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叫,都老豆腐了吃下去也不怕掉牙齒?」微禿的阿伯自顧自說完後,朝素還真看了眼嘖嘖數聲道:「說到漩渦眉你看起來很像一個我認識的聰明人,只是裝扮得沒他體面……不過這都不重要啦!緣投仔借問一下,這附近有沒有一戶種蓮花的人家?」
 
  小續緣聽後拉了拉自家爹親的衣襬,「爹爹他問得好像是我們家耶!」
 
  「唉呀呀!那你一定就是跟沖田家那兩個小姑娘通信的包包頭對不對?不錯、不錯,人生得古錐字也寫得好!我們幫你送回信跟一整車的禮物來,請不請阿伯跟阿叔去你家喝一杯啊?」
 
  「哇喔!」小續緣聽後驚呼一聲,興奮地繞著父母團團轉,「爹爹、娘親,續緣的回信來了耶!還有禮物!」
 
  「好好好——我們先請大老遠幫你送信來的阿伯跟大叔到我們家休息,然後再想怎麼回禮好不好?」
 
  「免煩惱啦!小妹子說他想吃蓮藕,剛好收成了給個一袋就好。」阿伯拔開酒壺塞子豪邁地飲了口,擦擦嘴笑道。
 
  「爹爹可以嗎?」
 
  「可以、可以——還有蓮子跟菱角通通幫你堆滿車如何?」
 
  「爹爹萬歲!」
 
  「欸……緣投仔你實在真大方,不過不用這麼厚禮數啦!各來個一袋就好,來這一趟夠累了回去剛好減點重量。」
 
  想著麻袋裡全是村人不想再吃的胡蘿蔔,傲神州難得起了一絲同情心,想起臨行前沖田家那個古意人欲言又止,還拚命交待他千萬別收人家回禮的神情,只好削點自己的面子裝累。
 
  「這樣啊……總而言之,兩位遠道而來辛苦了!先隨在下至寒舍歇息吧。」
 
  傲神州神色複雜的將他從頭到尾來回掃了兩遍,然後點點頭說:「走吧走吧!這世上長得相像的本來就很多……」
 
  一行人翻過山嶺、越過阡陌終於來到花農家僻靜的小院落,放下板車傲神州伸展筋骨舒心地嘆了口長氣,「唉呀果然是不同人哪,我說你這地方還真是個農舍啊,甚好甚好!」
 
  「鄉下地方沒什麼好招待的,還請兩位多方擔待。」接過風采鈴端來的茶點,素還真露出清雅的微笑招呼客人,說實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突然對這兩個素昧平生的阿伯跟大叔這麼客氣……
 
  「爹爹在端城裡人的樣子耶。」小續緣摟著娘親的頸項悄聲說道,風采鈴安撫地回以溫柔一笑,「可能是不想給那個跟他長得很像的人失面子吧。」
 
  「這樣啊……」小續緣偏頭想了想癟癟嘴接續說道:「爹爹端城裡人樣子的時候雖然很好看,但總有些冷冰冰的,續緣比較喜歡爹爹平時的樣子!」
 
  「娘親也是。」
 
  「包包頭啊來阿伯這裡一下!」正吃著酥餅的傲神州突然朝孩子招了招手,素續緣應聲後鬆開臂膀跑上前去。
 
  那人停下與客人的談話抬頭望了她一眼,然後朝她露出她最習慣、也最喜歡的那種略帶傻氣的笑容,於是她凝著他跟著輕輕笑起——
 
  送貨的大叔咳了聲後別開眼,突然鬱卒得很想放聲高歌。
 
    ※   ※   ※
 
  大夥閒聊一陣後,豪邁爽朗又微禿的阿伯以要趕回去過中秋為由,婉拒了主人家留宿的邀請,寡言的大叔俐落地幫忙卸貨,又輕鬆扛起幾大袋的蓮藕、菱角和蓮蓬堆上板車後,朝他們揮手道別。
 
  「緣投仔、水姑娘、還有包包頭,有閒記得來山的另一頭玩喔!」
 
  「好——阿伯、大叔一路小心!幫我跟喔莉醬跟阿晴小妹子說,等我看完信後再拜託叔叔幫我送回信過去。」
 
  「一定一定!」
 
  唸著平生進退如飆風的詩號,微禿的阿伯拖著板車健步如飛,攜著大叔一下子就消失在小路的盡頭。
 
  終於放下莫名端起的姿態,素還真鬆了口氣朝妻兒咧嘴一笑,「客人走了,我們來拆禮物吧?」
 
  「好!」小續緣蹦蹦跳跳地繞著攤滿簷下的麻布袋,一時之間不曉得該先拆哪個好。
 
  「先拆這個吧?」素還真隨意指了一個,孩子拆開後發出聲好大的驚呼,
 
  「哇——這一整袋都是胡蘿蔔!」
 
  生平最討厭的蔬菜就是胡蘿蔔,素還真聽後臉色微沉朝旁指道:「呃……那拆旁邊那個。」
 
  「爹爹,這袋也是胡蘿蔔耶!」
 
  「哈哈,我們總不會遇上個種胡蘿蔔的給了我們滿滿一板車吧?」
 
  在接下來的拆禮物時光裡,素還真從來沒這麼痛恨過自己的烏鴉嘴——堆在廊下整整十二個麻袋裡全是橘紅肥碩的胡蘿蔔!
 
  素還真在旁看著徹底垮了臉,深深覺得眼前這情景堪比末日災劫,是天要亡他!風采鈴輕嘆了口氣推推丈夫,要他收斂一下表情別嚇到孩子,於是小續緣在胡蘿蔔堆裡回眸時只對上父親燦爛的笑顏。
 
  「唉呀!續緣從新朋友那得了好多胡蘿蔔啊,正所謂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我們拿兩袋給隔壁的一線生伯伯好嗎?」
 
  「好啊!」
 
  「那雲渡山上偉大的前輩也要兩袋對不對?還要算上餵阿金的份。」
 
  「對!」
 
  「常給你打野味的小釵叔叔呢?」
 
  「也送!」
 
  「續緣真是乖孩子,莫忘了還有學堂裡辛苦教書的八趾麒麟老夫子,他也要兩袋!」
 
  「唔……可是夫子只有一個人,是不是送他一袋就好了?」
 
  「續緣還記不記得,爹爹以前跟你說過夫子吊著條鹹蘿蔔乾配稀飯的故事?我們一袋給他新鮮吃,另一袋通通都要曬成鹹蘿蔔乾的!」
 
  「可鹹蘿蔔乾不都是白蘿蔔做的嗎?」
 
  「夫子年紀大了吊白的不吉利,換成紅的正好。」
 
  「噢……」
 
  粗略分配好後,素家父子便扛著兩袋胡蘿蔔先往隔壁鄰居家去,一進門小續緣便歡天喜地朝一線生喊道:「伯伯、伯伯——續緣的新朋友送了續緣好大一車胡蘿蔔唷!」
 
  「唉呀呀真的啊?」一線生同情的望向素還真,對方苦笑著站在孩子背後一臉生無可戀。
 
  「我會幫你多想些菜色變化著花樣吃的。」
 
  「那就有勞好友了……」
 
  接下來的日子,就在四處分送胡蘿蔔和餐餐可見胡蘿蔔中度過。偏生他家寶貝兒子對這一車友誼胡蘿蔔異常地重視與執著,害他想拿去市集上賣了換錢也不成!只能央著親朋好友來家裡作客時順便帶個幾條走。可人力畢竟有限胡蘿蔔又不是什麼討喜的蔬菜,每當有人委婉的拒絕他時,素還真邊遺憾邊覺得討厭胡蘿蔔的自己真是一點兒也不寂寞!
 
  那天午後素還真坐在自家門前又對著袋胡蘿蔔發愁,正張羅著晚間菜色的風采鈴走過來,挑了幾根肥碩橘紅的蘿蔔打算起身回屋時,猛地被丈夫給拉住了手。
 
  素還真可憐兮兮地哀嘆道:「采鈴妳說我們挖個坑把胡蘿蔔通通埋回去好不好?塵歸塵、土歸土,蘿蔔不吃還可當堆肥種大樹!」
 
  聽著丈夫的謬論風采鈴僅回以莞爾一笑,「你就不怕埋下去會越長越多嗎?還是你終於想通要在我們家菜園裡多養一畦胡蘿蔔?」
 
  「當我方才什麼也沒說……」
 
  「乖,暴殄天物跟挑食都不是當一家之主的好榜樣喔,加油!」風采鈴安撫地摸了摸丈夫的頭,努力想著今天晚餐該如何變著花樣讓胡蘿蔔更好入口些。
 
  就在中秋節的前兩天,花農當家主著實覺得最近的日子簡直不能過了!天天三餐都有胡蘿蔔當配菜,桌上可見盡是橘紅一片,妻子還會裝可憐的說著「是不是我煮得不好吃啊?」哄他將菜全吃下去……
 
  他對胡蘿蔔的厭惡,已經到連一線生天下第一巧的廚藝,都拯救不了這蔬菜天生邪惡的本性!煎餅加了胡蘿蔔、炊粿也加胡蘿蔔、炒蛋改加胡蘿蔔、最過分的連糯米糰子都不給包豆沙餡了——通通改成蜜糖胡蘿蔔味兒的這都什麼邪魔歪道!?
 
  素還真覺得自己的人生就要被這成塊的、刨絲的、切丁和壓成泥的胡蘿蔔給逼瘋了!若不是覺得留采鈴跟續緣母子倆獨自消耗胡蘿蔔實在太不仗義,他早離家出走天天上別人家蹭飯去。
 
  此時不遠處傳來孩子脆生生喊著爹的嗓音,素還真沒好氣地抬起頭望向留下那一大車友情胡蘿蔔的罪魁禍首。
 
  「續緣給爹爹送點心來了唷!」
 
  「不想吃。」反正一定又是胡蘿蔔!虎著臉把頭一偏素還真決定他要造反。
 
  「咦?可是不吃的話等等會沒力氣繼續種田的……」
 
  素還真一臉凝重慎而重之地搭上了孩子的肩,決定要跟他曉以大義,莫再陷自家爹親於胡蘿蔔的無邊苦海。
 
  「續緣,爹爹和你的友情胡蘿蔔哪個重要?」
 
  「爹爹,續緣和娘一起落水了你先救哪個?」
 
  「當然是兩個都救啊!」
 
  「所以爹爹跟胡蘿蔔一樣重要啊!」
 
  聽到在孩子心中自己竟然跟此等邪魔歪道的蔬菜同等級,素還真炸毛地嚷嚷起來,「什麼不好譬喻竟然拿你爹親跟胡蘿蔔比!什麼叫一樣重要?再給你一次機會更改答案。」
 
  「好吧好吧……爹爹比較重要可是胡蘿蔔不可以丟掉。」
 
  「好啊好啊——不丟可以你自己吃!是男子漢就獨力承擔別拖爹親下水。」
 
  素續緣愣了愣,咬著唇低下頭囁嚅道:「爹爹對不起,續緣知道了……」
 
  看著孩子拿出珍藏的小零嘴塞到自己手裡,然後端著他動也沒動過的點心轉身跑遠,素還真突然覺得自己似乎說得有些太過……雖然天天吃胡蘿蔔很難受,可是看他家寶貝心肝這模樣更教人難受!
 
  可還沒想好怎麼哄孩子呢,素還真便覺得自己在當天的晚餐時光裡遭到了報應——餐桌上涇渭分明,擱自己面前的是沒有胡蘿蔔的三菜一湯,而采鈴同續緣一塊坐在桌子另一邊,前頭全是加了胡蘿蔔的料理。
 
  「續緣自己一個人吃就好,娘親不用陪的!」
 
  小續緣有些侷促不安地說道,風采鈴燦笑著給他夾了塊紅燒胡蘿蔔遞到嘴邊,「有什麼關係,娘親很喜歡胡蘿蔔啊!來——張嘴嚐嚐娘親今天這胡蘿蔔燉得好不好?」
 
  「娘親煮什麼都好吃!」
 
  「續緣真乖。」
 
  素還真整晚看著對桌母慈子孝,覺得碗裡沒胡蘿蔔的自己被徹底孤立了……
  
    ※   ※   ※
 
  父子倆便這樣僵持著來到了中秋節當天,平時總纏著自己跟娘親的爹爹突然不理他了,小續緣覺得好難過。
 
  明明該是一家和樂團聚的時刻,他家的爹爹卻換上一襲牙白長衫捧著卷書,獨自坐在前院邊角的大石頭上就著月色默默地看著。
 
  「端什麼城裡人的少爺架子?續緣,去同你爹爹說不過來幫著烤肉就沒他的份。」一線生見著了呿了老大一聲。
 
  「伯伯……」小續緣扯了扯一線生的衣袖哀求道,「爹爹平時那麼辛苦就讓他休息一會吧!續緣來幫忙,續緣的份都給爹爹吃。」
 
  「唉唷我的心肝兒你怎麼就這麼好哇!別慣著你爹爹,他那臭脾氣都是給人慣出來的。」
 
  「續緣一點也不好……」小續緣悶悶地應道,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如果那天說爹爹比胡蘿蔔重要個一百倍、一千倍,說不定爹爹就不會同他嘔氣啦。
 
  他這幾天很認真的反省過了,爹爹明明是這麼的討厭胡蘿蔔,卻還是陪著他吃了那麼久!結果他還拿胡蘿蔔跟爹爹比;易地而處,假若他家爹爹今天跟他說,在他心裡自己不過跟條茄子一樣重要,還要他每天一直吃茄子,他也會好生氣的……
 
  小續緣吸了吸鼻子揉揉眼,在面對大人們關心的詢問時笑著說是給煙燻著了,然後小心翼翼地烤好肉串請一線生鑑定後給素還真端去。
 
  「爹爹吃烤肉。」
 
  素還真應聲放下書,於盤裡揀了串雞心優雅的吃著,然後蹙眉看了眼雙手捧著盤子站在原地的孩子淡淡問道:「你不吃嗎?」
 
  「續緣回去吃中間有串胡蘿蔔的。」
 
  「噢。」
 
  一時無聲,父子倆尷尬的沉默著,素續緣將整盤烤肉放在父親身側較為平整的石面上,行了個禮後轉身默默地離開,然後在眾人都看不到的地方,用袖子偷偷抹去眼角不小心蹦出來的淚花。
 
  他家爹爹肯定還在生他的氣!而且是超級生氣、氣到不怒反笑那種,才會用那樣淡然的神色待他,連同他多說個幾句吵吵嘴都不願意了……
 
  而在此同時素還真望著孩子絕然遠去的小小身影,心下黯然地想道:他家續緣肯定還在跟他嘔氣!拿了烤肉來竟然沒賴在他懷裡搶著吃。想想自己簡直幼稚得可以,跟條胡蘿蔔一樣重要又怎樣呢?至少那時候他還在他家續緣的心頭上!現在只怕在孩子面前裝兔子生啃胡蘿蔔逗他都沒用了……
 
  過了一會兒,換風采鈴替孤身一人賴在石上耍自閉的丈夫送來烤肉和菜蔬,撐起身子跳坐上稍高的石面,素還真眼明手快地摟住有些重心不穩的妻子,蹙眉沉聲道:「我可以抱妳上來的。」
 
  風采鈴瞅著他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我偶爾也想嘗試自我挑戰一下。」
 
  「撐起後轉身的速度要再快些,我看妳還是先從跳上桌子練習起吧!」
 
  「我怕一個不小心就把桌子給弄垮了。」
 
  「愛說笑!我三不五時攤在那上頭打滾這麼多次都沒見它垮過,我們家的桌子牢著呢。」
 
  「我確實是在與你說笑。」風采鈴摟住素還真手臂愛嬌地偎上他肩頭,「如此良辰一個人在這邊看月亮太寂寞了,要不要過去和大夥一塊吃呢?」
 
  「不了,我怕就我一個不吃胡蘿蔔的壞了大家雅興。」擺明了有人哄便開始拿翹的某人如是說。
 
  「為了胡蘿蔔你這些天都不理續緣,小傢伙很難受呢……」
 
  「分明就是他不理我!我才難受……」
 
  「既然你們兩個都難受,那於我便是加倍的難受了,你倒挺捨得?」
 
  素還真明顯愣了愣終是放棄了無謂的自尊,嘆口氣率先躍下石頭後朝風采鈴伸出手,「回去和大夥一塊吃吧?」
 
  「嗯。」欣然綻出朵笑花,她勾著那人頸項任他將自己抱下,然後於他額前輕輕一吻,「謝謝你的捨不得。」
 
  「本就是我自己在鬧脾氣。」他將妻子摟在懷裡,下巴抵在她髮頂喃聲道著歉。
 
  之後他們攜手走向鄰人和孩子等著的長桌前,一線生剝了瓣柚子予他調侃道:「總算是一家團聚了。」
 
  小續緣再三仔細檢察,確定手裡的月餅不是蜜糖胡蘿蔔味兒後,怯生生地給素還真送去,「爹爹吃月餅。」
 
  素還真剝開發覺是蓮蓉雙黃餡,分了一半遞到孩子嘴邊,「續緣也吃。」
 
  「謝謝。」
 
  一線生左右觀察了會,覺得素家父子倆這般客客氣氣的著實令人彆扭!於是想了個法子逗起孩子。
 
  「唉呀我說續緣啊,你看今晚的月色這麼漂亮,聽說對著中秋時分的滿月許願最靈驗了!你有沒有什麼心願趁這個機會大聲說出來給月光菩薩知道啊?」
 
  素續緣眨眨靈動的大眼,低頭思考了會後輕聲說道:「續緣想和爹爹一起放煙花……」
 
  「那太好啦!月光菩薩怎就這麼靈驗哪,伯伯和你爹爹在小樹林前的空地上設了好幾組煙花跟大龍炮,就等著跟你一起去放呢!」
 
  說完一線生飛快朝素還真使了個眼色,那人心領神會的接續說道:「好友忙了一晚上,還是我帶續緣去就好吧?」
 
  「如此甚好!我們其他人就待在這喝茶吃餅等著看煙花,燧石、火鐮、線香跟冷煙火都幫你備好啦,記得注意安全距離同續緣慢慢玩啊!」
 
  「知道了,多謝好友。」
 
  接過包袱和燈籠,素還真牽起續緣往離家不遠處的小樹林走去,一路無話,父子倆幾度想先開口說些什麼卻又不了了之,只能尷尬地沉默著……
 
    ※   ※   ※
 
  到了小樹林前的空地素還真找了根樹枝掛好燈籠,再揀個乾淨的樹墩坐下後,從包袱裡取出點火工具同孩子招了招手。
 
  「先玩冷煙火吧?」
 
  「好!爹爹一起嗎?」
 
  素還真想了想,現在正是同孩子和好的大好時機,還是別和他搶著煙花玩免得一不小心又鬧僵了!於是端著一個成熟爹親該有的風範淡然答道:「不了,續緣自己玩吧。」
 
  「噢。」小續緣接過冷煙火心裡有點低落,想著去年還和爹爹一起拿著冷煙火追逐玩鬧,比賽誰先打掉對方的煙花呢!現在卻只剩自己一個人孤零零地放煙火,今昔對比越想就越是難過……
 
  素還真擦亮燧石替孩子點好了煙花,素續緣拿著冷煙火佇在原地,看著星星花火自頂端燦爛迸放,在燒盡所有美好後化為一縷白煙歸於空無——就像爹爹曾經對他的好一樣,怕是已燃盡所有熱切溫柔從今往後只剩冷言相待。
 
  而一旁的素還真看著煙花燒盡,轉身取過新煙火正打算幫孩子續上時,回過頭就看到孩子怔怔地看著焦黑的煙花桿子,豆大的淚滴在他猝不及防間,從那雙總漾著機靈眸光的大眼睛裡滾落,轉瞬已是滿臉淚如雨下!
 
  素還真驚恐至極衝上前一把抽去煙花桿子,攤開孩子的手邊檢察邊焦急尋問道:「燙著哪了?還是火花蹦進了眼睛裡?不哭不怕快同爹爹說!」
 
  聞言他家寶貝心肝嘴一癟,伸手摟住他脖子嚎啕大哭起來!素還真覺得自己一顆心被孩子哭到像麻花扭成一團般難受,他家續緣向來早熟懂事、自尊心又強很少像現在一樣哭得像個奶娃娃。
 
  素還真抱起孩子如他幼時般邊拍邊哄,好不容易才從孩子的嗚咽聲中拼湊出一句「太短暫了」,素還真愣了愣琢磨再三——不是吧?他家續緣今年才多大啊!煙花易冷這等傷春悲秋的感慨,對個十歲還不到的娃娃來說著實太早了……
 
  抱著孩子坐上樹墩素還真極盡溫柔地哄道:「續緣若是覺得煙花太短,我們就一直放下去好不好?爹爹點煙花很準的絕不會讓它中斷掉!」
 
  「那爹爹也會對續緣像現在一樣一直好下去嗎?」小續緣吸著鼻子邊哭邊問。
 
  「傻孩子,那是當然的啊。」
 
  「可是……」本就是個極其敏銳的孩子,一鑽牛角尖起來便越想越深遠,素續緣咬著唇復又紅了眼眶,「冷煙火數量有限,就像爹爹跟娘親陪著續緣的時間也會有到頭的那天對不對?」
 
  此問大哉!心知沒說好等著自己的就不只是淚如雨下而是山洪暴發,素還真思索了會後,捧過孩子的小臉邊用巾帕擦去眼淚鼻涕邊問道:「續緣放煙花時開心嗎?」
 
  「開心。」
 
  「爹爹跟娘親陪著續緣的時候也很開心!人生在世雖然終有所限,但正因如此更要把每一天都過得燦爛美好,就像盛放的漂亮煙花一樣對不對?」
 
  「嗯。」小續緣點點頭整個人窩進爹親懷裡悄聲問道:「那爹爹還和續緣為了胡蘿蔔嘔氣嗎?」
 
  「不嘔、不嘔——放煙花的時間都不夠了,還為著胡蘿蔔鬧脾氣就太傻啦!續緣跟爹爹都是聰明人不是?」
 
  「嗯,都是聰明人!」素續緣自己抹去了眼角殘留的小小淚花燦燦笑了開,一切雨過天青、雲散月霽,素還真看著孩子終於展露笑顏,覺得自己的心上綻滿了絢爛花火。
 
  就這樣,三餐沒胡蘿蔔的理想日子過沒幾天,就結束在中秋隔日素還真自發性地啃起胡蘿蔔的示好行動裡,花農一家三口從此又過上了和樂融融且充滿胡蘿蔔的小日子。
 
  然而誰也不知道,有袋被當家主以眼不見為淨扔在蓮田畔的胡蘿蔔,被中秋那晚震天龍炮的餘勁掃過,跌了幾根胡蘿蔔到田裡,發出點點詭異金光與天上的花火相映成趣——
 
 
慕曦語 寫於 2016/10/17~10/23
 
 
※※※※※※※※※※※※※※※※※※※※※※※※※※※※※※※※
 
 
【後記】月光光、心慌慌,蘿蔔蘿蔔快吃光!
 
  這是一個〝爹親與蘿蔔,孰重?〞的沉痛故事╮(′~‵〞)╭(最好是啦XD)寫到後頭兒子鑽牛角老爹狀況外,邊寫邊想吐槽一句——這真是你素家想太多的好遺傳啊!!!(喂)
 
  填坑修羅場裡最需要的就是抒壓!寫起雙花吃胡蘿蔔那簡直是下筆如有神,輕輕鬆鬆就破了我單日平均填坑字數的上限~原因無他,因為我個人也不喜歡胡蘿蔔!寫起厭惡胡蘿蔔的橋段感同身受(╯‵□′)╯︵┴─┴
 
  不過隨著年歲漸長,我現在對胡蘿蔔的接受度其實比以前高了不少……那天被自家母上看到在吃一整大塊(用味噌煮到沒胡蘿蔔味)的胡蘿蔔,她老人家很是感慨的說了句:「唉呀妳長大了啊!」
 
  為著塊胡蘿蔔得到母上成長認可的我滿臉複雜,默默覺得——嗯,我真心是個大人了!原來成長的判定靠一塊胡蘿蔔就夠了(  ̄ 3 ̄)y▂ξ
 
  不過平日沒事我是絕不會主動做胡蘿蔔料理的!每每看到奶奶吃飯時也會把胡蘿蔔挑出來,我就深深覺得自己在家中擁有了實力強大的戰友~看吧,連奶奶都不吃胡蘿蔔!為了老人家的食慾媽媽妳少煮些(喂)
 
  我跟奶奶一樣胡蘿蔔料裡只吃炒米粉跟打成蔬果汁!如果不是時間不夠,下頭小續緣的胡蘿蔔食記我可以寫上七天七夜日日不同搭配!( ゚゚)
 
  變換個方式做菜跟視覺的欺騙藝術什麼的我最在行了~╮╯▼╰╭
 
  然後這回託前額微禿的阿杯跟送貨的大叔好好懷舊了一回!星野殘紅基本上就是個行動KTV的概念~那到那段會忍不住跟著唱起的小伙伴請跟我一起流下時代的眼淚XDDDD
 
  之後讓我們一起期待開著胡蘿蔔加速器,應該也不會讓大家等太久,充滿胡蘿蔔的下集(╭ ̄3 ̄)╭
 
 
※※※※※※※※※※※※※※※※※※※※※※※※※※※※※※※※
 
 
娘親眼中的真實1——小續緣的一日胡蘿蔔食記(

 

早餐
‧    取代地瓜的胡蘿蔔稀飯
‧    悶了整整一晚的胡蘿蔔燉肉
‧    胡蘿蔔炒高麗菜

‧ 花生米和醬菜數碟(加了胡蘿蔔的水泡菜好好吃!)
 
午前點心
‧    胡蘿蔔南瓜包(我問娘親為什麼不做成胡蘿蔔的樣子,娘親說還用南瓜包的模樣,可以讓爹親在入口時視覺上欺騙自己!續緣的娘親真是溫柔體貼又聰明。)
 
午餐
‧    胡蘿蔔肉絲炒米粉(爹爹說這是他唯一能接受有胡蘿蔔的料理)
‧    胡蘿蔔黃瓜炒青豆
‧    胡蘿蔔刎仔魚煎蛋
‧    胡蘿蔔絲加量的酸辣湯
 
午後點心
‧    做成小兔子模樣的可愛糯米糰子(裡頭放續緣和一線生伯伯一起做的蜜糖胡蘿蔔餡!靈感從妹妹們送的胡蘿蔔糖來的,很好吃喔~)
 
晚餐
‧    胡蘿蔔雜蔬炊飯
‧    五柳枝魚(娘親說把胡蘿蔔切成細絲混在紅燒裡是一種視覺欺騙的藝術)
‧    醬燒三層肉佐花型胡蘿蔔
‧    胡蘿蔔葉雪裡紅
‧    大骨蓮子胡蘿蔔玉米湯
 
  收到回信後沖田家的兩個小姑娘湊在一塊邊看邊讀,想起惡夢般的胡蘿蔔時忍不住蹙眉,又被信裡提到的美食引誘得口水直吞的表情十分逗趣。
 
  姊妹倆亮閃閃著雙眼將寫滿食譜的信件遞給阿娘,阿娘看過後朗笑一聲將信轉給阿爹。
 
  「喏,你看原來胡蘿蔔還可以變出那麼多花樣!」
 
  「真是長見識了……」
 
  「山另一頭的人還真會玩。」
 
  「我現在只擔心我們是不是給人家添麻煩啦。」
 
  古意人沖田鷹司拿著花農家上好的蓮藕和菱角,內心隱隱不安起來。
 
 
※※※※※※※※※※※※※※※※※※※※※※※※※※※※※※※※
 
 
娘親眼中的真實2——九如先生的小學堂作業:試寫封信給你的筆友^-^

 
  「給山另一邊的包包頭,你們家是拯救我們全村不用呷胡蘿蔔的大英雄!我也想用阿叔種的乾扁扁菜蔬跟你們家換蓮藕。」
 
  大俠家的鯽仔魚滿手黑墨賣力地寫著,一旁經過的刎仔魚看著自家小弟歪七扭八的字跡嘆息地搖搖頭。
 
  「鯽仔,你這樣給阿叔看到他會難過喔!」
 
  「可是阿叔他真的很不會種菜啊……」
 
  「因為阿娘說阿叔是大俠啊!」
 
  「那大俠會做什麼?」
 
  「唔……」刎仔魚偏頭想了想,「劈柴、挑水、洗曬摺衣跟給我們當馬騎吧?」
 
 
  ↑偉哉大俠汲無蹤!
 
  大俠:晚兒,為什麼連兒子都喊我阿叔不喊爹?OTZ
 
  大俠的娘子:就從小跟刎仔魚一起叫習慣了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