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1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唷~大俠何不連個村?】相守在花田

  他對著手上那根猶帶著泥水的橘紅蘿蔔發了好一會呆,然後看了眼田埂旁那一麻袋的胡蘿蔔,安慰自己定是一個不小心摸到滾落田裡的胡蘿蔔,接著率性地將手上的蘿蔔扔回麻袋裡繼續挖藕。
 
  素還真朝前走了幾步換個位置順著蓮梗往下探,那節藕藏得極深他貓著腰握住藕節發力往上一拔——竟然又是根巨大無比的胡蘿蔔!
 
  此時早起散步恰巧經過蓮田的一線生瞧見了,詫異地朝鄰人問道:「素還真,你拿根蘿蔔杵在田裡幹嘛?」
 
  「好友……」聞聲素還真轉向他滿臉不可置信地答道:「素某大白天的活見鬼了!」
 
  「啥?」
 
  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一線生也捲起褲管下了蓮田一探究竟,沒多時兩條肥碩橘紅的胡蘿蔔將彼此的臉色襯得更為慘白。
 
  「驅妖抓鬼非我所長。」一線生努力維持著理智迸出這句話,感覺秋意寒涼藉著田水從腳底冷上心頭。
 
  「素某知曉。」那人同樣滿臉凝重,將彼此手上蘿蔔一並丟入麻袋中綁妥後背起,「幫我同采鈴跟續緣說一聲,我有事上雲渡山一趟別等我用膳。」
 
  「好,我去給你包個饅頭路上吃,記得幫我捎卷一頁書的手抄經回來壓壓驚。」
 
  「嗯,保險起見最好順便準備桌素齋,求前輩下山鎮宅保平安。」
 
   ※   ※   ※
 
  「前輩——」
 
  門外傳來一聲略帶淒厲的喚喊,禪室裡鳳目僧人嘆息地放下正品著的茶,覺得自己前輩子肯定是少唸了幾卷經,才會結識這個四處惹些神鬼異事回來給自己唸的晚輩。
 
  抬頭果不其然看見背著個麻布袋,運使上等輕功飛身縱入的漩眉晚輩,一頁書凝著那異常眼熟的麻袋嘆道:「怎又拿胡蘿蔔來餵陽翼?牠已經夠討厭你了,小心下回連雲渡山的山門都沒踏上就被牠啄飛出去!」
 
  「說到那沒良心的小東西就來氣!前輩您也不管管就任著阿金欺負我,想當初還是我把牠撿來給前輩養的耶。」素還真一甩布袋氣鼓鼓回道。
 
  「同你說過多少次牠有個正正經經的大名叫陽翼,你還老阿金阿金的叫難怪牠這麼討厭你!」忍下嘆息的衝動,一頁書鳳目微揚睨了素還真一眼續道,「罷,閒話休提!又遇上什麼麻煩了?說吧。」
 
  猛然想起此回不是來與前輩家阿金爭寵的某人,驚呼一聲正色道:「大事不好!前輩,我們家蓮花田全讓胡蘿蔔精給占了。」
 
  「胡鬧。」
 
  鳳目僧人當下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想把這滿嘴胡說八道的晚輩用大梵聖掌給轟出去,但見素還真滿臉委屈、可憐兮兮地續道:「冤枉啊前輩!乾坤朗朗,菩薩在上,晚輩拿采鈴跟續緣起誓絕不打誑。」
 
  「若有違此言?」
 
  「罰我一輩子種蓮花得蘿蔔!」
 
  「看來事情真的很嚴重……」見素還真連妻小都拿來起誓,就算事情聽起來再怎麼匪夷所思恐怕也是真遇上了,一頁書拿起擱置在案上的拂塵起身嘆道:「罷了,吾就隨你下山一趟,詳情路上再談。 」
 
  「那這袋兇殘的胡蘿蔔妖精?」
 
  「擱下交給陽翼對付吧。」
 
  「前輩英明。」
 
  樂得將燙手山芋丟出,素還真一路上加油添醋地將事件始末說了遍,待兩人行至蓮田,發覺一線生早領著風采鈴母子圍著幾根胡蘿蔔討論得熱火朝天。
 
  「啊!爹爹跟前輩來了。」小續緣發覺他們的到來,迎上前一把撲進一頁書懷裡,「前輩前輩不好啦!我們家的蓮藕全變成胡蘿蔔了……」
 
  「莫怕,待吾仔細觀來。」
 
  安撫地摸了摸孩子的頭,然後讓素還真下田依著幾個方位挖掘,發覺整片田裡的蓮藕果然都變成了胡蘿蔔!一頁書蹙眉沉吟道:「這異象差不多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約莫在中秋節過後吧?前些日子挖採時還一切正常。」
 
  一頁書拾起根胡蘿蔔卻怎麼也感受不到邪氣,初步排除了那人所謂的胡蘿蔔妖精佔地為王的說法,睨向最有可能的禍首詢問道:「你今年中秋可又惹了些什麼回來?」
 
  「沒有沒有——爹爹今年很乖什麼也沒有鬧!」一旁的小續緣連忙替自家爹親開脫,一線生撫了撫美髯很是故意地補充道:「是呀是呀——除了同孩子鬧脾氣外素還真什麼神鬼異事都沒有鬧!」
 
  「一線生!」
 
  一頁書沒好氣地瞪了素還真一眼接續問道:「那可有人許了願?」
 
  素家父子聞言俱是一愣!互看了眼後乖乖舉起手來。
 
  「誰先說?」
 
  「我、我許了願……希望年年中秋都可以跟爹爹一起放煙花……」小續緣眨著大眼睛怯怯地說道:「是續緣的問題嗎?」
 
  「當然不是,續緣別多心。」彎下身捏捏孩子粉嫩的臉頰,一頁書放緩了聲調眉眼裡滿是溫柔,不過再抬首對上某人時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那個某人閃避著他的目光,噘嘴偏過臉去嘟嚷道:「是是是——罪過啊罪過,到頭來都是素某不好、一切都是素某的問題。」
 
  「還沒說你呢!要認罪也先把供詞呈上。」
 
  「就說了千錯萬錯都是素某的錯……」
 
  看出對方有意逃避,一頁書拂塵一甩喝道:「許了何願詳實說來。」
 
  素還真搔著頭罕見的有些羞赧,很是不情願地回答:「如果月宮裡真有兔子,希望能下凡來幫忙把胡蘿蔔全吃光……」
 
  聽後眾人紛紛竊笑出聲,一頁書唇角微揚努力端著張莊嚴肅穆的面容評說:「你可還真是童心未泯。」
 
  素還真癟著嘴滿臉不甘願又無從反駁,只能悻悻然的換了個話題,「那這滿蓮田的胡蘿蔔該拿它怎辦?」
 
  一頁書沉思了會越過田埂來到另一處蓮田,凝氣於掌往水面掃去,被衝開的泥水下露出雪白的正常藕節,探了幾處皆是如此後心下有了決斷,這才朗聲朝眾人說道:「看來目前產生變異的僅有此處蓮田,吾會先設下結界防止變異擴散,待逢魔時分再續察變異之因,若真無法可解恐怕只能將胡蘿蔔全數掘出以絕後患。」
 
  「前輩所言在理,說到杜絕後患我看挖出的胡蘿蔔就一口氣盡數焚毀吧?」
 
  一頁書心下瞭然,微揚鳳目朝素還真睨去,「不可暴殄天物。」
 
  「可那是如此妖異的胡蘿蔔!除了前輩家的阿金,普通人畜食用恐有危害。」
 
  「再妖異也是你家蓮藕變的,質本無害莫做過多聯想。」
 
  於是那日中午的齋飯,素還真只得和眾人一起對著滿桌的胡蘿蔔,好好降妖伏魔了一番……
 
   ※   ※   ※
 
  日昳時分一頁書辭別花農一家獨行回返雲渡山的路上,那抹藍影搖著羽扇於蔭處翩然現形,看起來十分愉快的喚他,「好友。」
 
  一頁書昂首朝蓮田所在的方位示意道:「可瞧出什麼端倪?」
 
  「什麼端倪?」
 
  「明知故問。」一頁書沒好氣的嘖了聲,想不通分明都是讓素還真給招來自己身邊的,海殤君跟陽翼卻偏偏同那個名義上的引薦人不甚對盤。
 
  「哈,其實梵天也無須多慮,就當這胡蘿蔔是故人給素還真送來的意外之禮即可。」
 
  「故人?」一頁書心下忖度,素還真討厭胡蘿蔔之事也僅有親近之人才略知一二,這送禮的可能人選一下子便縮減了許多……
 
  「你可知崎路人如今何在?」
 
  海殤君作勢掐指點算笑道:「怕是正和照世明燈在域北逍遙山水,別想了!那故人不在此界。」
 
  「不在此界?」
 
  「是,依吾看此事既已達到他的目的,所求為何自會找機緣同素還真明說,常言道:『各人造業各人擔』橫豎是福不是禍。」
 
  「這推論怎麼越聽越令人覺得耳熟……」想起與身旁友人結識的經過,鳳目的僧人微瞇起眼覷了他一眼。
 
  「所以吾說『是福不是禍』啊!」一身藍衣的血眼魔神搖著羽扇愉悅地笑了。

  是夜,一頁書依約前往花農家,大老遠便瞧見了蓮田那燈火通明、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前輩!」素還真見著他迎上前來,分明該是一臉苦惱卻掩不住唇邊燦然笑意,「今天下午去分送胡蘿蔔時,被大夥知曉我田裡異狀便全跑來湊熱鬧了!前輩若覺不妥我這就請他們回去。」
 
  「無妨,人多正好。」一頁書看著素還真開心的模樣,覺得早先海殤君同他說的那句「是福不是禍」果真有幾分道理。
 
  『吾就說吧。』
 
  似有所感,鳳目的僧人一回頭便看見那抹藍色的身影,隱在林蔭處與他遙遙相望。
 
  「不過來嗎?」
 
  『此非吾界,還是別驚擾眾人為好。』
 
  「前輩你在跟誰說話?」素還真偏頭探了過來朝林蔭處微微瞇起眼,略帶遲疑地問道:「呃,前輩背後那個藍……我是說海殤前輩也來了嗎?」
 
  「是。」
 
  「那怎不過來?不是都從魔神轉為護法,前輩的結界應該於他無損才對。」
 
  「說是怕驚擾眾人。」
 
  「這麼害羞還真是一點都不像我認識的那個魔神仔……」
 
  海殤君冷冷的搖著羽扇,盤算著等會要讓另幾處蓮田全長滿那人最討厭的胡蘿蔔、茄子、苦瓜跟韭菜!
 
  素還真全然不知海殤君現下所思為何,搔頭略想了會後忽爾燦燦笑開,「沒記錯的話前輩夜裡可以現影且與常人無異,大夥難得齊聚恰巧利用這個機會介紹彼此認識,海殤前輩不嫌棄的話就一起來吧!」
 
  就那一瞬間,海殤君認真覺得其實素還真有時也挺可愛的,默默打消了讓蓮田變成顧人怨蔬菜園的想法。
  
  捏指成訣、化身定影後海殤君自林蔭間緩步而出,素還真趨前觀察了會滿意的點點頭,「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不過為以防萬一還是多找個人檢視才好。」
 
  正想著該叫誰時,素續緣正好端著滿是茶杯的小托盤興高采烈地跑來,「前輩!」
 
  「仔細腳下,走慢些。」一頁書溫聲叮囑然後笑著接過孩子送來的茶水。
 
  「咦呀有新客人?」初見海殤君小續緣也不怕生,燦燦地露出兩個小酒窩奉上了手中的茶水問好。
 
  素還真眼見機不可失拉過孩子指著海殤君笑道:「這是你一頁書前輩的好友——海殤君前輩。續緣同爹爹說說,在你眼裡海殤君前輩是什麼顏色的?」
 
  「前輩是藍色的啊!」
 
  「那就沒錯了,謝謝續緣。」寵溺地捏捏孩子小臉素還真取過他手上托盤續道:「剩下的茶水交給爹爹就好,我方才見你學堂裡的小朋友都來了,續緣去同他們玩吧!」
 
  「嗯,爹爹若需要幫手要再同續緣說喔。」
 
  「好。」
 
  瞧著孩子機靈討喜海殤君彎下身同他招了招手,取下扇上翎羽放進小續緣手中,「這是給續緣的一點小小見面禮,他日若遇危難握緊翎羽喚吾之名即可。」
 
  「這麼厲害呀!謝謝海殤君前輩,可續緣能不能把它轉送給爹爹呢?」
 
  「喔,這是為何?」
 
  「因為爹爹比較容易遇到危險啊……」每每思及自家爹親那易招鬼惹怪的體質,小續緣就擔心得不得了!若能將這神奇羽毛送給爹爹日後便多一分保障,也好教娘親和自己安心。
 
  「汝可真有個好兒子。」海殤君笑著同素還真說道,然後慈愛地摸了摸小續緣的頭,「續緣且安心收下,反正素還真若遇危難總會找上好友相助,屆時少不得要吾出手幫襯。」
 
  「這樣啊……那續緣先代爹爹謝過兩位前輩。」乖巧的朝一頁書和海殤君躬身行禮,素續緣總算歡歡喜喜地將翎羽收入自己隨身的錦囊裡,辭別父親和前輩們後,一蹦一跳地朝早聚在蓮田裡的小伙伴們跑去。
 
  目送那小小身影消失在自己視界裡,素還真總算從欣慰與感動中回神,招呼兩位前輩一同前往眾人共聚之地。
 
  方至蓮田素還真便熱絡地朝眾人招呼起來,從隔壁的萬能鄰居一線生、攜家帶眷隱居深山的傳奇獵戶葉小釵、市場上賣獅子頭的狂刀小夫妻、再到廟口跳大神的黑白神將和不歸路底繡線店的網老闆……海殤君一口氣結識了許多過往從素還真和一頁書閒聊時所聽聞的人物。
 
  「如何?」一頁書笑著望向方經歷眾人一輪熱情問候的好友。
 
  「聞名不如相見。」海殤君輕搖羽扇嘆息也似地笑了,「原在他界,盡是故人。」
 
  「而汝今在吾界。」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
 
  「是謂緣起。」鳳目的僧人雙手合十默念了句佛號,沉靜地微笑起來。
 
   ※   ※   ※
 
  「一頁書前輩?」忽來一聲喚令他們同時回頭望去,灰衣僧人牽著個俏麗的小女孩朝他們走來。
 
  「久違了,普生佛友。」
 
  「自菩提學院一別至今確實久見。說來也是機緣,我義女盼夢圓和續緣恰巧同個學堂,聽聞他家出了此等異事便吵著要來幫忙,若非如此也無緣再見前輩。」
 
  此時盼夢圓撒嬌地扯了扯普生衣袖,「義父、義父——阿零也想下田裡去拔蘿蔔!您瞧學堂裡的小朋友都在那呢。」
 
  「真拿妳沒辦法……」普生彎下身仔細地幫盼夢圓除去鞋襪後將褲腳捲起,「自己小心些!莫再讓雙龍仔跟阿甲為妳打架了,也注意別將衣服弄得太髒,這樣不好跟妳爹娘交代。」
 
  「髒了今晚就睡在義父家,這樣阿爹阿娘就不知道啦!」
 
  「鬼靈精!」揪揪孩子鼻頭普生好脾氣地笑了,「去吧,玩得開心點。」
 
  「義父再見!」
 
  隨著盼夢圓的加入,蓮田裡的胡蘿蔔大戰掀起另一波高潮!原本對胡蘿蔔興致缺缺的雙龍仔和阿甲同時來了勁,互嗆著誰挖得胡蘿蔔多,誰就有資格同心目中的女神一起遊戲。
 
  誰知盼夢圓聽後霸氣地朝兩人扔了把泥,「好啊,我若挖得比你們倆任何一人多,以後就通通不准再來煩我!」
 
  「零啊不要這樣賭這麼大雙龍仔我想放水都不行贏了男子漢的眉角卻輸了妳的歡喜我是一千個一百個不願意愛情啊真是個兩難的習題——」
 
  「雙龍仔。」小續緣好心地戳了戳同學肩頭,遞給他一個小木桶,「當你還在長篇大論時阿零跟阿甲就已經開始在挖嘍!」
 
  「嗚啊零妳怎麼捨得如此對待英俊瀟灑帥氣又癡情的我旁邊那個青仔叢臭阿甲離我家的零遠一點!」雙龍仔哀嚎著在泥濘裡跌跌撞撞地朝兩人跑去,三個孩子轉眼間又鬧成了一團。
 
  小續緣有些無奈地嘆口氣決定撒手不管了!此時二狗子湊過來很是認真地說道:「原來挖蘿蔔這麼難啊!別人家的蘿蔔都是朝上長一拔就起來了,只有你家的蘿蔔是藏在深土裡。」
 
  「因為那原本都是蓮藕啊!田水沒放掉時挖起來更辛苦呢。」
 
  「那你家爹爹還蠻厲害的!」
 
  「就是。」聽到自家爹爹被誇讚小續緣很是得意地挺起胸膛,「我教你怎麼找!」
 
  「欸!也教一下本小開啊挖了半天連條泥鰍都沒捉到。」突然一雙髒手搭上兩人肩頭,葉家的混世魔王噘著嘴一臉不耐煩。
 
  「我們家蓮田沒有養泥鰍啦……」聳肩躲開那人的手,小續緣有些不悅地嘟嚷道。
 
  「那鯉魚呢?鯽魚、鯰魚、黃鱔或鰱魚?」
 
  「通通沒有。」
 
  「這田是素的啊!」
 
  「我家的田自然是素的。」小續緣癟癟嘴跟著胡言亂語起來。
 
  「沒意思!葉啊小釵又騙我——」
 
  「沒禮貌,你要叫小釵叔叔阿公啦!」
 
  「要你管!」
 
  「論輩分我是你小叔叔自然管得了你。」
 
  「論年記本小開在江胡闖蕩時你還窩在你娘懷裡喝奶呢!」
 
  「金、小、開!」
 
  兩個孩子怒目相視眼看著戰事一觸即發,突來雙大掌捉住金小開肩頭將他整個人提起,混世魔王踢著腳醞釀好滿肚子髒話,惡狠狠地回頭正打算問後來人他祖宗十八代,卻對上自家拜把兄弟那張黑白分明的臉。
 
  「小鬼,又打算鬧事啊?」
 
  「黑白仔!你我死忠兼換帖該不會為了袋胡蘿蔔改站漩渦眉那邊吧?」
 
  「我不過想來通知一聲你家的天女來啦!你確定真要在她面前上演全武行?」
 
  金小開越過黑白郎君肩頭望去,身著粉色羅紗的天女正跟葉小釵和蕭竹盈開心說笑著,月光柔柔地映照在她白皙甜美的面容上,一切顯得如此美好——若想將那份美好永遠緊握在手中,就必須好好遵守誓言當個正港男子漢才行!
 
  想起不能隨意打架的約定金小開嘆了口氣,軟下聲嗓有些彆扭地說道:「我不過因為一直沒挖到東西很火大所以才……唉唷,總之對不起啦!」
 
  然後扭身掙開黑白郎君的箝制,正想往田埂邊跑去時被素續緣喚住,「金小開!等等記得帶天女下來我教你們一起挖胡蘿蔔。」
 
  「知道了!謝啦。」
 
  看著金小開紅著耳根跌跌撞撞地跑遠,黑白郎君將他寬厚的大掌輕輕拍上兩個孩子肩頭,「他就這樣,難為你們多讓著些。」
 
  「沒關係啦神將!」二狗子一臉崇拜地看著自家偶像,「廟裡何時會再有熱鬧?我們可以去看嗎。」
 
  「重陽節啊那天一堆神明生日活動可多著。」黑白郎君邊回答邊拔開腰間酒壺喝了口,不料此舉又引來二狗子景仰的目光,急急找著話題接續說道:「沒記錯的話哪天也是金小開、花非花跟素續緣的生日耶!」
 
  「是嗎?那你們幾個作夥來好好熱鬧一下!我請你們吃燒雞和花糕。」
 
  「萬歲——」
 
  蓮田間的小小衝突總算過去,孩子們央著黑白神將做裁判比賽起挖胡蘿蔔,大人們圍在田邊或站或坐,搖拳揮舞著吶喊助興。
 
  素還真和風采鈴總算在招呼賓客間覓著了空檔坐回彼此身旁,素還真將預留好熱茶的小托盤放在妻子腿上,輕聲低道:「辛苦妳了。」
 
  「你也辛苦。」於待客的食盒中揀了顆鹽炒腰果,仔細剝除皮膜後遞至丈夫唇畔,那人叼去她指間果仁順勢親吻上指背,風采鈴抽回手捧起杯盞遮住羞紅的面容,低頭啜飲著茶水好半晌沒理他。
 
  「生氣啦?」剝完滿滿一盤核桃、蠶豆和栗子給風采鈴送去,素還真討好地拿過腰果準備繼續剝時被妻子阻下。
 
  「夠吃了。」將滿是炒貨的木盤放在兩人中間,風采鈴掏出巾怕拉過素還真的手,溫柔擦去指掌間的鹽粒和果殼碎屑。
 
  末了那人隔著巾帕握住她的手,沒有推拒閃躲,風采鈴抽去絲帕與素還真十指相扣,輕輕倚上丈夫肩頭。
 
  「這樣真好,對吧?」身畔環繞熟悉的友人、田間有孩子們的歡笑,而他和她牽著手在這微涼的秋夜裡彼此相依。
 
  素還真低頭欣賞妻子漾著盈盈淺笑的絕美面容,輕應聲後跟著燦燦笑開。
 
  「算來也是因禍得福。」
 
  然後他們在孩子的喚喊中一起朝前望去——十五方過、月相仍盈,映照這滿目圓滿歡慶。
 
 
 
慕曦語 寫於 2016/10/24~11/1
 
 
※※※※※※※※※※※※※※※※※※※※※※※※※※※※※※※※
 
 
【後記】娘子往我肩上靠,心中滋味真美妙~╮╯▼╰╭
 
  夜安諸君!這裡是完全沒打算給任何閃光福利,最後卻被結尾閃瞎的某慕OTZ我真心太小看系列人生贏家小雙花自我加戲的功夫……
 
  其實這回講的除了種蓮花得蘿蔔外,最主要的是借一頁書跟海殤君帶出聯村系列裡花農的世界觀,三千世界相生相滅,「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有時界與界間其實只隔一個山頭XD
 
  花農世界裡有很多交錯的時間軸,這回和織影的聯村之所以特別把這個設定點出來,其實是因為在本傳的《不苦勞守護神》裡小老鷹沖田鷹司就出現過!還是個會縫花布娃娃的萬能好男人XD其實原本也還排他在《映日榴花照眼紅》裡出現,可是怕和聯村的設定產生混淆所以就先擱置著沒把下篇放出來~
 
  然後這回寫得最愉快的除了好久不見的前輩跟他背後那個藍外~就屬續緣學堂裡那群擅長早戀的小鬼們(´` )(´` )
 
  天天在學堂裡被閃瞎只能向外發展的小續緣真的好可憐!╮(′~‵〞)╭(喂,這恰巧專心學業好好學習啊XD)
 
  配對超古早!寫到好開心啊~有共鳴的請跟我一起流下時代的眼淚,我們下回見QW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