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唷~大俠何不連個村?】相思在夢裡


  定下心神整理紊亂的思緒,素還真敏銳地察覺出這與平日的夢境有著些許不同,與其困在原地與渾沌為伍不如隨暗香牽引而去。
 
  於是他邁開步伐朝花香來處前行,漸漸地迷霧散盡眼前出現一座小小草堂,枝葉繁茂的綠籬上滿綴雪色花朵,英姿瀟灑的白衣儒士持著書卷自內步出,朝他朗朗喚道:「好友。」
 
  「你是三千世界裡的哪個吾友?」素還真漩眉微蹙審視著眼前男子,那人面容清俊、眉目軒朗,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風流蘊藉。
 
  「而你又是三千世界裡的哪個素還真?」那人笑而不答反問道。
 
  「至少不是認識你的那個。」
 
  素還真忍不住嘆了口氣,如此人物過目難忘,他既然想不起那便肯定是素昧平生!就不知是從何界為了哪世因緣前來的討債鬼……
 
  「那便從現在開始重新認識也不遲,在下北窗伏龍曲懷觴。」那人聽了也不惱,拱手為禮簡單的自我介紹起來,素還真抱拳還禮後著實想不出什麼響亮的名號,只能隨意應道:「幸會,山人素還真。」
 
  「少了前綴的那四個字還真叫人不習慣。」
 
  「不過種蓮為生的一介鄉野散人,哪來那麼多名堂?只怕你是找錯人了。」
 
  「若你山人後再加上翠環山玉波池百柳珠簾五蓮台之類的,那才真是找錯了。」曲懷殤繞口令似地說著,終是忍俊不住笑出聲來!一揮手於屋前石桌上化出茶水續道:「先入座飲茶吧!別多想,喝下後不會害你醒後已是百年身的。」
 
  被一語點破心事後素還真也就大大方方地坐下飲茶,茶韻入喉微苦還甘,他環視著拾掇得清幽雅緻的院落問道:「此為何處?」
 
  「曾經的碧玄草堂。」曲懷觴有些懷念地嘆了口氣,「你也可以當它是場夢,一切皆由我的意念所化,好歹這副軀體也是當過識界軍師的,若說得了什麼好處,大概也就剩習得靠著意識聯結,跨越空間與境界藩籬找到你吧!」
 
  「你這麼大費周章的尋我究竟所為何事?」
 
  「這話就問到關鍵所在了,你我原本身處各異,三千世界無數無量、依緣而起互為生滅……可偏生你我兩界間竟然只隔著座大山!你的煩惱順著山風野草飄呀盪的擾得人不得安寧,只好藉由意識聯結替你徹底了斷苦難的根源。」
 
  「你知我苦從何來?」素還真半信半疑的問著,那人揚起一抹別有深意的微笑答道:「你家的田地是否開始莫名其妙長起了胡蘿蔔?」
 
  「好友救命!」
 
  「唉呀呀,這麼快就承認我是你好友了?」曲懷觴眼裡滿是促狹笑意揶揄起素還真來,豈知那人面色不改、理直氣壯地應道:「定是摯友才願不遠千里來解素某之難,好友,萬事拜託了。」
 
  「嘖!看來不管哪個世界的素還真,厚面神功和愛麻煩人的級數都一樣高。」

  把玩手中書卷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擊掌心,曲懷觴臉上卻換了副凝肅的表情娓娓道來:「此災根源遠在上古時代,有一赤眼白面、渾身金甲的不敗戰神——武君蘿蔔,為了他鍾愛的兔子,立誓要把全天下的作物全變成胡蘿蔔……」
 
  「你哄孩子呢!」不待曲懷觴說完素還真便老實不客氣的打斷他,對方也不惱僅是端著一本正經接續說著:「不管你信或不信,你家的田地都已經被武君蘿蔔給詛咒了。」
 
  「反正我把滿田的胡蘿蔔都給掘了!大不了換塊地種。」
 
  「太天真了!這一切都只不過是個開始——今日毀了蓮藕、明天絕了蓮花、後日攀上瓜架、大後天入侵菜圃……如此周而復始防不勝防,不信的話叫你家小續緣寫信問問他可愛的小筆友,姑娘家的田裡是不是也莫名其妙瘋長了一堆胡蘿蔔?」
 
  「所以說到底禍首根本就是那一車胡蘿蔔嘛!」
 
  「非也,否則你送了那麼多袋出去怎麼你們全村沒長滿胡蘿蔔?」
 
  為加強說服力,曲懷觴邊說邊運使意識之力,模擬構築出滿山遍野的胡蘿蔔——那景象著實太過驚悚,素還真放棄了思考徹底敗下陣來。
 
  「那該如何是好……」
 
  「而今之計唯有你親身來一趟隔壁庄頭,兩界的連接點是南方碼頭,上岸後朝北一直走,會先遇上用絕世名劍當曬衣竿的大俠。同他打聽鎮上由大俠娘子開的小店,到那裡會遇見上回來你家送貨的阿伯跟大叔,他們會告訴你沖田道館該往哪走。替你家寶貝兒子送信給沖田家兩個可愛的小姑娘後,請她們帶你從道館後門籬笆外的小路往西邊山腰草屋走,我和蘅蕪童子會等在那恭候大駕。」
 
  「這樣就能破除詛咒?」
 
  「我家蘅蕪術法高強,看在你這麼誠心誠意不遠千里而來的份上,定會不計前嫌替你化解此厄。」
 
  素還真陷入了漫漫長考,曲懷觴也沒催他靜默地喝著茶,好半晌才聽聞對方帶著嘆息的提問,「此行風險何在?」
 
  「很素還真的考量、同時也很叫人心傷,你覺得好友如我會陷你於險境?」
 
  「少在那裝可憐,我若真懷疑你連問都不會問……這可是穿越境界的大事怎可能一點風險也無?」
 
  「莫召奴也來過啊,你看他像一副出過事的模樣嗎?」
 
  「那是四弟湊巧不知自己到的實是異界,而我可是明明白白知曉自己所去何處,怎麼可能沒影響!」
 
  「你這麼顧慮也對,說實在的或許是因為我們恰巧正處於兩界邊緣,於是產生了些許模糊和重疊的空間與人事物……我能保你性命一定無憂,但魂識可能會受到另一個境界的你所影響。」
 
  「唔……可否以你自身為例,說個影響範圍予我參考?」素還真蹙眉沉吟道。
 
  「到了另一個境界後,你可能會碰上一些你認識的人,以截然不同的方式生活著,這或多或少會對既定的認知造成衝擊!而影響的程度因人而異,像我雖然早就從續緣的信裡知道你是個平凡花農,但實際見著了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放下杯盞,曲懷觴單手支頰睇視著他微笑起來,素還真沒好氣地賞了對方一記白眼,他是太熟悉那笑容裡的意涵,當年方換身分時哪路親朋好友見著他不是這副德性!
 
  「等等。」想起某事素還真驀地坐直身子正色道:「你就不怕我一個不小心遇著另個自己天下大亂嗎?」
 
  「那是不可能的。」曲懷觴沉沉嘆了口氣,「因為對另一個你來說,到俠隱村的路怕是太漫長、也太曲折……我也曾想過,或許有天我和他會在村裡相逢,但見了你後我便隱隱有個預感——或許終其一生俠隱村都不會是他的歸所。」
 
  「聽起來還挺慘的。」
 
  「所以不管你感知道了什麼,都把它當成是一場夢吧!我雖然很想再見上你一面,但和你聊過後發現我似乎思慮還是不夠周詳……」
 
  曲懷觴起身同他拱手行禮,「抱歉,是我輕忽了其中可能存在的風險,今日相見便當是夢一場,醒後就忘了吧。」
 
  「你就是將一切看得太認真……我又沒怪你,這麼急著道歉做什麼?不過就是個可能風險,你如此較真反倒令人害怕。」素還真擺擺手,半是勸解半是不以為意地說道。
 
  「不管在哪個世界我似乎都會被你訓上這麼一句啊……」曲懷觴嘆息也似地笑了,「那時也是在碧玄草堂,你我對桌共飲聊到學海無涯的瑣事時被你說了一句。我當下其實是很不服氣的!想著你這個最為較真的傢伙哪有什麼資格說我?直到後來我才明白這句勸真正的涵義,但一切都太遲了——最後也只落個千絲萬縷,盡化作風飄絮飛的下場。」
 
  「那我還是去見你一面吧!」
 
  「啊?」
 
  「難得遇上個也愛鑽牛角的,不去實際罵上一句實在太虧了。」
 
  「那我可有得你罵了……」
 
  想起另個世界的自己是株僅留魂識的荼蘼,屆時不僅能欣賞素還真罕見的錯愕神情、又能瞧到蘅蕪忙於兩方溝通的炸毛模樣,曲懷觴藉著手中書卷遮掩,既期待又壞心地揚起一抹促狹的微笑。
 
  談妥其餘拜訪細節後,素還真脫離了識界自夢中轉醒,邊整理著還有些紊亂的意識、邊掙扎著坐起身想將細節記上,錦被方落秋夜的寒涼便激得他整個人清醒過來!
 
  暗叫聲不好,身旁的風采鈴已因著寒意瑟縮了下,他尚不及將被子替她重新蓋妥,那人睫羽微顫緩緩地睜開了眼——
 
  「素還真……」
 
  風采鈴睡意迷濛地喃聲喚著,他將妻子用錦被嚴實蓋好後,撫上她的背脊輕聲拍哄,「我在。」
 
  「怎麼了?」風采鈴眨著眼努力想讓自己清醒起來。
 
  「沒事。」
 
  「不坦白可不是個好習慣。」
 
  「唔……妳確定要我坦白?」
 
  「嗯。」
 
  「不過手被妳枕痠了才起身活動下,別在意。」
 
  「我在意。」
 
  素還真愉悅看著方睡醒難得盡顯小女兒家嬌態的妻子,哼了聲後整個人縮進被中,轉過身去不再搭理自己的模樣簡直是可愛透頂!他伸手環住那個隆起的棉被山輕笑著哄道:「在意也要記得出來喘口氣呀!悶壞了怎麼辦?」
 
  棉被山氣鼓鼓地滾了圈,一口氣捲走泰半被子!隔著厚重棉絮竟然還能聽到外頭那人止不住的低笑,風采鈴有些賭氣地想著,等會不管那人再怎麼裝可憐自己都不要搭理他了。
 
  結果好半晌他們誰都沒再開口說些什麼,房內靜悄悄的,風采鈴埋在被裡心口堵得有些慌,正想探頭瞧瞧那人到底怎生一回事時,素還真微涼的指掌替她在棉被頂端開了道通風口,溫潤的聲嗓裡明顯帶著歉意響起,「真生氣了?」
 
  她捉住那人的手貼在自己被捂熱的臉上,悶聲回道:「你再不把被子拉回去蓋好,我就真生氣了……」
 
  那人笑著應了聲後沒一會她便窩回他微涼的懷裡,風采鈴伸手環上丈夫肩頸,不無擔憂的貼在他耳畔埋怨著,「沒被子怎麼也不懂得先拿件衣服披著?不小心著涼了怎麼辦!」
 
  「這不就有妳暖著嗎?」心滿意足的摟緊嬌妻,素還真笑著沒避開那人直襲而來的粉拳。
 
  「還貧嘴。」無奈地發現丈夫並無閃躲的意圖,風采鈴放輕力道胡亂搥了幾下權充解氣。
 
  「不打了?我肩頭還痠著哪……」
 
  素還真充分演繹起何為得了便宜還賣乖,但已清醒不少的風采鈴沒再被激怒,只是不發一語地替丈夫揉起肩頸,那人果不其然縮了一下,捉住她的手討饒:「同妳說笑的,別當真。」
 
  「我以後再不枕著你的手了。」風采鈴僅是淡然回道,那人將她摟得更緊了些,俯首輕輕蹭著她的臉撒嬌道:「別這樣,我道歉……」
 
  「拿方才夢見什麼來換,才考慮原諒你。」
 
  「妳怎麼就這麼敏銳呢……」他將臉埋進妻子肩窩處汲取她髮間馨香,好半晌才緩緩說道:「我夢見一個老朋友,他說——荼蘼將盡,約我去送終。」
 
  「噩夢和現實總是相反的,若你真擔心那便找個時間去探望他吧?」風采鈴伸手撫上丈夫背脊柔聲寬慰著。
 
  「我也是這麼想的,只是那朋友住得遠些往返頗耗時日,我放心不下妳和續緣……」
 
  「有什麼好放不下的?橫豎蓮藕全變成胡蘿蔔給掘啦,這一時半會也無事可做,藉此良機出門訪友是再好不過了!我和續緣會好好的在家裡等你回來,且寬心去吧。」
 
  「嗯。」以指成梳輕輕順起妻子烏麗的長髮,素還真思索良久才試探性地問道:「如果……我是說如果,可以讓妳在夢中選擇理想人生,妳想過什麼樣的日子?」
 
  「又為了個夢在胡思亂想了?」風采鈴嘆笑著微微推開素還真,輕彈了他額間一記後有些無奈地續道:「我說你這個人吶怎麼就這麼愛鑽牛角尖呢!」
 
  「我才問了個問題而已其他的什麼也還沒說耶……」摀著額素還真有些不服氣的嘟嚷起來。
 
  「聽你的語氣和方才遲疑便知道又再多想了!想說什麼就儘管說吧,不說開你是睡不著的。」拉下丈夫的手往眉間安撫一吻,風采鈴朝他眨眨眼露出慧黠的笑容。
 
  「那也要妳先回答我方才的問題,為夫才好繼續鑽牛角尖下去啊。」被妻子三言兩語熨貼了心事,素還真捧過風采鈴的臉同她額抵著額眷眷問著,「我想知道在妳理想的人生裡,日子該是怎麼樣的?」
 
  「嗯,就像現在這樣的日子。你呢?」親暱地蹭了蹭對方鼻尖,風采鈴反問道。
 
  「我也是。所以,妳難道從來不怕像現在這樣夢寐以求的人生,其實也只是他人的幻夢一場?莊周夢蝶終不成蝶,夢幻泡影生滅無常……」
 
  「不怕。」她撫著他的臉纏綿吻上後燦燦笑開,「夢裡不知身是客,得貪歡處且貪歡。」
 
  「終究是吾妻豁達,在下自嘆弗如。」
 
  「讚謬了。」她偎進那人懷裡聽著他心顫的音律輕道:「再陪我貪歡一會好嗎?」
 
  「妳是單純指再睡會呢還是……」他意猶未盡湊過去想再討個吻,那人眼明手快地塞了個枕頭擋下後,簡明二字斷了他的念想。
 
  「睡覺。」
 
  「噢。」
 
  素還真依言闔上雙眼,夢裡又復響起曲懷觴臨別前唸誦的詩句。

 
  若夢浮生多貪愛,不捨人間苦別離。但見明月寒如水,繁華空盡謝荼蘼——

 
  那人轉身越走越遠,落了一地的白花無人拾取,曾經的碧玄草堂於識界裡再次荒蕪,而他擁著現世的幸福,定下了心越界赴一場前生彼世的約期。
 
 
 
慕曦語 寫於2016/11/2~11/8
 
 
※※※※※※※※※※※※※※※※※※※※※※※※※※※※※※※※
 

【後記】吾友,還記得當年碧玄草堂的曲懷觴嗎?( ゚)o彡゚
  
  伏龍:你是三千世界裡的哪個素還真? (*´・д・)?
 
  雙花:自然是有妻有子人生贏家的那一個~╮╯▼╰╭
 
  慕家小雙花最近新習得了一個技能,就是管他三七二十一在結尾處放大絕,愛怎麼閃就給他怎麼閃!閃到卡文爆字數超預定也要將這閃光進行到底——
 
  這樣就能營造出一個〝結局好代表一切都好(?)〞的錯覺,於是我前頭亂七八糟寫了些啥想該我都忘了,唯一記得的就是被閃到很想爆打雙花(織影也是如是說~不過身為會畫畫的乾媽不用爆打他,只要畫根胡蘿蔔就能完納他的劫數XDD)
 
  嗯,我是真的被閃到原本想正經的說些啥都忘了,滿腦子只剩下剛睡醒的采鈴怎那麼可愛>////<
 
    那麼下篇就讓我們跟著伏龍大大一起踏上前往俠隱村的偉大航道ヽ(゚▽゚)ノ
 
 
※※※※※※※※※※※※※※※※※※※※※※※※※※※※※※※※
 
 
娘親眼中的真實——《伏龍先生帶你浪!第一次玩俠隱村就上手》
 
  俠隱村最正港的深度旅遊!由俠隱村觀光大使、旅遊板名人——〝是伏龍不是福隆〞年度傾情巨獻!圖文並茂詳細說解&必玩景點大彙整!沒去別說你玩過俠隱村(σ′▽‵)′▽‵)σ
 
◎   汲風劍上識乾坤,家國兒女兩不忘!
 
  由家事達人汲無蹤教你如何用隨身兵器完美的晾曬衣物,絕對是居家行旅必備良招!書中提供完美隱祕又安全的聽牆角地點,收費合理讓你一睹大俠風采又不驚劍起風雲行~
 
◎   尪仔間裡聊八卦,平生運貨如飆風!
 
  憑此書附卷可享老闆娘免費小菜一碟、和品嚐最正忠的〝阿舅燒鵝〞一隻八折!俠隱村土特產買多了也不怕,通過三條路阿伯的拚酒測驗,送貨大叔運費打七折*٩(ˊˋ*)و*
 
◎   九如學堂聽大愛,沖田道場拔蘿蔔!
 
  你今天懂愛了嗎?九如先生小學堂讓你的身心靈重獲新生!你今天習武了嗎?沖田師傅武道館包你強筋健骨——本書預購前三十名還可獲得沖田師丈出品胡蘿蔔一袋,要搶要快!
 
 
  「小蘅蕪呀小蘅蕪,快快學著控制好能力吧!先生我幫著善後也是很辛苦的啊……」
 
  靈體寫完最後一個字,既無奈又滿是寵溺地笑了。
 
  ↑雙花:什麼旅遊板名人!這根本就是媽佛(marvel)啊詐欺(#`Д´)ノ
   北窗:樓上你才媽佛!《嘿~朋友何時撞個鬼?》續集哪時出?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