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唷~大俠何不連個村?】吾家有子初長成(番外)

  絲毫無懼孩子滿是泥濘的小腳汙了自己一身白衣,曲懷觴抱著好陣子沒見的小蘅蕪又親又哄:「好好好——乾爹壞!乾爹什麼的最討厭了!等等我們就去跟他切八段,以後爹爹再不把你寄在這給他欺負了。」
 
  「不行啦!」沒想到此話一出小蘅蕪不僅沒有破涕為笑,反而哭音更盛的抽抽噎噎起來,「蘅蕪、蘅蕪捨不得續緣哥哥跟乾娘……」
 
  「這樣啊……那怎麼辦呢?」
 
  「爹爹、爹爹想辦法幫蘅蕪欺負回去!」
 
  「唉,這可難了……都怪爹爹當年識人不清,想曩昔名震天下的日才子,當是名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沒料想卻是個以欺負小孩為樂的腹黑無良促狹鬼!」
 
  「好友,說誰呢?」男子儒雅的聲嗓幽幽自身後傳來,曲家父子同時打了個冷顫,伏龍抱著孩子回過身來便對上素還真含笑的眉眼。
 
  「唉呀!阿蕪,你怎麼沒種多久就起來了?想長得同你續緣哥哥一般高,就得在蓮田裡多種些時候啊。」
 
  「是蘅蕪不是阿蕪!」曲蘅蕪悲憤地喊道:「乾爹騙人!那泥會吃腳腳的,蘅蕪一下去就陷住了,怎麼可能還會長高呢?」
 
  「那乾爹問阿蕪,爹爹剛剛有沒有把你從田裡拔起來?」
 
  「當然有哇!」
 
  「那爹爹把你拔起來後,是不是有說:『哇,一陣子不見爹爹的小蘅蕪又長高了!』呀?」
 
  「嗯。」小蘅蕪愣愣地點點頭,奇怪,爹爹方才把他拔起來時乾爹分明不在,怎麼爹爹說什麼乾爹都知道呢?
 
  「那就對啦!你爹分明就說你長高了,這一切都是種在乾爹田裡的功勞,阿蕪怎麼還說乾爹騙人呢?」
 
  「唔……」
 
  看著自家孩子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模樣,曲懷觴忍不住仰天長嘆:「這你也能拗?要點臉啊素還真!」
 
  「好友多慮,素某的臉好著呢!」素還真嘻嘻笑著,心情大好地自肩上背的竹簍裡取出綁好線的細竹竿遞給蘅蕪。
 
  「阿蕪今天這麼乖,不僅克服對下田的恐懼還長高了,乾爹幫你做了根小釣竿,待會等續緣哥哥下學堂,讓他帶你跟生生一起去釣蜻蜓當獎勵!」
 
  「釣蜻蜓?」雖是興高采烈地接過小釣竿,但蘅蕪對這個愛捉弄人的乾爹所說的話還是存著不少疑慮。
 
  「是呀,用釣的才捉得到蜻蜓王喔!而且這上頭綁的線來頭可大了,那可是乾爹冒著生命危險上不歸路底找網中人買的,只有這種用蜘蛛絲變成的超級繡線才捉得到蜻蜓王,普通繡線是辦不到的唷!」
 
  「哇喔——乾爹好厲害呀!」小蘅蕪雙眼亮閃閃的,心悅誠服地朝自家乾爹發出崇拜的讚嘆。
 
  「是吧!乾爹我呀其實最疼阿蕪了,可惜你這小糰子每次都還沒弄明白乾爹的苦心就炸毛啦,這麼急性子是不是很不好呢?」
 
  「嗯……」小蘅蕪繞著手指低下頭表示懺悔,身子不由自主的從自家爹親身上改往乾爹身上偎。
 
  「親乾爹一下就寬宏大量的原諒你!」素還真順勢抱過孩子,不無得意地朝孩子親爹擠眉弄眼了一番!然後大大方方享受小蘅蕪往自己兩頰各啵了一下。
 
  「蘅蕪,爹爹也要!」
 
  曲懷觴不甘寂寞地將臉也湊上前去,結果素還真很是故意地往後退了好大一步哀嘆道:「阿蕪阿蕪,你爹爹今天就要帶你回家啦!回去後他愛怎麼親再隨他親個夠吧?別在乾爹面前親,乾爹一想到可愛的阿蕪要回家了就好生難過……」
 
  「好!那阿蕪今天都只親乾爹,乾爹不要難過。」
 
  「真的嗎?就知道阿蕪跟乾爹最要好了!」
 
  「嗯,阿蕪跟乾爹好。」
 
  「那爹爹呢?」曲懷觴可憐兮兮地問著,渾然不覺自己此刻言行已同素還真一般幼稚。
 
  小蘅蕪有些左右為難地噘起嘴,最後伸手摸了摸自家爹親的頭安撫道:「乖嘛,蘅蕪回去再跟爹爹好。」
 
  「好友,瞧瞧孩子都這麼說了,你懂事些啊!」
 
  「素、還、真——」
 
  誤交損友、識人不清、有眼如盲、不辨菽麥……時間若能逆轉回初識那刻,他定要阻止自己接下那人手中蓮荷!靈犀分明他自個兒就能追,怎糊里糊塗地就讓這人插了手呢?
 
  此時下了學堂的續緣牽著隔壁家生生朝他們走來,蘅蕪一見著便扭著身子掙開乾爹懷抱朝哥哥們跑去。
 
  「續緣哥哥!生生哥哥!」
 
  「蘅蕪。」素續緣朗朗笑喚,一旁的屈家生生頗有乃父之風地嚷嚷起來:「唉呀呀你跑慢些啊!小心別摔了。」
 
  瞧小蘅蕪在田埂上跑得搖搖晃晃的樣子,素續緣趨前一把抱起了他,然後待生生跟上後才慢慢朝素還真和曲懷傷走去。
 
  「曲叔叔,歡迎回來!您最近辛苦了。」
 
  快十三歲的素續緣這幾年身姿抽長不少,已是個俊俏的小兒郎,更令人欣慰的是——溫和有禮的言行、進退得宜的舉止,同他那個令人頭疼的爹完全不像!
 
  「謝謝續緣,我們蘅蕪這陣子寄在這兒,你上有一個難纏爹親要哄、下添一個黏人幼弟要顧,曲叔叔見著你就覺得自己真是一點也不辛苦!」
 
  「曲叔叔多慮了,蘅蕪很乖的。」
 
  「嗯,聽到了吧素還真——你兒子的言外之意就是哄你比較辛苦。」
 
  「別在這裡挑撥人家父子感情,續緣,帶弟弟們去小溪邊釣蜻蜓吧!爹爹處理完你曲叔叔一會就過去找你們。」
 
  「乾爹你慢慢來或不用來也沒關係。」想起讓乾爹參與後各種可能的胡鬧行徑,屈生生少年老成地嘆了口氣。
 
  「老小頭兒你胡說些什麼呢?」素還真壞笑著捉過孩子,出手就是一頓搔癢全餐,屈生生慘叫著不住求饒。
 
  「續緣哥哥救命——」
 
  「爹爹!」素續緣看不下去地從自家爹親手裡搶救回弟弟,替生生整理好零亂的頭髮跟衣物後,用著淡然卻令人無法違逆的口吻輕道:「您就好好陪曲叔叔吧,釣蜻蜓由續緣領著弟弟們即可,娘親備妥了茶水糕餅在等您跟曲叔叔回去。」
 
  「噢,你們真不用我陪?」
 
  「不用了,多謝爹親。」禮數周全地朝尊長們略一欠身,素續緣牽著兩個弟弟翩然遠去。
 
  曲懷觴瞭然瞅著,素還真凝望素續緣背影時那略帶惆悵的神情,勾過對方肩頭調侃道:「一晃眼續緣也已近舞杓之年的歲數,再兩年便要束髮正式外出求學啦!不如來我學海習藝,定幫你好生照料著。」
 
  「再說吧……還有是再過兩年三個月。」
 
  「有必要算得那麼清楚嗎?」
 
  「等哪天小蘅蕪準備離開你時就知道了。」
 
  「就算這樣也別拿我家孩子跟屈家生生撒氣嘛!」
 
  「哪有!我那是努力用言行表達,我這個乾爹的對他倆無盡的疼惜跟寵愛好嗎?」
 
  「那還真叫人消受不起……」
 
  「好友,聽素某真心一句勸——趁自家孩子還願意黏著你時盡情的寵!等哪天他忽然一夕長大不要你時,至少還剩些回憶能夠緬懷。」
 
  「知啦知啦,別裝得一副被兒子徹底拋棄的模樣!屆時我會記得讓蘅蕪多來找你玩的。」
 
  安慰著素還真的同時,曲懷觴忍不住也有了些危機意識,男孩總是成長得特別快!一下子就不愛膩著父母了——回去同靈犀商量商量再要個女兒吧?
 
  那日送走曲家父子,晚飯後稍事歇息便踏入書房準備溫書的素續緣,一進門就瞧見自家爹親備了壺茶笑瞇瞇地坐在桌案邊等他。
 
  「爹親有事嗎?」
 
  「來陪你讀書呀!」
 
  「續緣知道蘅蕪方走爹親沒小孩可玩定是寂寞非常,這樣吧!這時辰估計生生還沒睡,爹爹去給他說故事如何?」
 
  「盡把自家爹親往弟弟們懷裡推……我的續緣不理我這才叫人寂寞非常!」
 
  「爹爹在胡說些什麼呀,續緣哪有不理你?」瞧著自家爹親哀怨的神情,素續緣忍俊不住輕聲笑了起來。
 
  「就有!打從小蘅蕪一來你就不跟爹爹撒嬌了。」
 
  「還說呢,爹爹右手抱著蘅蕪、左手摟著生生哪有續緣的位置?」
 
  「爹親分明空出了寬厚的胸膛等著你來偎啊!」
 
  「弟弟們都在呢,哪好意思……」素續緣終於收起在弟弟們面前沉穩懂事的大哥哥模樣,微噘著嘴喃聲埋怨道。
 
  「那弟弟們現在都不在了?」
 
  素續緣無奈笑著投入父親大張的懷抱中,久違地同自家爹爹撒起嬌來。
 
  「爹爹不是都有生生跟蘅蕪了?」
 
  「那兩個小毛糰子再怎麼可愛,也抵不過一個續緣啊!爹親的續緣是世上獨一無二最最寶貴的存在。」
 
  「原來續緣是爹爹最最寶貴的——那娘親呢?」素續緣眨眨眼促狹地問道,素還真神色不改立馬應答。
 
  「你娘親是最最最寶貴,比你多一個『最』而已,別吃味!」
 
  素續緣被逗得輕笑出聲,乖乖偎在父親懷中任他摟著自己搖啊晃的,驀地便有了一絲感傷……很快的就要窩不進爹爹懷裡了呢,素續緣明瞭不管再怎麼依戀不捨,自己總是要長大的。
 
  似是察覺了孩子心事,素還真捧過續緣的臉同他額抵著額眷眷摩蹭,一如幼時父子間慣常的親暱嬉鬧,然後溫柔笑道:「就算將來哪日續緣長得比爹爹還高了,關起門來照樣把你當孩子寵!即便垂垂老矣再抱不動你,倒縮成個風乾酸梅般的老頭,捧過臉來蹭應該還是做得到的!屆時可不許躲呀爹爹會難過。」
 
  「續緣才不會躲呢!」癟著嘴重重地蹭了回去,摩著、轉著那些煩惱憂慮便逐漸散了——素續緣覺得,自家的爹爹果真是天下第一的聰明人!這可真是個好辦法,以後就算長得比爹爹、娘親高了,關起門來往桌邊一坐,還是可以盡情地撒嬌胡鬧,做他們一輩子的小傢伙。
 
  那晚沐浴後回房,風采鈴便見著丈夫趴在桌上一臉「我很憂鬱娘子求安慰」的模樣,不疾不徐自那人對面入座,風采鈴邊解著因洗浴而盤起的髮辮邊問道:「小蘅蕪才方回去呢!這麼快就想他了嗎?」
 
  「我是在想我們續緣……」
 
  「咦?你們父子倆不是窩在書房講了一整晚的體己話嗎!」
 
  「是啊……」素還真更顯鬱悶地嘆了口氣,「今天伏龍提醒我再過兩年三個月我們的續緣就不綁包包頭了。」
 
  「原來是為了這個。」風采鈴掩唇輕笑,然後學著丈夫的樣子,於桌面交疊雙手後將臉枕在其上。
 
  小圓桌本就不大,素還真刻意地往前挪了挪身子,兩人便臉朝臉靠得更近了,風采鈴瞅著他輕聲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辦呢?」
 
  「還能怎麼辦?我看續緣興趣挺廣的,想學醫的話就往少艾那送,想增進學問的話懷觴的學海確實是個好選擇,而且京城那師弟也可以幫著照料一二。」
 
  「設想得挺周到嘛!但還有一個可能的選擇沒想到。」
 
  「術法嗎?我們有舒石公前輩啊。」
 
  風采鈴螓首輕搖,有些懷念地勾起一抹絢爛笑花,「你還記不記得,續緣六歲生辰時說過他將來想做什麼?」
 
  「那個啊……」素還真跟著輕聲笑開,「自然是記得的,不就是不想當個喝狀元紅的狀元郎,想同他爹爹一樣當個平凡花農!」
 
  「是呀,還有再兩年三個月我們家的蓮花田就要易主了,之後你打算改行做何營生?」
 
  「嗯,素某自認孩子帶得還不錯,不如也開間小學堂如何?」
 
  「教八趾夫子知道會哭的。」
 
  「不說笑了。」素還真伸手撫上妻子的臉,表情無比認真地說道:「就算續緣真打算留下,我也希望他出去遊歷一番再回來,外面的世界何其遼闊!即便不學藝,單純行旅四方增廣見聞也是好的。」
 
  「難得你這回這麼看得開。」風采鈴將臉偎入丈夫溫熱的掌心,輕輕吻了一下以示嘉許。
 
  那人改以兩手捧過她的臉,湊近的面容滿是刻意為之的明媚憂傷,可憐兮兮地嘆道:「我忽然再一次深刻地瞭解為人父母是怎生一回事——孩子曾帶給你多少燦爛歡笑,便要在他離開後以無盡的思念和寂寞清償。」
 
  「恁地太多愁善感了!真是經不得誇啊,大才子。」風采鈴伸指彈了對方額間一記,然後在那人還來不及撒潑抱怨時安撫地吻上。
 
  一吻過後,她含笑覆上他的手,那人愣了愣翻手將柔荑納入自己寬厚掌中,風采鈴鬆開指掌與之牢牢交握,然後凝著彼此緊扣的雙手輕聲笑開,「待續緣成年離家後,便只剩我倆相守度日了。」
 
  「也不知怎麼的,被妳這麼一說我忽然有些期待起續緣離家後的日子。」素還真促狹地朝她眨眨眼,然後再一次將臉湊了過來。
 
  「你呀……」
 
  她迎上前任他繾綣吻上,交纏的指掌不曾輕放,她想她會和這人一直牽著手,走遍萬水千山、共看日升月落——
 
  直至蒼顏鶴骨,暮雪白頭。
 
 
 
                       慕曦語 寫於 2017/1/17
 
 
※※※※※※※※※※※※※※※※※※※※※※※※※※※※※※
 
 
【後記】吾家有子初長成,便引愁緒無著處……(BY傻爹求安慰的雙花)
 
  《吾家有子初長成》是連村系列的最後一篇番外,上回寫《傾君此生承一諾》時突然就很想寫寫長大的小蘅蕪,跟愛惹他炸毛的無良乾爹之間的故事XD
 
  只是小蘅蕪要長大,花農系列的時間點便往後開展了好長一段,寫著稍稍長大的續緣,不知為何我的心境跟雙花一樣OTZ
 
  把我的包包頭還給我啊啊啊啊啊~~~寫完這篇我就要回去原本有包包頭續緣的時間點(〒︿〒)
 
  結尾處連結了《曾經有罈狀元紅》的設定,那天一時興起翻回去看,發覺竟然已經是快十年前寫的故事了……(感嘆)
 
  回顧過去的文筆略恥OTZ雖然現在好像也沒長進多少XD想到這裡就不得不感謝親友們跟各路看倌,一直以來的支持與陪伴(*´д`)~
 
  另外這篇出了個隱藏人物,恭賀封底人生贏家線杯終於當爹的證明——屈生生(乳名)相關故事要等之後回到花農系列本傳的時間點才會寫,不過大概又是個要很久很久以會才會出現的故事XD(前頭還排著一堆待寫篇章)
 
  最後剩滿是廢話的《人物花名冊》跟後記,連村系列就能圓滿收官!謝謝大家這段時日以來的收看ヽ(゚▽゚)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