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894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花農】執手與子繞指紅(上)+桂花桂花釀不釀~

 
  午後的驕陽不若日中熾烈,花農家小小前院的老槐樹下,當家主邊哼小曲邊用砂紙磨著不知名的木器,忽有巾帕挾著熟悉的淡香輕輕試去他額際溢出的汗水,素還真笑著偏頭湊唇飲過妻子遞來的涼茶,桂花的甜香和著蜜的甘潤滑入喉中,消去了一身暑熱。
 
  「這木器是做什麼用的,趕著要嗎?」風采鈴盯著木作饒富興趣的問著,素還真回以神秘一笑!
 
  「猜不著吧?我一時興起製的,等成了再給妳同續緣觀賞。」
 
  「所以不急著要嘍?」看著妻子不自覺睜著圓亮雙眸像個孩子般偏頭探問的神情,素還真寵溺的捏了捏對方的臉:「妳呀~想差我辦什麼事就直說吧!都夫妻多少年了,我拿妳這款表情完全沒輒啊…求什麼都應妳。」
 
  「什麼表情?」
 
  「不告訴妳!要不說了妳怕羞以後就不擺給我看了,要不就是知道了三不五時擺這表情吃定我──要知道天這麼熱心跳這麼快很難受的!」
 
  「胡說什麼呢…」笑著捶了素還真肩頭一記,風采鈴偎上丈夫臂膀柔聲輕道:「不過我的確有事要拜託你,正趕著的繡活缺了紅線,能不能請你跑一趟鎮上幫我帶兩軸紅線回來呢?」
 
  「那有什麼難的!妳要帶哪家的貨?這你們女人家的東西不指定清楚的話我可是會亂買的~」
 
  「誰說這繡線只能是女人家的東西?我託你的店主偏就是位男當家。」
 
  「男人賣繡線?」素還真有些不可置信的旋眉一挑,等著妻子細說分明。
 
  「鎮上東南角的不歸路底枯井旁,有家名為〝盤絲窩〞的繡線店,那兒的繡線又好又韌!雖然店主總愛帶著面具怪嚇人的,不過價錢很公道唷~我帶續緣一塊去時,還能多拿些折扣呢!」
 
  「妳居然上不歸路買繡線…那店主該不會叫網中人吧?」
 
  「正是。」
 
  看著妻子巧笑倩兮地歡快應答,完全不知她口中的繡線店老闆過往在江湖上是何等厲害人物,素還真有些頭疼的捂著額長嘆了一口氣:「妳就不怕他的繡線其實都是蜘蛛絲變的…」
 
  「少瞎說!上回好像也有些好事之徒圍著店老闆蜘蛛長、蜘蛛短的,結果被廟口的黑白神將聽到後通通打出門去。」
 
  「知道了、知道了~算來妳夫君我跟那黑白神將也有些交情,真鬥起來還不知道他會幫誰?想來真是讓人興味十足到想去英雄戰場開賭盤……啊啊、別蹙眉我開玩笑的!」
 
  素還真笑著揉亂愛妻一頭長髮再細細整好,揪著繫有紅緞的辮稍俯首往她唇間一印後起身,「那我出門去了。」
 
  「一路平安。」
 
  斑駁的樹蔭掩不住頰上紅暈,風采鈴笑著同素還真揮了揮手,目送著他踏上往不歸路的小徑。
 
 
 
  ※※※※※※※※※※※※※※※※※※※※※※※※※※※※※※※
 
 
 
【後記】
 
  副標:風瀟瀟兮易水寒~不歸路上人不歸ˇˇˇ(雙花:這不是七夕賀嗎!?=口=)
 
  各位~七夕情人節快樂!這是晚了N天番外說不定比正文還多的後記ˇˇˇ(你夠了)
 
  首先能有這篇七夕賀我要感謝我親愛的家教學生!感謝你要去過七夕臨時放拎老酥鴿子ˇˇˇ否則少了那2小時我連篇上都生不出來OTZ
 
  是說出了社會後寫文的時間益發少了,唯有趕結慶賀文這件事稍稍能讓我追憶逝去的青春年少~啊啊,好懷念學生時代為了趕大小節慶賀文宅在電腦前的日子!現在要趕稿都要考慮明天上班體力能不能負荷…這就是人蔘呐╮╯~╰╭
 
  然後這篇上除了前五行跟網中人的蜘蛛絲外,其他通通沒在草稿內!雙花你這孩子閃到我跑去跟親友該〝怎麼辦我打了老半天還是一片空白…〞趕不上七夕字數爆少還要拆兩篇通通都是你害的Q皿Q
 
  不過我寫到一半其實重點通通都偏到賣繡線的網老闆、跟廟口跳大神的黑白神將身上XD所以下篇會有特別附錄ˇ當初在思考花農系列裡誰來賣繡線時,腦中就直接浮現了--網、中、人!(爆)
 
  一開始想到時實在囧很大…想說網中人這鐵錚錚的漢子跑去賣繡線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但轉念一想,戴著面具語氣傲嬌、態度冷淡的怪胎繡線老闆──這設定實在是天殺的萌啊!!!
 
  於是在繞指紅正篇中網中人絕絕對對不會出現!他一現身我重點肯定會偏掉,關於網老闆跟黑白神將的故事咱們番外見ˇˇˇ
 
  下篇會盡量在這週趕出來~那麼那直接進入讓人怨念滿載比本篇還長的番外娘親眼中的真實──
 
 
【番外】桂花桂花釀不釀?
 
 
  午後樹影紋著彼此的面容一派斑斕,素還真偏頭啜飲著妻子遞來的涼茶,吐息間飄來熟悉的桂花香,他想著往事忍不住就笑了起來──
 
  還記得那是去年近中秋前的事,某回拜訪完前輩後得了一大籮筐新鮮桂子,僧人鳳目微揚唇角勾起淡笑:「聽說製成桂釀還挺不錯的,回去試試吧。」
 
  「聞這香味是雲渡山那株百年金桂呢,前輩怎麼突發雅興摘起桂子來?這費時費功的下回若有需要晚輩可以帶一家老小來幫忙啊。」伸指拈了些許淡黃的花朵至鼻前嗅著清香,素還真有些詫異的問著。
 
  「自是有人代勞。」
 
  「前輩確定是人嗎?」
 
  素還真挑著漩眉意有所指的笑了,一頁書聽後飲了口茶雙掌合十、不急不徐的回道。
 
  「施主,近來本寺普門品甚為短缺…」
 
  「好前輩我跟您說笑的!中秋佳節將至晚輩還要回去畫拜月圖貼補家用,下回來訪再幫前輩攜來應應景~山門路遠前輩不用相送晚輩這就告辭請了!」素還真立馬垮了臉討饒,氣也不換將話說完後帶上滿籮筐的桂子一溜煙的跑了。
 
  看著那人落荒而逃的身影,一頁書輕聲笑了起來,突然一抹藍影搖著羽扇甚是不悅地飄然立於身側。
 
  『這麼浮誇的傢伙真是那素還真嗎…』
 
  「這樣很好。」
 
  『你也太寵他了!那是我辛辛苦苦替你摘的百年金桂。』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一頁書笑著自蒲團起身煮水沖茶,然後在藍影所在的棋秤彼端放上漾著金黃色澤的玉瓷茶碗,「否則我該怎麼獨享某人特別為我專製的這罈桂花釀呢?」
 
  『梵天你啊…』
 
  「叫我一頁書。」
 
  僧人拂塵一甩,悠然在棋案對桌入座,藍衣的身影揚起羽扇掩著唇輕輕的笑了,血色雙瞳帶著無盡的懷念與溫柔專注凝視著眼前景象──
 
  禪房、棋桌、桂花釀,不管幾世輪迴、形貌更替,他終會找到他,續這場千年殘局。
 
 
 
※※※※※※※※※※※※※※※※※※※※※※※※※※※※※※
 
  
 
  隔日素還真送了半籮筐已撿淨雜枝碎葉的桂子到隔壁一線生家,邊喝著多年老友親手沏的茶、邊閒聊起該如何運用這得來不易的百年金桂。
 
  「聽前輩說製成桂花釀還挺不錯的,反正我也不能喝酒,就請采鈴通通用糖漬了。」
 
  「糖漬桂花釀啊…」一線生拂了拂美髯,忽爾憶起昔日曾聽聞的家鄉風俗,微蹙著眉頭開口勸道:「還是改做桂花滷吧?用些麥芽糖跟蜜下去熬,最後再添點鹽去甜膩,風味也是不錯的!而且比耗時至少月餘的桂花釀快多了。」
 
  「糖漬桂花釀怎麼了嗎?」敏銳地聽出好友話裡頭的不對勁,素還真忍不住好奇的探問。
 
  「呃、也不是說真有什麼不好!只是突然想起我家鄉有個說法,聽說桂花釀是情人分手時請對方喝的……」
 
  「啊?」
 
  素還真聽後明顯一愣!臉色隨即沉了下來…他記得多年前,也曾有人捧著碗桂花釀,用著近乎完美的微笑藏起離別的序曲。
 
 
  『喝完便上路吧。』
 
  『妳不留我?』
 
  『別說笑了…』
 
  朱紅纖影翩然轉身的姿態太過絕決,他伸向半空的手只能無奈地垂落,扣緊了茶碗將金黃的桂釀一飲而盡!沒料到沉在馥郁清甜茶湯底下的桂花殘瓣,竟是如此扎喉苦澀,他嗆咳著什麼話也說不出,只能看著那人微頓了下腳步、輕聲說了句珍重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往事如潮水般翻湧而上,他辭別一線生後捂著隱隱發疼的胸口,拔足狂奔!他想見那個人,想見她微偏著頭帶著詫異的盈盈淺笑,用令人心安的語調呼喚自己,持著拭汗的手巾朝他的懷抱走來…
 
 
  踉踉蹌蹌地踏進家門,卻只見空蕩蕩的廳堂裡滿地的桂花釀。
 
 
 
※※※※※※※※※※※※※※※※※※※※※※※※※※※※※※
 
 
 
  「采鈴?」
 
  他的問語無人應答,聲聲響徹屋裡每個轉角迴廊…最後素還真踏進廚房裡拿了罐鹽走回廳堂,一把掀開陶甕封口的紅布──忽有雙手輕輕覆上他持罐的右掌,素還真轉頭就對上那人帶著詫異微笑的面容,一如方才挟著胸口難耐的躁動奔跑時,在腦中冀求了千百回的模樣。
 
  「素還真?」
 
  就在那人用銀鈴般的嗓音呼喚著自己的一瞬間,心安了。
 
 
  風采鈴有些疑惑的看著丈夫丟開了糖罐,緊緊地攥著自己的手,笑著回握後柔聲的說,「這桂花釀夠甜的,別再加糖了!」
 
  「我要加的是鹽…」
 
  「咦?」
 
  「先別管這個妳剛剛跑哪去了!」
 
  「怎麼,你有急事找我?」看著素還真此刻的表情,風采鈴忍不住想起上回同續緣在溪旁看到了位扔元寶的異國男子,那時他身旁英氣逼人的紅髮女子燦笑著介紹說這叫什麼臉來著?
 
  搖了搖頭丟開突來的聯想,風采鈴緩緩回道:「方才續緣蹦蹦跳跳的回來,說在田邊遇上小釵跟竹盈邀他去山上玩幾天,我剛剛幫續緣收拾了行囊送他出門,小釵跟竹盈還拿了好多野味過來,大夥帶著孩子上一線生家找你去了!結果一線生說你神色有異急匆匆的跑了,要我趕緊追回來,結果一進門就看到你打算對我昨天辛苦整晚的桂花釀下手…」
 
  風采鈴邊說邊抽出手將封口的紅布小心翼翼地蓋回,「這糖漬桂花最忌諱釀時沾到水,到時壞了可就對不起前輩的百年金桂嘍!」
 
  「不釀了!通通加鹽改製成桂花滷。」
 
  「怎麼,說要喝桂花釀的人不是你嗎?」
 
  「誰知道桂花釀還藏著那個意思!妳當年…也是那個意思對吧……我居然就傻愣愣的喝了整碗,嗆到現在胸口都還覺得難受。」
 
  「哪個意思?」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地看著素還真悲憤莫名的神色,風采鈴伸手往對方胸前順了順,那人厚實的掌心隨即覆了過來,將她的手牢牢壓在心口上。
 
 
 
※※※※※※※※※※※※※※※※※※※※※※※※※※※※※※
 
 
 
  「如果想分手,妳當年就應該明說的,不是把所有心思都藏在碗桂花釀底!我到今日才懂,那時妳為什麼會走…」
 
  她怔怔地與那人沉痛的眸光對望,同時憶起了當年在一片刀光血影中,兩人最後能靜謐相處的短暫時光,臨別那日她強忍著沒讓淚滑落眼眶,能做的也只是撐著笑為那人沖了碗桂花釀。
 
  最後聽著素還真只差沒一字一血淚泣訴地,將從一線生那聽來的風俗說了遍,終於瞭解整件事來龍去脈的風采鈴忍不住溢笑出聲,溫柔安撫著丈夫:「這風俗我也是今日才知曉,所以那碗桂花釀沒那意思的!你也清楚當時正值多事之秋,我雖看似淡定但心底可是慌得不得了,所以那碗桂釀肯定是忘記濾了,嗆著你真是不好意思。」
 
  「忘記濾?」
 
  「是啊,我知道甕底的桂花扎喉,每回泡好後都先濾過一回才端出去。這麼多年來你也沒少喝我泡給你的桂花釀,若真有那意思也拖不到現在吧?」
 
  「妳居然用〝拖〞…」
 
  「你這個人呀…」看著素還真稍霽的臉色立馬又陰沉了起來,她嘆口氣忍不住伸指彈了對方額間一記!「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多愁善感起來?」
 
  結果那人竟捂著額、虎著張臉幼稚非常的整個背過身去,擺明賭氣的叨唸起來。
 
  「對──我多愁善感、我小題大作、我幼稚、我讓妳覺得跟我在一起是拖日子、我!」
 
  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素還真靜默了會握牢自身後環上來的柔荑,放緩了聲調:「剛剛最後那句說得太過了妳當沒聽到…我只是,一想到妳可能會想離開就很難過……」
 
  「我知道的。」她貼著對方的背脊,雙手環過那人的頸項後將臉靠過去,「當年是我自己的決定,雖不能說完全與時勢無關,但現在的我們很好,這就夠了不是嗎?」
  
  「嗯。」
 
  素還真伸手撫上對方的臉,將她往自己更拉近了些,風采鈴螓首輕抬吻上他眼角,喃聲問著,「怎麼又不說話了?」
 
  「為夫在默默反省方才的無理取鬧。」
 
  「我其實還挺開心的唷!」風采鈴燦笑出聲,「難得嘛~看你這麼在乎我的模樣,先被一線生那風俗一嚇、再讓往事鬧的滿腦子胡思亂想、回來又找不著人、方才還被我彈了記額頭,你有委屈擔憂跟不滿也只能無理取鬧啦!總好過悶在心底改天送我一罈桂花釀啊?」
 
  「才沒有那一天!還有我一直很在乎妳。」
 
  素還真說完才猛然驚覺自己似乎說了什麼很不得了的話,來不及無謂的辯解,風采鈴已俯身纏綿吻上──
 
  
 
※※※※※※※※※※※※※※※※※※※※※※※※※※※※※※
 
 
 
  「想到什麼這麼開心?」
 
  回過神來涼茶已盡,妻子眨著慧黠的雙眼笑著探問,他放下手中正磨著的木器避重就輕的回答:「沒什麼~只是想到今晚或許有花糕可吃就很開心!」
 
  「你怎麼知道我打算蒸花糕?」
 
  「妳自己說過的啊,濾下的花瓣都收去做配涼茶的桂花糕了,這樣正好花不離蜜、蜜不離花。」
 
  「耶,我何時說的?」
 
  「忘了最好!」
 
 
  
  那夜最後僅存的記憶,就只剩彼此交換吐息間的問答。
 
 
  「那桂花還釀不釀?」
  
  「有沒有蜜不離花、花不離蜜的法子…」
 
  「濾了餘花蒸糕配涼茶?」
 
  「就釀吧。」
 
  「素還真…」
 
  「嗯?」
 
  「我頭一回發覺你是說雙關話的天才。」
 
  「讚謬了。」
 
 
 
 
 
 
(全篇完)
 
※※※※※※※※※※※※※※※※※※※※※※※※※※※※※※
 
 
 
【番外的後記】有沒有番外加後記居然比本篇還長的八卦~~~QAQ
 
 
  我已經吐槽自己到不知該說些什麼了…與其說是番外不如說是再開新篇吧OTZ
 
  前輩很好很強大、配對很多很滋養,花農系列根本就是我的怨念配對一把抓!要寫啥就寫啥啊~~~光篇番外就有殤書、釵盈跟蝶月,眼看雙花即將踏上同大江一樣被娘親邊緣化的不歸路,那孩子居然轉性逼著我把他寫的熱血青春又芭樂!字數足足衝了兩千五硬是比前輩多了四倍啊OTZ
 
  套句多年友人的話就是〝真難得你這回走露大腿的煽情路線啊~XD〞(某慕:哪來的露大腿!我承認我差點踏出清水鎮,又寫的太情感外放到我鳥肌QAQ)
 
  就當某慕糾結煩惱到底要不要砍掉重練時,重嬰嬰的一句話點醒了我〝沒問題的~他們那一對本來就是問題人物還會有什麼問題?更新更新!〞
 
  真是中肯到一語點醒夢中人!對啊~他們有問題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就當難得發神經病,去清水鎮的邊境玩鄉民遊戲,反正我素來如此內斂(?)就算真的很糟糕也不一定會有人看出來啦哈哈哈哈~~~~╮╯▼╰╭***
 
 
  最後特別銘謝:
 
  洗翼(你留言的分手桂花釀,害人家一看就萌出了這篇,莫不是你身上的寫文勤奮菌傳過來了吧?)
 
  小朢(感謝你在關鍵時刻當我的編輯,陪我奮鬥言情的雙花>3<)
 
  羽潔(你一直是我的謬斯女神我愛你ˇˇˇ)
 
  重嬰(心之友啊~有了殤書恨網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
 
  感謝所有被我文噗騷擾到的親友!我寫文時就特愛該該,消音是您的好朋友~
 
 
※※※※※※※※※※※※※※※※※※※※※※※※※※※※※※
 
 
  娘親眼中的真實番外加本篇版──
 
 
  娘親眼中的真實1分手桂花釀
 
  雙花:前輩前輩有人早八百年前就想跟你分手!啾咪~^.<
 
  海殤:梵天萬不可聽信謠言!=口=(桂花釀居然蘊含這層道理,難怪啊難怪我等了八百年…)
 
  前輩:從無牽手,何來分手?阿彌佗佛──
 
  ↑前輩您好樣的~您背後那個藍整個被擊倒了XD
 
 
  娘親眼中的真實2關於那個什麼臉…
 
 
  「我不愛錢、我真的不愛錢、我真的真的不愛錢…」
 
  「再唸大聲點~」
  
  那日下了市集一時興起,風采鈴牽著續緣閒步至鎮外溪畔,正巧就撞見了那位金髮異瞳的男子邊抖著手、邊將大把大把的金子往水裡拋!一旁的紅髮女子倚著樹,笑吟吟的揮開折扇有一下沒一下的搧著。
 
  「我不愛錢、我真的不愛錢、我真的真的不愛錢──」
 
  「娘親娘親妳看有人在丟金子耶!可不可以去撿?」
 
  小續緣驚訝的睜大了眼,喚喊聲引起了對方的注意,忽地一陣紅蝶飛舞,那遠在三丈外的男子竟已躍至跟前,伸手扯向續緣嫩呼呼的臉頰,眼神凶惡地說道:「這小鬼哪來的!居然跟那日來送阿月仔蓮花又收手巾的白髮鬼一樣有漩渦眉?」
 
  「蝴蝶君還不退下!」英氣逼人的女子折扇一拋準確敲中對方的頭,名喚蝴蝶君的男子哭喪著臉,鬆了手萬分委屈的嚷道:「阿月仔妳居然為了這個漩眉小鬼打我!妳若真喜歡這款希奇古怪的眉毛,大不了我也去剃就是了…」
 
  公孫月快步走上前來拉開蝴蝶君賠著不是,打量了風采鈴母子一會,忽地瞭然的擊掌而笑,「唉呀~眼前想必是素夫人跟素家公子吧?在下公孫月,為談無慾之友,日前因為一些誤會,害您家夫君少了塊衣角,今日又讓小公子受了驚嚇,都是我家教不嚴,這邊一並給您賠個不是!」
 
  說完纖手準確的往身旁一拍,蝴蝶君應聲而倒!風采鈴率先從震驚中恢復,慌忙的搖著手,「呃、沒關係的…補起來也就是了!公孫姑娘不必介懷,那邊的金髮公子也快快請起。」
 
  「蝴蝶君。」
 
  「對不起…」
 
  金髮的男子爬起身後,苦著張臉乖乖的道了歉,公孫月轉身回溪畔提起裝滿金子的竹籃,笑著走至小續緣身前蹲下:「小公子,方才嚇著你真是不好意思啊!這是我跟你談叔叔還有那位大哥哥,對你與你家爹親的一點歉意,請務必收下。」
 
  「等等!我道歉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幫那個談啊無慾做人情?」
 
  「蝴、蝶、君──」
 
  「對不起我錯了請務必收下!」
 
  小續緣愣愣地接過沉甸甸的竹籃,有些無助的望向自家娘親,風采鈴看著躲在公孫月背後又是拱手、又是作揖拼命暗示著自己收下的蝴蝶君,朝續緣點點頭。
 
  雙方閒聊了會後各自歸家,路上小續緣好奇的說著:「我都不知道原來爹爹的衣角這麼值錢耶!還有,為什麼剛剛那位大姊姊一直叫大哥哥〝欺負臉〞還叫我以後不要學?」
 
  「咦,娘親方才在想事情分了心,所以沒聽清楚…續緣確定是叫〝欺負臉〞嗎?」
 
  「感覺跟爹爹有時會出現的表情還蠻像的喔!」
 
  「那就叫欺負臉吧!」風采鈴燦燦笑了開,俏皮的伸指朝孩子比了個秘密的手勢,「別叫你爹爹知道了唷~」
 
  「遵命!反正擺著欺負臉的爹爹其實最開心了。」
 
  「續緣真聰明。」
 
 
  夕陽西下母子倆達成共識後,手牽著手踏上回花農家的路。
 
 
 
  某慕:雙花你這斗M~~~(笑炸)關於那塊缺了的衣角其實原先是【夢裡浮生夢裡花】的裏設定,關於素同學如何被談師弟陷害的小小故事ˇ恰巧番外裡又提了蝶月,乾脆就做這樣的呈現XD
 
  蝴蝶:我覺得欺負臉好像比媳婦臉更慘了些…我平衡了!
 
  雙花:哼~那不過證明了她比較愛我!
 
  某慕:口桀口桀~娘親扭曲的愛就是〝愛你就是欺負你啊…〞再加個朱武大夥半斤八兩ˇˇˇ
 
 
 
  阿姨與娘親眼中的真實3不歸路底買繡線~
 
 
  風采鈴笑著同素還真揮了揮手,目送著他踏上往不歸路的小徑。
 
  某泰:我看著看著怎麼就突然想唱〝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XD
 
  某慕:正是〝不歸路上人不歸〞啊~泰泰妳得到他了ˇˇˇ
 
  雙花:這篇說好是七夕賀吧!!?=口=
 
  某慕:我都寫到快中元了~你說呢?(笑)
 
 
 
  阿姨與娘親眼中的真實4關於雙花的妄想
 
 
  某朢:小三~把奔跑中最後一句〝朝我懷抱走來…〞刪掉吧!我鳥肌了OTZ
 
  某慕:實不相瞞我也是…為了讓大家體驗鳥肌的樂趣(?)我決定保留雙花的妄想!
 
  某朢:所謂的真實不就是老婆拿著拭汗的手巾擦手後,一腳踹來說〝你不是出去掙錢了?幹麻哭喪著臉回來討抱抱~〞←嚴重誤XD
 
  某慕:雙花小乖乖快看!我果然是你親娘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