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894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雲渡山宿舍──年少輕狂事件簿!(社慶突發文)

 
  被迫聽完素還真的計畫後,崎路人驚訝的瞠大了雙眼:「素還真你有病!我要打電話給談無慾。」
 
  「普通不是都該說要先找慕少艾嗎?」
 
  「反正現在找誰都一樣啦!重點是要醫好你那莫名的神經病。」
 
  「哈!」素還真朗笑一聲、雙手一攤:「不管誰來我的決定都不會更改,為了成功挑戰躲過前輩的法眼,所以你們通通都得幫我!」
 
  「那為了雲渡山的祥和與安寧,我還是忍痛犧牲我的布袋,把你包一包扔下山去算了──」
 
  就當崎路人抄起乾坤袋認真打算痛毆某人時,素還真靈活地東躲西藏、邊閃邊嚷了起來:「好友且慢、你想想,是挑戰前輩耶!」
 
  崎路人猛地停止了使出轟天大雷擊的動作,除了看清素還真拿來擋招的拂塵是跟前輩借的之外,更重要的一點是──〝挑戰前輩〞這幾字在他腦中轉了一圈後居然沒有自動消除,還成功勾起自己的玩興……
 
  反正要去挑戰前輩的不是他,素還真再怎麼鬧也終有個底,真惱了前輩連坐受罰也頂多抄經齋戒半把月。死活有素還真去擔!讓前輩有機會光明正大痛毆某人紓解壓力似乎也挺不賴的?
 
  就那一瞬間他默默的瞭解了隔壁山頭龍宿與劍子的心情。
 
 
********************************
 
 
  「後來呢、後來呢!爹地有成功嗎?」
  
  多年後臨時被請來顧小孩的崎路人,揉捏著友人家可愛孩子的小臉,愉悅地說起往事。
 
  「後來啊…你爹地他在因緣際會之下,神通廣大的同時偷渡了酒、你媽咪跟你進去唷!事後被發現還失心瘋的打了前輩三掌呢~」
 
  「哇喔!」
 
  「之後你爹地就變成我們雲渡山宿舍的傳說了!從沒有人犯禁超過三次兼與舍監拳腳相向沒被趕下山的,想想也真是了不起啊…小續緣還想不想知道更多你爹地的豐功偉業啊?」
 
  「崎路人我請你幫忙看一下孩子你都跟他說些什麼啊!?」
 
  正說到精采處素還真猛地提著大包小包的家用品衝進門,崎路人無辜地笑著雙手一攤!
 
  「沒什麼~因為你兒子問我他是怎麼蹦出來的?」
 
  倚在門邊外不曉得已經聽多久的風采鈴嫣然一笑道:「原來我們母子不過是你挑戰人生新目標的附屬品呀?」
 
  「不是!采鈴妳誤會了…崎路人還不快止步來幫忙解釋清楚!!!」
 
  笑著逃離友人家,崎路人迴身瀟灑的朝那家子揮揮手權充道別。
 
  「師妹,下回酒會再跟妳說清楚!那傢伙不放行的話就讓他被誤會到死好了──」
 
  「崎路叔叔好帥喔!」小續緣跳著揮手回應崎路後,望著對方遠去的背影由衷感嘆地讚道。
 
  「什麼!續緣,那爹地呢?」還沒從寶貝兒子那得到肯定的答案,愛妻便在身旁巧笑倩兮地補了句。
 
  「我也覺得師兄真是瀟灑不羈。」
 
  「采鈴!?」
 
  「耶~我跟媽咪同一國!」
 
  「這叫英雄所見略同。」
 
  背過身風采鈴笑著偷偷朝孩子眨了眨眼,自信心被嚴重打擊的素還真,欲哭無淚地看著嬌妻稚子手牽著手踏入屋內。
 
 
  『這就是我當年對前輩不敬的報應嗎……』
 
 
  晚秋的天色暗得早,當街燈亮起將獨留屋外的影子拖得綿長時,素還真認真反省起自己的年少輕狂。
 
 
 
 
(全文完)
 
 
慕曦語寫於民國九十九年十月十日
 
 
********************************
 
 
【後記】雲渡山同居(?)日記之花好月圓成仨處ˇˇˇ
 
  首先會莫名寫出這篇現代,還能順便歸整之後的系列設定,全都要感謝我的心之友──重嬰!Q3Q
  
  那天原本是在跟重嬰該我想看他家新篇,結果聊著聊著我自己就萌了////////(喂)  
 
  話說某慕最進真是工作忙碌壓力大到不行,然後壓力越大我寫的東西就會越往奇怪的方向跟風格發展…在此之前我沒想過我居然也會寫現代啊OTZ(銀鍠朱武:你把我們一家子在仙劍的小日子放哪裡!?)
 
  果真一進入現代搞笑模式,除了前輩我不敢惹之外其他人物性格都會自動扭曲,之前就算再怎麼惡搞多少還有些顧慮,不過這系列很明顯就是寫來自己舒壓的,所以連想都沒想就憑直覺寫了XD
 
  這系列裡的素還真是雙花的現代變體所以剛剛好是〝三花〞,如果接的出〝花好月圓成仨處〞真正的下一句的看倌,應該就知道這名字的由來~是說我連三蓮大會的紀錄報告都還沒開始寫,變體什麼的都只是浮雲罷了╮╯▼╰╭
 
  是說我這回卡最大的居然是一向擅長的標題…連想了三個差異性都不大還很芭樂!感謝所有參與過投票的鄉親,我愛你們ˇˇˇ
 
  最後祝日月草六週年社慶快樂!>W<
 
  下接番外連發與娘親眼中的真實~
 
 
********************************
 
 
【娘親眼中的真實1】標題呀標題~真真是個纏磨人的小東西!(毆)
    
  題目一、雲渡山宿舍事件簿←感覺就應該發生命案~例如把素還真揍個稀八爛扔下山去與蓮花對影成三人之類的XDD
 
  題目二、雲渡山宿舍──年少輕狂事件簿!←感覺好像也該發生意外?例如某人告白不成反被灌泥沉大海ˇˇˇ
 
  題目三、雲渡山少年事件簿!←這是一個關於未來得道高僧與他的晚輩相處記事~(當然內容是某後輩撰寫打算拿來賣給某海洋休閒觀光系學長XD)
 
 
  三花:為什麼你聯想的內容不是我被痛毆就是意外?
 
  某慕:因為我壓力大~揪咪^.<
 
  三花:該喊揪咪的人是我吧…OTZ
  
 
********************************
 
 
【雲山底】
 
 
  吹著口哨隨性地甩著布袋,崎路人慢悠悠的行至雲渡山下,抬首望去,雲煙繚繞的深處有一座由禪寺改建而成的宿舍,紀錄著他們的輕狂年少。
 
  「學長,你也來啦。」
 
  同樣佇立在山腳下的還有那抹亙古不變的水藍身影,搖著羽扇朝他微微頷首。
 
  「我要上山拜訪前輩,不如同行?」
 
  「天時未至。」
 
  崎路人瞭然一笑,拉開布袋背過身去:「本大仙雲遊自此,袋裡何時多了什麼、少了什麼我一概不知!」
 
  「多謝了…」
 
  過了一會崎路人抽緊束口的繩索,哼著小曲走入山間。
 
  暮色漸深…雲山底的人影仍是立在原地,直至山舍的燈光亮起,才靜靜消失在路徑彼端。
 
 
(完)
 
娘親眼中的真實2──雲山下的水藍章魚守護神!
 
揪~竟~海學長為什麼不隨著羅網大仙上山去?
 
  選項一、得罪了某高僧怕被扔下來!
 
  選項二、桂花桂花還沒開…
 
  選項三、學長學長不是人!
 
  三花:我可以選以上皆是嗎?XD
 
 
********************************
 
 
【前輩的違禁清單】
 
 
  就當素還真終於找到在雲山宿舍裡挑戰自我的新目標後,著實安分了好一陣子。安分到連崎路人也只當他那天神經接錯線,挑戰前輩什麼的不過隨口說說罷了──
 
  誰知今日一開他家黑湖的大門,便看到素還真笑嘻嘻的等在外頭。
 
  「現在關門還來的及嗎?」
 
  「好友真愛說笑!」
 
  素還真不由分說的迅速閃進室友房中,自動找了個舒適的地方窩著,有些得意地揚了揚手上的清單。
 
  「瞧!我擬了好些天才抓出這些違禁品來~你看可不可用?」
 
  崎路人邊看邊癟了癟嘴,有些不屑的叱道:「素還真你真是幼稚又無聊!這上頭的前三項哪一樣你沒帶過…」
 
  「耶?」
 
{第一項、攜帶危險兵器}
 
  「素還真你本身就活脫脫是顆不定時炸彈、史上最惡人型凶器!前輩還不是容了你這麼久,這有什麼好挑戰的劃掉劃掉──」
 
  「嘖~彼此彼此!」
 
{第二項、一夜輸麻將}
 
  「素還真你不知道前輩是〝佛道裏暗麻將盃〞的常勝軍嗎?」
 
  「什麼?青陽跟蒼居然沒約我恁地沒意思!」
 
  「因為前輩的牌咖是三世道君教授跟菩薩…」
 
  「好賢弟愚兄誤會你了!」
 
{第三項、私藏野生動物}
 
  「養狗養貓還是養麒麟啊~雲渡山後頭還不夠你開動物園嗎?」
 
  「其實我是想再撿一顆大鵬鳥蛋給前輩。」
 
  「那會先惹火的是阿金,小心牠啄爆你!」 
  
{第四項、私縱可疑者入山}
 
  「說實在話我注意山腳下那個藍很久了…」
 
  「那還不快下山請人上來喝喝茶~」
 
 
  於是當一頁書晚課結束後,驚訝的發覺一抹熟悉的水藍身影,正搖著羽扇與自家兩個後生晚輩在院裡煮茶論道、談笑風生。
 
  「海殤君?」
 
  「久見了,梵天!」海殤君笑著起身替友人斟了杯清茗奉上。
 
  「這屆的學弟真是謙恭有禮又好客,幾次想上山拜訪又怕誤你清修,今日碰巧遇上,耐不住他們的盛情邀約便來叨擾了。」
 
  「好友這是哪的話!既然來了便留下一同用膳吧?素還真、崎路人若今晚無事就一道來。」
 
  「多謝前輩…」話還沒說完,素還真眼尖的察覺海殤君面色一沉,立馬見風轉舵的補了句:「但我跟崎路和慈郎約好了一起製作共筆,就不打擾前輩跟學長敘舊了!」
 
  「如此甚好,多用功點!別將精力耗費在那堆盡給人添亂的自我挑戰上,這樣我也能少頭疼些。」
 
  「勞您煩心,晚輩受教了。」
 
  看著前輩與海殤君同時朝自己投來讚許的目光,素還真難得心虛起來……
 
 
  就這樣過了數月後,崎路人盯著清單塗塗抹抹嘴裡也沒閒著挖苦某人,「真是了不起呀素還真~這幾個月來你的違禁品沒一樣能躲過前輩的法眼,重點是那些違禁事項件件讓前輩對你讚譽有加!你確定你當時擬的真是〝前輩的違禁清單〞嗎?」
 
  「別說了…我都這麼認真把麻煩帶進門了,誰知前輩根本樂在其中!好好的當什麼居士,應該出山去當警政署長才是。」
 
  「不不不──我心目中的警政署長是隔壁山頭的佛劍!前輩要去當法務部長。」
 
  「你乾脆慫恿前輩去選總統算了…話說回來我的清單沒挑戰過的還剩幾項?」
 
  崎路人審視著長長的清單,忽然雙眼一亮吹了聲口哨!
 
  「這誰添的?煙、酒、女人、小孩──素還真你確定要挑戰嗎!?」
 
  「我還想長命百歲呷百二……」
 
 
 
(完)
 
 
娘親眼中的真實3──霹靂大學幼稚系!
 
 
  辭別前輩與海殤君走出宿舍後,崎路人朝素還真挑了挑眉問道:「我怎麼不知道你、我、慈郎何時修了共同科目?」
 
  「我方才決定的,共筆的主題就叫〝挑戰前輩的底限一百招〞!等等Call青陽、無慾、少艾他們一起來集思廣益。」
 
  「這主意好~順便來場三更半夜的黑暗道大冒險吧!」
 
  「輸的就罰跑雲渡山五圈後到前輩窗前大喊〝前輩前輩我愛你~〞如何?」
 
  「成交!」
 
  月夜下,各懷鬼胎的兩人勾肩搭背踏上前往黑暗道的不歸路。
 
 
  ↑嘖嘖~想我大學生涯如此認真上進、充實有趣,怎麼寫起大學文來主角各個都走幼稚系?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青春嗎…(遠目)
 
  黑暗道大冒險我也好想參加喔~~~(嚴重誤)結果自然是在崎路的策動聯合下某素輸個徹底ˇ誰知願賭服輸的結果前輩沒挑戰到反被海殤盯上XDD
 
 
********************************
 
 
【酒友】
 
    
  那夜酒會散後只剩崎路人和風采鈴還坐在居酒屋的吧檯上,喝著神鶴佐木自日本帶回的最上之夢。
 
  微醺的崎路人突然想起了件壓在心頭許久的陳年往事,替彼此斟滿了酒後舉杯朝風采鈴一敬!  
 
  「師妹,這杯算師兄遲來的賠罪酒!我先乾為敬。」
 
  風采鈴有些詫異的回敬後笑問道:「怎麼了?師兄你的表情好嚴肅。」
 
  「因為素還真打電話來抱怨他這幾天都寂寞守空房。」
 
  「呵!不是因為師兄那天說起往事的緣故,我只是剛好有些事要忙,所以順勢冷落了他幾天。」
 
  「可我終是要負上些責任的…」
 
  崎路人的眼前浮現了多年前他跟風采鈴在雲渡山宿舍的會面,那天他方晨練完,正想好好沖個澡回頭補眠,卻在盥洗室的前廊與風采鈴撞個正著──直到現在他還清楚的記得,少女當時泫然欲泣的神情與微紅的眼眶。
 
  「總而言之對不起…我實在不應該在那天清晨撞見妳時,因為太過驚慌失措而面目猙獰的跟妳說了那句〝想活命的話就快走!〞不然之後也不會有那麼多風風雨雨……」
 
  「我本來就是要走的,跟師兄沒關係。」想起了往事,風采鈴淡淡笑開,拿過了酒瓶將空杯斟滿。
 
  「那傢伙對妳,絕對不是當成什麼挑戰的新目標或附屬品,他很認真的!」
 
  「我知道。」
 
  兩人相視一笑後,呈著最上之夢的蛇目杯復又響起清脆的交擊。
 
  「那現在還走嗎?」瞄著靜靜停在對街角落的白色蓮花跑車,崎路人促狹的笑著。
 
  「哪走的了呢!」
 
  有些無奈又俏皮的朝他眨眨眼,風采鈴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那人的身影便神速出現在居酒屋的落地窗外。
 
  她接過崎路遞來的手提包,嫣然一笑邀約道:「師兄,謝謝。下回來我們家喝酒吧?」
 
  「有素還真當吧檯的話我天天去報到。」
 
  「他做的東西不能吃的!師兄還是另請高明吧~」
 
  回應笑語的是門外響徹雲霄的噴嚏聲,崎路人看著曾經的少女如紅蝶般翩然離去的身影,釋懷地笑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