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894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花農】執手與子繞指紅(下)

 「她願意、她不願意、可以再考慮、她願意、她不願意、可以再考慮、她願意……」  
 
  窩在蓮田的最深處,身旁四散著各色花瓣,素還真邊拔著自家寶貝蓮花,腦中邊浮現了稍早那賣紅線的江湖術士與自己說的一番話。
 
 
  『最後有件事你要記緊啦!未免這月老爺爺特別加持過,可跨越宿命、穿越輪迴的紅線被歹人拿去欺負姑娘家,本大仙特別在上頭加了道禁制──若被你纏上紅線的那人不是心甘情願的與你繫在一塊,這紅線的效力就僅止於這一世,任憑你再怎麼繞,也沒辦法延到下輩子~屆時可別說兄弟我誆你喔!』
 
  『那…怎麼樣才知道她甘不甘願?』
 
  『嘖、嘖、嘖──』道人一副很受不了他似的直翻白眼兼搖頭,『你連讓她甘願的自信都沒有嗎?到底是個多糟糕的夫君啊!』
 
  『什麼話!還不都是你說有禁制的,我是問那條紅線怎樣才算認定彼此的心意。』
 
  『喔喔,這簡單!第一、纏上它後不馬上鬆開,第二、纏著紅線的兩人彼此許個誓便成~你就直問她願不願意同你纏到天荒地老嘛!欸欸,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話你面紅耳赤個什麼勁啊?』
 
  等全數交代清楚後,看著那人紅著耳根子落荒而逃的背影,雲遊道人隱在黑髮後的另隻眼緩緩閉上,唇畔勾出一抹笑。
 
  『至少,牽起記得回那人身旁的路,縱然離散天定,也總會再遇著的…』
 
 
  「可以再考慮、她願意、她不願意、可以再考慮、她願意…她、她願意同我──可惡!這要叫人怎麼問出口?」
 
  拔下了最後一辦蓮花,雖得了個好兆頭卻還是令人想翻來覆去仰天長嘯一番…正當他有些煩躁的拂弄著周身花葉沙沙作響時,忽地耳畔有風!素還真眼明手快地旋身捉住直襲而來的竹馬,愕然地與從小徑鑽出的續緣打了個照面,父子倆就這樣隔著竹馬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好一會。
 
  直到續緣眨了眨圓亮亮的大眼、鼓著腮幫子元氣十足地大喝了聲:「蓮花賊!」
 
 
******************************
 
 
  拋下竹馬小小暖暖的身子直撲進他懷裡,素還真順勢將孩子抱個滿懷輕笑道:「你都這麼抓賊的?」
 
  「這招只拿來對付不愛回家,累我跟娘等開飯的傢伙!」
 
  「什麼傢伙?不可以這般沒大沒小的,我是你爹。」
 
  素還真好笑的看著兒子在懷裡亂蹭一通後,牢牢巴著自己不放,揉了揉續緣的包包頭,溫聲哄著:「回家吧?你娘親在等我們開飯。」
 
  「嗯。」小續緣抬起臉,身子卻還是懶洋洋的賴在自家爹親身上撒嬌,「爹爹,續緣剛剛找了你好久,現下走不動啦!」
 
  「少來,我看你是騎竹馬玩累了吧?」
 
  「唔…」
 
  續緣睜大圓亮的雙眼滴溜溜轉了圈,歪頭微微一吐舌、聳聳肩打算放棄時,卻看到自家爹親捧著心口偏過頭去低聲碎念著:「我怎麼就拿他們娘兒倆這款表情一點辦法也沒有……」
 
  轉過臉來又是一派正經,素還真努力端出作父親的威嚴,清了清嗓,「只此一回!下次玩累了要自己走回家。」
 
  「遵命!」
 
  樂呵呵的攀上素還真的肩頭,續緣將小臉枕在父親雪白的髮絲上,雙手勾住對方頸項,看著平時見不著的高高風景,輕哼著兒歌回家。
 
  殘陽將父子倆的身影在荷塘小徑上拖曳得綿長,素還真背著孩子、另手握著續緣的小竹馬,影子看起來就像他們父子共騎著竹馬一樣,素還真看著看著忍不住笑了起來,惹得續緣附耳探問道:「爹爹在笑什麼?」
 
  「沒什麼,你抱緊些小心別摔下來。」
 
  「喔~續緣猜猜定是終於想好了藉口,爹爹你又亂買什麼東西回來對吧?」
 
  「別胡說!」素還真咋了咋舌,暗自慶幸孩子看不到自己此刻的表情。
 
  「真沒亂買些什麼嗎?上回爹爹買了好貴的〝釘子〞回來也是先窩在蓮田裡邊耶。」 
 
  「那叫〝簪子〞…上回爹親哄你的,下回上市集時看到可別真喊成是釘子,會鬧笑話的!」
 
  「那爹親到底有沒有亂買東西嘛?續緣可以幫你唷!」
 
  「沒-有──爹親連平時會亂買給續緣的花糕都沒買!只帶了你娘親要的紅線回來。」
  「唔嗯…」小續緣咕噥了聲,悶悶在素還真耳畔說道:「我其實比較喜歡爹爹亂買東西回來。」
 
  「哈哈哈哈哈──」素還真大笑了起來,反手拍了拍兒子,扭過頭去朝他眨眨眼:「別跟你娘親說,雖然沒帶給全家吃的花糕,但爹爹偷偷幫你帶了串糖葫蘆回來,只給你一個人喔!」
 
  「萬歲~」續緣往素還真的側臉重重親了下,高舉雙手歡呼起來:「續緣最喜歡爹爹!」
 
  「欸、抓好別亂動!再抓緊些,我們等等用跑的回家?」
 
  素還真偏頭便對上兒子因興奮而更顯晶燦的眼眸,續緣迫不及待地點了點頭,小手緊緊環住他的頸項,素還真調整了呼吸,低數到三。
 
  「衝啊──!!!」
 
  父子倆的嘻鬧聲,便一路沿著荷塘歡騰至風采鈴提燈等著的花農小屋。
 
 
******************************
 
 
  夜裡,好不容易等忙完所有家務,素還真端了壺茶一進房便見著方哄睡續緣的妻子,就著豆大燭光在圓桌旁縫縫補補,嘆了口氣放下茶盤,他取過銅針將燭火挑亮。
 
  「謝謝。」
 
  風采鈴抬起臉來朝他柔柔一笑,不意外看到對方肅著張臉準備對她說教,連忙放下手裡的針線活,替彼此斟好茶後挨了過去,偎著那人的臂膀撒嬌道:「那燈火我怎麼挑都挑不亮,幸好你來了。」
 
  「是嗎?」素還真沒好氣的睨了她一眼,明知是藉口仍是板著臉敗下陣來。
 
  「下回燈挑不亮早些叫我!燈暗傷眼我跟妳說很多回了…」
 
  「遵命。」  
 
  風采鈴難得俏皮地吐了吐舌,他輕輕捏了下妻子的臉以示薄懲,之後他們誰也沒有再開口,就這樣靜靜倚著彼此喝茶,待放下杯盞後素還真忽然笑了起來,風采鈴有些詫異地回頭望向伸手將自己圈進懷裡的丈夫。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我曾問過小釵『你這麼不愛說話,要你身旁的那個人怎麼辦?』當時他拿著竹枝就地寫了句〝寧靜也是一種美好〞,我想我現在好像懂了。」
 
  他放鬆了全身力道緩緩靠上對方肩窩,同風采鈴臉貼著臉,用著無比認真的口吻溫聲輕道:「如果有一個人,能讓我待在她的身邊,就算什麼話都不說、什麼事也不做,只是單純的相伴或凝望便能感到全然心安與幸福的話,那個人一定是妳。」
 
  「真的嗎?」
 
  「嗯,我以前連喝杯茶都要一線生陪我鬥嘴才開心,跟前輩對飲有時雖然什麼話也不說,可腦袋裡卻沒停止思考過,參悟佛理也好、想著怎麼避掉前輩的責罰也罷,總之就是一刻不得閒!那樣的日子雖然也很不錯,可我從來沒想過──原來自己也是能這樣的,安心到無須再去思索,因為我想要的、渴求的就在身邊。」       
 
  風采鈴伸手撫上素還真的臉,將他往自己貼得更緊些,她明瞭的,對一個過往將思考當成生存的人而言,無須再算計一切的安穩,是多麼不容易地一件事。
  
  「我答應你,會傾盡所有換你這份幸福。」
 
  摩娑著對方的臉龐,她慎而重之地許下承諾,那人加深了擁抱的力道,有些撒嬌地在她耳畔輕笑。
 
  「說得好像待在我身邊有多難似的…」
 
  「是不容易呀。」   
 
  「耶?」 
 
  她偏過頭正對著那人瞬間驚慌失措的神情,燦燦地笑了。
 
  「過去不容易,未來就一起繼續努力吧!」 
 
  「嗯。」
 
  眼看現下氣氛正好,娘子大人也擺明了不與自己過往的幼稚計較,素還真深吸了口氣,自袖中掏出繡有紅蝶紋樣的荷包交予妻子。
 
  「妳的荷包,找回的零錢還有紅線都在裡頭。」  
 
  「謝謝,今日辛苦你了!」解開荷包取出有著蛛網紋樣的小包裹,風采鈴拆封後低呼了一聲:「唉呀,網老闆一個不小心把其中一捲紅線拿錯了?」
 
  「咦、欸、是嗎?」
 
  「這一捲是繡線沒錯,但另一綑是打流蘇或繩結用的文字線,穿不了針孔的…不打緊,我明日拿回去換吧!」    
 
  「呃、不用吧……」
 
  「有什麼關係呢?拿錯了就換嘛,沒什麼大不了的啊!」自包裹中取出線軸整理好放入針線籃,風采鈴特別將那綑紅線留在桌上。
 
  「唔、」素還真沉吟了會,拿過紅線把玩著,「不然我再替妳跑一趟吧!反正順便幫一線生跟網中人談了筆生意,明日正好陪他上不歸路去。」   
 
  「可是,你留著這捲紅線做什麼呢?」
 
  「喜歡嘛…」
 
  風采鈴好笑的看著對方拆了線軸,孩子氣地將紅線繞了滿指後,朝她揚手問道:「這樣妳還捨得退嗎?」
 
  「不是捨不捨得的問題,都拆了封怎麼退哪!」 
 
  「正是,貨物既出概不退還,人也是一樣的道理。」
 
  「啊?」
 
  風采鈴有些愕然地看著對方纏滿紅線的指掌,小心翼翼持著線頭的另一端,朝自己遞了過來,對上素還真無比認真的神色,終於悟了那人曲曲折折的弦外之音。 
 
  「還退嗎?」    
  
  「你這個人啊…」  
  
  她搖頭嘆笑著接過紅線,反手繞了圈後朝他伸出手,素還真握住風采鈴柔嫩的指掌,細細地將紅線一圈圈纏上對方纖白的小指。
 
  「妳知道嗎,傳說繞一圈紅線、結一輩子的緣,我繞了這麼多圈代表妳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都還要當我的妻子,可不許退貨啊…」
 
  像起誓般專注且虔誠,她看著素還真繞完最後一圈,俯首在指上緩緩印下一吻、抬起臉等待她的答案。
 
  將彼此纏滿紅線的指間緊緊扣在一塊,風采鈴微紅著眼眶與他額扺著額燦笑應允。
 
 
  「哪捨得呢?」
  
 
******************************
 
 
  隔日一早在花農家的飯桌旁,小續緣眼尖地瞧見了,正忙著布早膳的父母手腕上各自多了條紅線製成的手環,他伸手扯了扯正開著陶甕裝醬菜的素還真衣袖,悄聲問道:「爹爹跟娘親戴著同樣的手環耶!好好看喔哪時買的?」
 
  素還真看著左腕上繫著的紅繩結樂呵呵地笑了開,抱過兒子扭頭同妻子說了聲:「我同續緣去雞舍撿蛋去!一會就回來。」然後帶著孩子迅速躲至後院的樹叢裡。
 
  「爹爹你把蛋藏在這裡幹麻?」
 
  掙開自家爹親的懷抱,小續緣有些狐疑地左右查看著,素還真拉回孩子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神秘兮兮的說道:「噓!爹親有東西給你,這可是男子漢間的秘密喔,快跟爹親發誓你絕對守密。」
 
  「續緣發誓絕對守密,連娘親也不說!」
 
  「很好。」素還真滿意的自袖中掏出一綑紅線,塞進孩子手裡。
 
  「別說爹親不疼你!這可是能跨越宿命、穿越輪迴有著七七四十九位月老爺爺香火加持過的超級紅線,將來遇著了喜歡的女孩子將它綁上彼此的小指頭,許個願後就能永遠永遠在一起唷~」
 
  「哇喔,這麼厲害?」小續緣瞠圓了眼,然後數著素還真手腕上的環節嘀咕道:「爹爹你是綁了娘親幾輩子啊!」
 
  「秘、密。」
 
  「爹爹好詐喔!續緣原本想請娘親下輩子當續緣新娘子的…」
 
  「想都不用想,敢打采鈴主意就算你是我兒子也一樣沒得商量!」
 
  素還真撲了過去左右開弓搔著孩子的胳肢窩,續緣滾進了他懷裡格格笑著討饒。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啦──」 
 
  「這還差不多!說,打算讓學堂裡哪個小姑娘當我家媳婦兒?」
  
  「唔…」孩子有些苦惱的噘了噘嘴問道:「只能綁在喜歡的女孩子手上嗎?」 
 
  「不然你還想綁哪去。」
  
  小續緣想了想,燦燦地笑出兩個小酒窩歡聲答道:「就一手繫著爹親、另手纏著娘親,這樣我們三個人就可以永遠永遠在一起了啊!」
 
  雖然不知超級紅線能不能拿來這般使用,但對素還真這個笨蛋爹親來說,寶貝兒子說要跟他〝永遠永遠在一起〞無疑正中紅心十分受用──偷偷揩去眼角的男兒淚,素還真感動地蹭了蹭孩子軟呼呼的小臉,「那等等進屋時,我們去問你娘親願不願意跟我們永遠永遠纏在一塊好不好?」 
 
  「嗯!」
 
  正當父子倆商議計算著如何利用剩餘紅線,將三個人的平均纏繞圈數達到最大值時,藏身的樹叢忽被撥了開,風采鈴既好氣又好笑的鑽了進來。
 
  「蛋都孵成滿山跑的蘆花大母雞了,你們爺兒倆還窩在這做什麼呢?」
 
  「沒什麼~」素還真同素續緣對看了眼後,很有默契的雙雙笑得燦若春光。
 
  凝著眼前的大小狐狸,風采鈴暗地裡嘆了口氣,關於同不同他父子倆纏到天荒地老這個問題,看來她得好生思量了……
 
  「娘親?」
 
  正沉浸在自我思緒中時,孩子軟嫩的小手牽了過來,她回神對上兒子與丈夫有些擔憂的神情,柔柔綻出一抹笑。
 
  「回家吧!早飯都涼了。」
 
  「嗯。」小續緣很是滿足的一手牽一個,鑽出了樹叢蹦蹦跳跳的走在父母之間。
 
  「小心別扭了腳。」方叮囑著,她側首便對上素還真無聲的暗號。
 
 
  『手、拉、手、盪、鞦、韆──』
 
  『上回誰說我太寵續緣的?』
 
  她促狹的眨了眨眼無聲地應回去,素還真漩眉一挑不甘示弱的以唇語回道。
 
  『上回誰說孩子大了很快就不給寵的?』
 
 
  眼波流轉間她同他相視而笑,配合著孩子雀躍的步伐默數,提手盪起滿滿幸福。
  
 

(全篇完)
 
 
  慕曦語寫於2011/4/20
  
 
 
******************************
 
 
 
【後記】好紅線~不牽(拖)嗎?
 
 
  於是在歷經了超過半年的纏繩之旅後,我終於寫下了全篇完OTZ
 
  真是好個漫長的奮鬥史啊…這應該是我歷年來雙花系列寫最久的一篇吧?(淚目)還很糟糕的拖掉了另一個系列的進度,於是某慕痛定思痛──不想坑稿就不要隨便亂稿!以後都要照著進度跑ˇ
 
  於是在番外過後,花農系列就要〝暫〞告一段落,我想好好完成另一個系列後再回來衝刺,雖然因為小江南跟花農互為表裡,所以有時應該還是會回來寫個一兩篇啦XD(喂)
 
  繞指紅的後半最喜歡的是小續緣~一個不小心戲份就加的很開心ˇ然後特別感謝織影的贈圖,手拉手盪鞦韆跟上肩能具現化成圖片呈現在眼前實在是太美好了!Q3Q


 

        ↑美好到叫媽媽啊!織影我愛妳~~~Q3Q



  可能是我自己也不想結束吧~後半的萌點滿到溢出來!隨便一個細微處都很容易發展成番外,所以接下來應該有不少的番外連發…(乾笑)
 
  我真的很喜歡〝寧靜也是一種美好〞這句話,莫名讓人一瞬間燃起雙花與他的老友們的青春年少!不過為了文章流暢度還是簡單用一句話帶過去了~╮╯▼╰╭
 
  再接著就是忍不住跟〝生存即思考〞較了真…如此嚴肅又認真的話題,孩子你確定我們還在花農系列嗎?(雙花:喂~沒禮貌!=〝=)
 
  不過因為是雙花,所以關於人生的大哉問,我們依然有歡樂閃光╮╯▼╰╭
 
  然後最後一段想該該的就是:素還真你這個笨蛋不要浪費你兒子的紅線啊!你看看人家葉家都要傳第五代了啦XDD
 
  最後感謝自家親友們與謬思女神羽玨~這段日子辛苦你們了!番外什麼的我們五月見ˇ
 
 
  娘親眼中的真實1──【生存以上,思考以下】
 
 
  「如果生存就是思考,那麼放棄了思考後的我們還剩下什麼?」
 
  「行尸走肉或棺材一座吧?」
 
  他記得,當年那人曾經這麼說過,而如今──
 
  看著對方硬是用半顆滷蛋換得了兒子碗裡的醬菜,叼著半截蘿蔔乾晃悠悠的朝自己走來,談無慾飲了口茶嘆道。
 
  「素還真,看到你現在腦袋空空還能過得如斯安好,身為同梯的我真是替你感到幸運。」
 
  「無慾…難得來我家吃頓便飯可以說點人話嗎?」
 
  「這可是我對你難得的讚美。」
 
  看著談無慾清臞面容上少見的溫和笑意,素還真聳聳肩將另外半顆蛋挾進對方碗裡,看著自家師弟立馬蹙眉的神情愉悅地笑了。
 

  ↑認真思考關於生存與思考的大哉問後的歡樂小短篇ˇ師弟~師兄家窮到醬菜配稀飯,不過還是給了你半顆蛋哪XD寫到後來我腦中全是雙花叼著半截蘿蔔乾的畫面>~<Y
 
  素:無慾今日說話竟然沒帶刺,莫不是在怪我沒拿滷蛋跟他換醬菜?←這位師兄你的重點完全錯誤啊XD
 
 
  娘親眼中的真實2──【紅線謠】 
 
 
  每每她看著那人背影消失在門前小徑,多少回就怕著那人忘記歸家的路,隱回哪個三千世界做他的神人大俠去了。
  
  今日又是等到暮色蒼茫,她懸了盞燈在門前的老槐樹上指引離人歸途,風中葉聲沙沙奏響勾起記憶裡的調子,那夜那人帶笑的低語彷彿還清晰地響在耳畔。
 
  『…執手與子繞指紅,執手偕子到白頭……』
 
  死生有命、離散天定,她看著自己曾纏滿紅線的小指與腕上繩節,想著若有日那人真不在了,也總會再相遇的。
 
  來生、彼世,無論要等上多久,若輪迴千載後還能為他攜上盞燈守著,也就心滿意足。
 
  於是此後她等著他歸家時定了心,默默反覆著紅線謠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