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894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番外】盤絲窩裡網老闆

  當初他的留下是摯友的希望,但不代表對方必須擔負起他生的疲憊與身分轉換後的悵然所失。他想那人或許不懂,卸下江湖後擎把道扇、攜壺酒,依舊瀟灑豪邁過著快意人生,他有些羨慕的同時對生存開始焦躁,回歸常世輪迴的渴望一日大過一日……
 
  直到那天他們一起旅行至一個偏遠寧靜的小城鎮,出了城東南角一塊斗大的石碑讓他倆同時蹙起了眉頭。
 
  「不歸路?」
 
  「有興致闖他一闖嗎?」黑白郎君道扇一攤做了個邀請的手勢,網中人負著手率先邁開步伐笑道:「有何不可?行至路底說不定還留著我的老巢呢!」
 
  「那就請了--」
 
  他們一路隨性談笑,直至途窮網中人驀地收了聲,老舊的枯井靜靜矗立在眼前,取代森然白骨的是鮮綠的葛藤,迎風搖曳著彷彿久候歸人的到來。
 
  只是感懷不過一瞬,他倆便雙雙將視線轉向右側貼滿租讓紅紙的醒目建築,黑白郎君揚起道扇朗聲大笑:「盤絲窩繡線店?網中人,看來你想重回枯井窩著還得先把店頂下來了!」  
 
  「黑白郎君,你這是在說笑嗎?」握緊拳頭,網中人有了拆下招牌把這裡轟為平地的衝動。
 
  「不,吾是認真建議,舞絲弄線本就是你的專長,想想還挺合適的不是?」
 
  「飛絲穿心──」
 
  「哈,果真合適!」
 
  黑白郎君陰陽扇翻轉,收化運發對方攻勢,順勢回了記一氣化九百,網中人的陰火燎原立馬招呼過來。
 
  勢已至此多言無意,有道是〝江湖男兒動手不動口〞意見相左拳腳見真章,於是他倆久違的痛痛快快大戰了一場!
 
直至殘陽似血西落,黑白郎君與網中人分坐枯井兩旁,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網中人闔上眼,身後石磚築起的冰涼令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安,摯友的聲嗓從井的另邊傳來,一字一音震響著耳鼓。
 
  「網中人…將店頂下來吧!」
 
  「理由。」
 
  「哈、找不到生存目標的魔頭,何妨嘗試過回最普通的人生?」
 
  「一個大男人賣繡線哪裡普通了…」
 
  「這倒是,但集結了所有荒唐與不可能,換個全新的身分體悟眾生百態不也趣味?」
 
網中人不置可否地笑了,原來,那個人一直懂的,雖然是以如此可笑的提議來排解他的寂寞。
 
  「若有日倦了又如何?」  
 
  「那黑白郎君會親自挖出你的雙眼。」
 
  「謝了…」
 
 
  於是倦棄了生存的昔日魔頭不復存在,名為盤絲窩的繡線店裡多了位網老闆。
 
 
      
          慕曦語  寫於2010/5/20 硯墨耽然六年慶

****************************
 
  小硯墨六週年快樂!歡樂版後記什麼的我們明天見ˇ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