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894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紅燭引】阿篁生日賀文~

 
  此時突突地一條岔路狂霸地橫亙在前方,微光隱隱有人擎燭自彼端走來,隨著彼此距離一步步縮減,那人的形貌漸次清晰──酒紅長髮隨著狂傲步伐輕曳,有著火焰圖騰的邪氣面容揚起不羈微笑,低沉嗓音帶著慣有的慵懶響起。
 
  「久違了,女后。」
 
  她看著眼前的孩子對她躬身行禮如儀,一如過往。
 
前塵舊事翻湧如昨,彷彿那日放下懷中幼子時,最後一次帶著嘆息的眷眷低喚,「螣邪郎」三字輕輕響在王道的岔路上,錯踏一步,等著她的許或就是無盡迷途。
 
  「此番再見,女后對我只有這句?」
 
  似看穿了她的心思螣邪郎笑著往前進了步,孤高的邪族女王罕見地揚起翠色薄唇,也向前了半步將手緩緩撫上他的臉,帶著些許薄責的惋惜。
 
  「出師未捷身先死,很不合你的個性。」
 
  「女后啊…那時可是非常時期!石封方解我有泰半魔魂未歸元身,不過,的確是有負女后重望……」
 
  螣邪郎蹙眉瞇起燦金雙瞳,有些不甘的騷亂一頭長髮,九禍見狀淡然笑了笑,將對方酒紅的髮絲細細整好歸於耳後,沒露看此時螣邪眼中複雜的情感。
 
  她伸手揉上孩子尖耳低聲輕嘆:「還記得嗎?踞傲的鬼族皇子,每當你沾染一身敵方的鮮血回來復命報捷時,下朝後我總將你散亂的紅髮撥往耳後,同時訓斥著應注重的皇族儀態,但只有在那時你看我的眼神才快活的像個孩子。」
  
  螣邪郎灑脫一笑,「那我尊貴的女后,妳可記得妳總愛當眾讚我什麼嗎?」
 
  「令吾驕傲的義子--鬼族的榮耀。」
  
  「但也只是個〝義子〞,或許只有在殿後妳斥責著我時,才像對待個孩子啊……母后。」
 
  一聲〝母后〞撼動長年的冷靜自持,面對螣邪她有太多太多的複雜,不是沒有過後悔,每當驕傲的鬼族皇子喚她〝女后〞時,她咬牙告訴自己,那是自己的選擇。
 
  囂狂善戰的螣邪、機敏絕智的螣邪,她看著那總是神采飛揚的孩子,眼裡出現的是她和朱武的影子──
 
  螣邪在世時他們極親又極遠,一是鬼族皇子、一是鬼族繼后,她能名正言順的同他親近對他好,卻清楚明瞭跨不過名義上區隔著血緣的那條線。
 
  「這裡是夜城,您的回憶無所遁形。」螣邪郎握住她搖搖欲墜的手,得意又無比歡快的笑了。
 
  「螣邪郎…」
 
  她緊緊回握他的手,冷艷面容上綻露的微笑不再隔離著真實情感,一字一句明明晰晰道盡多年曲折反覆的心思,「最令吾驕傲的──孩子。」
 
  「母后。」  
 
  他們牢牢握著彼此的手,就怕手一鬆失而復得的親情又將散了,可這聚合之地僅是夜城的岔路,她敏銳的察覺到螣邪郎的燭火漸漸暗去。
 
  「喚也喚了、看也看了,還不吹熄你執妄的燭火嗎?」
 
  九禍率先鬆了手,就算這只是她私心的回憶,也不想繼續牽絆著那孩子,她還記得銀鍠朱武說起關於夜城傳說時的嘆息──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夜城,岔路彼端的燈燭在了卻相欠遺憾、吹熄了靈魂的熱度後,終會歸回各自的軌道。
 
  『可我會同妳在一起!因為我們的道是一樣的。』記憶裡那個男人總是霸氣張狂的眉眼彎成溫柔的弧度笑了,『呐、約好了若有一日我先走,會擎盞燈燭守在妳第一個岔路口,但若是妳先走…九禍,記得等我!不是要妳止住向前的步伐,而是記得走慢些,給我機會追上妳……』
 
  「妳捨得?」
 
  眼前的螣邪郎挑眉舉起暗紅燭火搖了搖,燦金眼瞳閃過狡慧眸光,九禍眉一蹙沉聲勸道:「都已到此了…還執著什麼?你愛往哪去就往哪去吧,都自由了。」
 
  「是啊…算圓了前生執妄,但我等了那麼久,好說歹說就讓我再纏著妳一陣吧?」
 
  她凝著螣邪郎堅定的面容低喟:「只怕母后不值得你的等待。」
 
  九禍明白自己的王者之路太過冷絕理智,她傷害了很多人也捨棄了很多人,到了最後甚至不惜賠上整個自己。可為什麼對於這樣的她,還有人甘心守候甚至伸出手來挽回?
 
  「哼、說什麼值不值得?那是由本大爺自己來決定──我等這聲〝母后〞可是等盡了一生呐!好說歹說也要多叫個幾次回本。」
 
  囂狂的語調掩不去依慕,螣邪郎朝九禍再進了步,靜候她的回應。
 
  「幾時,倔傲的螣邪郎也會黏人了?」她伸手撫上孩子頰上的火焰紋路,螣邪將臉偎進了她掌心輕笑。
 
  「當孤高的女后顫著手喚我孩子--」
 
  言畢肘微傾、螣邪郎的燭火在與她相接後又燃起熾熾焰光,身後的岔道消退,現下母子倆站在了同一處,前方依舊是夜城無垠的長路。
 
  「就讓我再陪著您一程吧,直到回憶聚合之地。」
 
  螣邪朝她伸出手朗朗笑道:「有人告訴我,同心便能同路。母后,倔強的您這回可願緊緊牽起我們的手?」
 
  「我們?」
 
  「母后的夜城路上多的是令人感到趣味的回憶等著啊!」
 
  「是嗎…」九禍翠色薄唇勾起釋然的美麗微笑,牽過孩子的手率先邁開步伐。
 
  「那麼走吧,別讓他們久候──」
 
  「謹尊諭令。」
 
 
  光影隨著談笑聲逐漸遠去,夜城無盡的郊道又復清寂,靜候著下一回與記憶的阡陌交集。
 
 
  而後,在誰急急的步伐裡,前方燃起了紅燭,盞盞都是接引迷途靈魂回歸聚合之地的等候。



 
(全文完)
 
   慕曦語寫於8/16~8/17
 
 
**********************************
 
 阿篁生日快樂!!!>3<

【後記】
 
  嗯~熟知某人作品的應該不難發現這篇是【夜城】的異度魔界版XD
 
  私心一直很喜歡夜城的設定,紅燭引是前陣子在複習小江南時的意外產物,三更半夜萌神發作的迅速筆記…不要問我為什麼突然想寫九禍!萌神就帶著她來找我能說NO把女王往外推嗎!?OTZ
 
  原本真沒打算寫的…雖然我非常想挑戰螣邪郎跟九禍!我腦中螣邪郎狂放不羈的站著三七步堵在路口叫〝魔后〞啊啊啊~~~QAQ(螣哥LOVE!)
 
  誰知才筆記了一下就把螣哥本命的阿篁釣出來,於是就順理成章的當他生日賀啦XD結果正式寫這篇時邊打邊陷入鬼打牆的內心戲漩渦,螣哥九娘我錯了!妄想挑戰正正經經非小日常的親情戲是我的痴愚……內心戲最怕抓不住人物的感覺,寫太多便索然無味了分寸好難拿捏啊OTZ 
 
  我很喜歡九禍,或許無情,但身為一個王者,她至死貫徹了自己所堅持的王者之路--她是情人、是妻子也是母親,但這些身分在她身為王者的責任前消弭於無形。
  
  她或許不夠武勇也沒有朱武身為聖魔元胎的天賦,但她的決斷穩固了當時的異度魔界,最後她退身於朱武之後,為那個始終不肯為王的男人,留下了名為希望實為絕望的道路離去。或許她原本是希冀著,有了新的王嗣,由棄天帝主事之後能夠徹底放朱武自由吧?
 
  不過再多的或許也只是小戲迷的臆測與個人觀感,反正在夜城的結局歡樂一家親啦ˇ我很克制的沒在賀文裡放酸梅唷~<( ̄︶ ̄)/
 
  可惜繪圖無能,最後一幕的畫面,等在朱武背影前方的是擎著紅燭的銀鍠一家啊!(光想就覺得超美好QAQ)
 
  然後是關於螣哥的耳朵梗大解密──我原本是要寫螣邪幼時九禍總是趁眾人不注意,不動聲色的去揉螣邪的耳朵逗他!揉耳朵是戳死我的萌點啊啊啊啊~~~所以幼時的螣邪受誇也好、被訓也好,只要魔后一揪他耳朵,他就像個得了糖的孩子般開心XD不過受限文章流暢度,這段美好咱們心靈感應就好~(毆)
  
  最後是起源自阿篁一句〝女王我要講一句對不起,看到中間的時候我腦內居然冒出一句"賣火柴的小九禍"……(喂!)
 
  壽星最大我成全妳!!!╮╯▼╰╭
 
 
  娘親眼中的真實之──賣火柴的小九禍
 
 
  在一個寒冷的耶誕夜,有一位小女孩(?)在街上兜售著火柴與便當,因為小女孩的父親告訴她,必須把便當賣完才能回家,但是街上的人忙著回去與家人閃光團聚,都假裝沒看見穿著印有異度魔龍背心的小女孩。
 
  「有人要買火柴嗎?買火柴送便當。」
 
  「這麼好康?買火柴還送便當!?」
 
  有一對情侶好奇的接近,卻在發覺便當蓋上印有〝棄天〞二字後嚇得落荒而逃。  
 
  夜漸深沉,火柴所剩無幾但便當還是一個也沒銷出去…累極的小女孩抽出一盒火柴,記起出門前突然現身的白衣天使版父親說的話:『merry chistmas~今天是愛與和平的聖誕節,居然要可愛的孩子出門賣便當實在是太殘忍了!我這裡有一盒神奇火柴,點燃它可以無條件完成妳所有願望唷呵呵呵~』
  
  她打開紙盒,發覺裡頭只有三根火柴,抽起火柴〝唰〞的一聲點燃,低唸了聲:「權勢。」
 
  遠方突然駛來一輛高級轎車,帶著面具的藍衣男子下車朝她必恭必敬鞠了個躬,「邪鬼二族全體員工任憑女王差遣。」
 
  「把便當全解決了。」
 
  「遵命!」
 
  (至於鬼族全體吃完便當後體重飆升將領地壓落斷層什麼的就是後話了…)
 
  接著她冷眼看著街旁玻璃窗內有著漩渦眉的一家和樂融融地享用著食物,點燃了一根火柴。
 
  「親情。」
 
  「唷~孤高的女后召喚吾等?」平空冒出了三條人影,為首者一頭酒紅長髮狂放不羈的笑了。
 
  「權勢有了、親情有了,母后啊~該認真想想妳最渴求的了!」
 
  「食物。」九禍迅速的點燃了最後一根火柴。
 
  「欸喂怎麼會是食物!?雖然要養我們三個的確是需要不少伙食,但怎麼可以把這麼寶貴的火柴浪費在這個願望上!再不濟赦生可以騎著雷郎獸去送快遞兼盲人按摩啊--呃噗!」
 
  正當螣邪郎兀自罵罵咧咧時,一道偉岸的人影不偏不倚摔跌在他身上。
 
  「愛妻九禍妳召喚我?」
 
  銀鍠朱武抬起頭笑得一臉燦爛滿足。
 
 
  ↑不要問我銀鍠朱武為什麼是食物>///<
 
  因為在我心目中的純情大魔王銀鍠朱武被他老婆孩子吃死死啊~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