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懸燈】(現世篇‧下/硯墨耽然七週年賀)

  那是最後一次相見,她將他的嘴角推成了笑,將所有一切都託付給自己。此後死生離殤、兩界蒼茫,屬於她的遺留隨著時間逐漸傾頹衰敗,可供聊慰的除了這盞盞紅燈與他們的孩子,便剩這個微笑的弧度。
 
   「是啊…素某還能笑,可卻一次也沒替我們的孩子推過唇角,不知是續緣太堅強還是我這個作爹親的太過怯懦。」
 
  想起了續緣,難得那孩子除夕時替他燒了一大桌的菜,可匆匆吃完團圓飯後父子倆說不上幾句體己話,自己又轉身投入紛擾的武林……
 
  「明日是元夕呢。」
 
  他低喃著在另盞燈籠上緩緩寫下兩字團圓,忽來叩門聲響,素還真擱下筆有些無奈的笑道:「好友?這麼晚了還沒睡,真不用費心素某宵夜的!」
 
  意外地沒瞧見一線生逕自推門而入的身影,屋外傳來了一聲笑,素還真急急起身,推開門續緣燦笑著朝他揚起手中的大紅燈籠,「可惜不是宵夜,孩兒此回僅替爹親攜了平安來。」
 
  「續緣!怎回來了?」詫異又驚喜的將孩子迎進屋內,放妥燈盞素續緣促狹答道:「唉、聽爹親的語氣好像很不希望續緣回來似的!幾時琉璃仙境易主孩兒竟淪落到有家歸不得的地步?」
 
  「哈!原來是替好友報今早的一箭之仇來著。」
 
  「孩兒還真怕爹親續答那句:『回我這是非之地?我看免了吧!』」
 
  言畢父子倆縱笑出聲,素還真寵溺地捏了捏孩子的臉讚道:「續緣這張嘴是越發厲害了。」
 
  「幸得爹親真傳。」
 
  「我看是青出於藍,你小時的豐功偉業我可從眾天那聽得不少,連素來乖張的大圓覺都拿你沒辦法!你那三位師父可沒少為你頭疼過,三人擋你一個麻煩,爹親自嘆弗如。」
 
  「怎比得上爹親,太師父一人要擋三個麻煩呢。」
 
  「此言差矣,你無忌師叔很乖的。」
 
  「所以說是爹親一人抵三個麻煩呀!續緣甘拜下風。」
 
  素還真被逗得開懷大笑了起來,撫上孩子肩膀看著他愈發抽長的身姿,與眉宇間隨著年歲歷練出的沉穩安然,忽就有了些感嘆──
 
  「爹親覺得能同你這般談笑真好。」
 
  「孩兒也這麼認為。」
 
  素續緣揚起一抹真切笑意,想他們父子倆一路從針鋒相對、如履薄冰到現在的談笑自如,是經歷了多少風雨後才有的安適榮景。
 
「對了,此回託爹親的福,一線生伯伯說明日不僅有糖酥團子還有花開富貴可吃呢!」
 
  「那還真是勞煩好友,所以……」
 
  「所以續緣自是〝順便〞聽聞了爹親即將遠行。」
 
  「嗯,此行無甚凶險續緣不必掛慮,不過你的平安燈爹親就收下了。」
 
  欲拿起孩子繪的平安燈籠仔細觀賞,卻教對方早一步收了回去,素續緣淺笑晏然道:「那可不能白白贈予爹親,既是無需掛懷續緣便打算拿來當交換的籌碼。」
 
  「喔?」素還真眉一挑、偏首望向案邊燈架,「爹親欲以平安換平安,續緣以為如何?」
 
  「甚好,不過續緣卻更想以平安換團圓。」
 
  看著書案上圓圓滿滿的吉祥燈籠,素續緣的嗓音裡添了幾分不自覺的惆悵,猜透了孩子心思,素還真輕拍對方的手朗朗一笑,「換給了你那我的〝團圓〞怎麼辦呢?不如續緣也寫盞團圓燈籠給爹親,我們兩兩相換吧!」
 
  「呃、現在寫?」
 
  「是啊,恰巧今日多繪了幾盞,續緣挑個喜歡的爹親幫你研墨。」
 
  言畢素還真起身走向書案,素續緣急忙跟上前去接過墨玦,「爹親,續緣自來即可。」
 
  「好吧,各人運筆匀墨濃淡不同,若要選筆左邊數來第三隻剔紅的狼毫較適合你。」
 
  磨好墨,素續緣依言取過筆於一旁宣紙上試寫了幾個字,不由得讚道:「確實合手。」
 
  「喜歡便拿去吧,等會多寫幾幅字來抵。」
 
  「幫爹親抄寫經書的話會被前輩罵的……」
 
  「續、緣。」
 
  素還真做勢沉了眉眼,素續緣咋了咋舌乖乖陪著不是,「說笑呢!爹親可別惱我。」
 
  「怎會?續緣反倒是提醒了爹親,原來還有這個辦法!昔年畫界曾譽:『朱雀揮灑三波水,丹青真假分不清』續緣應不至砸了你娘親的招牌。」
 
  「娘親……真的很會仿人字畫嗎?」雖是聽長輩們提了不下百次,素續緣還是忍不住怔怔地擱下筆探問。
 
  「嗯,從前在不夜天的時候,有回興起我倆比試仿寫對方字帖,旁人雖分不出,但彼此皆知實是形似神不似,畢竟爹親是有武功底子的,運筆勁道本就難仿。但隔天你娘親再拿了幅字帖來,神似到連爹親都以為是自己的真跡!但那時第一個冒出的念頭不是拜服而是殺意──直到你娘親在我面前笑著揉起已傷著筋脈的手腕,說:『這是最後一次仿素賢人的字了,再多寫回怕這雙手就要廢了!』爹親見了只記得急著幫她診治,什麼敵意殺機早盡付雲煙。」
 
 
*****************************
 
 
  陷入回憶素還真淡淡笑了開,「你娘親她啊……真的很聰明,令人有再多的防備也不禁為之折服。」  
 
  「續緣現在才知道,原來娘親也是很好強的呢!」
 
  「豈只是好強而已,續緣知道你同采鈴最像的地方在哪嗎?」
 
  這一問倒教素續緣好生思量起來,尊長們有時也同他討論過這個問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一線生伯伯捋鬚長嘆:「菩薩保佑!幸好是生得像風采鈴多些……」
 
但他總覺得自己與爹親更為相像,畢竟素家招牌漩眉與額間硃砂總讓旁人輕易認出他身分,素續緣左思右想好不容易才拼湊出個可能答案,「頭髮?」
 
  「若僅是外在形貌的相似就好了。」素還真揉亂了孩子與那人如岀一轍的青絲,再嘆笑著細細整好,「這天下間啊我拿兩個人拗起來最沒辦法,一是你、一是采鈴,這就是你們母子倆最像的地方。」
 
  「我和娘親可很少與爹親為難吶!」
  
  「是,但偶一發難爹親便只有束手無策的份啊。」
 
  故做無奈的長吁口氣,素還真雙手一攤促狹地朝孩子眨了眨眼,雖只是玩笑話語,但隱於言詞裡的那分珍視仍教人暖心,素續緣笑了開追問道:「那娘親當年仿了什麼字贈予爹親呢?」
 
  「止戈。」
 
  「止戈?難道是……」聞言素續緣愕然的回過身,記憶裡無論搬遷至何處,父親的書案後永遠懸著那幅字畫,他凝著眼前筆勁雄渾、酣暢淋漓的墨跡顫著手撫上,身後傳來素還真溫和的嗓音低低。
 
  「爹親不說你也沒料到那其實是你娘的筆跡吧?多少寒暑在這書案前擬的每一個謀劃佈局彷彿都有她在身後照拂,我一直記著你娘親當年送我這幅字畫時說的話:止戈為武,倘若無法以智平暴安民、靖天下鏖戰狼煙,那就只能握緊手中的劍,一直走下去──」
 
  「爹親……」他的眼前浮現素還真幾回滿身傷血,曲著撥不開的指掌中殘留著劍柄深深印痕的模樣,素續緣止不住內心激盪回身問道:「您可曾想過,娘親的意思是希望您放下呢?」
 
  「我又何嘗不明瞭……但續緣你知道嗎?正因放不下,所以只能選擇肩負著彼此信念繼續走下去,這便是你娘親贈我這幅字畫的第二層涵義,也是撐持爹親一路行來的力量。」
 
  輕輕揉開對方緊蹙的眉間,他終於也替自己的孩子推了回嘴角,愛憐地捏捏續緣還有些勉強微笑的面容,素還真輕快說道:「好了,這話題就暫且到此吧!你的團圓燈籠再不落筆墨都乾啦。」
 
  「是。」素續緣急忙於硯台中添了些水磨開,手下匀墨未停忍不住又回首望了身後字畫一眼,素還真見狀調侃道:「真不公平,早些年也沒見你對我書房裡的字畫上心過,一知是你娘親的作品便這般戀戀難捨的!這樣好了,爹親不在的日子,書房便交予你照料使用如何?」
 
  「請恕孩兒拒絕,說得好像爹親此行要很久才能回來一樣,既是捨不下的珍貴遺留還請自行照拂。」
 
  「耶~古有云:『有事弟子服其勞』難道續緣不願替為父分憂嗎?」
 
  「續緣是希望爹親記得回家。」
 
  「那你什麼時候回家?」
 
  聞言素續緣不可置信地望向素還真,「爹親的意思是願讓續緣再入江湖?」
 
  「琉璃仙境還真成江湖是非之地的代名詞了……」素還真嘆笑著搖搖頭,「爹親只是希望你沒事常回來,雖然我這個總不在家的爹親好像沒資格這麼說,但這幾年看你連回個家都找日子挑時間等一線生開口約的,好似沒有個理由就回不了家的模樣讓爹親有些難過。」
 
  「孩兒明白爹親意思,其實找日子挑時間也不為別的,續緣只是比較想回到有您在的家罷了。」
 
  「這樣說來,要你常回來好像還要爹親先記得回家才是?」
 
  「續緣想若每日替爹親寫盞吉祥燈籠,掛在琉璃仙境門口照著會不會有用些?」
 
  「那就先從手上這盞寫起吧!」
  
  素還真笑著將剔紅狼毫沾滿了墨遞上,素續緣接過後凝神懸腕準備落筆,正覓著繁複紋樣間適切位置時,卻察覺素還真饒富興味的目光正凝著自己的一舉一動,他偏首偷覷了自家爹親一眼,對方微勾唇角,「怎麼,不會還想著仿字的事吧?爹親早先同你說笑的,續緣做自己即可。」
 
  「孩兒只是被爹親這樣盯著,一時不知該如何下筆罷了……」
 
  「你都這麼大了難道還怕爹親看?」
 
  素還真漩眉一挑有些詫異地問道,素續緣滿臉懊惱的嘆了口氣:「孩兒這會可徹底體會到小虎子的心情了──」
 
  「小虎子?」
 
  「醫廬閒暇時續緣也教附近的孩子識字,小虎子便是其中一個,有回恰巧他母親得空來接他,孩兒想他習字也有段時日,便要他寫自己的名字予他母親看看,誰知那孩子竟握著筆僵在那老半天寫不出個字來。」
 
  「那怎辦呢?」
 
  「最後還是小虎子的娘替我解了圍,直直過去賞那孩子一記爆栗後壓著他的頭對我說:『噯,真對不住啊大夫!你別看我家虎崽這麼大一個,性子還像小孩子家家似的害臊,不如請大夫再寫一次虎崽的名字讓我也學學,回去定盯著他加寫個百來遍給大夫驗收。』小虎子讓他娘握著手看來很是彆扭,低頭縮在母親懷裡一筆一畫的寫著,但後來被續緣瞧見那孩子其實滿臉帶著笑呢!」
 
  「噢──爹親明白了。」
 
  「啊?」
 
  素還真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在素續緣尚來不及反應前繞至身後握住他執筆的手,「那今晚也讓爹親手把手教教續緣,團圓兩字怎生書吧?」
 
  「爹、爹親,續緣不是這個意思……」
 
  「傻孩子,這個時候你只要窩在爹親懷裡偷笑就好了!」
 
  看著面紅耳赤完全不知所措的續緣,素還真有些感嘆地輕輕擁住已然快比自己還要高的孩子,雖然心裡很清楚對方早已不是那個需他庇護的小小孩童,但當年錯落的遺憾,他仍想用自己餘生的時光一點一滴盡力補回。
 
  「想想爹親從沒牽過續緣的手教你習字呢……」
 
  「現在教也不遲啊?只是孩兒怕爹親再說下去,不是偷笑而是要偷哭了。」
 
  「哈!」
 
  素還真朗朗一笑,握緊孩子的手,於燈籠上點落彼此多年祈願。
 
 
*****************************
 
 
  有著吉祥圖紋的紅紙纏繫著竹骨圈圈成圓,昏黃燭火於掌心的熱度,如同那晚父親牽著他的手,寫上一遍又一遍團圓時的溫暖,藍衣青年小心翼翼地將燈籠掛上醫廬門口,村人見了笑著招呼道:「大夫,回家啊?」
 
  「是,還要煩請您這段時日幫忙照看火燭。」
 
  「那有什麼問題!大夫,您就安心回去吧。」
 
  青年揚起溫雅的微笑辭別鄰人踏上歸家的路,越陌度阡,等在門前相迎的仍是相伴多年的管家身影,一線生神色複雜的瞅著他,「續緣啊,你可回來啦!素還真他……」
 
  「續緣知曉。」
 
  青年將手穩穩覆上一線生交握至泛白的指節,輕聲安撫,「不用替我們擔心,伯伯。」
 
  言畢他自行囊中取出寫著平安團圓的大紅燈籠,同一線生一起懸上琉璃仙境大門的兩邊,逆風冽冽揚起青年水藍的衣袂與漆烏長髮,頂上吉祥燈籠搖搖欲墜,青年鎮靜的抬手畫陣止風,然後在華光的牽引下望向彼端無盡的江湖路──
 
 
 
  爹親,記得回家。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2012 4/30~2012 6/17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