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擰耳朵(吳三省X陳文錦)

  「這算什麼,三娘教子嗎?我可生不出你吳三省這麼大的孩子。」她哄著剛換上新尿布被吳三省晾了大半天的可憐吳邪,無甚好氣地回道。
 
  「是生不出,不過肯定生個像我的!」吳三省嘿嘿一笑湊了過來,自身後摟住她親了口,為防對方更加放肆的舉動她旋身抱緊吳邪,空著另隻手就往吳三省耳朵狠狠招呼過去!
 
  「看你這麼對小邪,誰還敢同你生孩子。」
 
  「唉唉文錦輕點、輕點!大姪子在看哪……」
 
  吳三省誇張的朝他倆擠眉弄眼,逗得她懷裡的吳邪咯咯笑了起來,望著孩子天真的笑顏,再看向眼前扮著鬼臉討饒的吳三省,她輕輕笑了開──若有日那人真當了人家阿爹,肯定也是這副德行!
 
  想著想著便放柔了手勁,撫著那人的耳廓喃聲嘆道:「是說,確實挺解氣的。」
 
  聽她這麼一說,吳三省像得了特赦令般手又環上了她的腰,笑得一臉無賴。
 
  「開什麼玩笑!老子的寶耳連老子親娘都捨不得擰,只給妳一人捏著……妳捏著,捉實了我就一輩子別放了。」
 
 
  然後一轉眼,當時還抱在懷裡的小小孩童已成了眼前的高大青年,她同他緩緩說起那場改變她與吳三省、解連環一生的海底變故。
 
  看著吳邪滿臉不可置信陷入一片混亂的模樣,她心疼地握住他的手安撫,同時再一次深刻體認到歲月的流逝……那曾是合握在她掌中小小的手,如今再怎麼想護著他,卻也不可能全然包覆起了。
 
  所幸青年很快便振作起來,聽完他們被迷暈的過程後問道:「那妳又怎麼能確定這回真是我三叔呢?」
 
  她苦笑了下,跟青年細細分析起吳三省當時行動背後的可能原因,只藏著件事沒同他明說,她判斷對方真是吳三省的理由,其實,還為著一句話──
 
  那時在意識朦朧間她看到吳三省朝隊友們一個個彎下身,輪到她時眼前那張毫無表情的面容是前所未有的陌生,但撫上臉龐的指掌卻一如過往溫柔,雙唇開闔似是放緩了聲調同自己說著話,她努力想辨明卻什麼也聽不清,當那人帶著繭的指腹眷眷地摩挲過唇邊,她便陷入了深沉的黑暗中……
 
  清醒後被囚禁在療養院的日子裡,她有著無數的時間去分析思考當時所發生的一切、包括他最後留給她的那句話。當她日復一日的辨著口型終於完全解讀的那天,她瞞著所有人默默哭了一場。
 
  『下回再見時,定讓妳擰個夠……』
 
  那是她的吳三省,背叛也好、欺瞞也好,終好過她以為他握著蛇眉銅魚葬身海底的瞬間。
 
 
  之後自療養院脫出,她暗地裡去了趟長沙,那時的吳三省已成了眾人口中呼風喚雨的三爺,好幾回她遠遠地觀視著那人,猜著、想著那張臉皮子下到底是不是她的潑猴?可終是沒有能力與機會揭開這一切,只好轉身與同伴們踏上探尋汪藏海之密與逃避〝它〞的旅程。
 
  在解謎的過程中,越是深入探究越讓人恐懼迷惑,他們陷的局出乎意料之外的複雜龐大──解連環/吳三省究竟哪個是〝它〞?亦或她自己其實也是〝它〞的一部分?隨著異變紛起她看著同伴漸漸忘了一切,深怕自己也同他們一般忘了探求追尋的目的,於是她開始寫起筆記,過程中她不只一次的想過,會不會有天當一切塵埃落定,那人翻開泛黃的書頁見證他帶給她一生的顛沛流離。
 
  「大不了老子兩只耳朵賠妳!」
 
  眼前的吳三省不改無賴潑皮地同她這麼說道,然後她想自己會擰著那人的耳朵原諒他……獃了一會她自幻夢中驚醒!曾幾何時竟也開始這般不切實際的想像?就在那時她聞到了自體內散發的那股禁忌之香──
 
  原來,已經沒有時間了。
 
  這是終局前的最後一搏!她設計引來西沙海底墓的相關人士,但沒想到會碰上這般局面。
 
  「說!文錦到底是怎麼同妳聯繫的,再給老子玩神秘小心妳孫子跟媳婦。」
 
  她同札西被吳三省的手下放倒在地時內心不住苦笑,怎麼,明明自己就在他身側,那人卻認不出呢?
 
  她偷偷瞧著眼前的吳三省,火爆、毛躁真是像極了記憶裡那隻無法無天的潑猴……她暗地裡觀察了這麼多年,早已習慣他狡儈深沉的三爺形貌,如今見他探問自己下落時的那份真切著實有些動容。她朝定主卓瑪使了個眼色,然後得到消息的吳三省風一般地走了!
 
  「抱歉害妳受累了,卓瑪。」
 
  她扶著札西走至定主卓瑪跟前低頭致意,對方伸出滿是皺紋的手拉住她,用著不甚流利的中文問了,「妳真的要去嗎?文錦。」
 
  「那裡,是我和他的終點。」她笑著同她的女嚮導道別,換下藏族服飾潛行而去。
 
 
  最後她與他終於面對面見上了,闊別多時頭一回這麼近距離的凝視彼此,她青春依舊那人卻已不復當年模樣,但頹然在地的中年男子見到她時眼裡燃起的光彩,卻又讓她瞬間認出了──那是吳三省:她的冤家、她的潑猴、她曾應允要捉實他一輩子的男人。
 
  於是她握住他的手,俯下身去傾聽他激動的顫語,那人淚水溽濕了臉,竭力細微的嗓音裡卻有著得償宿願的快意。
 
  「領班,我歸隊啦,妳可擰輕點!大姪子在旁瞧著呢……」
  
  她聽著聽著笑開盈盈淚花,一句話便勾回二十多年前的無憂時光,宛若他們此生未曾猜忌離散,潑皮的吳三省不過扔下她與小邪,出去悠晃個大半圈還是回來了!她同吳邪一人一邊緊緊握著那人的手,看著吳三省深沉睡去後,溫柔地撫平他滿頭斑白亂髮,順著頰畔整下時她輕輕擰了對方耳朵一記。
 
 
  「我原諒你了。」
 
 
  然後她起身離開他,心頭明澈通透的再沒半分懸念,無罣礙故、無有恐怖,她留了個微笑給吳邪,一人踏上最後的旅程……
 
  她想他醒後會明白自己的決定,能在迎向終點時再一次遇見彼此,他與她這輩子漫長的追尋,終於可以了無遺憾的落幕了。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 2012 7/16~7/23(七夕)
 
 
********************************
 
 
【後記】三省、連環~傻傻分不清楚!
 
 
  各位看倌七夕情人節快樂!!!>W<
 
  如果你覺得正篇太過苦逼悲催我們還有【番外】請先將手上的雞蛋蔬果放下謝謝XD
 
  這篇的衍生多以盜墓的一季大結局《謎海歸巢》為主,想當初在看時讀到文錦跟三叔終於會面的那一段我整個捧著心肝在打滾啊~~~~QAQ
 
  雖然第一季搞得那三叔其實是解連環所扮連自白書都出現了,但我當時便認為看到文錦會如此激動,還說〝只要這一次讓我見到文錦,就是馬上讓我死也願意了。〞的長情三爺怎會是那解連環!!?
 
  幸好~大結局時最後出現的是解連環,那麼留在西王母國的應就是真三爺無誤了……反正我的理解就是〝會丟下一切追著文錦跑的就是真三省無誤啦!〞連吳邪都在結局時背書,一直追尋悶油瓶跟文錦的是真三叔,對於文錦是出自於感情啊!(好吳邪不枉你文錦姨疼你QAQ)
 
  至於他倆那沒有結局的結局……我決定抱著哪天再看到文錦跟三叔共演盜墓派神雕俠侶都不意外的心情默默祝福著XD
 
  老九門的第二代裡,我最喜歡的就是吳三省跟陳文錦了!一輩子擰耳朵不吵架的設定也好、吳三省是個老婆奴的設定也好,散在文中萌得我三不五時就捧心肝滾倒~~讓我在坑底再哀嚎一回──三蘇不仁,陷我入坑!(來人啊上慘字XD)
 
 
********************************
 
 
 
【番外】老婆奴
 
 
  「喂喂,文錦?什麼!你們考古隊又不給你們下裝備了?他娘的頂頭那群酒囊飯袋是真當你們會搬山卸嶺啊……好好、反正交我發落就對了!領班妳儘管放上一百二十個心……唷,要請我吃飯?我說妳就甭費那個精神,我同妳誰跟誰來著,不如上我家吃了乾脆!我家老頭子想妳啦,伴手禮就帶包肉骨頭餵餵他那群寶貝狗、再留根給大姪子磨牙……噯、不說笑了!我備貨去啦明晚見。」
 
  吳二白冷眼瞧著吳三省掛了電話後,立馬樂呵呵準備下地的模樣嘆道:「老三,你知你現下這德行外頭叫什麼嗎?」
 
  「啊?」
 
  「老婆奴。」
 
  「噗!」
 
  一旁抱著吳邪的吳一窮忍俊不住笑出聲來,又連聲道歉的嚥了回去,吳三省擺擺手表示不在意,一雙眼卻狠狠的朝吳二白瞪去!雖說他家二哥是天生就來治他的刺頭,但事關顏面說什麼也得嗆回去。老婆奴又怎麼啦?總比個沒老婆的強!想通後吳三省濃眉一揚,氣勢萬千的呿了口開始胡謅起。
 
  「嘖~你懂個什麼!當個老婆奴才是咱們盜斗的保命符,你沒聽當年長沙名號響噹噹的二月紅二爺,就是個出了名的老婆奴!他老人家如今活到快破百啦,全身上下沒缺沒少,興起還能吊嗓子唱花鼓!還有我們家老頭子,你敢去阿媽面前說一句〝老婆奴沒用〞試試?」
 
  「好了好了再鬧下去要翻天了!噯,老三說的其實也還蠻有理的,像我同你大嫂雖也都是我讓她的多,不過家庭和樂管他人怎生說去?」
 
  一看扯上自家爹媽,吳一窮連忙跳出來打圓場,吳二白有些無奈的環視自家兄弟們後拿起書低道:「所以我才不打算成家跟下地啊……」
 
  「哧!怎不說是自己沒本事。」
 
  「老三你這句忒過了!」
 
 
  聽著前廳幾個兒子們的喧鬧,吳老狗懶洋洋抱著三寸釘翻了個身。
 
  「掏掏。」
 
  「你這〝老婆奴〞倒還挺享受的?」吳家夫人有些無奈的笑道,拿起了毛茸茸的耳掏搔著,在她膝頭的吳老狗舒服得瞇起眼,發出了滿足的喟嘆。
 
  「唔嗯。」
 
  「真難得,我以為你好歹會駁個幾句的。」
 
  「要害正扣在妳手上,說什麼都多餘!再說了老三這回說得也挺有道理。」
 
  「我有時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
 
  「都活到這把歲數了還能想什麼?」掏完耳吳老狗挪了挪身子,卻依舊賴在自家夫人腿上瞅著她笑了。
 
  「不就一杯茶、幾條狗,還有妳這個老太婆!」
 
 
 
(全文完)
 
 
 
↑二爺躺著也中槍!爺爺整個太賣萌~~這才叫七夕情人節賀文啊XDD
 
  噢、然後最後一句脫胎自盜八下P120~P121吳邪對自家爺爺的評語〝在晚年的時候,他心中只有一杯茶、幾條狗和一個牽著手順著西湖邊走走的老太婆。〞當時看到真是萌到讓人心都酥了XDD
  
  希望三蘇在新篇老九門裡再寫爺爺跟奶奶的故事!>W<(翻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