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老九門/黑背老六】暖心

 
  白姨習慣性揚起單邊嘴角,在蒼老面容上扯出朵苦澀的笑花,雖說脫離被強賣去南洋的下場,但對於未來她還是一片茫然……
 
  於是她朝對面望去,靠在牆邊也烤著火的黑背老六不知打哪摸出個酒壺,拔開了栓子正灌著,抬眼發覺她在瞧他便將酒壺遞了過來。白姨接過時碰著他的手,那時的感覺便全回來了──那曾是她鄙棄嫌髒的手,可也就是這雙手方才牽著自己逃離了囹圄,指掌間的感覺她還深刻記著,那人的手是如何的暖熱有力,就如同現下正灌進喉間的酒。
 
  隨著血液循環,身體一點一滴暖了起來,白姨的腦子開始運轉,白眼狼那勢必有場逃不了的血戰,黑背老六再怎麼厲害也就一個人,回去是白白送死!可逃……他們又能上哪去?
 
  「接下來怎辦?」她將酒壺遞回給他,嘆口氣問了。
 
  「回家。」
 
  黑背老六邊灌酒邊含糊應了聲,酒液順著唇角滑落染映火色輝煌,白姨突然有了股衝動掏出帕子便替他擦去,上好的白絲絹上立刻沾滿了血汙,她看著暗褐的色塊眉頭又皺了起來。
 
  「可白眼狼那……」
 
  「我會收拾。」
 
  「為什麼……」
 
  「嗯?」
 
  「為什麼救我,因為喜歡嗎?」
 
白姨深吸了口氣強自鎮定的續道,事情都到這個地步也該問明白了!她很清楚自己不過是個沒幾分姿色的老妓女,黑背老六自然也不是什麼鄭元和之流,他倆真要這般湊在一塊也不是說不過去。只是女人哪、不管何時還是癡心妄想著一份真情!即便是像她這樣沉浮在生存利慾中,將尊嚴全都捨棄的女人。
 
  「喜歡,那是什麼?」
 
  可黑背老六只是疑惑的放下酒壺茫茫然地看著她,白姨一時氣惱丟了手絹怒道:「那你救我回來幹麻!」
 
  黑背老六聽後瞇起眼想了想:他孤身慣了,漂泊不定沒一件事上心,直到遇見了她……忽然覺得活著還是有那麼一點意思的?破廟、大菸、又黑又髒的瘋子與一個為錢而來的女人,這就是世界的一切了!他記著每回守在她門前時暖陽曬在身上,那種暈眩而滿足的感覺──
 
  所以,他要帶她回家。
 
  於是他牽過對方的手搭上了胸口,很是認真的沉聲應道:「暖心。」
 
  白姨頓覺屋外風雪聲一瞬間小了下去,只剩黑背老六沙啞的嗓音與自己的心跳,那人滾燙的體溫傳了過來,她想起伏在他頸上,讓他背著時全世界只剩下他們倆的感受,那種全然的安適與滿足是不是就是所謂的〝暖心〞?
 
  至此她已打算這輩子無論如何都跟他走下去了,那人不知她的決定兀自叨叨絮絮:「妳要幾個錢都給妳、不想贖身也隨妳!我只要還能看著妳就好啦。」
 
  說完黑背老六露齒一笑,對面的女人愣了愣後像蛇一般纏上去深深吻了他。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  2012/8/15~2012/9/1
 
******************************
 
【後記】黑背老六真漢子!!!>A<
   
 
  話說之前看吳邪的私家筆記時,對於黑背老六就是一團黑呼呼的影子,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可能那時心思全在二爺跟丫頭身上XD)
  
  直到三叔開始寫老九門的新篇,頭一回寫到黑背老六時還是沒什麼感覺,看了只是可惜他愛的白姨竟是這般狡獪貪財的女人,結果五月黑背老六的續篇一發──我整晚只能盯著螢幕大喊〝六爺真漢子!!!〞招招直戳要害打得我小心肝無力連白姨都逆轉勝啊啊啊~~~
 
  從此一步黑白無盡期……不過,這真是個冷配對,某慕只能自力耕耘來推廣順便覓求同好XD(喂)
 
  這篇的時間點便是放在了六爺將白姨救出後的那個晚上,話說因是寫六爺跟白姨,某慕本想營造個清水鎮雨風飄搖(?)的大人式戀情,結果……扔手絹什麼的我錯了!!!我就是讓白姨扔了手絹一切開始少女心不回頭啊OTZ
  
  沒關係!我們還有下一篇(?)下回再不少女心了~要也是少年心大叔心!(握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