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老九門/二月紅】春風染映芙蓉面(日月草八週年社慶)

  「小心!」丫頭伸手扶穩了對方,小丫環怯怯地從衣料堆後頭抬起臉又急忙低了下去。
 
  「夫、夫人,真的非常非常對不起!我……」
 
  「沒事的,莫慌。倒是妳怎麼跑得那麼急!後頭有大蟲在追嗎?」
 
  丫頭笑著同她打趣,小丫環這才緩過氣來眉一皺、癟著嘴說道:「怕是比大蟲還恐怖呢!阿四哥哥說我若不跑快點就要拿鐵彈子打我……」
 
  「噯,這阿四又調皮了!夫人等等說他去,妳好好兒走等會嬤嬤若唸妳,就說夫人找妳問話耽擱了。」
 
  「是。」小丫環抬起臉定定看了溫柔的夫人一會,忽然笑燦了眉眼。
 
  「夫人今天好漂亮哇!」
 
  「上哪偷吃了糖蜜?嘴這麼甜。」俯身輕擰著小丫環嫩呼呼的臉頰,丫頭眼尖的察覺阿四正單手轉玩著鐵彈子晃晃悠悠自廊道彼端經過,於是附耳輕道:「妳阿四哥哥來了,快走吧!夫人唸他去。」
 
  好笑地瞧著小丫環一溜煙似的跑了,丫頭回身朝阿四招了招手,那人有些不情願的朝她走來。
 
  「又淘氣了?」
 
  「都這把年紀了也只有師娘妳還當我是孩子唸呢!」青年很是受不了的翻了個白眼,卻乖乖收起滿手鐵彈子。
 
  「同人說話少沒個正經,若不當你是孩子氣犯潑皮哪輪得到我說,府裡規矩你知道的。」
 
  「明白了,再不鬧她便是!師娘妳……」
 
  滿意地看著青年端整了儀態顯出有些不安的模樣,丫頭掩唇輕笑:「不會跟你師父說的,否則讓他知你欺負丫環不曉得出什麼招罰你呢。」
 
  「師父的罰雖無皮肉痛但比什麼都來得恐怖。」
 
  「你師父呀有時也挺孩子氣的!有些招真不曉得是整是罰呢,總之治得了你便是。」
 
  搖搖頭伸手彈了青年額頭一記,丫頭續道:「這就權充作罰,此事了了下回再不許啊!」
 
  然後她發覺捂著額的青年忽然左右瞧著她的臉,露出有些微妙的表情時禁不住問了,「阿四,師娘臉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沒,就是……唇上的胭脂比平時更艷些!還挺好看的。」
 
  青年有些奇怪地看著素來溫柔嫻靜的師娘,在聽了他的話後立馬彤雲上頰慌亂捂著臉的模樣。
 
  「師娘?」
 
  「我回房卸去!好阿四,回頭師娘煮碗麵賞你。」
 
  「不留著給師父看嗎?他老人家會喜歡的。」
 
  「他自是歡喜得意了……」
 
  雖想在小輩面前力求鎮定,卻還是不爭氣的紅了耳根子,丫頭羞赧中夾著一絲氣惱快步走了。
 
  另一邊戲院裡台前鑼鼓正喧鬧,穿帶好一身行當的二月紅正準備登場時忽被海棠春給拉住,「爺,等等!」
 
  「可還有哪不妥貼?」  
 
  「噯、方才就覺得哪兒奇怪,爺今天唇上的胭脂好像有點不足,我給您補補唄?」
 
  海棠春急急拿過唇彩抹著邊叨唸道:「莫不是夫人方才送茶來時蹭掉的吧?回去可得仔細洗洗。」
 
  「是啊,不知她可否發覺染上哪了呢……」二月紅鳳目微瞇勾起唇角無比愜意地笑了。
 
  「爺?」
 
  「沒事,登場罷!」
 
 
  那日二月紅一亮相,幾乎迷了全長沙的耳目,台下看倌紛覺今日的二爺特別燦爛奪目,正可謂是──
 
 
  春風染映芙蓉面,花柳爭妍照眼鮮。
 
 
 「也不知是說誰呢!」
 
  二月紅聽完評論後瞅著丫頭笑了。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 2012/10/10
 
 
*******************************
 
 
日月草八週年生日快樂!!!>3<
 
【後記】二月紅:爺就是個唱戲的~看你愛多文藝就多文藝,備妥妥等爺來,捧好你的少女心唄!
 
  二爺LOVE!每次寫二月紅我心裡就只剩這句XDDD
 
  雖然前陣子寫六爺跟白姨寫得無比痛快,但考慮到身分背景還特意把一些漂亮的字句給修掉了,可寫二爺我愛怎麼耍就怎麼耍啊啊啊啊~~~>W<
 
  基本上這篇跟續篇《半盞涼茶十年功》完全可以歡樂看!難得純閃砂糖文,為此我還抽掉了酸梅天使小小花QAQ
 
  不過有他師兄,還不是陳皮的好阿四撐場XD自看過八月份的老九門後堪稱流氓中航空母艦的冷血四阿公再度於我心中洗白白,讓人不禁想叫上一聲〝好阿四~〞啊!
 
  於是上篇幾乎都是好阿四跟他師娘的回合了ˇ下篇才是好阿四跟師父的回合~(你到底在寫好阿四還是二丫OTZ)
 
  這回的二爺完全開開心心的用吳邪那句〝英雄又孩子氣的二爺〞的印象下去寫ˇˇˇ希望大家喜歡!那咱們下會捧著心肝兒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