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番外/解語花】獨對寒盞花解語

  在北京往廣西跟四姑娘山前的修整日裡,秀秀偷偷帶吳邪一行人去看了解語花的演出,臨行前胖子猶不解恨的同吳邪說道:「想到那天被那個粉紅襯衫兜在掌心裡玩,胖爺我氣就不打一處來!今個倒給他捧場去了?我說天真,不如咱們想個辦法回敬回去?」
 
  「得了吧你!這裡是人家的地盤你安分些,況且真鬧了事受罪的可是和他同組的我啊。」
 
  「怕什麼你不同他發小還互為外家呢!」胖子一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勾過吳邪肩膀,「嘿、還記得陳皮阿四那老頭不?沒記錯聽你提過他倆有點關係,不然咱們給他送壺涼茶,權當替他師兄噓寒問暖去?反正老頭子這下死無對證,這故人遺託誰也不好追究。」
 
  吳邪在心中天人交戰了會,終是下定了決心,不過就壺喝不死人的涼茶,說不定對方覺得爽聲潤肺平肝火喜歡得緊呢!
 
於是也就由著胖子神通廣大的弄來壺茶,一行人拎著看戲去了,而那日解語花的表演著實叫人驚艷,連胖子都忘情的站起為他喝了幾回采。散戲後本由胖子陪他溜到後台休息室去,誰知方到門口便被胖子猛地一推,待吳邪踉蹌回身時對方早跑得不見蹤影。
 
『娘的這胖子實是整我對吧?定還記著長白山那回的破事兒,什麼心寬體胖都是騙人的!』吳邪恨恨地在心頭罵道,硬著頭皮喚了聲:「小、小花?」
 
  「進來唄!秀秀那丫頭恁地膽大,都什麼時候了還帶你們來。」
 
  房裡頭傳來解語花慵懶的笑語,吳邪開了門便看到仍是一身彩衣紅妝的那人正窩在沙發裡玩手機,那畫面說有穿越就有多穿越……吳邪提著茶乾笑了數聲後由衷讚道:「嘩!你也真夠漂亮的。」
 
音樂響起解語花應是漂亮的破了關,收起手機抬眼滿是興味地朝他揚起唇角:「多謝,吳家的小三爺給我捧場還真教人受寵若驚!送花圈還是提籃呢?」
 
  『要不再加贈個罐頭塔給你?還真當我是解家收割機啊……』
 
  吳邪暗地於心中腹誹,臉上卻還是端著爽朗的笑容將茶壺遞去:「都不是,給你送茶來!」
 
  「唷,這可真特別了!好溫馨。」
 
  一聽解語花這麼說吳邪立馬覺得有些良心不安起來,好歹對方是自己的發小兼遠房親戚和未來夥伴,這般整他好像有些說不過去?於是伸手便想阻下解語花倒茶的動作,對方描繪精緻的鳳眼似笑非笑睨了過來,吳邪頓時做賊心虛結結巴巴說道:「欸、我是想說你喝小口些,這涼茶可能不那麼合胃口。」
 
  「吳邪,你真不適合寒磣人。」解語花忍不住嘆息地搖搖頭,姿態優雅的端起滿滿一杯涼茶,在吳邪驚愕的目光中一口飲落半杯後抿唇綻出朵笑花,「真是令人懷念的味道,以前在二爺爺那常喝呢……」
 
  「你還真是跟四阿公系出同門啊!」看著神色自如的解語花吳邪無比佩服地嘆道。
 
  「說什麼呢,他早被逐出師門了。」
 
  「那、你也知道這涼茶背後的意思?」
 
  「不就〝半盞涼茶十年功〞嘛,喔──原來小三爺是來試試我出師沒?」解語花放下杯盞嘖嘖數聲,「是那頭胖子給你出的主意吧?挺好的,各試一次就兩不相欠了,這樣跟著我他們也能安心。」
 
  「噯!」吳邪應了聲有些尷尬的搔搔頭繞開話題,「是說……那天你如果是現在這模樣出現在新月飯店,許或我還能快些認出來呢!這幾天同秀秀聊了些以前的事,我竟還記得你小時候唱曲的樣子。」
 
  「是嗎?可惜我已記不太起自己從前的模樣。」
 
  「呃、怎麼說呢,就像是從招貼畫裡走出來的一樣!」
 
  「招貼畫?哈哈哈哈這可絕了──
 
  解語花感到十分有趣的縱笑出聲,一旁的吳邪也跟著笑了開,兩人閒聊了幾句後吳邪起身道別,「那我也該走了,胖子他們還在等我!然後之前一直沒機會說,如果不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真的很開心能再遇上你跟秀秀。」
 
  就那一瞬也不知是不是錯覺,解語花的眼神彷彿有些感嘆的暗了下,又恢復一派輕鬆拍拍他的肩,「我也是,哥們。」
 
 
  如果不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吳邪走後解語花對著剩了半盞的涼茶發起獃來,當他再次見著一如幼時傻愣心熱的吳邪心裡便只剩嘆息!如果可以還真不想同他一道去四姑娘山,有他在不曉得會出什麼亂子?又不是個能輕易捨下的人,想來便有些糾結……
 
  他很久沒有這種情緒了,嘴裡縈繞著涼茶的苦味久久不散,也不知那胖子哪弄的直教人苦上心!他忽然想起了二月紅,在老人家最後的日子裡他去探望過幾回,二月紅見他時總是精神俊朗的,偶爾還會同他調笑幾句,害他都不曉得自己到底是來安人心還是來討心安的?
 
解語花還記得就算是在狀況最不好的日子裡,他們師徒倆碰了面還是一派悠閒的笑語清風,彷彿他沒見他不由自主顫抖到連扇子也拿不穩的手,他也沒見他不經意間露出的染血衣袖。
 
二月紅很是滿意的同他說道:「我今看你也成才了就沒什麼好牽掛,哪日去了見到小解九也有交代嘍。」
 
  「二爺爺氣數還長著呢!」
 
  「還是那個盡招人疼的小東西……」憶起自己對幼時解家娃子說過的玩笑話,沒想對方竟還記著二月紅便嘆息也似的笑了,「可雨臣哪,你這份心思一日不死,解當家的路就會走得辛苦!你爺爺當年將你託給我究竟是對是錯,怕是他也算不準。」
 
  「合該是對的,不會錯。」解語花朝他俏皮的眨眨眼,笑意裡滿是洗鍊自信,「花兒爺的話,道上說一不二。」
 
  「那接下來是你的時代了。」
 
  「不敢不敢,前頭還頂著吳家三叔呢!」
 
  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師徒倆對視同聲大笑了起來,那是一個極為愜意的午后,但解語花明白二月紅話裡的沉重,他知道這條路上就快沒人頂著了,爺爺預先設的局和二爺的庇護都將走到盡頭,接下來橫豎只能靠他自個兒撐!若還堅持著用自己的方式入爺爺的道,便注定磕絆著一路傷血淋漓……但再疼也只能咬著牙笑!合該生受的這是他自己的路,沒得推拒選擇因為這就是解家人。
 
 
  「小花你這是怎麼了?對著個杯子大眼瞪小眼。」忽來一聲嬌脆的嗓音打斷他的沉思,霍秀秀開了休息室的門步履輕快地走了進來,「吳邪哥哥同胖子他們先回去啦,聽說還給你送了個禮?看那胖子賊笑的我便來瞧瞧。」
 
  解語花凝著那半盞涼茶,忽伸手彈了下!玉瓷製的杯子發出嗡嗡鳴響,他抬眼對秀秀漾出抹笑,「七姑娘,我突然很想喝一杯咖啡。」
 
  「啊?」
 
  「呵,我是說……秀秀。」
 
  還沒到那個時候,莫把自己逼得太緊了!解語花看向鏡子,那裡頭有很多人,解當家、小九爺、二爺、爺爺、還有──
 
  「解雨臣!」
 
  見對方遲遲沒搭話只顧著攬鏡自憐,秀秀噘著嘴偏頭想了想,驀地湊至他耳邊大喊了聲,那人回神轉過臉來鼻尖差點蹭在了一塊!可她霍秀秀何等人物,就這般同他眼對著眼,直到解語花朝她燦燦笑開。
 
  「噯。」
 
 
  是了,還有解雨臣,這是他的時代、他的道。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 2012/10/28
 
 
********************************
 
 
【後記】嫁人當嫁解語花!!!
 
 
  對不起我寫不出在我心中淘氣(?)又霸氣外漏的壞小花OTZ當初一看盜七終於知曉了親友們在河道上一片〝小花我嫁〞是怎生一回事!
 
  盜墓小王子=九門解當家=名角解語花=一個對我而言完全無死角的男人!三叔這什麼往死裡打的設定~~~~(要命)
 
  這篇依舊是涼茶系列的延伸,因為諸多愚蠢的原因,於是我打算讓每個人輪流喝一回涼茶!連秀秀也不例外~~~(秀:不是說好了只陪喝星巴巴嗎?)
 
  不過不知是不是為著偏心的緣故,面對小花我竟寫不出良心被狗啃的吳邪!WHY!!?面對胖子小哥都可以毫不在意的騙他們喝涼茶了,面對小花你心軟個啥?這不科學……(抱頭)
 
  我很喜歡原作裡吳邪同小花是好發小鐵哥們的感覺ˇ上半部著重在此,下半部是想寫寫他同二月紅師徒爺孫兼具的情感,這篇裡頭稍稍提及了對小花的個人觀感,我想他就算撐著解九爺的局,也能用著自己的方法走出另條路來!那因為比預料中寫得正經,於是後頭的小劇場就崩的格外嚴重XD請大家小心服用^.<
 
 
********************************
 
 
就是涼茶小劇場──
 
【解語畫中人】
 
「可惜我已記不太起自己從前的模樣。」
 
「怎麼說呢,就像是從少女漫畫裡走出來的一樣!」
 
「喔,是小甜甜還是美少女戰士?」
 
「就是這個!原來小花你是星野光啊!Fighter Star Power Make Up──」
 
花兒爺的應答三選一
 
(A)
  「說笑呢,這邊豈敢占了星光鐵三角的缺~你還是同你家那黑面神跟胖子找流星去吧!小爺不介意送你一程。」
(B)
  「肉丸子頭愛()()(),地()()()不在你很寂寞吧?需要小爺我來替你唱曲Search for your love嗎?」
(C)
  「比起星野光天王瑤似乎更適合我?可惜秀秀那丫頭太不阿滿了,還要再磨練個幾年才是~」(小花你不要較真=A=)
 
↑完完全全就是自曝年齡的玩意兒!如果看倌能完完全全看懂裡頭的梗,請讓我們一起流下時代的眼淚XDDD
  我絕對不會告訴你我眼前已經出現燕尾服蒙面俠版的小哥!我痛恨我太過豐富的想像力啊啊啊啊~~~~~~~(還有星野悶、夜天真、大氣胖星光三人組比基尼好帶感的啊>W<)
 
 
********************************
 
 
共飲涼茶杯一盞
 
 
  待解語花換好衣服出來後,便看到秀秀正聚精會神的研究那壺涼茶,一時興起他坐到小丫頭對邊支著頰笑道:「為了這回夾喇嘛可得罪大人物了!秀秀,若我明白的告訴妳這就是杯苦茶,不喝光就得不到想要的消息該怎辦呢?」
 
  霍秀秀挑挑眉在解語花還來不及阻止前,便姿態優雅的端起那半盞涼茶徐徐飲下,末了朝他俏皮的吐舌一笑,「還能怎麼著?就陪你同甘共苦一回唄!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整回來。」
 
  「謝了,等會請妳喝星巴巴的焦糖瑪奇朵!」
 
  「那我要雙倍的再加一個法式莓果夏洛特。」
 
  「成交。」
 
  過午的暖陽透過樹影映照休息室裡一片光影搖曳,他想自己何其有幸,在這爾虞我詐的世道裡,至少還有個可以共飲涼茶之人。
 
 
↑特別寫給SIN的小段子,噯、說穿了我其實也只是想讓秀秀喝苦茶XDD(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