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聲

 
軍校時代‧
 
  「素還真你知道嗎,有的時候書包亂也只是一種掩飾。」
  「不要為了你的隨興找藉口,崎路,前輩剛剛說了要扣分。」
 
天虎八將‧
 
※報到
 
  「崎路少尉,請換下你的郵務袋。」
  「前輩,你可知這個郵務袋背後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那是一位愛國的忠貞義士最後的遺物。」
  事後素還真看著崎路拎著他的乾坤大布袋哼著小曲走開,漩眉微挑、雙手一攤無奈的笑了開,「竟然連前輩都拿他沒輒?」
  「要嘛就讓他拎著那破布袋、要嘛就降他做郵務員,是你選哪個?」
  「前輩偏心!我當年跟您提出過戴面具的申請怎就沒允我……」
  「我可無法替你的低級趣味買單,你以為軍中天天在過年嗎?」
  「我的面具背後也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那是四川一門奇巧技藝最後的傳人託付……」
  「胡鬧。」一頁書忍俊不住的笑了。
 
※日常
 
  「呼呼~傳說只要呼叫〝刀疤、布袋、小蓮花〞天虎八將的精英就會立馬現身為您服務!」
  「慕少艾,你知道玩火自焚四字怎麼寫嗎?」
 
※開戰
 
  談無慾覺得自己真的討厭素還真。
  當烽火燃燒得越熾烈,那人的眼神便一分分的冷下去——
  但素還真還是優雅地笑著,踏著敵方屍骸從戰場凱旋歸來的日子,霜雪滿天。
 
那一場風花雪月的事‧
 
※初局
 
  「你不會殺我。」
  「朱大小姐可能還不清楚,素某雖文質彬彬看起來柔弱可欺,但素某是軍人,軍人在戰場上從不留手。」
  「我從不懷疑。」朱雀雲丹笑著故意空出國王旁邊的位置,巧笑嫣然擺明了請君入甕,「但在我還有利用價值前,你不會殺我。」
 
  遲遲沒聽見那聲「將軍」她知道自己贏了這一局。
 
※舞會
 
  「所以明天在將軍大人的壽宴上我會公開邀請妳跳舞。」
  「這算邀請還是告知?」
  「都有。妳會跳舞吧?」
  「不會。」
  「耶?」
  「所以等著被踩腳吧,我第一次慶幸自己也有笨拙的時候。」
  「真巧,素某也是。」
 
※反間
 
  原來,他也有失手的時候。            
  那女子完成任務後像風一般消失在眾人眼前,他知道她原本的組織為此展開了追殺令,而他卻置之不理——
  「素還真。」一頁書的聲音自身後傳來,素還真窩在沙發裡維持著沉思的姿態,無比疲倦地開口。
  「前輩,我可以用生命擔保,我們的計畫與重要文件沒有半點滲透缺漏。對不起,我到現在依舊參悟不透她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唯一可能的解釋,我只是一個推動她計畫的棋子,用完便被這麼丟棄了……」
  「素還真你錯了,她其實已經奪走我們組織裡很重要的東西,雖然我覺得這樣其實還挺不賴的。」
  「啊?」
  「你很需要一個失敗的經驗來挫挫銳氣,如果她不出手也會由我出手。」
  「看來前輩真的很想跟素某認真打一場……」
  「哈!等你酒醒了我隨時奉陪。」
 
 
※※※※※※※※※※※※※※※※※※※※※※※※※※※
 
 
  重嬰:書包亂是一種掩飾!!真的!書桌亂也是!()
 
  某慕:這樣敵方要搜身都不會蒐他的包包,〝因為崎路人在軍中就是以書包亂聞名的!〞(驕傲挺)
  小兵a:報告大人我們不敢蒐。
  將軍:馬鹿野郎!連這也不敢?
  小兵b:因為將軍您沒跟我們一起讀過軍校……
  小兵c連大名鼎鼎的梵天都不想蒐他的乾坤大布袋。
 
  泰泰:軍校七大不可思議——傳說中,搜過少尉布袋的人當年的午餐便當已長滿萌菌(欸)
 
  織影:因為會不知道搜出什麼東西來……
 
某慕:崎路的乾坤袋堪比小叮噹的異次原袋啊!!然後我突然因此想到一個梗——
 
 
※※※※※※※※※※※※※※※※※※※※※※※※※※※
 
 
※奇蹟
 
  「素還真,輪到你交換禮物了一起來玩嘛!」
  「不了,謝謝。」
  「還是不是朋友啊?本大仙特別貢獻了自己萬應萬能的寶貝充當你的禮物袋耶!連前輩都只能用普通的麻布袋你還有什麼好不滿的?」
  「感謝騎鹿大仙特別關愛,可惜現在的素某真沒這份心情,除非你那萬應萬能的寶貝袋能變出個風采鈴,那素某會非常樂意前去摸上一摸。」
  「看來你幽默感恢復了不少!但誰知道本大仙的寶貝袋在這奇蹟之夜會變出什麼來呢?我再給你一分鐘,你不要我就收走了。」
  察覺崎路人語氣裡的不容拒絕,素還真苦笑著從資料堆中起身朝放著乾坤袋的房裡走去,然後不到一分鐘素還真少見驚慌失措的抱著個嬰兒從房裡衝出來破口大罵——
 
  「崎路人!你最好解釋一下為何會有個奶娃娃在你的乾坤袋裡!!?」
  「噢、聽說那是你兒子~」
              
 
  ↑網羅乾坤崎路大仙的寶貝袋裡什麼都裝、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我想你會需要奶粉、奶瓶跟尿布的。」崎路人笑盈盈的從布袋裡掏出一堆嬰兒用品。
  「如果你能變出我兒子的母親我會更感謝你……」
 
 
多年以後‧
 
※風聲
 
  「我是諜報員啊,上尉先生,你說過軍人在戰場上從不留手,剛好我也是。」
  「那幹麻留續緣給我?」聽見那人久違的嗓音從話筒另一邊傳來,素還真很訝異自己竟然還能邊哄著孩子邊與之冷靜對談。
  「這個嘛……可能是想留到太平盛世後一個讓我見你的理由。不過我想現在已經不需要這個藉口,恭喜你要結婚了……」
  「風采鈴妳情報員怎麼當的!誰要結婚了?這幾年關於我的消息妳到底有沒有認真在探聽關注,哪個人放出這風聲的被我査到立馬要他好看!喂、喂──」素還真錯愕地看著斷訊的話筒,不敢相信關於那個人的音訊又這麼斷了。
  他頹然抱緊續緣,孩子偏高的體溫暖暖環著,柔嫩的臉頰在他頸窩間蹭了兩蹭,「爸爸?」
  多年之後他竟又再一次錯過挽留對方的機會,想起過往每一次爭鋒相對與口是心非,素還真懊惱地長嘆了口氣,「對不起,是爸爸活該……」
  「我接受你的道歉。」
  聞言素還真整個人一愣!抱著孩子轉過身便看見風采鈴笑盈盈從書房內走出,朝他揮了揮崎路上回坑走的鑰匙──
  風采鈴身著雪紗襯衣、及踝的高腰波浪紅裙一如他們最初相見的模樣,不同的是那人今日手裡捧著一束花與白紗,緩緩走至他身前微笑,「我還以為你會想要跟我結婚的。」
  「消息妳放的?」
  「你也可以只當他是一場風聲……」
  話還未完她就被素還真緊緊擁入懷中,對方在她耳畔說不出是氣惱還是歡欣地說道:「我說過一捉到那人定要他好看的!別以為妳只需要付出跟我結婚的代價。」
  「那你還想怎樣呢?」
  「現在暫時想不到──但妳要有堪比海殤前輩金丹換三劫的心理準備。」
  放下因好奇而掙扎不已的續緣,素還真迅速寫了張字條連同捧花塞進孩子懷裡,交代送至隔壁給一線生,然後他終於空出雙手將白紗半覆於那人頭頂,將她整個人兜近他身前。
  「請問,現在我能親吻新娘了嗎?」
  風采鈴柔荑主動環上他肩頸,巧笑倩兮揶揄道:「你好似省略了太多步驟?我當初得到的情報是:素還真沉穩機敏、冷靜自持、不管在任何情況做任何事皆能按照程序完美的執行任務……」
  不待她說完素還真雙手一翻!半罩著的白紗整個掀揚開來將他倆包覆其中,眼前一片迷濛雪色她在素還真的唇吻糾纏過來之前,聽見對方帶笑輕歎。
  「不過風聲——」
 
  那是昔年初見他對她第一句評說,於今,徹底奉還。
 
 
 
 
(全文完)
 
 
慕曦語 寫于2012/11/25~11/26
 
 
※※※※※※※※※※※※※※※※※※※※※※※※※※※※※※※※
 
 
【後記】好的BGM讓你填完坑,選錯BGM讓你開新坑……(不我不能再坑下去了!)
 
  於是我出動了跳跳大法把可能又要一個十年的文坑硬是給補完了!甚至最後還寫了個閃到爆的結尾OTZ
 
  啊不是只是隨便說說隨便寫寫……我果真還是過不了自己這關╮╯~╰╭
 
  總之一切都是金馬獎的陰謀啦!他害我昨天聽到【風聲】主題曲,雖然幻想並不犯法,不過我才不會告訴你我現在腦中出現了素還真同崎路人等天虎八將穿軍裝演架空諜報片的模樣!!!QAQ
 
  快看這歌詞多適合異數時代的素還真跟風采鈴!換成這篇就是〝軍官與偽名門千金〞戀情騙局諜對諜最高啊~~
 
黃曉明——風聲

作詞:李焯雄作曲:曹軒賓

若你看出我那無形的傷痕
你該懂我不光是好勝
亦邪亦正我會是誰的替身
真作假時假當真

說來遺憾就算我有多堅忍
若有似無有什麼憑證
半喜半悲愛本來是雙面刃
是非任他們議論
沒半點風聲命運卻留下指紋
愛你卻不能過問
別走漏風聲愛我比敵對殘忍
燦爛卻是近黃昏

若你看出我那無形的傷痕
你該懂我看你的眼神
亦邪亦正我會是誰的替身
真作假時假當真

愛你卻比死更冷
燦爛卻是近黃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