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894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花秀】兔子蘋果(贈SiN)

  環著小姑娘解語花嘆了口氣,慶幸自己平日訓練有成,若非下盤穩固現在早同秀秀滾倒做一塊!他有些詫異地扶起對方肩膀上上下下打量了會,笑問:「怎麼來了?還不到逢年過節呢!別告訴我妳為了顆蘋果千里離家一個人從北京跑來。」
 
  「說對一半!我想奶奶啦就一個人搭機來了,都到長沙就想著要來找你玩,誰知一進門二爺爺就給了顆蘋果,你也知道我最怕吃蘋果……跑了大半個園子才找著你呢!」
 
  解語花無奈地接過蘋果牽著霍秀秀至一旁花臺坐下,這顆蘋果來歷他是知道的,二爺爺透早親上市集選來要給二奶奶的呢!他雖饞卻連碰也不敢碰,這麼好的東西這小姑娘卻嫌棄成這樣倒也奇了,他邊用巾帕擦著水果邊問道:「秀秀為什麼這麼討厭吃蘋果?」
 
  霍秀秀癟了癟嘴低下頭,雙腳一盪一盪的輕輕敲在花臺青磚上,「你聽過白雪公主的故事沒有?大家都誇我可愛又是奶奶捧在心尖上的公主,莫不定哪天有人要害我呢……」
 
  「好哇!還想著秀秀是真心對我好,沒想竟把我當個試毒的真叫人傷心。」
 
  解語花聽後有些啼笑皆非地逗起了霍秀秀,小姑娘氣鼓著雙頰急急反駁道:「才沒有呢!這蘋果是二爺爺給的這才放心給你,小花把我當成什麼人了?而且公主吃蘋果才會中毒的,奶奶說小花不是公主所以絕不會有事。」
 
  嚷完霍秀秀想起除了蘋果外困擾自己多時的問題,凝視身旁穿著青摺子挽起水袖正仔細擦拭水果的解語花,艷紅果皮將他靈巧修長的雙手襯得更為白皙透亮,秀秀忍不住有些不平地說:「可……小花你明明那麼漂亮為什麼不是公主呢?」
 
  有些吃驚地眨了眨眼,不管怎樣能讓粉雕玉琢又可人的秀秀,打心底稱讚聲漂亮還真是件教人得意的事!解語花嘻笑應道:「這個嘛……因為公主要讓秀秀當啊!我當戲子就好,古代好像叫弄臣是唄?還請公主殿下多多關照,好讓小的能同老佛爺交代啊。」
 
  「弄臣要做什麼?」
 
  「就演演戲、逗逗主子開心,有什麼好吃好玩的在旁分一杯羹就是。」
 
  「那不就同我們往常一樣嘛?」
 
  「說的也是!可小解子我最近被老佛爺交派了項任務,若無法達成可就要叫她老人家失望,妳也知道我最怕人家失望了。」
 
解語花靈活地轉著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想著總該找個法子治治小姑娘的心病,若以後挑食都拿這來當藉口那還得了?方想著該怎麼勸解呢,一旁霍秀秀聞言很有義氣的拍了拍胸脯應道:「老佛爺是指我奶奶吧?我能幫什麼小花你直說。」  
 
「秀秀喜歡什麼動物?」
 
  「小兔子!」
 
  「兔子啊……」解語花從衣袋裡摸出隨身匕首俐落地切起蘋果,沒一會一塊塊半月型的蘋果上都豎起由艷紅果皮雕成的長耳朵,倆倆一對排在帕子上。 
  
  「喏!」很是滿意的看著成品,解語花拿起隻兔子遞至秀秀面前,「妳若怕毒,就叫人通通削成兔子蘋果,這毒要不就是下在表層、要不就是沁到裡邊,妳拿奶奶給妳的那根寶貝簪子抹過一回便知分明,可秀秀呀……這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與其這般過日子,妳要不就成個沒下毒價值的人、要不就成個不怕別人下毒的人。」
 
  霍秀秀聽後低下頭好一會沒說話,解語花很有耐心的等著,空氣裡瀰漫淡淡果香,直到淺黃染上兔子背時才聽見小姑娘輕輕的嘆息。
 
  「我總想,是不是不當公主就用不著怕毒蘋果,可我好像生來就是公主,逃也逃不掉!要放棄又做不到……小花你能懂嗎?」
 
  「我懂的秀秀,我真懂!可要在這老九門裡生存,妳總要學會分辨或培養出敢從他手裡吃蘋果的人。」
 
  霍秀秀抬頭定定看著解語花和他手裡的蘋果,終於張嘴一口咬了下去——


  「噯,別連我的指頭都給吃嘍!」
 
解語花鬆口氣鬧了小姑娘一句,然後急忙抽手躲開攻擊,看著霍秀秀自己接過蘋果津津有味吃起的模樣,很是欣慰地探問道:「好吃嗎?」
 
  「嗯!」
 
  久違的清甜微酸縈繞在舌齒之間,霍秀秀細細咀嚼著,想通了些事後點點頭,「既然逃不過那就要想法子過得好,對吧?」然後拿起帕子另一端的兔子蘋果朝解語花遞去,很是認真地問了,「那在我自己會切蘋果前,小花願意一直幫我削兔子蘋果嗎?」
 
  「要人費心的丫頭!」
 
  叼過蘋果的同時解語花輕輕咬了小姑娘的指尖一口,笑得無比溫柔。
 
  
  多年後,解語花躺在病床上回過神來時,便看到立在刀尖上的兔子蘋果蹦至唇畔,他瞅著守在床邊的霍秀秀淺笑道:「妳也終於自己會削兔子蘋果了。」
 
  「總是要會的。」秀秀點上丹朱的姣美脣形抿出朵笑花,話語裡卻隱著幾分淡淡的疲憊與無奈。
 
  解語花品嗅著蘋果的芬芳故作嘆惋地說:「噯,若是能得新任的霍當家親手餵一口就更好了!」
 
  「解當家果真膽識過人,就不怕我指上淬了毒嗎?」
 
  霍秀秀挑眉睨了解語花一眼,只見那人久違的朝她笑得滿臉和煦燦爛,輕聲回道:「在這老九門裡生存,總要有個敢從他手裡吃蘋果的人。」
 
  「你都傷成這樣了,還操煩這些做什麼……」秀秀收回刀子,低下頭彷彿專心擺弄蘋果,解語花很有耐心的等著,待她再抬頭還他過往那個最熟悉、古靈精怪又淘氣的笑容。
 
「既然逃不過那就要想法子過得好,對吧?」
 
  秀秀朝他眨眨眼,親手將蘋果餵至他唇邊,解語花噙著笑張嘴咬落的同時啃了她指尖一口。
 
  「這下小解子也終於對老佛爺有交代了。」
 
  「大膽奴才!連本公主的指頭都敢咬,罰你傷好後削一輩子的兔子蘋果賠罪。」
 
  「喳——」
 
  那是北京最生機蓬勃的季節,蘋果的甜香沖淡了病房裡經年不去的消毒水味,他們同在這明媚的春光下醉了一醉,嘻鬧如兒時般無憂開懷!即便明日依舊腥血滿天、出了那道門後霍解兩家從此天涯。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2012/12/~12/14
 
 
 
※※※※※※※※※※※※※※※※※※※※※※※※※※※※※※※※※
 
 
 
【後記】聽著病房裡的嘻笑,吳邪握著門把遲遲生不出旋開的勇氣,末了轉身靜默離開,從來他的身邊是不寂寞的,但現在真真切切只剩他一人了……(小三爺:我呔!沒戲分就算了你還在後記兌擠我QQ
 
  啊哈哈其實會有【兔子蘋果】這篇全是為了三蘇在微博上放的這個小段子:
 
  解語花從噩夢中醒過來,看到病房外明媚的陽光和滿目的綠色。北京最生機勃勃的季節會令人產生一種錯覺,讓人會短短的在這美景下面醉了一醉,忘記很多東西。秀秀在他床邊上削著蘋果,用小刀切著吃著,看到他醒來,便用刀切了一小塊,遞到了他的嘴邊。--《盜墓筆記》他們在幹什麼集 BY南派三叔
 
  我心飛躍!圓滿到什麼都無須再多解釋了ˇˇˇ所以咱們後記就通通省下來唄~這日子忙到連話嘮的餘裕都沒了OTZ(關於秀秀同小花的人物感想下篇再說吧XD)
 
 
【番外】
 
 
  「要人費心的丫頭!」
 
  叼過蘋果的同時解語花輕輕咬了小姑娘的指尖一口,笑得無比溫柔。
 
  「還是小花對我最好了!」霍秀秀咯咯笑著偎了過去,親暱地倚在解語花肩上,「若你是男的我就不給吳邪哥哥當新娘子了!改給小花當新娘子。」
 
  「秀秀喜歡吳邪啊?」
 
  「因為吳邪哥哥呆呆傻傻的很好玩嘛!奶奶同我說過,女孩子家呀最好找個喜歡自己、對自己好的人嫁了,笨一點沒關係!不讓人傷心便行。」
 
  「這樣……」
 
  「這樣可不行喔!秀秀。」老人溫和帶笑的嗓音突然自兩個小傢伙頭頂響起,解語花與霍秀秀俱是一驚!回頭仰望才發覺二月紅不知從何時起便站在花臺後邊。
 
  「二爺爺!」
 
  應了兩個小傢伙的喚喊走出花臺,二月紅一手一個搭上孩子們的肩苦笑道:「還想著秀秀不知找花伢子打流到哪去了呢,誰知一尋來便聽見這般嚇煞巴人的話題……」
 
  「我同小花沒說什麼嚇人的事啊?」
 
  霍秀秀和解語花互望了眼,疑惑的歪了歪小腦袋,二月紅嘆口氣揉上小姑娘的團子髻,語重心長地說:「總之什麼要給妳吳邪哥哥當新娘的話以後千萬莫再提,若教妳奶奶知道吳家那小狗崽的皮怕就保不住囉!曉得了麼?」
 
  「知道了……」
 
  捏捏小姑娘嫩呼呼的臉頰,二月紅湊近她耳邊悄聲輕道:「二爺爺要妳忘了方才說給吳邪當新娘子那句,但下一句和開頭那句倒是可以記著,等秀秀長大就會明白二爺爺的意思了!」
 
  言畢二月紅瞅著眼前兩個粉雕玉琢的娃娃,眨眨眼愉悅地笑了開——先別提他自個兒的私心和吳家那傻呼呼的小狗崽,他想老五會感謝他提前止了場預見的腥風血雨。
 
 
↑寫完我只想喊——二爺的CP不可拆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