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多寶格】簪(贈小花)

  素還真將那只簪置於盞小巧的羊脂玉瓶中,成了書房裡多寶格一堣的風景,有時興起他賞玩著滿目琳瑯,用指尖輕輕彈落步搖上的微塵玲瓏作響。某回被一線生瞧見了皺著眉直叨念,該將作工如此精細的簪子收進箱盒裡妥藏,明明是這般愛惜的,他卻沒由來地不想將之收進匣子裡,許或,是給自己一個拂塵的理由。
 
  拿著巾布細細拭淨簪上每一道銘刻,那真的是只極為精美的飾物,應在美人如雲的鬢髮上停駐,而不是在這冰冷的匣格裡生塵,他曾想過將之轉送給自己的孩子,若哪天有了喜歡的姑娘再替他一了心願……
 
只不過每當起了這個念頭,卻又發覺捨不得放手——於是年復一年簪上的鎏金總在不經意間刺著眼,奪目鮮明的勾起所有疼痛,他摩挲步搖琳琅奏響回憶,紅玉在指尖浸潤下熠熠生輝,觸手卻透骨生寒,即便緊緊合在掌中仍舊像塊化不去的冰。
 
  「若能湊成一對,不知該有多好。」
 
  直到有回他的孩子凝著那只簪,笑著這麼跟他說了,素還真有些訝異地停下十九路上的征伐,偏頭看向供在多寶格裡的那只簪,末了釋然地揚起唇角。
 
  「是呢,看久了的確有些寂寞——不如留下續緣相伴吧?」
 
  言畢他促狹地作勢要抽去孩子的髮簪,續緣邊靈活解著突來的攻勢邊笑著告饒:「這可不行,續緣的簪子通體皆為精鐵所鑄,金石相觸恐傷其玉,爹親還是另尋一只吧!」
 
  「那依續緣所見,應當配上何種材質為佳?」
 
  「玉寒木潤,續緣相信爹親身旁早有合適的物件,只是忘了而已。」他的孩子嘴角漾出抹與他極為相似的弧彎,笑盈盈地在猝不及防間按下逆轉局勢的一碁。
 
  是夜,他獨自一人打開自己的簪盒,挑了只樣式極為樸素的陳舊木簪,僅綴著簡單紅線流蘇,晃晃漾漾地一如當年初見的模樣,他嘆笑著將木簪投入瓶中,記起曾有拋開一切與她攜手的瞬間。
 
  「昔聞投簪逸海岸,今見解蘭縛塵纓……對妳而言,素某也已是永遠的紅塵中人了。」
 
 
  從此,他的多寶格裡供著的不止簪,還有他未及言明的一生情愛。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2012/12/02~12/16
 
 
  ******************************
 
※「昔聞投簪逸海岸,今見解蘭縛塵纓」語出孔稚珪的〈北山移文〉,於後記會補充提及^-^
 
 ******************************
 
  親愛的小花生日快樂!!!>3<
 
  歹勢學姊最進沒有被萌神打到頭生不出黑黑的東西給你~只有很努力減少對話框跟減糖這樣OTZ(雖然減對話最後還是失敗……)
 
  希望還合妳胃口就是啦~生日快樂XD
 
  
 ******************************
 
 
【後記】若沒對話框,某慕的寫文人生是黑白的……(眼神死)
 
  不是不能寫些細密的東西我只是不能忍受沒有對話框一直在心理活動啊!況且這心理活動還如此正經不能吐槽簡直是要憋死我!!!(喂)於是這篇文忍了458個字後我還是破功了OTZ
 
  然後提一下文中「昔聞投簪逸海岸,今見解蘭縛塵纓」是化用孔稚珪的〈北山移文〉,雖然我能理解但不是頂贊同他老人家的心思,不過〈北山移文〉真的很可愛!看看這彷彿被人拋棄超適合跺腳的小語氣──整個就是責備對方害他孤單寂寞覺得冷!欺騙我們的山林雲霞,你敢再來我就叫落枝打你車輪!發動整個山林鬼打牆,山神大人不歡迎你啦!Q皿Q(於是叢條瞋膽,疊穎怒魄。或飛柯以折輪,乍低枝而掃跡。請迴俗士駕,為君謝逋客。)
 
  我一直記得在霹靂異數裡,素還真曾跟崎路提過想放棄一切的那場戲,不過終是身陷紅塵,如他自嘆──蕩蕩狼煙狼煙隨,滾滾紅塵紅塵纏,凡情俗慾罷不了,欲使還真更難為。
 
  投簪逸海,不過是惜年無法承諾的一場夢罷了……
 
 
  最後正所謂什麼人寫什麼文,當那日龜了三個鐘頭的160字,跟三十分鐘500字的差別只在對話框這事活生生在我寫文人生上演,我就決定我這輩子不能沒有對話框!
 
  話說從頭最近某慕跟親友很認真的在進行〝在職人生填坑同盟〞這富有上進意義的勤奮活動,每個禮拜都要填土交作業啊!(雖然大家都在挖新坑XDD)那天某慕龜了三小時淨只寫了160字,眼見離10:10分的交作業期限只剩30分鐘,我那心焦就像當年神劍插在肚子裡死活拔不出一樣~結果情急之下打了個對話框——哈哈哈一整個行雲流水變成慕大藥師的回合^.<(等等你不是要寫某素嗎!?)
 
  於此特別收露娘親與阿姨的該該實況:
 
  某織:藥師好搶戲寫話癆一定很開心!!! 160字應該是前面兩段吧?藥師一出場後面就滿了 XD(←我哪是滿了我還溢出來呢哼哼!)
 
  某慕:而且文風丕變我的人生果真不能沒有對話框……我明明昨天睡前還在寫草稿的!所以你們說說寫草稿有什麼用啊!!!再不相信手寫了QAQ
光想著該怎麼扭回來我就一個頭兩個大OTZ扭不回來就砍藥師變成填坑同盟的限定片段如何?
 
  某織:〝藥師:不要砍我請把我放在小劇場吧QAQ〞
 
  某慕:慕大藥師不用小劇場他根本一人撐全場啊!我記得上回出動藥師小天師來拯救素還真的後果就是……於文中藥師所有戲份全數刪掉!因為他已經字數爆到可以自成一篇了藥師你不要這樣對我QAQ
 
  某織:〝藥師:誰叫你不寫我當主角A_A〞
 
  某慕:小傻瓜~主角只能打打醬油當龍套啊!看看那縮在角落畫圈圈的大江XD
 
  ↑嗚呼哀哉……大江真是躺著也中槍OTZ然後因為實在太想該該,某慕就吼了一句崎路人、慕少艾與一線生真是素還真詞窮時的最好救火隊結果織影就好可愛好可愛的打了~
 
  葉小釵表示:(哭哭)
 
  某慕:他可以用寫的跟用比的XDD
 
  某織:然後在一來一往的確認和誤會中字數就爆了XD
 
  某慕:妳其實是通靈了我的第二篇吧!!!
 
  是的所以這系列有第二篇唷XDD以上感謝所有〝在職人生填坑同盟〞的親友>3<
 
 
 ******************************
 
 
 【番外】《簪》初版‧慕大藥師的回合   
 
  他的多寶格裡供著一只簪,精鐵為鑄、鎏金紋身,累絲織成的蝶翼憩在鏨刻水蓮旁,深淺不一的紅玉綴以金鈴組成步搖,每有風過便琮琮作響——
 
  忘了是哪回偷閒瞞著一線生在市集裡買的,他只記得當看見簪子第一眼,便興起想送給那個尚來不及替她挽髮便永遠離開自己的女子。
 
  「哎呀呀,那便是一種名為愛情的懸念吶……」
 
  對於偶然撞見這一幕的友人調笑他不置可否,指了指那人滿攤子的麥芽糖、風鈴和酒。
 
  「我全包了。」
 
  「哈!藥師的懸念無價,只怕財大氣粗硬霸著麒麟穴不放的缺心鬼買不起。」慕少艾語帶嫌棄地轉起煙管,朝他呼出口白煙後脣角揚起的笑意卻很暖,「不過看在那只簪子的份上倒是能送你一組風鈴附加一枝麥芽糖。」
 
  「是不是還少了什麼?」素還真感到有些無奈又好笑地接過友人的餽贈,不忘刻意睨了酒罈一眼。
 
  「送你怕出人命哪,還是算了吧?」
 
  「我可以轉贈一線生與葉小釵。」
 
  「嘖嘖、真是獅子大開口!拿白貨還這麼理直氣壯?真沒遇過像你這麼無良的傢伙。」
 
  「麒麟穴住久的後遺症,是朋友才奉勸你別上來了。」
 
  他拎過酒朝慕少艾擺擺手旋身離去,那人帶笑的嗓音遠遠從身後傳來,「若想老朋友又不敢從崖上跳下來,每年此時我會在這裡擺攤。」
 
  他揚起酒壺揮了揮權充回答愉悅地踏上歸途,即便前方殘陽夕照,渲染血色融融,而明日——依舊江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