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老九門/黑背老六】聽牌

  許或是因為屋裡的女人笑得是如此快活?黑背老六抱著關山刀打起了盹,聽著她歡快的叱喝與搓牌聲,眼前浮現過往在刀會的日子,兄弟們打牌時他也是窩在牆腳處守著,到現在他還清楚的記得,哥聽牌時那一連串興奮的『阿六阿六——』。
 
  刀會滅了那晚,哥也是如此喚他。
 
  『阿六、阿六……兄弟就剩你一個,可別讓他們胡啦!』
 
  阿六阿六阿六——
 
  無數的聲音追著,關山到處盡成血雨,然後他來到了這裡。
 
  「阿六……阿六!」
 
  他握著刀猛地站起,睜眼對上他的女人滿臉明媚笑意。
 
  「睡糊塗了?」無視他橫在頸項的刀,女人扭著腰朝前走來彈了他一腦門!黑背老六默默收起刀,偏頭朝窗口掃了眼,正看著熱鬧的狗五同齊八立馬縮回腦袋。
 
  女人順著他視線望去,除卻關得嚴實的窗戶什麼也沒有,不以為意地妖嬈一笑,她用方才彈過他額際的手勾上肩頸,另隻手從身後拿出瓶溫得恰到好處的酒於他面前晃了晃。
 
  「胡了,同你分紅。」
 
  然後仰頭飲了口,湊唇渡過來——辛辣的酒液沿著喉嚨暖進了心底,他的女人意猶未盡地舔舔艷紅唇瓣,挑眉笑問:「真不進屋去?」
 
  「等妳胡夠了,回家。」
 
  他取過酒握住她的手,女人瞭然地回握然後摩挲著捏了他掌心一記,「手氣正好呢!回頭再摸兩把,贏隻狗晚上予你配燒酒。」
 
  「不要黑背那只,下地好使。」
 
  「得!」
 
  轉身離去前白姨掏出帕子,撫過黑背老六略略沾上水氣的整齊髭髮跟乾淨衣裳,凝著那人黝黑瞳眸裡有她的影,覺得此刻他們終於都像個人了!
 
 
  屋外風雨不減春意,屋裡狗五抱著唐僧心裡直唸阿彌陀佛,身旁的齊八算了卦,什麼也沒說輕聲嘆口氣別開眼。
 
  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命運以雨研墨,揮筆寫定離殤,而誰正疾疾走過帶來終結的足音……
 
 
 
           慕曦語 寫於 2013/1/8
 
 
*********************************
 
 
【後記】佛爺!小九!還不快快放開那一對又一對的王道CP~~~~OTZ(夫人們快逃!CP收割機來啦QAQ)
 
  所以我其實有點怕看老九門……昨天剛看了一月的新篇《雨中》被打到該該叫!勾起我滿心怨念無處發只好來小段子啊OTZ
 
  美美滿滿的小日子不好嗎!?何苦生生掐斷那小小的幸福,家國大義雖重也是能走夫妻同心路線嘛QAQ
 
  文裡引用的詩是陸游的《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

  
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一整個很合我心之場景!>W<(開花~~)
 
  然後吳家爺爺跟神算齊鐵嘴一整個成了我家白姨跟六爺的插花定番XD之前還有一篇來不及收入《誰堪執手》裡的小故事也有這對哥倆好~下回有機會再來寫寫吧!
 
  【聽牌】這篇的筆調比較偏六爺視角,之前寫的都算較偏白姨的角度,換個方式敘寫,希望能呈現另一種不同的黑白風情!還請大家多多指教了>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