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隨筆】001

 
「不識得。」他摸了摸自己的鬍渣,把你是我姪子的朋友這句話給嚥了下去,然後自我解嘲地笑了——就算他們面容上年歲的差距越離越遠,讓小哥叫聲「叔」這破事他還真做不出來!
 
他將替他備的衣褲拿出,然後點起菸狠狠吸了口盡可能瀟灑地說道:「穿好後背著裝備出去吧!從現在起這兒是我顧了。」
 
那人還是啞巴樣的悶油瓶性子,點點頭什麼也沒說交換了彼此的鬼璽後轉身走了,他看著那樣的背影突然很想喊喊諸如「若你還記得,十年後來替我!」之類的話,但他抿著菸什麼也沒說只是拚命抽著……
 
終於,那人的身影永遠消失在煙氣繚繞裡,他在泛著青光的斗室中頹然倒地,所謂生死至交,終抵不過那人永無止境輪迴的記憶。
 
腦中很多事轉著,然後他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笑到連許久不曾摘下的面具都裂出了淚,最後啞著聲聽著餘音與這亙古的青銅隕洞相對。
 
 
「記不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你我交會時,曾綻放的光亮。
 
 
 
慕曦語 寫于 2013/02/28
 
 
※※※※※※※※※※※※※※※※※※※※※※※※※※※※※※※※
 
 
  「馬的!老子連在夢中都是個文青範兒。」
 
  青年醒後抹了把臉憤憤地罵道,打通電話給自家夥計叫他把那套方收的徐志摩全集給封了。
 
 
※※※※※※※※※※※※※※※※※※※※※※※※※※※※※※※※
 
 
【後記】胖子:行啊天真!你也知道什麼叫〝你我交會時,曾綻放的光亮!?〞胖爺我成天跟著你倆眼都瞎了~
 
  非常、非常非常突發的小短篇OTZ我一直坑著的悶油瓶與他家小三爺就這麼補上了…老實說跟原本預計要寫的八竿子打不著邊OTZ(認份吶這是宿命~)
 
  莫名寫了的主因只是因為——混帳金光你這不道德的竟然在最後歡騰一片〝史羅碧將軍英明威武〞中預告二師姐的便當!!!我要報復社會(誤)
 
  心情煩悶什麼的寫文最舒壓了!成文很快也沒多想~大家將就看XD
 
  然後那個天真夢裡最後一句真的是我接得太順口無意識間就打上了OTZ於此附上徐志摩先生的《偶然》原詩:

  我是天空裏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我想除了這詩朗朗上口外,可能也跟今天一起看片哀嚎的成員中有阿來小公主有關,想當年我們可是因為演了段徐志摩與林徽音成了班上最佳銀幕情侶黨啊!徽徽我看著你就志摸上身啊~(毆)
 
  後頭照例附上某人眼中的真實亂入小劇場XD
 
【小三爺的吶喊三選一】
 
  他看著那樣的背影突然很想喊喊諸如——
 
(A)
  「還記得當年青銅門後的悶油瓶麼!?」
 
(B)
  「張起靈小朋友~小爺我叫你回家當掌櫃!」
 
(C)
  「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盜墓七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