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894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花農】迴生燼落歸何處

  「這句話不該是我問妳才對嗎?」那人挑眉笑了笑,抽出指掌轉將她的手收入被中,確認蓋妥後才拍著她的背輕輕哄著:「睡吧,還不到四更呢。」
 
  「那你
呢?」
 
  「再坐會便睡了,還是妳在暗示少了為夫侍寢睡不著。」
 
  「若說是呢?」
 
  「呃!」凝著他本在說笑卻一瞬轉為不知所措的面容,風采鈴輕笑出聲跟著坐起將錦被覆上那人胸前,然後捉牢對方的手細細摩挲著,溫柔語調裡不無嘆息地響起,「手都冷了……」
 
  「我沒事,別擔心。」素還真淡淡一笑將頭靠過去同妻子並肩倚著,指掌交錯間燃出的熱度暖進了心底。
 
  「只不過又去誰的夢裡當了大俠還是半仙?」
 
  風采鈴打趣地朝他眨眨眼問道,那人臉上閃過幾許刻意為之的明媚憂傷,埋首於她頸窩間哀嘆:「唉唉,這回較難啟齒些!大俠算個人、半仙算個神,為夫此次萬分悽慘淪落至畜生道去了……」
 
  「咦?」
 
  素還真興致一起鬆開妻子的手比畫起來,「不過可不是什麼普通畜生,是通體雪白型如鳳凰、飽受上天眷顧的吉祥神鳥喔!」
 
  「聽起來似乎沒什麼不好?」
 
  「是沒什麼不好。」話雖如此但那人微笑起來的模樣莫名添了幾許悵惘,「只不過太受眷寵的結果,便是每當死劫臨身就會降下天火賜予重生,明明該是令人欣羨之事,但在一次又一次的迴生後吉祥神鳥漸漸覺得失去了生存的意義——不再有人珍視他的付出與努力、不再有人擔憂他置身險境,他雖不滅、亦不算生……最後吉祥神鳥跟上蒼祈求,祈求在每次迴生後減去他的壽命,哪怕只少個一年半載都行!然後在往後彷彿永無止盡的火焚中,期待著自己真正死去。」
 
  感受到妻子擔憂目光,他輕笑著吻了吻對方眉間安撫道:「醒後發覺自己還是個平凡至極的普通人真是太好了!好啦,故事說完睡吧。」
 
  「你還有事。」偎進丈夫懷裡她側身環著他只說了這一句,然後聽聞那人無奈的嘆息伴著夜雨淺淺輕輕。
 
  「別那麼敏銳,有時也留給為夫一點心事空間如何?」
 
  「嗯,那我便什麼也不問伴你至想通如何?」
 
  「噯!不過是自尋煩惱,說出來怕是連餘韻也無只剩可笑了……」素還真嘀咕了會終是敗下陣來,撫著妻子烏麗柔順的長髮爬梳著心事,「我只是想著夢裡身為吉祥神鳥自己,要不就是永遠失去了寶愛的事物,要不就是從未有過值得珍視的存在,想想便覺得十分可憐起來。」
 
  「怎會如此設想?」
 
  「或許是因為相信輪迴無盡吧……若真是我的話,只要能再見自己珍愛的人一眼,無論迴生何等漫長總有個寄託的存在,才不會這麼輕易就捨棄!可現實我只是個普通至極的平凡人,此生燼落我怕自己找不到該回去的地方——」
 
  他憶起過往每一次困在異域迷障裡尋覓歸途的徬徨,忍不住將身旁的妻子擁得更緊了些……如果有一天連這個人的溫暖都成了再無法觸及的夢幻泡影那又該如何是好?
  
  「怕什麼呢?」彷彿察覺他的不安聞言風采鈴輕輕笑了,執起對方繫著紅繩結的左腕,「別忘了你可是有月老爺爺加持,可綁得了人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的超級紅線哪!那麼不管燼落何處總會再相遇的。」
 
  「說的也是。」
 
  凝著彼此腕上相依的紅繩,素還真終笑嘆了口長長舒心——他還記得他們一起打著繩結的那個夜晚,一結一誓、同心為約,即便迴生無盡,三千世界裡、芸芸眾生中總會再重逢的。
 
  耳畔緩緩響起紅線謠的調子,他回神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從倚在對方肩頭的姿勢換枕上她溫軟的腿股,隨著低柔哼唱風采鈴沿著他的背脊來回輕輕拍撫,素還真撐起上身朝妻子挑眉呶了呶嘴,「妳拿我當續緣哄?」
                                                                                                  
  「不然該怎麼辦呢?」
 
  「唉!」素還真故作無奈地嘆了口氣,一把將人拉進被窩後心滿意足的摟在懷中,同她額抵著額眷眷摩蹭道:「那為夫只好親身示範如何正確哄枕邊人入眠,首先是躺下蓋好被子然後啊……」
 
  未盡的話語全數消融在含笑湊上的唇吻裡,半晌後微微退離風采鈴促狹地朝他眨眨眼續道:「然後這就對了?」
 
  「我有沒有認真誇讚過娘子妳悟性奇高、聰慧過人。」
 
  「我不介意你就此說上一整晚——」
 
  燦笑著伸手環過那人頸項,回答她的是一連串細密綿長的啄吻,久久不歇。
 
 
 
(全文完)
 
 
慕曦語寫於2013 3/31~4/20
 
 
※※※※※※※※※※※※※※※※※※※※※※※※※※※※※※※※※※
 
 
 
【後記】你確定這樣又親又吻又摟又抱真的能睡得好嗎!?(雙花:你說呢~^.<
 
  最近過著三不五時被雙花暗算的生活OTZ實在是怕再不寫靈感倉庫就要爆倉只好填填坑,絕對不是因為我特別偏心這傢伙的緣故……(遠目)
 
  本是想著砂糖放多了偶爾也該釀釀酸梅(?)結果一不耍笨放閃賣賣萌,素來爆字如水流的小雙花就給我鬧彆扭!於是拖著磨著眼看又是半個月過去,最後只好心一橫順他個又閃又瞎的結局OTZ(掩面)
 
  這篇的末段接了之前【執手與子繞指紅】的紅線設定,下頭〝娘親眼中的真實〞裡也會延續使用,算算離紅線篇也快過兩年了……歡迎各位看倌回頭補補設定OTZ(喂)
 
  最後在進入〝娘親眼中的真實〞前依舊感謝這段時間忍受我三不五時該一下〝雙花那小混帳又暗算我!QAQ〞的親友們,你們真的辛苦了~>3<
 
 
 
娘親眼中的真實1——迴生燼落蘆花雞
 
 
  「唉唉,這回較難啟齒些!大俠算個人、半仙算個神,為夫此次萬分悽慘淪落至畜生道去了……」
 
  「咦?」
 
  素還真興致一起鬆開妻子的手比畫起來,「給妳個提示,猜猜?」
  
  風采鈴也沒多想直覺便道:「白狐?」
 
  「妳哪時看過狐狸長翅膀的……」
 
  「唔,得道的千年狐妖可能就生得出。」
 
  「九尾就夠鬧騰的再加上翅膀那還不翻天了?再猜!」
 
    她看著他手揮呀揮的臉上不無得意神色忍不住搖了搖頭,「孔雀?」
 
  「尊貴但層次再高些。」
 
  「蘆花雞。」                                    
 
一時靜默,素還真神色黯然掩面長嘆:「是啊……被續緣拿小彈弓打到後交給了一線生做燒雞,晚餐時大夥一同津津有味的吃著,孩子吮著手指頭問:『爹爹怎麼還不回來?續緣還幫他留了塊後腿肉呢!』殊不知他的爹爹已經——」
 
  「別瞎說了!好恐怖……」
 
  「恐怖的是在妳心目中比孔雀尊貴的竟是蘆花雞吧!
 
 
↑某親友表示雙花一語中的超中肯XDD
 
 
娘親眼中的真實2——那個傳說能跨越宿命、穿越輪迴的超級紅線哪╮╯▼╰╭
  
  「此生燼落我怕自己找不到該回去的地方——」
 
  「怕什麼呢?」聞言風采鈴輕輕的笑了,執起對方繫著紅繩結的左腕,「別忘了你可是有月老爺爺加持,可綁得了人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的超級紅線!那麼不管燼落何處總會再相遇的——你總不會現在才想坦白從寬自己當初是被神棍給騙了吧?^-^
 
↑你娘子對你遲來的坦白覺得超級火!花廳的地板草蓆與單人枕頭在等著你了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