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百鬼夜行抄】子守唄

  「唉呀,斐姊真是的!叫孝弘聽見會難過的。」
 
  「是說律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那個人啊?明明就只是個壞心眼的老頭罷了——」
 
  「媽!」
 
  八重子不以為然地偏頭哼了聲一口飲盡杯中麥茶,再張眼卻見女兒們滿臉驚慌失措地朝她囁嚅道:「爸剛剛牽著律走過去了……」
 
  她方探出門廊便對上那人回眸的目光,玻璃鏡片在陽光折射下發出刺眼的光芒,她縮回身子端坐桌前又吃了塊栗子羊羹,這才慢條斯理地起身拿過托盤,「我去給律送麥茶。」
 
  「啊啦,那順便多帶幾個三島屋的饅頭吧!」絹微笑著拿起饅頭又多倒了杯茶放上,同斐一起揮著手送母親離開。
 
  「我說絹啊……律他喝麥茶嗎?」
 
  「比起來那孩子更喜歡果汁呢,平時頂多喝個三兩口就通通推給大人了。」言畢絹與斐對看了眼忍不住同聲笑了開。
 
  「唉呀唉呀,看來媽也染上爸的壞毛病啦,絹妳可要多注意律些別讓他也學壞了。」
 
  「說起來裝傻跟不坦白真是飯嶋家令人傷腦筋的家族遺傳啊!」
 
  「哈哈哈——」
 
  此時的八重端著麥茶與饅頭朝蝸牛在樹蔭下的老人椅走去,午後的陽光與風薰人欲眠,律蜷著小小身子睡在蝸牛膝上,聽到腳步聲那人從正看著的書上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
  
  「給律送麥茶嗎?」
 
  「明知故問。」
 
  她將托盤放上椅旁的矮几,把絹多倒的那杯麥茶端起來自個兒喝了,鍋牛看著妻子的舉動搖搖頭吁了口長氣。
 
  「看來這個家裡除了絹、律、孝弘外,大概所有人都認為我是個壞心眼的老頭吧?」
 
  「律又喝不了一整杯……」八重子咕噥著放下喝了一半的麥茶,朝蝸牛遞去顆三島屋的饅頭,「而且你本來就很壞心眼!從我認識你的第一天起便是如此。」
 
  「真的生氣了啊?」
 
  「沒有。」
 
  湊近了才發覺丈夫看的根本不是書而是家族相本,八重子倚著藤椅的扶手從頭翻閱著,難得的陷入了沉默。
 
  隨著八重指尖的動作,他們一起經歷的日子透過照片再次重現,從不敢奢望的歡笑、忙碌、家人與幸福逐漸填滿他的生活,直到照片上開始出現缺角……
 
  他們之間有許多孩子,最像八重的是絹、最像他的則是開——於是絹留下來成了新的守護力量與平衡,而開則前往遙遠的異界從此遠離這個家——他能理解妻子所有反常的舉動與言論,因為今天,是開失蹤的日子。
  
  「總歸是父子,調皮的孩子終會回來的……對吧?老公。」八重子偏頭朝蝸牛悵然一笑,指尖輕輕撫過全家福上工整的刻痕,那裡原來是開的位置卻被他毅然決然地給捨棄了。
 
  滴落的淚水逐漸填補照片上的空缺,蝸牛拭乾水痕後闔起相本,轉而小心翼翼撫上妻子的臉嘆道:「還是那麼愛哭,這可不行吶……到時無論是何種形式都要像個母親般好好迎接開歸來。」
 
  「那老公你呢?」
 
  「有機會的話,訓斥一頓後拉他一把吧?律也會幫忙的。」撫著孫子細柔的黑髮,蝸牛漾開了別具深意的微笑。
 
  「八重,唱首搖籃曲吧?很久沒聽妳唱歌了。」
 
  「好。」
 
  輕緩的歌聲伴著熟悉的旋律隨風傳散到不知名的遠方,正睡著的飯嶋開茫然睜開了雙眼……
 
  「媽媽?」
 
  「開先生?」
 
  醒後才發現自己正睡在桂的膝上,飯嶋開有些不好意思的想坐起身子,卻又被對方輕輕按下。
 
  「不要緊的,開先生已很累了,就請好好休息吧。」
 
  「剛剛是妳在唱子守唄嗎?」
 
  「啊,應該是從窗戶那透來鄰人的歌聲吧!開先生也想聽嗎?」桂綻開美麗的微笑溫柔撫上飯嶋開柔細的黑髮,輕輕哼起子守唄的調子。
 
  「我只是,突然想起了母親……」
 
  「什麼都不用想也不用怕,這裡可是比母親懷抱更為安全的地方,只要留下我就會一直、一直守護你的。」
 
  隨著桂的哼唱聲睡意再次如潮襲來,飯嶋開在茫然闔上眼前腦中不斷重複著歌詞的最末兩句——
 
  早よも行きたや この在所越えて
  (真想能早日離開 越過這個地方)
 
  向こうに見えるは 親の家
  (在對面那邊能看到的是 父母的家)
 
  向こうに見えるは 親の家
  (在對面那邊能看到的是 父母的家)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 2013/5/26
 
 
******************************
 
 
【殘篇】
 
 
  「我回來了。」
 
  男子溫和的嗓音帶著笑響起,飯嶋絹急忙放下正擦著的桌子迎上前去接過丈夫的公事包。
 
  「唉呀,老公你回來啦!真是對不起啊斐姐剛來過,我顧著整理就沒去門前接你。」
 
  「沒關係的。」飯嶋孝弘鬆了鬆領帶好脾氣的應道,絹接過領帶與西裝外套和公事包一同放妥後端來了麥茶與點心。
 
  「發生了什麼好事嗎?你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方才一進門原想先去跟爸打招呼的,結果看到媽和爸正一同唱著子守唄哄律,那真是很棒的畫面呢……」
 
  「爸和媽一起嗎?那真是太好了!」
 
  「是啊。」飯嶋孝弘牽起妻子的手無比溫柔地笑了,「等到哪天也一起替律的孩子唱子守唄吧?」
 
  「好的。」
 
  那是個在回憶裡無比寧和安祥的幸福午后,為了實現與丈夫攜手的願景,飯嶋絹義無反顧地以微笑成了這個家新的平衡與守護,直到最後——
 
 
******************************
 
 
【後記】爸爸媽媽外公外婆我喜歡你們~~~Q3Q
 
 
  這篇算是……殘念全集?我一直很喜歡很喜歡飯嶋家爸爸媽媽跟外公外婆!只可惜外公死得太早爸爸變成青嵐的容器OTZ
 
  每次只要想到爸爸媽媽我就滿心糾結!新連載裡竟然出現了便服版的爸爸啊~~~回憶裡總是西裝的爸爸、雪女篇裡幼時正太化的爸爸,在百鬼夜行抄漫長的連載中每當出現了爸爸就是讓人來痛的!QAQ
 
  這篇裡的設定是在開舅舅尚未回歸的時間點,於是也讓史上最美麗的誘拐犯——土地神‧桂出場了!裡頭引用了〝竹田の子守唄的歌詞,後頭兩句看過描述開舅舅回歸的〝勿見鄰人〞篇的大家應該都會覺得神合XDD
 
  雖然前頭歌詞搭上開舅膝枕桂的畫面會充滿違和的歡樂感~

 
  この子よう泣く 守をばいじる
  (孩子總是在哭泣 照顧他更辛苦了)
 
  守も一日 痩せるやら
  (日復一日的照顧他 我應該是消瘦了)

 

  於是這就是桂放開舅舅回來的真相嗎?XD(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