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光】千山暮雪

 
 
  他喜歡小千雪,非常非常的喜歡,因為那彷彿是另個截然不同的自己——相同的身分地位、相似的尷尬處境,但千雪孤鳴與他完全不同。
 
  他曾親眼瞧見那滿是威嚴的苗疆下任王者,揪住自家小弟衣領吊著一頓痛罵後露出無可奈何的寵溺微笑,那是他在王兄總是充滿忌憚防備的雙眼裡從未得見的手足之情。每每看著千雪大口吃肉、捧著杯碗痛快恣肆飲落湯水時,他卻只能苦笑著取出銀針,小心翼翼地試驗眼前每道佳餚美膳。千雪身上對比自己一身藥味總充滿苗疆遼闊草原、陽光與風的自由氣息,湛藍雙眼裡彷彿承載了世上所有的光明美善,一如坦蕩爽朗的晴碧令人無需算計提防,所以,他是真心喜歡著小千雪……如若有那麼一天,他想著自己是否能毫不猶豫地抹去另個自己的存在。
 
  半坐臥著的蒼白少年兀自沉浸在思緒中時,一條人影大咧咧地攀坐上窗檯活力十足的朝他吆喝道:「王叔!我要和羅碧去山上玩要不要作夥去?」
 
  「唉……真是狠心的小千雪,你忘了小王還病著嗎?」
 
  「啊,對喔。」對方搔搔頭嘖了聲,他見狀笑著拍了拍床沿,「不如千雪留下來陪小王看書吧?」
 
  「王叔喔你就是看那麼多書才會虛啦!別相害。」
 
  「那陪小王下棋?」
 
  「我對排那黑黑白白的沒天份也沒興趣……」
 
  「唉呀,說到底小千雪就是不願意留下來,真令人心傷!」
 
  「喂!」
 
  「說笑的。」眼看面前的少年即將炸毛,他揮了揮手權充作別同時溫聲叮囑道:「記得早些回來別讓你王兄好找也別闖禍,否則屆時連我也護不了你。」
 
  「知啦知啦!我會去山上摘很多草藥跟捉蟲子回來給你補身體,心機仔說別小看蟲子有些功效可大著呢!」
 
  「心機仔是誰?」
 
  「朋友。」
 
  聞言他嘆了口氣蹙起眉語重心長的勸說:「千雪,羅天從之子也就罷了,你畢竟是王族,出外與人交往還須謹慎才是。」
 
  「我沒同他說我是誰,所以做為交換我也沒問他真實名字……」
 
  「這樣也能算朋友嗎?」
 
  「王叔,那個人不一樣!我想總有一天他能成為像我跟羅碧一樣的好兄弟。」
 
  「是嗎……那你王兄又要頭疼了。」
 
  「啊?算了算了心機仔的事下回再聊,我先來去啦!」
 
  他看著少年翻落於地向前奔跑的身影,沐浴於光下逐漸消失忍不住開口喚了聲:「千雪!」
 
  千雪孤鳴回頭,昏暗的房裡即便是白晝也點著燭火與從不間斷的薰香,病弱的王叔朝他揚起的微笑是如此地蒼白寂寞——
 
 
※※※※※※※※※※※※※※※※※※※※※※※※※※※※※※※※※
 
 
  雪影折旋,回憶裡的畫面輪迴在星辰變的極光中顯得如此虛幻,他嘴角噙著血一如既往地朝已是青年的那人溫柔微笑。
 
  「小千雪……」
 
 
  小王當真十分、十分欣羨你。
 
 
  回應他的是皚皚雪峰上孤狼的悲鳴。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 2013/7/31~8/2
 
 
      
※※※※※※※※※※※※※※※※※※※※※※※※※※※※※※※※※
 
 
【後記】有沒有看完狼主拔旗反更鬱悶的八卦……OTZ(內有3536雷慎入!)
 
  
  原本星期三晚上還很開心在朋友家沙發上蹦跳著狼主拔旗確定,放下自3334一直懸著的心,可看到36結尾狼主揮刀向老藏令人一整個糾結不應該啊啊啊~~~~QAQ
 
  更不科學的是回到家後一整個腦袋裡都是小王便當全集……鄉親啊~人生有什麼比寫不出本命角色卻寫得出他家對頭更令人哀傷的事嗎!?說實在發展自此我並不討厭變成芝麻流沙包的小王,只是看著再也回不去的苗疆親情線令人無比糾結OTZ
 
  以下是一點個人觀感,看完小王算計苗王暗殺蒼狼(暗殺小蒼兔最讓我震驚)後,深深覺得以小王的城府心計對上狼主真的留情了……不管北方祭壇最後勝出的是老藏還是苗王,狼主對上了都不至於有直接的生命危險,就算是牽制也終究是條活路。(雖然是條讓觀眾生不如死痛到爆的活路……)
 
  總覺得狼主跟北競王在苗疆王權中尷尬的地位很像,同樣都是當權者年幼的王弟、成不了王的男人……差別只在狼主無心政權,而北競王想討回屬於自己應得的權位吧?最後容我下個沉重的結尾——若皇世經天寶典真相生相剋,小王應早算到總有那麼一天會對上小千雪。
 
  那因為這篇是我家萌神給小王的滿漢全席所以選擇頗多,如果不想吃狼主包的便當的話以下還有各類便當供君挑選~(再次強調我真心不討厭小王XD)
 
  蒼狼:祖王叔~蒼狼給您送便當來了!^-^
 
  金池:王爺,好歹再多吃個一口!
 
  默蒼離:你可能的菜單多到我要做筆記才記得住。
 
 
※※※※※※※※※※※※※※※※※※※※※※※※※※※※※※※※※
 
 
【王印】
 
 
  他的王者之路,開始是一張白紙結束也是一張白紙。
 
  「小蒼狼也終於長大了呢……」
 
  伸手印上一抹紅,他笑著以血封緘。
 
 
※※※※※※※※※※※※※※※※※※※※※※※※※※※※※※※※※
 
 
【宴遲】
 
 
  過了很久很久以後,他終於再次見到那個服侍自己多年的溫婉女子,只是昔非池中物、今為階下囚——即便如此他仍不改一身勳貴,眉眼含笑愉悅輕喚:「金池。」
 
  「競王爺……」綠衣華服的女子慘白著臉雙唇不住顫動,良久才囁嚅出那個自己曾衷心侍奉的稱謂。
 
  「好、好金池。」他邊笑邊咳著接過對方遞來的巾帕同時握住她的手,「還記不記得那日妳說,待小王凱旋歸來要替小王備宴,如今還願意嗎?」
 
  「金池謹尊王爺諭令。」
 
  「那先備茶讓小王漱去這滿嘴腥血,免得糟蹋了妳的廚藝。」
 
  「金池知曉,孤雪千峰上的松針雨露奴婢給您帶來了!」
 
  「此水……煮茶正好,昔日小千雪還搶著要妳拿去釀酒呢!哈…咳、咳咳咳咳……」
 
  「王爺!」姚金池慌忙上前想擦去那怵目驚心的赭色,卻被對方一揚手給制止了,那人優雅地拭淨唇畔、指掌,再將沾滿血汙的巾帕投入火盆,「小王尚能自理,好金池我們時間不多了,備茶上宴吧!」
 
  「是。」
 
  那是如同過往十年間每一個她在北競王府的日子,對她疼愛有加那個親切溫和的競王爺,笑著品嘗每一道精心製作的佳餚同時,讚美著怯懦又自信不足的她。如果可以多希望能回到那時,盛宴上有王、蒼狼王子、千雪王爺、姊姊同姊夫共同在北競王府歡聚,難得酣醉的王爺笑著同自己說,原來擁有親情的虛假和平也很不錯……
 
  如果,他們都能早一點發現就好了。
 
  她的手裡緊握著北競王方才藉著巾帕掩護遞來的水晶瓶,身後傳來那人輕聲吟唱,「赴昆山兮馽騄,從邛遨兮棲遲,吮玉液兮止渴,齧芝華兮療饑。居嵺廓兮鮮疇,遠梁昌兮幾迷,望江漢兮濩渃,心緊絭兮傷懷……好金池,最後替小王熬一回孟婆湯吧。」        
 
  她轉身,膝行至北競王面前奉上玉瓷碗內濁濁湯水,含淚笑道:「唯願王爺身體康泰、盡卸風塵,不知前身權名誤,飲湯便忘三生事。
  
  那人笑著接過,將今世酸甜苦辣、沉浮得失一飲而盡,再映不出人影的暗紅眼瞳,如
苗域將暮似血的長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