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0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聲】誰的椅子誰的搖籃(上)

 
  那是發生在風采鈴自戰場退役歸來後的事了,在此之前當了六年近乎全職奶爸的素上尉對出任務這檔事又開始有些蠢蠢欲動,原因無他——技癢了嘛!身為個天生的禍害,久不出門危亂世間是多麼令人難受的一件事?
 
  因此正道聯盟的敵人們又開始過著提心吊膽的苦日子,同時紛紛慨歎:當年用孩子將人安分守己牽制在家裡頭的風采鈴真是何等偉大的存在……
 
  於是懷著滿心虐敵當娛樂消遣的素還真,雀躍地自前輩手中接了個應是十足安全的小任務歡歡喜喜出差去。好歹都成家當爹的人了,就算想冒險一頁書也不會放任他如年少般亂來,豈知眾人連同素還真自個兒都小瞧了他天生造孽的本事,小任務莫名其妙發展成了大任務,這一趟出差去竟花了整整三個月還沒能結束……
 
  情報室裡談無慾蹙著眉邊看戰報彙整,邊努力忽略素還真充斥在字裡行間各式各樣〝我想回家〞的信息,最後長嘆口氣下了個精闢又有力的結論——活該。
 
  「真是天生損人不利己的妖孽命!」揉著發脹的太陽穴,與素還真相識最久的談無慾忍不住追加了句補充,一旁送情報來的崎路人聽後笑道:「至少他與敵方的不幸是我們的福氣,瞧瞧這堆天上掉下來的情資!敢情他走到哪都能碰上對方密會?」
  
  「呼呼,果真是活動的東窗哪去哪出事!聽起來感覺能再忙上三個月啊?」給談無慾送藥來順便串門子的慕少艾說這句話時,滿臉幸災樂禍的明朗笑意惹來一線生一記狠瞪。   
 
  「喂喂欸我說你們有良心些!好歹想想采鈴跟續緣的感受嘛……」
 
  「好吧好吧——讓我們一起為回不了家的男人默哀吃塊餅的時間。」
 
  「唉呀呀崎路你真是無良的壞朋友!好歹學學我替他感傷上至少抽管水煙~無慾你呢?」
 
  「無聊。」
 
  「師弟你好狠的心喔——」慕少艾戲謔地捧心皺眉,將素還真的招牌動作跟語調學了個十足十。
 
  「你叫誰師弟……」
 
  「身為素還真最有良心的朋友自然有義務順便幫他唉個兩句。崎路你說對不?」
 
  「是呀師弟!你好狠的心唷——」
 
  看著眼前一搭一唱的兩人,瞬時讓談無慾有了拿起手邊成疊公文往他倆頭上砸的衝動!不過轉念一想,昔時拿公文砸素還真十之八九會被他撿去做,今日砸了這兩個……一是剛幫自己送公文來的人,一是每天送藥同時叮囑不可太過操勞的主治醫生,真砸了過去下場恐怕就是公文被崎路重新派件分發、剩餘的被少艾歡歡喜喜地留給阿九塗鴉蓋印章。
 
  談無慾撫額長嘆,默默覺得平日有素還真這個師兄在其實還是不錯的。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一陣叩響與女子輕柔的嗓音:「無慾,方便打擾一下嗎?」
 
  「請進。」
 
  離出口最近的崎路人一個箭步上前開了門,接過對方手上的托盤燦笑招呼道:「嗨~師妹,好久不見啦!」
 
  「師兄果然回來了,續緣昨天還吵著說瞧見穿夜行衣的聖誕老人朝他窗戶扔石頭呢。」
 
  「哈,那他有注意到扔了幾下和藏著的字條嗎?」
 
  「師兄……我家續緣還小。」
 
  「哎,純粹當遊戲嘛!情報解密訓練自是越小做起越好。」
 
  風采鈴聞言不甚贊同地蹙起眉,「我和素還真目前都沒這打算,若續緣大了想學屆時再教也不遲。」
 
  崎路人將裝滿點心的托盤放上桌,翻身抱著布袋坐在一旁,「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可有些事提前學起來總是有利而無害!如今這世道可還沒完全的平靜,不然那傢伙這趟也無須出門那麼久。」
 
  情報室裡陷入了短暫沉默,慕少艾呼出口菸氣試圖用玩笑化解此時的凝重,「唉呀呀,還是你們怕續緣學會以後就不能拿密碼寫情書了?放心吧,依素還真的本事大不了再研發套新的加密模式,現在這套我們人人都會,解讀情報時還要順便看他那堆言外之意,談無慾的胃痛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好了!」
 
  被點名救援的談無慾只好十分配合地將方才那疊戰報遞出,「喏,那傢伙的〝情書〞,裡頭的資訊應該夠妳分析出他何時回來。」
 
  風采鈴淡淡笑了笑搖首推拒,「不了,謝謝。這些情報已經不是我現在該碰的,更何況素還真已經回來了。」
 
  「啊!?」崎路人同慕少艾對看了眼暗叫不好,咋了咋舌問道:「那傢伙該不會其實一直站在門外吧?」
 
  「呵呵。」
 
  「師妹妳學壞了……」
 
  「師兄儘管放心吧!他一來就找前輩報到去了,我只是來給大家送土產跟茶,然後邀大夥晚上一起吃頓飯敘舊罷了。」
 
  「哪時輪不到我們替他接風還由著他請了!不會是場鴻門宴吧?」
 
  「呼呼,敢情是他請客我們付錢?」
 
  「素還真整人的招式哪這麼可愛,你們第一天認識他嗎……」
 
  「要教他知道自己做人這麼失敗怕是會哭的。大家放心——今晚的聚餐前輩們都會去他不敢亂來的。」風采鈴嘆息地止下眾人猜臆,同時再一次深深體認到素還真要請客這事在旁人心中到底有多驚悚……
 
  身旁的一線生拍了拍她的肩嘆道:「不是我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是從過往經驗來看只要素還真做東絕對宴無好宴啊。」
 
  這句話勾起眾人回憶中共同的陰影,會議室裡頓時一片慘淡,正當大夥各自想著該如何推拒時又一陣敲門聲傳來,談無慾應了聲外頭傳來海殤君帶笑的聲嗓:「諸位,晚上改由梵天做東,還請務必準時出席。」
 
  「前輩英明!」崎路人歡呼著上前幫海殤君開了門,對方站在外頭表示自己還有要事處理就不進去同他們閒聊,簡單的交代時間地點後就快步離去。
 
  「哎呀呀,我還以為今晚要改吃素了,結果還是那傢伙喜歡的西餐廳嘛!」
 
  「前輩就是太寵著他了!少艾你以前沒跟我們一起在天虎受訓,都不知道前輩對他有多偏心~」
 
  「說到前輩的偏心對你怕是也不惶多讓吧!」談無慾受不了的朝崎路人翻了個白眼,對方嘻笑回道:「彼此彼此,前輩也挺疼你啊。好啦,這下總算能安心喝下午茶了!師妹,師兄最後再多問一句——這茶點不是那傢伙做的對吧?」
 
  「你跟素還真很不熟嗎?他做的食物能有這賣相?」
 
  「哎呀呀這可難說!我記得有回在一線生的指導下,素還真做的煎蛋捲看起來美味非常~」慕少艾一轉煙管憶起了當年,引來風采鈴饒富興味地追問道:「那實際嚐起來的味道呢?」。
 
  「呼呼……」
 
  「……想到我胃又痛了。」
 
  「師妹別逼我們回想……」
 
  一線生嘆息地搖搖頭,「當年素還真一開始就將糖跟鹽的比例搞錯了,於是就算煎得再怎麼完美也難以下嚥啊!」
 
  「一線生是幫兇!」
 
  「一線生是談無慾胃痛的幫兇。」
 
  「你們……再不吃下午茶就通通從我的辦公室滾出去。」談無慾撫著額覺得這幫吵鬧的傢伙再不走,除了胃疼他連偏頭痛都要犯了。
 
  「好好好——這不就開吃了?」言畢崎路人頭一個拿起餅,帥氣的往上一扔張嘴接著吃了,餅方入口崎路人驀地神色大變!又嗆又咳的連連揮手,「水!給我水!」
 
  一旁的風采鈴立馬斟好茶朝崎路人遞去,對方急急喝了口復又瞠大眼不可置信的望向她,「師妹,妳!」
 
  風采鈴帶著一絲歉然漾起盈盈淺笑,「師兄,餅不是素還真做的但茶可是他泡的,還要我特別同大夥說,今日製茶的心境為〝連三月無法歸家的苦澀〞與眾好友分享。」
  
  「風采鈴妳還記得我是妳師兄嗎。」
 
  「記得,但偶爾吃點辣可溫中健胃、散寒除濕對身體有益。是吧,藥師?」
 
  「說得沒錯,來來來——談無慾,你師兄都說了這餅能健胃,身為你的主治大夫在此強力推薦你,切莫辜負了素還真的好意。」
 
  「無慾不要!這辣度能燒穿胃的相信我。」
 
  「哼。」談無慾冷冷地拿了塊餅面不改色的吃下,「不過是塊茴香胡椒餅,崎路人你反應著實太過了些。」
 
  「哪是胡椒這麼簡單,明明就是朝天椒!知我不能吃辣還這樣,素還真我今日總算是真正看清你……」
 
  「崎路人啊不是我要幫素還真說話,那餅有分辣度的誰叫你瞧也不瞧就往嘴裡扔。」一線生嘆了口氣止下崎路的碎唸,然後開始指點起眾人分辨辣度,「仔細看啊餅的顏色其實都有些不同,偏紅的最辣、泛綠的次之、再下來是黃色,加了薑黃吃起來有點像咖哩,最後上頭有些小黑點的就是最不辣的茴香胡椒餅了。」
 
  「素還真做菜不行但選土產的品味還是可以的。」伸手又拿了塊胡椒餅,難得替自家師兄說上一回話的談無慾以行動證明。
 
  「你確定他選土產的品味不錯?」
 
  「僅限飲食。」
 
  「聽起來感覺素還真除吃食選其他東西都不行似的!」風采鈴掩唇輕笑了起來,卻發覺眾人滿臉認真的一齊朝她點了點頭,風采鈴有些錯愕地眨眨眼覷向一線生探問:「不至於吧?」
 
  「基本上要收素還真的土產都要多幾個心眼,品味差也就算了!我收過一套傳統坎具,喜孜孜的用了給大夥煮過飯後,那傢伙才說是從某個古墓順來的。」
 
  「呼呼,我記得吃過那頓飯去出任務的大夥,除素還真外個個都掛了彩回來。那陣子藥師我的醫務室熱鬧非常,每個來養傷的傢伙都問我,有沒有什麼藥能神不知鬼不覺下在素還真碗裡給他點厲害瞧瞧!我這邊則是收過造型奇特、兒童不宜的煙管,有回被小阿九給翻出來害我被羽仔跟朱痕鄙視了好久……」
 
  「誰叫你不馬上退貨!這時就要學我,之前素還真送了個說有多俗氣就有多俗氣的大紅花布包,還刻意做得跟袋兄一模一樣跟本存心找碴~當下立馬扔回去給他自行處理。」
 
  「扔了有用嗎?後來有回出任務緊急時刻你不就揹著那個大紅牡丹包。」
 
  「嘖!別勾起我不好的回憶……無慾你還說我呢,認識素還真最久一定是我們之中接過最多奇怪土產的可憐傢伙。」
 
  「哈,可惜要教你失望了!早期那時候要顧上吃口飯都難了,素還真送的永遠都是食物,再後來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收了一律丟倉庫,省得看了自找晦氣。」
 
  「不愧是談兄,高招高招~藥師自嘆弗如。」
 
  「談無慾你真不是朋友!這麼個好方法也不早點教教我。欸,等等,別只說我們,師妹妳呢?那傢伙除了吃的還送過妳什麼?」
 
  「呃,除了吃食我也只收過蝴蝶結,應該、沒什麼問題吧……」被眾人說得底氣全無,風采鈴不禁懷疑起自己頭上看似平凡的髮飾,會不會也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用途跟故事。
 
  瞧見風采鈴驚疑不定的神色,眾人良心大發你一言我一語的安慰起來。
 
  「噯,應該是沒什問題啦!素還真也會替續緣買些小禮物,我看都正常得很。」
 
  「一線生說得沒錯,這蝴蝶結看起來品味還不錯。」
 
  「師妹安啦!再糟頂多裡面藏了追蹤器或平安符之類的?回去檢查一下也許還會發現情書呢。」
 
  「哎呀呀~說不定素還真娶了妳這樣的美人後品味就變好了!我們要相信愛情的力量。」
 
  「師妹啊,如果妳能用這偉大的力量順便改善一下那傢伙的廚藝,我就更願意相信愛情了。」
 
  「崎路,你這樣著實太為難人了!素還真的廚藝連廚神再世的一線生都沒得救啦。」
 
  一陣笑鬧後風采鈴突然想起臨別前素還真的特別交代,轉身將裝滿香料餅的托盤端至慕少艾面前,「差點忘了要事,素還真特別囑託我請藥師將四款不同口味的餅合在一起咬一口,然後務必在吃完後配上他精心特製的茶飲。」
 
  崎路人聽後詫異的覷向慕少艾笑道:「你是哪得罪了素還真讓他這樣整你?」
 
  慕少艾聳聳肩後慎重的朝風采鈴再次確認,「只一口嗎?」
 
  「嗯,他還說最好用邊側的牙齒咬。」
 
  「難得聽他交待這麼多。」慕少艾斟好茶拿過餅咬了口,細細的嚼了嚼再配茶嚥下後神情愉悅地笑了,「替我同素還真道聲謝,真虧他還記得我就好這一口!你們其他人不吃了對吧?剩下的餅我能不能通通帶走?」
 
  談無慾環視眾人反應後乾脆的下了結論:「都拿去吧!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該各自回家準備,前輩做東可不能遲到。」
 
  「嗯,對了崎路我看你似乎還辣得難受的樣子,我那邊有些能解辣的東西先來醫療組一趟吧?等會再一起坐車過去。」
 
  「也好,師妹把餅給我吧,晚點餐廳見!」
 
  於是崎路人端著餅、慕少艾拿著茶率先離開了情報室,直至走進通往醫療組的長廊時崎路人才開口問道:「所以那四塊餅跟茶的答案是什麼?」
 
  「麻了半邊的舌頭跟中和劑。」
 
  「他也真夠敢的,就不怕我們其他人誤食嗎?」
 
  「所以才特別泡了茶啊,況且有一線生在哪會准我們這樣胡亂搭著吃。」慕少艾揚起好看的唇彎別有深意地望向崎路人,「那麼你呢?硬是纏著續緣做情報解密訓練的用意又是什麼?」
 
  「拒絕回答慕大藥師的話我是不是就解不了辣。」
 
  「怎麼會呢!醫者仁心不可能看你白白受苦,來,我手中就是素還真特製的中和茶飲——全給你吧?」
 
  「……我決定坦白從寬,還請藥師高抬貴手。」踹開醫療組的大門將拖盤放上桌後崎路人抱著布袋窩進沙發,看著慕少艾開始調配藥劑的身影好一會才沉沉開口:「我師妹的狀況你也清楚,她是不該、也無法再上戰場了。」
 
  「風采鈴復原情況其實比你想像中來得好,真有個萬一我想以她的能力還是可以應付,只是素還真跟你都不會給她這個機會。所以是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想對她下手嗎?」
 
  「我先說好,一切都還只是風聲。關於那個組織的相關情報皆在我的掌控範圍內,所以在事成定局前你也別追問我是哪個不長眼的,單純聽聽當我杞人憂天就好。」
 
  「難得看你這麼嚴肅,說吧~我保證這事就我們兩個知道。」
 
  慕少艾將調好的解辣劑遞去,崎路人接過喝下後才慢悠悠續道:「有人打算對孩子們出手,不過先被內部小組會議給否決掉了,所以沒能提報到上層去。」
 
  「算他們小組主事的還有點腦子。」慕少艾瞇起眼微笑起來,深珀色的瞳眸透出一絲狠戾,崎路人撫額長嘆了口氣,「我就是怕你或素還真露出這種表情才不想說的,少艾,他們的目標沒有阿九你且寬心吧!可別抱著你家小花貓往素還真家跑嚷著說要一起學解密啊……」
 
  「你連素還真也不打算說嗎?」
 
  「他才剛出了三個月的任務回來,你想看他又鬧著去滅了對方組織嗎?這事有我盯著呢。」
 
  「需要幫忙記得說一聲。」
 
  「一定。」
 
  歇息了會崎路人幫著慕少艾將餅按不同比例分裝好,然後聽慕少艾給阿九打電話說晚上不回去吃焦菜米糊了,他跟著湊趣鬧了幾句惹得電話那頭的小花貓一陣暴跳,兩個沒心沒肺的促狹鬼掛上電話後相視大笑,勾著彼此肩頸走出醫療組的大門。
 
 
(未完待續)
 
 
※    ※    ※    ※    ※    ※    ※
 
 
【後記】救火小天使的逆襲!ヽ( )( )( )( )
 
 
  有看過夢噗版本的親友看完上篇後肯定有以下疑問——呃,你確定這篇真是素上尉主役嗎?∑( ̄A ̄;)
 
  是的,行文至此五千多字上尉他完完全全成了個〝舌尖上的男主角〞,只在眾人言談間反覆提及卻迄今未能登場啊啊啊~◢▅▄崩╰(〒皿〒)╯潰▄▅◣
  
  這揪竟要何等話癆才能造成今日走鐘局面?為此我深深反省得出以下結論:
 
1、以後再不要腦袋空空憑直覺寫文了!腦袋空空的我就是個話癆無誤OTZ
 
2、拉過線杯有劇情、跟著崎路有字數、回頭拽上慕少艾你還能搞個神展開——But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救火小天使雖是你卡文時的救命小夥伴,但當他們齊聚一堂時,你會發覺劇情自我開展到爆字救不回OTZ
 
3、不要得罪大江!長男的怨念是很恐怖的×3(′~‵〞)╭很重要所以說三遍!上尉最近慘烈到我覺得根本是被大江給詛咒了……(大江:想刷我存在感著實無須如此,把那堆不該出的出一出後專心寫我便是。)
 
  最後我只希望上尉好能好好撐起剩下的劇情……撐過了就給你加福利啊(*´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