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聲】聖誕結

   雖然她絕不是想同崎路人說的一般,在那人送的蝴蝶結裡頭發現什麼追蹤器、平安符或情書之類的……可一線生千叮萬囑的那句〝越是看似平凡之物越要注意其背後來歷〞還是令她忍不住起了探察之心。
 
  放下頭飾轉過身去環上那人肩頸,指尖不意外觸及濕漉的髮梢,她拿起掛在他脖子上的毛巾輕柔擦拭起來。
 
  「怎那麼不注意,髮尾都濕了。」
 
  「嗯,長了,明天幫我修修吧?」
 
  「這回任務真忙到整整三個月都沒空去理頭髮?」
 
  那人咧嘴一笑親暱的摩了摩她鼻尖,「就想回家後讓妳親手幫我理。」
 
  「就不怕我明天把你剪成個西瓜皮!」
 
  「剪啊,妳歡喜我隨意!反正憑素某的皮相就算頂著顆西瓜皮也是好看的。」
 
  「誠如師兄所言,士別三月你這厚面神功又更上一層……」
 
  無奈的擰了他臉一記,那人邊呼著痛邊把臉蹭過來耳鬢廝磨了一番,她被他鬧紅了臉,埋進對方肩窩處再不願起來。素還真無比愜意地撫著風采鈴一頭柔順長髮,低笑著續道:「好啦,言歸正傳——蝴蝶結它怎麼了?」
 
  果然沒法那麼輕易將問題給繞過去啊……風采鈴暗嘆口氣,訝異起彼此心態上的轉變,想當年他倆敵對時總是不斷迂迴地反覆試探,沒什麼疑問是能如此坦白明確問出口的,於是最後不管他們虛假應答或誠實以對,彼此總是不信的。
 
  而現在沒了立場、沒了任務束縛的他們又有什麼好糾結隱瞞的呢?她微微抬起臉,偎在對方耳畔悄聲輕問:「只是突然好奇起來,為什麼會送我這個蝴蝶結?」
 
  「為什麼啊……」
 
  素還真沉吟著陷入回憶裡,記得,那是去年聖誕節前的事了——
 
 
  那日他上街想幫續緣買個小熊寶寶當禮物,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滿是過節的氛圍和笑語,他沿途欣賞著櫥窗裡各式各樣的耶誕佈景,然後在玩偶店前停下了腳步。
  
  柴薪、暖火、壁爐前圍坐的熊寶寶一家子吸引了他的目光,正當素還真盤算著怎樣瞞過一線生的法眼把整組佈景買下搬回家時,透明玻璃上倒映出女子穿著大紅圓裙匆匆而過的身影,素還真愕然轉身卻只來得及將女子烏墨飄逸的長髮、與頭頂艷紅的蝴蝶結映入眼底。
 
  待素還真回過神時已在人群中追逐著那個背影,他一路維持不緊不慢的速度觀察著,女子婀娜的身姿有著那人所有慣常裝扮,卻拼湊不出屬於風采鈴的熟悉感……明知如此他卻仍無法止下跟尋的步伐,期待著那人一如記憶般翩然回首,巧笑倩兮地帶著他們之間永遠存在的距離感喚他——
 
 
  上尉先生。
 
 
  自十月那場空襲後他便完全失去她的消息,最後通訊那晚風采鈴的嗓音一如既往平靜甚至還帶著愉然笑意,電話彼端永遠不變的開頭與問候總是那一句「上尉先生」,在雜訊干擾下她難得說了很多他想聽的話,最後在一聲轟然巨響後歸於平靜。
 
  於是他開始日復一日的等待,如同過去六年等著她歸來那般平穩度日,安分守己到令眾人擔憂的地步,面對質問他也只是笑著這麼解釋:那是他們對彼此的承諾。
 
  她會活著回來而他會在家裡等候,等候著某一天她終於推開那扇為她懸著風鈴的大門,或是就像現在一般與他在街上偶然重逢——只要他們都還活著,等待的每一天便皆是嶄新的可能。
 
  不知不覺間素還真已走至女子身旁,偏頭可見的容顏清麗動人,只是並非他所一直等待的那人,女子注意到他的目光疑惑地停下腳步。
 
  「先生?」
 
  素還真回以歉意一笑,向對方表明自己正苦於尋找妻子的聖誕禮物,於是想冒昧請教何處可購得她頭上的大紅蝶飾,女子露出瞭然的微笑指向岔道彼端,他們互道祝福後邁向再無交集的方向。
 
  照著指引不一會素還真便到達那間髮飾店前,玻璃窗裡各式商品琳瑯滿目映著女子們歡快的笑語和身影,隔著窗他正凝神搜尋目標時忽被人喚住。
 
  「素還真!」
 
  他回身對上肩背袋兄朝他笑著走來的友人,瞧見對方鼓脹的布袋素還真打趣道:「看來騎鹿大仙此行收穫頗豐,怎不見你的馴鹿和雪橇?」
 
  「這不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嗎?喏,接去扛著吧!」
 
  「哎呀,素某福薄體弱怕是擔負不起袋兄的千金之軀。」
 
  「少來!是說都看中了些什麼,我可以出借袋兄助你逃過一線生的法眼。」
 
  「真是知我者崎路也。」

  於是他們一起往素還真方才凝望的方向看去——滿是粉白色浪漫蕾絲的店舖中,為數眾多的女性顧客正喧鬧地挑選著各式蝴蝶結和珠寶髮飾。
 
  「素還真,你該不會想買那個吧……」崎路人不可置信地望向友人,對方頗為愜意地回以一笑,「好友,你喜歡哪個顏色?」
 
  「你認真的?」
 
  「好友,素某為人一向認真嚴謹、言出必行,不然我們來打個賭吧!若我真成功從店裡購物出來,你便去玩偶店把櫥窗裡的小熊一家子跟布景整個搬回來如何?」
 
  「那有何難!不過素還真我先提醒你啊現在還穿著軍服不是女裝,記得幫中原軍留點面子,不然堂堂天虎八將的素上尉婀娜多姿地進了髮飾店搶蝴蝶結,這事傳進前輩耳裡我們誰也保不了你!」
 
  「崎路,素某有時真佩服你的想像力。」
 
  帥氣地整了整風衣和軍帽後,素還真踏著優雅從容的腳步進了髮飾店裡,崎路人目不轉睛地瞧著,原是有些錯愕的店主和顧客們在那傢伙開口說了些什麼後,紛紛露出瞭然的微笑簇擁而上圍著他左右挑貨去了,那人還特意覷了個空瞟了窗外的自己一眼,指著牆上某個黃藍相間的髮飾再指了指他家袋兄。
 
  『想、都、別、想——』
 
  崎路人惡狠狠的打著唇語,卻見素還真聳聳肩後一轉身同旁人談笑風生起來,看著對方手上揀選的動作不停崎路人默默數了數,那次數似乎剛好就是他們這群人的數量……
 
  崎路人暗叫聲不好正想著該怎麼同眾人通風報信時,素還真已笑容滿面的從店中走出,朝他揚了揚手中包裝精美的禮盒,「好友,要拆開來瞧瞧嗎?」
 
  「不了,城南那家玩偶店對吧?哪時送去。」
 
  「可以的話今晚吧?記得避開一線生。」
 
  「知道啦!」率性地一甩乾坤大布袋,崎路人轉身風風火火的走了。
 
  素還真一個人在街上又閒逛了會,採買些節慶用品後還特別挑了棵小聖誕樹才滿手大包小包的回到家。伴隨風鈴清脆聲響推開大門,還來不及揚聲招呼便見續緣歡快的喊著〝爹地〞飛撲進他懷裡。
 
  隨興將東西往地上一擺,素還真空出雙手高高抱起孩子,續緣咯咯笑著將暖呼呼的小臉蹭上他微涼的面龐,奶聲奶氣撒嬌道:「爹地好慢喔……續緣跟星星等你好久!」
 
  「星星?」
 
  「我剛剛跟續緣在佈置聖誕樹,這小傢伙也不知從哪學來說什麼樹頂上的星星定要由一家之主來擺,就這樣抱著星星不放一直等你到現在。」一線生邊解釋邊過來將散落一地的物品收好,然後開始叨唸起來:「我說你呀又出去亂買東西了!這堆裝飾品跟拐杖糖還有生火腿是怎麼一回事?家裡不都有了。」
 
  「如果舊了缺了壞了隨時可以補嘛。」
 
  「有我在那火腿還能壞?你就等著將來一個月早餐天天吃火腿夾蛋吧!你呀你呀你有錢也不是這樣花的!我早說過唷……」
 
  「是是是——好友說得都對。續緣啊,剛剛怎麼不把聖誕星直接給你一線生伯伯擺呢?他才是我們家真正的一家之主呀!」受不了對方碎唸攻勢的素還真連忙告饒,然後湊在續緣耳邊小聲補充道:「不過是煮飯的煮。」
 
  「說什麼呢你!」
 
  「說好友就像天一樣偉大!對不對呀續緣?」接收到父親暗示的目光,素續緣機靈地將一直抱在懷裡的星星朝一線生遞去。
 
  「續緣給伯伯放星星!伯伯最偉大了,伯伯才是一家之煮。」
 
  「哎唷我的心肝兒!伯伯果真沒白疼你。續緣乖,讓你爹地抱著你來放吧!伯伯去廚房給你做點心。」一線生感動到只差沒老淚縱橫,揩著眼急急忙忙鑽進廚房裡忙活去了。
 
  「爹地,不都說民以食為天嗎?續緣覺得一線生伯伯真的超級無敵偉大的!」
 
  「唔,爹地深有同感。」
 
  素家的大小狐狸相視而笑嬉嬉鬧鬧跑去放完星星後,素還真趁一線生還窩在廚房,一手抱著續緣一手扛著飾品跟小聖誕樹溜進孩子房中。
 
  「爹地我們現在要做什麼?」
 
  「給續緣佈置一棵專屬的小聖誕樹啊。」
 
  「好棒喔!續緣有自己的聖誕樹耶。」
 
  「對啊,樓下那棵大的是跟大家一起慶祝用的,但對續緣來說那個最特別的聖誕老人會把禮物直接放在這棵樹下喔!」

  聞言素續緣興奮地亮閃閃著水靈大眼,一把抱住素還真的臂膀問道:「是媽咪嗎?」
 
  「嗯。」素還真沒多說什麼只是將孩子摟進懷裡親了親,天真的孩子開心地拿過飾品佈置起來,稚嫩的童音裡有著無比期待,「那續緣平安夜不要睡了,爹地一起來陪續緣守歲!」
 
  「守歲是過春節,平安夜不用熬夜的反而要早睡。」
 
  「不行啦!一定要守歲,不然續緣就看不到媽咪了……」
 
  素還真愣了愣思索著該如何勸解才不會傷及孩子,邊理著思緒邊緩聲哄道:「續緣知道媽咪很忙的對不對?」
 
  「嗯,爹地說過因為要守護世界的和平所以媽咪在出任務。」
 
  「對啊,這麼忙的媽咪好不容易在聖誕節可以借馴鹿來給續緣送禮物,可是怎麼樣的孩子聖誕老人才會給他禮物呢?」
 
  「當然是乖孩子啊!所以續緣一直一直都很乖……」
 
  可能是因為想起母親不在身邊的寂寞,說著說著素續緣噘起嘴悶悶不樂地低下頭,見狀素還真緊緊擁住孩子左搖右晃的逗著他,「大家都知道續緣最乖了!所以聖誕老人才會破例借馴鹿給媽咪,可是馴鹿很害羞你若不睡著的話牠們是不敢進來的,這樣媽咪就沒辦法給續緣送禮物了。」
 
  「這樣啊……」
 
  「所以平安夜那天續緣一定要睡得很熟很熟,好讓媽咪借此機會多看看你,到時就算醒了也千萬不要張開眼睛喔!一睜眼媽咪就會跟馴鹿一起不見了。」
 
  「好……可是媽咪這麼久沒回來找得到續緣的房間嗎?」
 
  「那我們一起給媽咪掛個特別的聖誕星當指引好不好?續緣知道聖誕之星的意思嗎?」素還真哄著情緒漸趨平穩的孩子,靈機一動拿起了亮閃閃的飾品在他面前來回晃蕩,誰知對方很不給面子的看都不看一眼悶聲答道:「不就是給一家之主掛在聖誕樹頂的星星嘛。」
 
  「不僅如此聖誕星星又叫做伯利恆之星,傳說是指引東方三賢者找到猶太人之王的超——厲害星星喔!不管是許願、尋人、祈福、報平安,找伯利恆之星就對了。」
 
  「哇噢!」
 
  看著懐中孩子全副精神隨著自己的話語移轉到手中拿著的飾品上,素還真此時感受到遠比拐騙敵方更大的成就感,只是這份成就感沒持續多久就破滅在續緣下一個提問裡。
 
  「可是爹地……你手裡的星星看起來沒有很特別耶!不然我們去拿樓下樹頂上那顆?那顆比較大晚上還會發亮。」
 
  「放那顆續緣你的小聖誕樹會垮的……」
 
  「那怎麼辦?一定要掛一個很特別媽咪一看就知道是續緣在等她的星星啊。」

  素還真有些苦惱的再往裝滿飾品的袋子裡翻了翻,那個包裝精美的禮盒便這麼跌了出來,素續緣眼明手快的撿起讚嘆道:「好漂亮的盒子喔!裡面是什麼?」
 
  素還真略為思索了會握緊孩子的手一起打開禮盒,緞製的大紅蝶飾在燈光照射下閃耀著柔和光芒,他牽著孩子一起將蝴蝶結放上樹頂,再用星星環繞佈置後輕聲笑開:「瞧,這便是爹地和續緣要給媽咪獨一無二的伯利恆之星。」
 
  「爹地好厲害唷!續緣知道這個蝴蝶結,照片裡的媽咪每一張都戴著,看起來就像長了小貓咪的耳朵一樣!」用拇指和食指在頭上比出尖耳的形狀,素續緣興奮地扭頭尋求父親的認同。
 
  「小貓咪的耳朵啊?續緣真不愧是爹地的兒子好會形容喔……」他記起自己頭一回見她時也是這麼想的,忍俊不住地捧過孩子的小臉胡亂親了一通,直到續緣將整張臉皺成個包子樣左閃右躲的討饒才將他拉回懷裡坐好。
 
  「我們一起來許願吧?這樣就能請伯利恆之星傳達給媽咪了。」
 
  「那續緣希望世界和平!這樣媽咪就能趕快結束任務回家。」
 
  「世界和平嗎……嗯,真是個好願望。」
 
  當年他們唯一一起共度的聖誕節,那人對著街城裡的聖誕樹許的也是這個願望,當時他嗤笑著嘲弄她又不是要選中原小姐,而且身為魔龍八奇許這種願望未免太過矯情,那人結束了禱告抬首朝他盈盈一笑。
 
  『這樣,你就能早點結束任務回家了。』
 
  『那妳呢?世界和平後妳和妳的邪惡組織怎麼辦。』
 
  『解散回家呀!上尉先生,是人總會想要回家的。』
 
  『哼,說來道去妳還是拐了個彎暗諷素某不是人嘛……』
 
  那人伸手拂去為著替她撐傘飄降在自己肩側的雪花,無比溫柔地笑了——
 
  『你會有家的。』
 
  「爹地,那你的願望呢?」此時他的家正仰著小臉等待他的回答,素還真描繪著記憶裡溫柔的弧度牽動唇角,「同續緣跟媽咪一樣,祈望著世界和平大家都能早些結束任務、平安回家……」
 
  那個聖誕節不知是他跟孩子的祈願真的上達了天聽,還是他們之前所有的努力和犧牲終到了水到渠成的一日,崎路人罕見的出動了乾坤大布袋給大夥抽禮物,當一頁書前輩發覺自己竟從袋中抽出停戰協議書時,臉上的表情變化堪稱一絕!連身為前輩摯友的海殤君都忍不住揶揄,這比當年他從袋裡抱出續緣時的表情還經典。
 
  他在眾人歡呼與慶賀的笑語中憶起這一路點滴,回神才發覺崎路人已拎著袋子走到他面前,「輪到你了,素還真。」
 
  「你的袋子太小,只怕裝不下素某真心所需。」
 
  「誰說的?本大仙萬應萬能的寶貝袋連天下平靖都裝得了,更何況是你這凡夫俗子的小小祈願。」
 
  他苦笑著搖搖頭卻還是將手伸進布袋裡,指尖觸及稍硬的紙製品時還很卑微的想著,就算崎路最終只放了張那人的照片予他也是好的。他扮了個鬼臉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中揚手,發覺手裡拿了張明信片時被那上頭娟秀的字跡一瞬間迷了眼。
 
 
  聖誕快樂,不日歸家。
 
 
  短短八字,前一句是那人害他懸在心頭整整兩個月又十五天、遲來的平安與祝福,後一句是注定了他未來在約誓成真前翹首以盼的每一天——
 
  「素還真?素還真!」看著在她提問後只回了句〝為什麼〞,便陷入沉思久久不發一語的丈夫,風采鈴有些擔憂地伸手在他眼前連連搖晃,那人眨了眨眼回過神來一把捉住她的手,甚是不悅地開口:「妳的不日可還真久!」
 
  「啊?」
 
  「風采鈴妳知道所謂不日的意思嗎?妳的不久讓我等了整整四個月又二十天。」
 
  不懂丈夫為何突然跟自己算起了舊帳,風采鈴嘆口氣抽回手從容應答:「彼此彼此啊上尉先生,您這回任務前說好的不日歸家也讓人等了足足三個多月呢!」
 
  「都什麼時候了還叫我上尉先生加敬語啊……」
 
  「抱歉,一時習慣改不掉。那麼……」察覺對方癟著嘴滿臉不痛快的神色,知曉踩著了他在意之處,風采鈴很努力的想著該如何稱呼得親暱些,好讓那人別又鑽些莫名其妙的牛角尖,思來想去最終吞吞吐吐化為一句——
 
  「那麼……孩子他爹?可以回歸正題告訴我為什麼要送這個蝴蝶結嗎?」
 
  「孩子他爹?」聞言素還真震驚了,好歹當年江南第一才女的名號也不是叫假的,他完全不可置信他那聰慧的妻子最後決定對自己親近些的稱呼,就是一句〝孩子他爹〞。
 
  「還不夠親近嗎?那……〝他爹〞?」
 
  「孩子他娘妳難道不覺得我們能有些更好的選擇,例如叫聲〝親愛的〞來聽聽如何啊甜心?」
 
  「……孩子他爹順口多了。」
 
  「蜜糖,在妳正式習得如何親近的稱呼我之前,我決定使用各類充滿濃情密意的稱呼來達到潛移默化的效果。」
 
  「你認真的嗎?」
 
  「寶貝,切莫不可質疑妳丈夫的決心。」
 
  「我認輸了親愛的。」
 
  「謝謝妳的認輸,說實在聽妳不帶感情唸這三個字,還不如直接喊我素還真親切。」
 
  大大的打了個呵欠,唇槍舌戰後他感到有些疲倦的摟著人倒上床,風采鈴很是不甘願地撐起身子回道;「我也可以把〝上尉先生〞四字喊得無比甜蜜啊!為何就不能把他當成暱稱呢?」
 
  「喔?甜蜜的喊一回我聽聽。」
 
  「上尉先生。」
 
  「噯,這是哪來的冒牌貨?不管是朱家千金或風采鈴都從不曾這樣喊我。」
 
  「素還真!」
 
  他壞笑著吻上她透紅的雙頰讚道:「嗯,動聽多了。」
 
  風采鈴抿緊了唇翻身鑽進被窩決定不再搭理那人,素還真關上燈掀開被擁住妻子,唇齒抵著她耳廓輕聲說著:「妳不是想知道我為何要送妳那個蝴蝶結嗎?」
 
  「難為你鬧了大半天還記得。」
 
  「因為大紅的蝶飾襯妳烏墨的髮色正好。」
 
  素還真五指成梳順著背脊輕輕滑過風采鈴絲緞般的長髮,她伸手捉住他不安分的指掌,放軟身子向後偎進他懷裡喃聲續問:「除此之外呢?」
 
  「妳別背著我就告訴妳。」
 
  風采鈴不疑有他的回過身去,那人燦笑著湊上前來,在她被吻到放棄思考前留下那個令人費解的答案——
 
 
  那是關於伯利恆之星的奇蹟。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2014/10/5~2014/10/20
 
 
 
※※※※※※※※※※※※※※※※※※※※※※※※※※※※※※
 
 
【後記】上尉你吃這麼好兄弟們知道嗎?( 3)y▂ξ
 
  這篇是上回在寫【誰的椅子誰的搖籃】時的獻祭XD說好若他真能一人扛過三千字就給他加寫的福利樓()
 
  結果最後上尉他超爭氣的一人扛了五千多,於是這篇就完全無節制的任其發展了……ヾ(*´ ˋ*)
 
  很閃很甜很多糖~我有一度認真覺得他吃得比雙花還好這實在太不科學!╮(′~‵〞)╭←你這是有多偏心雙花啊OTZ
 
  這篇記取上回教訓沒讓話癆們拉主Key,我終於覺得自己抓回風聲系列的正確畫風!總之,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