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聲】慣常

   察覺風采鈴凝注的目光素還真偏頭朝她眨眨眼笑道:「很失望?」
 
  「還好,只是疑惑你連睡衣都不換怎麼出門買飯?該不會整天就靠這些麵包和茶食果腹吧……」想起在自己歸來前整整六年是讓這人帶孩子的,風采鈴頭一回後悔起自己的決定。
 
  看著妻子隱隱黑了一半的臉,不用問也知道她在想啥的素還真癟了癟嘴嘆道:「放心吧!餓死了素某也餓不著妳兒子,三餐天天有隔壁一線生顧著呢。」
 
  風采鈴在鬆了口氣的同時忍不住想,這個人的各種難伺候和懶散多半是給一線生慣出來的,現在自己回來了絕計不能再這般縱容下去!
 
  言猶在耳,可一見著素還真投入工作時枵腹從公、夙夜匪懈的模樣風采鈴又心軟了,懶散就懶散吧!難得休假就該做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閒人。
 
  於是一線生冷眼瞧著隔壁陽台躺椅上,像隻大貓瞇著眼曬太陽的某人孩子氣地張嘴央求風采鈴餵他,忍不住咋舌同青衣埋怨道:「早同風采鈴說過了素還真不能這般慣著!堂堂中原梵天軍的上尉啊像個黃口小兒般討食成何體統?」
 
  聽著丈夫像個老媽子叨唸起隔壁生活常規,青衣宮主探頭跟著覷了眼後掩唇笑答:「會嗎?我覺得這樣沒什麼不好呀!如果可以倒希望你同隔壁學學。」
 
  「啊?學、學什麼?」
 
  「多少學著懶散些讓我也慣著你吧。」青衣宮主漾起溫柔恬靜的微笑,將茶食餵入因驚愕而大張著嘴的丈夫口中。
 
  瞧見隔壁多年好友脹紅著張老臉不知所措的模樣,素還真不無得意地點點頭朝風采鈴邀功,「瞧!隔壁的黃昏之戀總算開竅了,就同妳說我倆公然表現的親熱些具有正面的教育意義與效果。」
 
  回應他的是塞了整嘴的瑪芬蛋糕和妻子決絕轉身的背影。
 
  素還真漩眉微挑下一秒裝得滿臉痛苦的嗆咳了起來,果不其然換來風采鈴倉皇回身,急急斟了杯茶湊至唇邊另手還不住拍撫著他胸口。
 
  「噎著了?對不起、對不起、我……」
 
  徐徐喝了口茶素還真得寸進尺的板著臉,作勢拿起詩集翻身不理人前涼涼丟下了句:「親我一下就原諒妳。」
 
  未及拿穩的詩集在溫熱柔軟的雙唇貼吻而上時翩然墜地,素還真摀著嘴坐直身子不無驚愕的望向風采鈴,「我以為妳頂多親個額頭吻個臉頰意思意思一下……我這到底算引導得太成功還是失敗?」
 
  「何不乾脆些明說你到底希望我怎麼做?」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我想要的從來就不是妳以我的希望為行動依據,而是真正的順心而為——妳方才大可再塞我一嘴蛋糕或拿詩集搧我,而不是這般聽話順從的親上來!我該怎麼做妳才無需對我這般凡事容忍又小心翼翼啊?」
 
  聽後風采鈴揚起饒富興味的微笑,「我現在才知道名滿天下的素上尉不僅有受虐的傾向還希望自己娶個悍婦,看來我們真的很不適合。」
 
  「妳這是從哪得來的結論?我只是希望……」
 
  「希望我別容忍、別聽話、也別凡事順著你?」
 
  「是也不是。」
 
  「矛盾。」
 
  「我承認。」撫著唇素還真很認真的思索該如何同那人表達自己真心冀求,「其實我只是想讓妳知道:就如同妳慣著我予取予求般,我也能順著妳隨心所欲地去做任何妳想做的事情!自妳回來後總一副覺得該彌補些什麼的模樣,溫順到讓我有點難受。」
 
  聞言風采鈴燦燦笑開,伸手捧上那人的臉左右揉捏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慣著慣著便習以為常沒什麼好同你唱反調罷了,一線生說得對——你這人果真是不能寵的!一寵多了便杞人憂天。」
 
  「原來真是我想多了嗎……那撤回前言妳還是繼續慣著我吧!素某會早日習慣自己有個柔順聽話又美麗聰慧的妻子。」
 
  「明明該是稱讚怎聽著讓人如此不快!原來在你心裡我與上述詞彙無緣?」
 
  「除美麗聰慧外打從我倆相識起妳幾時柔順過?要妳別躺渾水不聽、要妳離開不聽、要妳回家不聽、要妳——」
 
  他的埋怨與舊帳止於那人突來的一記深吻,撫著他的臉風采鈴輕聲說了句對不起,素還真環上她的腰意猶未盡地呶了呶嘴,「妳知道我要的從來不是這個。」
 
  「不要我吻你?」
 
  「是不要妳的對不起。」素還真躺回椅上連帶將人拉下摟在懷裡,「我想我們都還需要些時間將彼此慣成日常的風景,所幸,未來應該不差那麼一點時間。」
 
  「嗯。」調了個舒服的姿勢偎在丈夫胸前,風采鈴纖指親暱的點上他鼻尖巧笑倩兮道:「我想我們未來還有很多時間……」
 
  冬日暖陽透著陽台葛藤葉隙灑落光影斑駁,他想著她那句關於未來的許諾便覺心滿意足,捉住她還在他臉上作亂的指尖逐一吻上,喃聲輕語:「那我此生便再無所求。」
 
  「我允你多貪心些。」
 
  那人含笑緩緩湊上,正是氣氛絕佳、情方濃時他們卻不約而同聽到一聲刻意的長嘆。
 
  「我說青衣啊也該是時候接續緣回來了,就不知隔壁那對夫妻還記不記得?若是記得呢出門順道幫著挑幾張遮光的布簾啊,我想我們兩家的陽台都需要好生改造一番!」
 
  「好友你確定?這樣會少去很多學習的機會唷!」摟緊了滿臉通紅急著想起身的妻子,素還真咬牙朝多年老友送去挑釁一笑。
 
  「確定!再確定不過了,你不要臉人家風采鈴還要呢!光天化日、公共場合素還真啊你要知恥。」
 
  「哪來的公共場合?這裡是素某私家陽台。」
 
  「呃……」
 
  「還是大白天的就不給談情說愛了?好友,素某雖老調侃你是黃昏之戀但也別真等到了日薄西山才行動啊。」
 
  「呸呸呸誰同你日薄西山!」
 
  趁著素還真和一線生你一言我一語戰得正歡的份上,風采鈴自丈夫懷中脫身而走,急匆匆地拿了錢包和提袋便出了門,卻見一抹嫻靜的藍影早等在門邊。
 
  「一塊去接續緣然後順道去城南吧?我們好久沒一起逛街了。」
 
  「好……」思及方才情景風采鈴便覺羞得無法直視好友兼鄰里那張清麗面容,「青衣抱歉,剛才……」
 
  「剛才什麼呢?」親暱挽過對方臂膀青衣宮主笑得無比溫柔,「不過浮生慣常風景有何好大驚小怪的。」
 
  「慣常嗎?」
 
  「嗯,令人幸福的慣常。走吧!我想等那兩人鬥完嘴,應該剛好趕得上去城南幫忙提東西。」
 
  「晚上我們兩家順便就在外頭吃吧?今晚我作東,上回試了家館子江浙菜做得還挺道地。」
 
  「那便這麼說定了。」
 
  兩個姑娘手挽著手言笑晏晏地走遠,而丈夫們不知何時已停下唇槍舌戰,滿臉複雜的獃立在陽台上凝望著這一幕。
 
  「美則美矣但總覺得有些不對……」
 
  「素還真,以你的聰明才智幫著判斷一下,此時追上牽過各家妻子被拒絕的可能性有多少?」
 
  「接了續緣後五個人手牽著手像路霸般掃街的機率高達50%,追上後各自牽開今晚被罰睡客廳的可能性25%,素某此時還有個萬無一失可討太座歡心的餿主意,不知好友想不想聽……」
 
  「唉,說吧!」
 
  「就是我同好友學她二人手挽著手追上前去,看不下去主動過來分開我們的機率高達85%,就算有15%存心看戲硬要我倆牽在一起的風險,至少晚上不用抱著枕頭睡客廳。」
 
  一線生靜默良久然後朝隔壁陽台的素還真伸出手,「既然都要牽手了也沒差多個握手言和吧?」
 
  「哈!」拍上多年老友的掌心,素還真朝一線生笑得燦爛,「此時的好友也是素某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慣常一景啊。」
 
  「省下你的甜言蜜語,追人吧!青衣方才有說想去城南,我給你半個時辰換衣服。」一線生裝得一副受不了那人肉麻噁心的抽開手,轉身帶著大大的笑意下樓。
 
  估算著時間尚有餘裕,素還真獨自一人倚在陽台邊上品嗅空氣中鄰院的木蘭花香,逆風獵獵揚起他滿頭白髮,一切是如此清平恬和……
 
  有時,他仍有一半的自己還困在那個充滿煙硝與腥血戰場的錯覺,過往一同出生入死的戰友或多或少都有著這份困擾與各自應對的方式,於是慕少艾成天一副醉生夢死的抽著水煙閒散度日,崎路人背上乾坤大布袋攜著兄長遺志雲遊四方,兩位前輩年年在優曇花開時回到雲渡山煮水烹茶——而他守在這裡,用餘生將這份平和安穩慣成尋常。
 


If you can fill the unforgiving minute With sixty seconds' worth of distance run,
如果你能在這無情的歲月裏,盡你每一秒最大的努力,

Yours is the Earth and everything that's in it,
那麼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將屬於你。
 

  闔上眼,記憶裡那個永遠溫和的青年詩歌朗誦也來到終末,鏡架後的雙眼閃動著睿智愉然的光芒,似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And - which is more - I'll be a Man, my friend——時至今日,素某依然努力著。」
 
  多年後終於能對當時的懊悔與遺憾好好應答,素還真睜開眼,只餘下那人慣常的一抹笑順著風聲盪漾至蒼穹彼方。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 2014/11/23~11/26 
 
 
※※※※※※※※※※※※※※※※※※※※※※※※※※※
 
 
【後記】素上尉的慵懶好生活~(來人幫我上個蛋黃哥或懶懶熊圖示XD)
 
  填坑人生本就是充滿了意外與驚奇,這不過是慕某坑底慣常一景~╮╯▼╰╭
  ↑天知道我有多想雙手一攤涼涼的說上這麼一句OTZ
 
  各位好~〝會有這篇其實是一場意外〞似乎成了我近期每篇後記的開頭,因為這章的成篇到完結太過曲折離奇(?)於是打出來自己紀念一下~
 
  話說上星期五被風采鈴再出虐個死慘!急需糖分的我毅然決然放下正寫著的【Reversal】(別名:多年後踩腳再相逢^.<)打算寫個上尉聽琴來自我療癒一下,結果寫著寫著琴沒聽到還差點被口瑪芬蛋糕噎死XD
 
  其實我認真覺得文章停在那口瑪芬蛋糕挺不錯的,可是這樣糖就只灑到隔壁的黃昏之戀組了,上尉對此表示不開心!於是我只好尋找灑糖的可能繼續寫下去,第二個結局其實是停在線杯愉悅下樓那,可上尉表示他又不開心了!身為系列男主角收場輪不到他這像話嗎!?(#`Д´)
 
  所以最後我們有了這個畫風丕變又正經到不科學的結尾……(〒︿〒)

  篇末偷渡了一點IF的劇情,引用的詩句是Kipling "如果",中譯的版本很多,選用的這版(徐坤光 翻譯)或許不是最精確但卻是我最喜歡的版本,最後一句原本是「And - which is more - you'll be a Man, my son!」不過因為設計成對答的關係所以有稍做修改。
 
  最後聊聊在我心目中自風采鈴歸家後的上尉,就像崎路人常拿來打趣的那一句〝棄夫的心理素質是很脆弱的〞,在風采鈴剛回歸的日子比較小心翼翼的一方,真的是某個看起來沒心沒肺愛鬧人的上尉XD
 
  所以計較著稱呼的距離、擔心著對方所有離開的可能性、看似胡鬧的為著一點小事孩子氣地測試對方底線,自以為將不安藏妥其實表露無遺的張顯著在乎……After the end的小日子不外乎就是這些事,雖然瑣碎但寫起來真的很開心!希望大家也會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