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聲】長夜將盡--下

 
  「不用不用——甜湯方才煮薑茶時便已備妥等會不過把湯糰煮好加進去,你若真想幫忙之後再同我一塊刷鍋子就好,先去客廳歇著吧。」風采鈴漾著甜笑成功將丈夫擋在廚房外,素還真有些無可奈何地應了聲好,拖沓著腳步一個人走向前廳。
 
  將身子整個陷入柔軟的沙發裡素還真拉過抱枕闔上眼,明知那人此刻正在廚房忙著,可隔了個餐廳他在這裡什麼也聽不到……偌大的客廳裡靜悄悄的,只剩壁鐘規律的機械滴答和窗外隱約的風雪聲,黑暗中早先蟄伏回雪下的殘影又開始蠢蠢欲動,攀附著回憶襲上心頭——多少個夜裡就他一個人待在這伴著腥血獨聽風雪,數著鐘聲再睜眼便是戰場的天明。
 
  額上忽傳來一陣暖熱,感覺那人纖指小心翼翼撫開他微蹙眉間,耳畔傳來擔憂喚喊他拉下她的手將臉埋入後緩緩睜開眼。
 
  「作惡夢了嗎?」
 
  「無事。」搖搖頭他改將她拉入懷裡輕聲笑開,「只是忽然覺得這房子大到讓人有些心慌……妳說待我退役後我們換個小房子可好?」
 
  「你喜歡什麼樣的小房子?」在他懷中覓了個舒適位置,她雙手環上那人頸項柔聲探問。
 
  素還真想了會很是認真地描述起來,「唔……妳聽聽這樣如何?就找個依山傍水的簡單小木房,周圍空些地做花園跟菜圃,門前再給妳和續緣搭座鞦韆架!」
 
  「聽起來很像我故鄉的風景。」
 
  「是嗎?」他加深了擁抱的力道許諾:「可我們的小房子裡不會再有什麼苦日子了,年年冬至換我們給鄰里送湯圓。」
 
  「何需等到那時,我們今日就要去給大夥送湯糰呢。」風采鈴彎身捧起桌上兀自冒著熱氣的瓷碗,舀起勺甜湯仔細吹了吹後湊至那人唇畔,「嚐嚐,雖不及一線生手藝但我想應該也不至於太差勁才是。」
 
  素還真張嘴乖乖嚥下品嚐後,瞧見嬌妻期待地圓睜雙眼一副等他評說的模樣,於是捧心促狹的長嘆了聲:「唉——慘!天下第一巧遇上對手了,妳這甜湯一送我怕以後冬至給大夥煮湯圓這差事要改落在我們頭上,為顧全一線生的臉面我看還是別送了吧?」
 
  「胡說些什麼!別只顧著哄我有哪不合胃口要實說,你這湯往後還得喝上一輩子呢。」
 
  風采鈴薄紅著臉低下頭卻仍掩不住唇畔粲然笑意,素還真湊近輕啄了口蹭著妻子越發紅艷的面容調笑道:「是實話呀,還是妳希望聽我說:這湯還是別送了,留下來荼毒我一人就好。」
 
  「素還真!」風采鈴捶了丈夫一記將湯碗塞進他手裡嗔道:「再這般胡言亂語往後便只剩清水湯糰可吃。」
 
  「噯,我倒是一點也不介意唷!有妳親手操持清水亦為甘嘛~」素還真舀著湯悠悠哉哉喝了口續道:「不過這甜湯是真的好喝,同一線生慣常煮的豪華八寶湯不同,別具一番清甜甘潤風味!但依我真心的建議等會那兩盤紅白湯圓就別挨家挨戶送了,直接轉給一線生反正大夥幾乎都是要上他家吃的,沒要來的我們再送去就好。」
 
  「我也是這麼想的,如此一來也可以幫一線生多少分擔點。」
 
  「有了我們家的紅白湯圓加持,今晚一線生的八寶甜湯想必會更加精采!妳是頭一回見識我們中原軍的湯圓對吧?內容可是絕對不輸天虎八將威名的厲害。」
 
  「那還真教人期待。」想起早先去隔壁家拿一線生特製的粿母時,長方桌上滿鍋滿盆令人瞠目結舌的配料,風采鈴便相信素還真那句〝不輸天虎八將威名的厲害〞絕不誇大。
 
  談到配料素還真留意起自己正喝著的甜湯,略略觀察後以恰似不經意地口吻問起:「是說妳怎麼會調配出這款甜湯?難不成也是妳家鄉的味道。」
 
  「是呀。」
 
  「喔?若真如此我想妳們村子裡需要好好睡上一場的人挺多的啊!」
 
  「我可沒摻酒釀就喝個甜湯而已同助眠有什麼關係?」
 
  「嗯……我數數啊。」素還真邊瞅著風采鈴的反應邊撈著碗裡湯料唸道:「桂圓、紅棗、銀耳、蓮子、枸杞、百合……唷,還添了茯神!這怎麼看都是寧心安神治心虛驚悸和失眠的方子,還真是一碗別具深意的甜湯。」
 
  凝著那人瞬也不瞬彷彿直透人心的眼神,風采鈴一瞬間有了回到彼時雙方角力競逐的錯覺,可現在卻是素還真先緩下視線握起她的手柔聲輕嘆:「有什麼想說或希望我說的嗎?」
 
  風采鈴沒有進行反問也沒有提出質疑,只是鬆下了不自覺繃緊的神經,這才從彼此的反應裡意識到,那些對峙猜忌對現在的他們來說是真的都已經過去。
 
  她回握住丈夫的手倚在他肩上輕輕問著:「素還真,你知道冬至這節日意味著什麼嗎?」
 
  「冬雪將至,一年當中夜晚最漫長寒冷的一日。」
 
  「是呀你說的都對,但正因如此冬至同時也意味著——長夜將盡。你最近又開始睡得不甚安穩了,我不知道是什麼在困擾著你,只是希望你知曉:那些夜晚總會過去,而我和續緣會一直在這裡。」
 
  聞言素還真只是將風采鈴摟得更緊了些,彼此依偎著靜聽屋外的風雪與鐘擺規律的機械聲,風采鈴緩緩嘆了口氣將臉埋入丈夫胸前,「我突然明白你之前的感受了,這樣聽著這房子的確安靜得令人難受。」
 
  「那擇期不如撞日,今晚便找前輩遞交退役申請妳說可好?」
 
  「長夜將盡我還想同你一塊看到明日燦爛朝陽。」
 
  言畢他們彼此對望了眼同時溢笑出聲,素還真邊笑邊嘆道:「夫妻之道貴在開誠佈公看來我們還有得學啊……不過就為個雪夜難眠的問題,其間揣度雙方攻防與曲折佈局不知凡幾?光回想就夠累人了!我保證下回妳直問我便實說。」
 
  「畢竟習慣了在迂迴試探和言語爭鋒中得證真心,積習難改呀上尉先生。」
 
  「唉……我覺得與過往相比我可是坦率了不少,倒是妳這個愛說敬語的習慣何時改改?」
 
  俯首往風采鈴的唇上輕咬了口以示薄懲,素還真心滿意足地擁著滿臉羞紅的嬌妻問道:「既然都說開了我想妳應該不介意來個收官檢討,是說我自認藏得挺好妳是怎麼察覺的?莫非是我睡著後夢囈或磨牙踢被之類的露出破綻來。」
 
  「你確實隱藏得很好,不過藥師之前就叮囑過我:每到大風雪天的日子要特別留意你的狀況,於是在這個前提下所做的特定觀察,你那些許的不對勁也就無所遁形了。」
 
  「嘖!這慕少艾也真是的,年紀越大越發愛操煩起來……我可不是他家的小花貓和大白鳥。」
 
  「可藥師說過你是他家滿腹黑水的白蓮花,要我多費些心神好生照料著。」
 
  「現在是妳家的了。」
 
  「是呀,所以和你結婚前我不知聽了多少來自四面八方的素還真飼育守則。」
 
  「這都什麼跟什麼……」
 
  瞧見素還真聽後一臉彆扭的表情風采鈴被逗得燦燦笑開,「聽著挺讓人暖心的對吧?」
 
  那人哼了聲飛快地將剩餘的甜湯喝完,然後賴在她腿上直嚷著說要補眠,風采鈴只得無奈的哄著丈夫,央求他在糯米糰被凍乾前先陪自己將東西給送了。於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某上尉,在嚐盡各種甜頭後終於甘願地起身,換上件藏藍斗蓬提過食盒同妻子一塊出門。
 
  屋外雪還紛紛下著,素還真撐開傘回身準備接過仍站在門前階上的妻子時,聽見她不無惋惜的低語:「這樣就不能牽著手了……」
 
  估量著雪勢和慕少艾與自家間的距離,素還真果斷地收起傘拉上兜帽,朝詫異不已的風采鈴瀟灑地行了個紳士禮朗言道:「請問這位優雅美麗的女士,可願冒著睡書房養病的風險同我浴雪前行?」
 
  當風采鈴綻開燦爛笑顏,毫不猶豫的將纖柔指掌交付予他、兩人相偎著於雪中漫步時,素還真頭一回覺得伴隨著風雪而來的似乎不全然盡是壞事。
 
 
 
(全文完)
 
慕曦語寫於 2014/12/22~2015/12/27
 
 
※※※※※※※※※※※※※※※※※※※※※※※※※※※※※※※※※
 
 
【後記】話癆的人生只需擔心爆字跟天窗……
 
  在《長夜將盡》的下篇出來前我最擔心的是下篇內文太短和上篇不成正比,但在下篇出來的此刻我擔心的則是——內文太長和上篇依舊不成正比OTZ
 
  這篇的上尉依舊吃太好~對風雪天有個心裡小陰影算什麼!待遇這麼好我羨慕啊啊啊啊啊~~~(咬手帕)嗯咳,我絕對不是因為這樣的理由有了下頭的娘親眼中的真實3,閒話不多說我們就直接轉入因為上尉待遇太好,而越發活躍的蓮花三兄弟小劇場吧XD
 
 
娘親眼中的真實1——於是上尉徹底得罪了雙花
 
 
  「只是忽然覺得這房子大到讓人有些心慌……」
 

  雙花:大哥、老三你們看看他!說這什麼話壓根兒擺明是在炫——
 
  三流:唉!我說上尉也真是的,琉璃仙境的灶房離前廳可是有好幾里遠呢~這樣就嫌大到心慌那我同大哥豈不是三不五時就該去安神收驚?╮(′~‵〞)
 
  大江:三流所言甚是,先不說琉璃仙境你們別看風家古宅就個園子,裡頭廊道設計得迂迂迴迴,從灶房端碗麵去前廳腳上不使些功夫湯都涼了……欸!小花你方才是不是有話沒說完?(ㄏ ̄▽ ̄)   ( ̄▽ ̄ㄟ)
 
  雙花:我討厭你們這群家大業大的!!!(╯‵□′)╯︵┴─┴
 
  ↑如果我家也有超級比一比,身為貧窮花農的雙花財力絕對墊底╮╯~╰╭
 
 
※※※※※※※※※※※※※※※※※※※※※※※※※※※※※※※※※
 
 
娘親眼中的真實2——於是他們徹底得罪了雙花
 
 
  「就找個依山傍水的簡單小木房,周圍空些地做菜圃花園、門前再給妳跟續緣立座鞦韆架!」
 

  雙花:嘿~大哥、老三你們聽!上尉說的好像是我家耶ヽ(゚▽゚)
 
  三流:你確定?他可同采鈴承諾過不會再過什麼苦日子啊……
 
  雙花:我家日子哪裡苦了?
 
  三流:兄弟們~給這欠自覺的傢伙來首歌吧!海綿寶寶預備備——
 
  大江:噢~是誰住在會漏水的小農舍裡?╮(′~‵〞)
 
  上尉:雙花雙花~( )o彡゚
 
  三流:二二萌萌兩袖清風!σ`´)σ
 
  上尉:雙花雙花~( )o彡゚
 
  大江:如果四處撞鬼是你的宿命(等等這句有點自俵……重來!)
     如果四處蹭飯是你的宿命╮(′~‵〞)
 
  上尉:雙花雙花~( )o彡゚
 
  三流:那就敲敲隔壁請好友開門*٩(ˊˋ*)و*
 
  上尉:雙花雙花~( )o彡゚
 
  大江&三流&上尉:準備——ヽ( )() ( )
 
  一線生:準備個啥?再唱下去今晚都不許吃飯!!!╬
 
  雙花:我討厭你們!!!◢▆▅▄▃崩╰(〒皿〒)╯潰▃▄▅▇◣
 
  ↑雙花乖!欺負也是一種羨慕嫉妒與愛的証明哪~孩子XD
 
 
※※※※※※※※※※※※※※※※※※※※※※※※※※※※※※※※※
 
 
娘親眼中的真實3——哪年某日
 
 
  「和你結婚前不知聽了多少來自四面八方的素還真飼育守則呢。」
 
  「這都什麼跟什麼……」
 
  瞧見素還真聽後一臉彆扭的表情風采鈴被逗得燦燦笑開,「聽著挺讓人暖心的對吧?改日書寫成冊好讓後代子孫都知道該怎麼侍奉你這老爺子。」
 
  「哼,身為全中原最嬌貴的白蓮花照書養是養不好的!我有妳照料就夠了。」
 

 
  言猶在耳,她撫著被煙燻得有些泛黃的照片淡淡笑開:「我那時真不知道你爹地又再鬧什麼彆扭。」
 
  「您還猜不著嗎?自然是怕您留了詳盡的照養手冊後安心的比他先走啊。」
 
  「真是個狡猾的人呀……」
  
  聽見風采鈴不無埋怨的低嘆,素續緣笑著擁緊母親瘦小的身軀哄道:「是——這麼狡猾的爹地著實太過分了!正所謂〝父債子償〞,您若覺得爹地還有哪對不住您的地方就儘管找續緣討吧?」
 
  「胡說什麼呢。」彈了孩子與那人如出一轍的眉間一記,然後看著他同那人一般皺著漩眉同她撒嬌討饒,風采鈴伸手柔柔撫上呵著疼,連同心頭那些再也無法平整的皺褶……
 
  素續緣握住母親的手放在掌中細細搓暖,溫言勸慰著:「春還寒著呢,我們回去吧?若讓您受寒爹地會託夢罵人的。」
 
  「要他有本事來我夢中叨唸吧!續緣,你先去幫著再巡巡那些疼你的叔叔伯伯們可都妥貼了沒有,我想再陪你父親一會。」
 
  「好。」整了整母親雪白的鬢髮再替她繫緊圍巾,素續緣這才轉身走向故人們的長眠之地。
 
  風采鈴緩緩蹲下自隨身提袋裡掏出本小冊子放在墓前,然後望著碑上那人依舊丰神俊朗的面容嘆笑道:「吶,上尉先生,你說過人照書養是養不好的……怎麼我還記著你卻先忘了?」
 
  一陣風過吹開紙頁裡令人懷念的蒼勁字跡,上頭密密麻麻歸整記錄著他們攜手的這些年來——素還真對風采鈴最鉅細靡遺的照護守則。

 
 
  ↑我沒有開虐,這只是人生之必然……我想他們會攜手在好不容易盼來的安穩現世中走過無數個歲月靜好,直至一方生命盡頭——
 
  所以上尉真的不是英年早逝,只是風騷(?)如他要求墓照定要放其風華正盛的俊美面容好供後人慕名前來瞻仰XD
 
  上尉:素某如此精明定是連身後的免費香火都要一併算計下去~( 3)y▂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