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墨耽然

關於部落格
耽溺到底也不要拉我無依的手--
  • 732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聲】Reversal(下)

 
  「味道真的很重嗎?說到包子自然還是葷的好,素某不過同一線生提過誰知他梅乾菜會放得那麼重!」
 
  「還不是你愛吃!快找找有沒有什麼替代品,哪個名媛佳麗同你一般渾身包子味。」
 
  「欸,有了!一線生這款上頭有紅點的應該是紅豆包吧?甜包子氣味應該就沒那麼大。」
 
  「一線生這特製的包子造型實在是……能這般不感羞恥的帶在身上素還真你果真非常人也。」
 
  「哈,讚謬了。」
 
  無言地忍受著後頭不斷傳來的對話,副駕駛座上海殤君朝正開著車的葉小釵問道:「聽音樂嗎?」
 
  「啊!」
 
  就在此時隔簾刷地一聲被大大敞開,素還真笑盈盈的自後座探身遞來兩個包子,「海殤前輩、小釵,要不要吃包子?」
 
  「不用了,謝謝。」瞥見素還真此刻空蕩蕩的胸前,海殤君暗自發誓回去定要提醒梵天眾人從此小心素還真手上任何錐狀食物。
 
  「小釵呢?」
 
  「咿!」偏頭避開臉龐肉香四溢的包子,葉小釵握緊方向盤示意自己想專心開車,於是悻悻然縮回後座的素還真一臉凝重同崎路人嘆道:「崎路,小釵怕是病了……他竟然拒絕食物!」
 
  「他若真吃得下那才是病了……」
 
  就這樣一路嬉鬧閒聊黑頭車終於開進海殤君位於西武林的故居,在正式進入昔浪巖前海殤君再次口頭提點眾人此行身分定位,身為司機兼貼身保鑣的葉小釵維持原梵天軍身分,化名拒生郎又改變造型的崎路人則歸入海殤君勢力,表面身為神秘女郎的貼身護衛同時擔任雙方勢力統籌,而化名靈嘯月的素還真則以世家千金的身分進行情報搜查。
 
  「都準備好了嗎?」拔下通訊耳機海殤君斂整神色,剛毅的眉宇不怒而威,「任務代號:SRBS正式啟動!」
 
  「是——」眾人行著簡單軍禮齊聲應道,海殤君點頭示意後在葉小釵的護衛下率先下車,入冬的昔浪巖不見楓紅,一如他半生閒隱終是要為摯友與天下對上故人。
 
  「一步江湖無盡期啊……」海殤君揮手婉拒葉小釵撐起的傘,寒風吹開他暗藍風衣與領上狐絨,海殤君便這般率性地迎著紛落細雪走向簷下候歸的故人,雲岫君撫著白髯迎上前來笑道:「怎不讓人打傘就這麼過來了?」
 
  「吾這不就是顧念著讓兩位好友久等負雪請罪嗎?」
 
  「哈哈,許久未見蟻天變得愈發愛說笑了,想來在中原過得不錯啊。」
 
  「哼,若真不錯怎不繼續待著?」與笑容滿面的雲岫君不同,從頭到尾冷著張臉的山濤君不屑地嗤道。
 
  「好友對吾這般橫眉豎目的,可是還在氣吾壞了你和三途判的生意?但後續結果你也瞧見了,那三人死的死降的降剩的那個四處流亡,若好友真的繼續與之為伍百華居怕是早已荒蕪。」
 
  「你!」山濤君怒極反笑,「呵,是啊,蟻天海殤君不愧為西丘三君之首,凡事多謀善斷、洞燭機先教我和靜天好生自慚形穢。」
 
  「好了好了!事情都過去這麼久難得蟻天回來怒天你就少說兩句。」眼見氣氛不對雲岫君連忙在旁打起圓場,「蟻天,你此次回來有什麼打算?」
 
  「自是與兩位好友重拾舊情、把酒言歡——來人,發帖!同西武林招呼聲吾海殤君回來了。」
 
  「好友這是要開七日宴的意思?」
 
  「是,這麼久沒回來怕同舊雨新知都生疏了,好友可得替吾多方介紹啊。」
 
  「哈哈哈——一定一定!」
 
  在海殤君的帶領下眾人說說笑笑魚貫進入昔浪巖寬敞溫暖的大廳,雲岫君在海殤君身後同山濤君交換了個別有深意的凝重眼神。
 
  『怒天怎辦,各界票選最想合作的紅頂殤人要回西武林同我倆搶生意了!』
 
  『哼~就憑那藍貨也配!』
 
  將一切盡收眼底的崎路人與素還真幼稚無比地幫著配起音來,回到駕駛座的葉小釵長嘆口氣搖搖頭,發動引擎的同時朝後座丟了記眼刀,大有再不下車就別怪爺將你倆甩出去的意味。
 
  「小釵好兇吶我害怕!」
 
  只見某人不以為意繼續搬演著梨花一枝春帶雨的戲碼,崎路人忍著一身雞皮疙瘩斥道:「姑娘你別鬧了……上工啦!」
 
  言畢下車撐起傘恭迎他大小姐粉墨登場,當車門開啟瞬間連明知那皮相下藏著個素還真的崎路人也忍不住讚嘆——姑娘一身紅白相間維多利亞式禮服,綴著紅絨球的短肘披肩下自然呈現的完美胸線、纖腰豐臀無一不令人想多瞧上幾眼!一頭黑亮鬈髮簡單綴以珠飾,容貌豐美眼如秋水、轉盼流光間自有一股英氣颯爽的風情。
 
  姑娘撐起蕾絲華傘笑著挽上他的手,「走吧,我肚子餓了。」
 
  兩人走沒幾步便瞧見前方喬裝成侍者待命的妹妹頭學弟,努力抑制著臉上各種不甘神色,崎路人表面漾著笑語氣卻是十分無奈地同那人低道:「造孽喔——別再蹭過來了!你難道就不擔心內餡爆漿嗎?」
 
  「放心吧,我後來改塞了饅頭~是說崎路你這回化名幹麻取叫『拒生郎』?聽起來超不吉利的!」
 
  「一想到要跟女裝的你搭檔我想『拒生郎』從此會變成我們隊裡的固定代號……」
 
  「沒禮貌!本姑娘如此花容月貌,你可知有多少人羨慕你身處的位置。」
 
  「我知道、都知道……那些毀在你蓬蓬裙下的弟兄改日師妹會替他們報仇!」
 
  「我還真是頭一回這麼期待報應趕快來到。」
 
  雖然素還真對自己女裝扮相的各種吹捧令人惡寒,但當拒生郎挽著黑髮麗人登場時便強烈感受到眾人欣羨又驚訝的目光——是的,姑娘甚美身段佳!只是骨架有點大……
 
  看著眾人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反應,海殤君憋著笑朝他倆喚道:「嘯月,快過來!世伯等著你一起倒香檳呢。」
 
  「是——」神秘女郎這一開口眾人又是一陣糾結,姑娘家長得高些其實也無所謂,只是那高度怎麼就不能分點給音域呢?
 
  水晶杯塔堆疊而成的山巒在燈光折射下閃爍著奢華光芒,海殤君將手上香檳交給神秘女郎後,親暱摟著他的肩同眾人說道:「哈哈哈——藉此機會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吾可愛的世姪女靈嘯月。北方的姑娘總個子高些!這孩子偏又嗜辣把嗓子都給弄啞了……到現在都還沒婆家呢真教人煩惱。」       
 
  在海殤君解釋後眾人紛紛從驚訝轉為徹底同情的目光,讓靈嘯月身旁一同承受著注目禮的拒生郎當下憋笑到真不想活了!
 
  「世伯!」姑娘噘著嘴不依地撒著嬌,「說這些做什麼呀?」
 
  「自然是看看能不能幫你這野丫頭找個好歸宿啊!」海殤君無比愛憐地捏了捏姑娘的鼻尖嘆道:「這孩子被吾寵壞了!直來直往的沒個規矩,將來若有什麼冒犯之處還望諸位海涵。」
 
  聽著海殤君滿是寵溺又無奈的語調,在場臥底並知曉兩人其實並不對盤的天虎幹部們,紛紛在心中豎起大拇指由衷讚嘆——海殤前輩我們敬佩您!
 
  於是海殤君賣力的演出獲得了回報,在場眾人紛紛接受且重新定位了這個神秘女郎的身分:絕代麗人、世家之女、待字閨中、靠山強大……聲音低骨架大個性可能差什麼的頓時都不成問題了!
 
  雲岫君率先表態示好道:「好友怕是多慮了!我看嘯月姑娘甚是嬌俏可人,這風聲一放為此而來的人潮怕是要踏壞你昔浪巖的門檻。」
 
  「盼承好友吉言。」海殤君笑著轉身又拿了兩瓶香檳,一瓶遞予雲岫君另瓶則慎而重之的交至山濤君手上。
 
  「怒天,聽聞你有個好世侄不日歸國,吾就先替吾家嘯月訂下了!屆時可別私藏著,相信好友對蟻天縱有再多不滿也不會為此壞了兒女姻緣。嘯月啊,等會倒完香檳後親手給你山濤君世伯敬一杯!」
 
  「哼,求人呢怎不見你自己來敬?」
 
  「這有何難?就怕好友不想喝吾敬的酒啊……」海殤君笑著高舉酒瓶示意三人一同開酒,桌前鎂光燈頻閃替西丘三君再次聚首留下歷史性的畫面。
 
  而一同入鏡的靈嘯月自是成為近期最受注目的焦點,這個不同於一般大家閨秀颯爽俐落又霸氣果斷的姑娘,挾著她的粉色蓬裙橫掃了整個西武林社交界——
 
 
  ◇    ◇    ◇
 
 
  崎路人翻著登滿靈嘯月相片的報紙仰天長嘆:「造孽啊造孽——這些人是都給踩傻了嗎?手勁這麼狠、脾氣這麼大、個性這麼差怎麼也不來個人反駁一下?」
 
  倚在沙發上素還真交疊雙腳慵懶地修磨指尖,勾起唇彎涼涼回道:「有啊~本姑娘反駁你方才對我所有不實指控。公道自在人心吶瞧瞧各方社論怎麼評價本姑娘的!像我這般不矯揉造作、率性任真的好女子實屬世間難得。」
 
  崎路人朝他翻了個白眼啐道:「海殤前輩肯定私下花了不少錢買通那群記者……」
 
  正當素還真開口還想再說些什麼時,密室的大門被打開海殤君拿著一疊文件走了進來。
 
  「世伯!」素還真甜甜地打了聲招呼,須知擬態這回事在需要偽裝的人面前即便卸了妝也得持續下去,為求完美素還真跟海殤君無時不刻都在強烈催眠自己——眼前這人是他的好世伯/乖姪女,於是這段時日裡他倆的關係達到前所未有的美好。
 
  「乖!」海殤君慈藹的笑了笑將資料遞去,「嘯月、拒生我們的目標出現了。」
 
  「喔~山濤君那個傳說中的好世侄?」癱倒在沙發上的倆人立馬來了精神,端正坐姿研讀起手頭的資料。
 
  「正確說來是血道天宮的第二把交椅——人稱玉面聖尊的瀟湘子,同時也是黑榜可能成員。」
 
  「雙面間諜?」
 
  「不確定,可能是利益一致下的合作,也可能怒天跟黑榜本就蛇鼠一窩。」
 
  「沒他近期清楚的正面照?」翻了翻資料都是些遠景的側照或是背影,崎路人蹙眉嘟嚷著。
 
  「沒有,他很早就出了國聽說是因為行事方針跟怒天有些不合,吾原意欲拉攏對方卻隱遁至今……嘯月,接近他你要有些心理準備,此人恐怕極難對付!方才怒天來送帖子時還一副幸災樂禍的要我轉達:他這世侄眼界奇高、不愛俗物,若屆時拒絕了你也不要太難過。」
 
  「嘖嘖嘖——這擺明了是要為難我們家社交花嘛!」
 
  「呵,本姑娘至今出馬未嘗敗績!除非他愛的不是女人,否則就等著乖乖拜倒在本姑娘的石榴裙下吧。」
 
  「……前輩你也說說他。」
 
  「哈哈,吾家的嘯月就是這麼好自信!儘管放手一搏天塌下來有吾擔。」
 
  「嘯月就知世伯最好了!」
 
  看著眼前擬態擬到近乎走火入魔的兩人,崎路人邊忍著渾身惡寒邊認真思考是否該給一頁書打個電話……
 
  翌日,燈花台賓客盈集靈嘯月同拒生郎仗著海殤君的關係,以舞會正式開始前不想被打擾為由要了間二樓廂房觀察著會場。
 
  「那個叫瀟湘子的人挺囂張啊,明明是他的歡迎會聽說打算遲到兼早退!」
 
  「還在調時差吧?說不定對方根本不喜歡這種社交場合,定是山濤君那傢伙因為近期西武林焦點都落在我跟世伯身上,所以故意安排這場洗塵宴好來炫耀炫耀他家世侄,想想瀟湘子也挺可憐的!」
 
  「唷~一副瞭解得很透徹的樣子,想好怎麼攻略那玉面小郎君了嗎?」
 
  「呵,本姑娘自有妙計!在旁等著看我手到擒來吧。」
 
  談笑間樓下忽起了一陣喧嘩,兩人立即拿起望遠鏡打算將瀟湘子看個仔細,然後同時嘖了聲飛快調整起角度和倍率——原因無他,燈花台不負其名特意布置的數十盞水晶燈在此刻相互輝映地逐一亮起,但這璀璨耀眼的華光卻對觀察造成了極大的干擾,光影折射間氣度非凡的人影緩緩走入,山濤君笑著迎上前的同時靈嘯月連摔望遠鏡的心情都有了!目鏡視野中滿是山濤君白花花的後腦杓,怕是清楚到連頭皮屑都數得出來……
 
  橫豎自己這角度是看不到了,靈嘯月偏頭朝包廂另邊的拒生郎問道:「你那邊如何?可瞧清楚了沒有!」
 
  「素還真……」顯然正處於極度震驚中,崎路人不顧偽裝直接喚了他本名,「來、來的人……」
 
  「嚇成這樣來的人總不會是『素還真』吧?」打著哈哈走至好友身邊拿起望眼鏡一看,素還真突然安靜了下來耳畔迴響著崎路人終於完整講出的那句話——
 
  「素還真,來的人若不是你妻子恐怕就是你大舅子!」
 
  目鏡中那人面若冠玉滿頭白髮,一襲墨色毛領風衣將身形襯得更為修長高逸,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超塵拔俗的風采!可扣除髮色、體態與迥然相異的氣質,那人的五官眉眼卻同風采鈴全無二致。
 
  「當真不負『玉面聖尊』之名……崎路人,你同我老實說他是不是采鈴?」
 
  「目前無法確定,離開照世明燈後他們的後續計畫就不是我方便探問的了,我想還是得實際接觸才能判定,而且別忘了這世上可能會有三個長得相像之人,朱雀雲丹是一個難保瀟湘子不會是另一個。」
 
  「真的只是巧合嗎……」
 
  「冷靜些,我看你今天先稱病吧?探查的工作我來就好。」
 
  「不,還是我來吧!反正再怎麼失態都還能推給少女懷春,若你以一個傳令兵的身分去積極接近人家少爺反而可疑。」
 
  「就說是幫我家小姐探問的不就解釋過去了?」崎路人笑著一掌拍上他肩頭,「不過我知道你更想親自執行這個任務,只是當好友的最後再多囉嗦一句——別讓期望混淆了你的判斷。」
 
  「嗯。」
 
  「那麼——出征吧!我的大小姐。盡情放手一搏反正失敗了還有兄弟我撐著呢。」
 
  「呿!烏鴉嘴。」重整好紊亂心緒回歸神祕女郎狀態,他勾起唇彎露出屬於靈嘯月自信又艷麗的微笑,「走吧。」
 
  下樓時瀟湘子已結束簡短的開場致辭正由山濤君帶著與眾人寒暄,靈嘯月放開拒生郎的臂膀低聲吩咐:「準備好隨時接應我,然後查一下他的隨行人員和舞會後的行程。」
 
  「收到。」拒生郎行了個禮後退開,放他獨自一人朝人群的中心走去。
「嘯月,快過來!」海殤君見著她伸手招呼道:「這位便是吾早先同你提過的瀟湘子。」
 
  「那位傳說中的好世侄嗎?幸會。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玉樹臨風、神采飄逸不愧為傾世之英!」
 
  「讚謬了,能得近期名震西武林的嘯月小姐稱讚令在下受寵若驚。」
 
  眼前的男子朝他行了個無可挑剔的紳士禮,然後執過他的手輕輕一吻,靈嘯月回以絢爛微笑心裡卻被違和感折磨得無比難受……
 
  此時舞會即將開始的信號響起,他順理成章勾過他的手,「今日本姑娘的第一支舞歸你了!」
 
  「感謝妳的邀約,只可惜我並不擅長跳舞。」
 
  「你就當作是踩腳遊戲等會拚了命別被我踩到就好!」想起那人也不擅跳舞靈嘯月頓時心情大好,不由分說地將瀟湘子拉入舞池中心。
 
  就在此時分置燈花台內外的耀眼華光漸次轉弱,除舞池穹頂上那盞巴洛克式水晶燈輝煌依舊,兩人相互行禮後銀髮老者指揮著樂聲悠揚響起——韻律綿長的四拍子旋律組成了緩慢輕柔的狐步舞曲,他想瀟湘子或許是真的不擅長跳舞,不過這樣也好!偏慢的舞步、為凸顯主人開舞氣勢的寬敞舞池替之後的探查提供了絕佳環境。
 
  邁開舞步的同時靈嘯月估量起對方體態,瀟湘子不算高站在穿著平底鞋的自己面前還矮上幾公分,雖然也屬男性正常身高但眼前這人若真為風采鈴所扮,那恐怕已是她的極限……而寬厚的毛領大衣除遮掩身型外還能營造出視覺比例上的錯覺,要確認此點並非難事只要他的手再往下一摸——
 
  「姑娘藉共舞對我上下其手可是想輕薄我?」溫和帶笑的男中音在耳畔響起,他的手被瀟湘子捉回他肩上安置。
 
  「摸一下又怎麼了!這不就怕你外表看似精壯實則骨瘦如材嗎?世伯教過女孩子家找丈夫最怕遇上個外強中乾的,要我利用舞會多挑挑。」
 
  才剛理直氣壯的將話說完便感覺對方竟往他的腰掐了一把,忍下渾身雞皮疙瘩那瞬間素還真連打死眼前這人的心情都有了!風月膏肓、斯文敗類、無恥下流……在心中把所有對登徒子的漫罵連著輪一遍,瀟湘子竟還對著他耳畔吹了口氣輕笑:「禮尚往來,我世伯也教過我娶媳婦不能挑個腰太粗的,這馬甲貌似勒得有點緊啊?不會等會一口氣轉不上暈懷裡要我負責吧!」
 
  「愛說笑!此等無理取鬧的下三濫招數本姑娘不屑用之。」
 
  近乎咬牙切齒的回答,素還真在心底暗暗發誓——不管這人是不是他大舅子,只要確認瀟湘子是個男的後肯定要他悽慘落魄!
 
 
  ◇    ◇    ◇
 
 
  好不容易調整回靈嘯月狀態,素還真徹底冷靜下來開始分析起目前情況:論擬態風采鈴段數恐怕比自己還高,更何況她一向很知道如何激怒他,眼前這個瀟湘子既不擅跳舞又惹毛了自己,反而使他身為那人的可能性增加了……
 
  不過光憑直覺和這幾點還不夠,必須讓對方露出更關鍵性的破綻才行!於是激轉過後他在緩慢流暢的行進間似是不經意地問了:「瀟湘子,你有妹妹嗎?」
 
  「不知道。」
 
  「不知道?」
 
  「這年頭人如飄蓬風一吹就散了,我有妹妹同其他家人嗎?可能有、可能沒有——反正是記不清了,只要知曉著自己是山濤君的好世侄就好。」
 
  靈嘯月靜默了會輕輕笑開,「我倒希望你有個妹妹。」
 
  「喔?願聞其詳。」
 
  「因為你很神似我一個故人……」狐步曲即將邁入尾聲,一個羽步結束後靈嘯月借勢貼近瀟湘子的耳畔低喃:「聽說過風采鈴嗎?」
 
  「不曾。」退了一步瀟湘子按禮儀鼓起掌來以示謝意,然後無比紳士地說:「我送妳回座吧?」
 
  「可第二支舞馬上就要開始了呢,瞧瞧你周圍那些如狼似虎蠢蠢欲動的佳麗們,怕是恨不得現在就衝上來將你給拐了。」
 
  「所以請讓我送妳回座。」
 
  「好讓你趁機開溜?瀟湘子,本姑娘可以無條件答應你一個請求,不過你必須陪我跳完前半場。」
 
  「於我有何好處?」
 
  「你會知道的……」言畢靈嘯月雙手大剌剌地勾上瀟湘子的肩頸朗笑道:「今日主角的前三支舞本姑娘包了!」
 
  「這樣於禮不合吧?靈嘯月,莫要讓瀟湘子為難。」此言一出週遭紛紛傳來議論之聲,膽大些的甚至上前來勸阻大有替瀟湘子不平之感。
 
  「你為難嗎?」靈嘯月只是直勾勾地望著對方,瀟湘子回以淡然一笑:「於禮,女士邀約不可拒絕。」
 
  看著悻悻然轉身離去的佳麗們靈嘯月俏皮地眨了眨眼,「如何?這招不賴吧!犧牲本姑娘風評替你省去些不必要的麻煩。」
 
  「妳從未想過此舉可能會壞我姻緣嗎?」
 
  「你志不在此。」短暫休息後樂手們演奏起一小節樂章預告著下支舞曲,靈嘯月聽了會露出別有深意的燦爛微笑:「唉呀,是華爾滋呢!」
 
  「若不想明日不良於行,現在讓我送妳回座還來得及。」
 
  「早來不及了,我有預感這會是場平底鞋對上軍用厚底靴的不公平對決……要不要同我賭一籠叉燒包呢?」
 
  他說著與當年舞踏會前夜相似的台詞,對方卻只是輕蹙眉間握起他的手叮囑:「專心些!這首是快板當心踩著腳。」
 
  靈嘯月卻彷若未聞在起舞後的連續右轉步中,不放棄地持續與瀟湘子交談。
 
  「你知道嗎……那個與你長得極為相似的風采鈴很不擅長跳華爾滋呢!」
 
  「是嗎?」
 
  「你不知道她真是太奇怪了,她可是名震天下的素上尉最心愛的妻子。」
 
  「我長年待在國外自是不知此等風流韻事。」
 
  「總不會連素還真的大名都沒聽過吧?聽說他們就是藉由一曲華爾滋定終身的。」言談間他抽空覷了下對方鎖轉步的走法,勾起唇彎心裡已有了算計,而說著自己舞藝不佳卻一步也沒跳差的瀟湘子,似是仍有餘裕地同他閒聊著。
 
  「聽妳這麼一路說下來那素還真極有可能是我妹夫啊?看來是個攀親引戚的好對象。」
 
  「我可以替你引介唷,這可是個加入中原正道的大好機會。」
 
  「我野心沒那麼大,安分的待在西武林即可。」
 
  聞言瀟湘子輕聲笑了起來,卻在猝不及防間被靈嘯月踩了一腳!努力平衡著舞勢他護著因傾跌而整張臉偎在他胸前的靈嘯月展開連轉,卻在併退左轉時踩上對方的腳,靈嘯月在此時抬起臉賊兮兮地笑了。
 
  「總算抓到妳了——風采鈴。」利用一個抑制步他們雙雙調整了身體平衡,他附在她耳邊續道:「擬態得可真完美!連素某的錯誤應對都一併模仿進去了,妳總不會忘了當年Natural Spin TureFallaway Reverse間的互踩,最後妳可累計踩了我足足四十九下啊……」
 
  那人沉默了半晌方才輕輕嘆道:「更正,是四十八下——最後那次是因你得意忘形我們說好不算的。」
 
  「嗯,我們說好的……」相思經年一時之間千頭萬緒難以成言,他安靜了下來只是緊緊擁著她將餘下的舞步跳完。
 
  一曲舞畢此起彼落的掌聲響起她領著他退至一旁,招來侍者替彼此拿了飲料,靈嘯月見狀挑了挑眉:「我以為妳知道我不喝酒的。」
 
  「這麼多年過去一點進步也沒有嗎?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多少練習下吧。」
 
  「妳這是在擔心我?」
 
  看著那人不無得意的燦爛笑顏她不置可否地回以一笑,杯盞交擊發出清脆聲響,那人卻勾過她的手俯身抿了口杯中酒,在她還心情複雜凝視杯上鮮紅唇印時續道:「這等級的至少可以撐個三杯不倒!」
 
  「……師兄怎麼沒在你身邊護著,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妳總不會是特地趕他回來替我擋酒吧。」聽出她話中意涵靈嘯月嘖了聲,舉杯便要飲盡手中酒時卻被瀟湘子接過喝了。
 
  「別忘了你現在是女孩子,姑娘家能少喝點就少喝點。」
 
  「真紳士……吶,妳覺得在旁人眼中我倆方才的互動算什麼?」
 
  「山濤君覺得我犯女難海殤君覺得你太散漫!而旁人的解讀約莫是:妳想藉敬酒為方才的失禮賠罪卻被我給擋下來了。」
 
  「以上符合妳的任務需求嗎?」
 
  「嗯。」她看著自己手中那個留有唇印的杯子然後仰頭一飲而盡,「我本來就是要藉靈嘯月來接近海殤君,只是沒想到竟會是你。」
 
  「彼此彼此——何妨各取所需?」
 
  「正有此意,我想等會的第三支舞會是個好機會。」
 
  「Slow Foxtrot?」
 
  「正如你不擅飲酒我也是真的對跳舞感到棘手。」放下水晶杯瀟湘子苦笑著反問道:「話說回來若我方才來個打死不認你怎麼辦?」
 
  「那還不簡單!確定妳不是要找的人後我也來個打死不認啊——找個機會直接打死妳就無從指認了。」
 
  「開玩笑的吧……」
 
  「靈嘯月從不打誑,老實說瀟湘子的擬態真的很成功,方才掐我腰時我是真心想打死妳。」
 
  「容我收回前言,其實你的腰真的一點也不粗。」
 
  「哈,不過馬甲倒是真的勒得很緊,我每回都覺得胃被擠到要從喉嚨口跳出來!」
 
  「辛苦你了。」
 
  「哪辛苦得過妳呀,我的馬甲只需綁在腰上妳的可是勒在胸前,光想就教人難受……」他還想再說些什麼音樂聲卻在此刻響起,瀟湘子朝他伸出手淺笑溫然,「走吧,若你想早日結束我的苦難。」
 
 
  ◇    ◇    ◇
 
 
  他們雙雙步入舞池,靈嘯月由衷感激起山濤君愛擺闊的性格,除狐步舞需要寬敞的行進空間外,為了不搶去主人家的風采他們身邊竟無一人湊近,著實是個交換情報的好時機。
 
  若能趁機說服她回來就好了……素還真在心底暗嘆著開口卻問起了正事,「妳原想藉我接近海殤前輩的目的為何?」
 
  「我的目的從來就只有一個——就是早日結束這場戰爭。若我猜得沒錯你們此行目的,應是追查無敵戰龍下落和與黑榜可能成員接觸對吧?」
 
  「是。」
 
  「那麼恭喜我們,你可以提早回家了!」她湊近他耳畔以極輕的聲量低語:「保持微笑仔細聽我說,我已掌握無敵戰龍的秘密,此外你須注意青陽子……」
 
  「青陽他!」
 
  「噓——什麼也不要告訴我。」在一個後仰回正的動作後瀟湘子撫著靈嘯月的背續道:「在什麼都不知道下的判斷和應對才是最自然的。」
 
  「妳有沒有想過若妳因我的算計而有了任何差池,要我和續緣如何自處?」
 
  「聽你這麼說我就知道當初把續緣託付給你是正確的,你也終於開始懂得顧念自己的感受了……這樣很好!還記不記得我當初說過:唯有當你真的愛惜起自己,才能好好顧全你身邊之人。」
 
  「那為何不把自己跟續緣一起託付給我?」
 
  瀟湘子沉默了一會後嘆息也似地笑了,「因為你需要的是一個完全不能沒有你的人,有我在續緣就有了依靠,你在沒有任何後顧之憂下現在應該還在哪處戰場玩命吧?」
 
  「妳贏了。」
 
  「所以在戰爭完全結束前我不會回去。」
 
  「妳實在無需如此,我能跟妳保證我!」話還來不及說完便被她堵住,摩挲著頰畔應答他的依舊是瀟湘子那偏冷又理性的嗓音:「我不需要你的保證,只要你確實護好續緣我也會遵守我的承諾。」
 
  言畢她挺直了背脊彷彿方才的親暱都只是應和著舞蹈作戲,然後在心裡不斷不斷說著對不起——當年那麼驕傲、冷徹得近乎鬼神的素還真,如此冀求著自己卻註定只能得到失望的回應。
 
  持著平穩聲嗓她不帶任何情緒述說起方才傳遞到一半的訊息,「言歸正傳,無敵戰龍組織會找機會銷毀,而黑榜名冊在完全確定後我自會交給師兄,最後幫我轉告海殤前輩事成後請他殺我——這是脫離黑榜的代價。」
 
  「為何不叫我殺妳……」
 
  聽見那人近乎賭氣的應答瀟湘子輕聲笑開,「你下得了手嗎?」 
 
  「妳就不怕前輩真對妳下殺手。」
 
  「所以才要請你轉達啊。」
 
  素還真覺得自己徹底敗下陣來,橫豎在口舌爭鋒上討不了好乾脆換個話題還舒心些。
 
  「除了任務和情報妳就沒別的跟我談了嗎?」
 
  瀟湘子好笑地看著那人忘了自己還頂著靈嘯月的妝容,含愁帶怨的姿態一擺倒真有幾分美人堪憐的韻味!撫在對方背後的指尖勾捲著他一頭漆烏鬈髮,她緩聲輕問:「談什麼都可以嗎?」
 
  「嗯,例如聊聊〝我們〞就挺好的。」
 
  「那……續緣好嗎?」
 
  看著那人刻意勾起的唇彎素還真為之氣結地一字一音回道:「自然是非、常、之、好——怎麼就不見妳問我好不好?」
 
  「因為我知道你很好,一直都知道。」
 
  「怎麼我聽著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妳所謂好的定義在哪裡,持續關注是為了情報還是單純為了我?」
 
  「你自己說不聊任務的我想這個話題就此打住吧!可還記得方才邀舞時承諾無條件答應我一件事?」
 
  「是,〝靈嘯月〞說了要無條件答應〝瀟湘子〞一件事。」
 
  「很好,那麼做為情報交換我要你盡快退出調查無敵戰龍事件。」
 
  「不可能。」
 
  感覺那人眼神和語氣瞬間恢復當年冷冽,她一如過往無所畏懼的與之對峙,「冷靜些,仔細想想你已沒有留下的理由,無敵戰龍跟黑榜情報都已得手,你的任務結束了!回去陪續緣吧。」
 
  「我留下的理由是妳。」察覺對方別開視線素還真只是加深了擁抱的力道,將臉埋入那人頸窩用著自己真實的嗓音輕輕述說著:「妳說得對〝靈嘯月〞的任務結束了,可素還真的沒有!我的任務一直都是妳……」
 
  「是嗎?那麼我會讓那個理由徹底消失,不論是靈嘯月或素還真的任務都結束了。」
 
  倚在她肩頭的那人沉默了彷彿有一世紀那麼長,好半晌帶著無盡苦澀的質問在耳畔沉沉響起,「風采鈴,對妳而言我算什麼?」
 
  「我現在突然很想聽你唱歌。」而她的回答卻是顯得如此風馬不接,「唱歌吧……當年相似的問題你也是這般回答我的。」
 
  「這算報復嗎?」
 
  「我沒那個意思,只是一時想不出如何應對只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
 
  長嘆口氣素還真認份的在她耳畔唸誦起歌詞,他聽過這首歌,在多年前武皇所舉辦的生日舞會上,那個紅衣烏髮的姑娘曾為他輕輕唱過。
 
  「I will still love you when you're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I will still love you when you got nothing but your aching soul,You know I will、You know I will、You know that I will……Will you still love me as much as I love you?」
 
  遲遲沒聽見那聲I will舞曲結束了,那人鬆開他的手藉著滿場掌聲遮掩同他說了些什麼?他看著唇型歙動卻無法解讀,在自己終於坦率傾盡情感後得到的最後答案。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二樓廂房,回過神來時眼前只剩崎路人焦急面容。
 
  「崎路……」他艱難開口喚了友人的名字,「瀟湘子是——」
 
  「唉,你什麼都不用說!看這失魂落魄的模樣就知道他是誰了……先冷靜下來,我不知道師妹同你說了些什麼,不過我們都還待在西武林有的是機會。」
 
  「沒有機會了。」此時樓下傳來瀟湘子同眾人辭別的演說,他掙扎站起身子握著扶手的指尖用力至發白,「崎路,衝動是魔鬼、衝動會壞事!可是——我沒辦法抑制我的衝動……」
 
  在崎路人尚來不及有任何回應和阻止之前,那人已拎著裙襬飛奔下樓!拖尾的荷葉邊在階梯畫下火一般的殘像,他就這樣一路追著那人衝出了燈花台。
 
  室外滿是紛落細雪,他朝著眼前墨色的身影大喊:「妳站住!」
 
  那人停下腳步偏頭朝侍從吩咐道:「把傘給靈嘯月小姐送去。」
 
  「不需要!這邊可沒帶錢來買。妳聽清楚了——我喜歡妳!我喜歡妳清楚了沒有?」
 
  「夠清楚了,雪地傳聲很好。」那人始終沒有轉身正眼瞧他,淡漠的聲嗓透著風雪無比清晰地響在耳畔,「怕是舞池太吵所以小姐才會忘了我的答覆,感謝厚愛——可我從未對你動心。
 
  委地紅裙浸染雪水漫延的寒意凍住前行步伐,翻飛的雪髮與墨色風衣在視界中逐漸被這漫天飛白消抹……一切是如此熟悉,素還真佇立在風雪中怔怔地看著,那個曾經的自己絕塵遠去。
 
 
  ◇    ◇    ◇
 
 
  隔日,百花居內山濤君讀著各報頭條哈哈大笑,「〈嘯月淚何處,瀟湘雪正深〉、〈求愛被拒,靈嘯月稱病退場〉——瀟湘子你艷福不淺吶!」
 
  「不過風聲罷了。」
 
  看著〈瀟湘探月一舞輕狂〉標題下兩人共舞的照片,藉著報紙遮掩瀟湘子清冷如玉的面容揚起一抹極淡的溫柔微笑。
 
 
(全文完)
 
慕曦語 寫於 2014/11/9~2015/3/15
 
 
※※※※※※※※※※※※※※※※※※※※※※※※※※※※※
 
 
Lana Del Rey -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當我年華老去、容顏凋零,你還會愛我嗎?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當我所剩的只是受傷靈魂,你還會愛我嗎?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我知道你會、我知道你會
I know that you will
我知道你會的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當我不再美麗,你還會愛我嗎?
 
歌詞中譯BY好青年:http://www.musicmaniactw.com/2013/05/lana-del-rey-young-and-beautiful.html
 
  文中歌詞出自Lana Del Rey這首Young and Beautiful,不過為了符合劇情讓他變成某上尉的告白打臉歌,所以有稍做修改~最後那句原本想放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we're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當我們都已衰老你是否依然愛我?)一整個就有種相約白頭的甜蜜感: 。゚.(*´` 人´` *) °
 
  不過這篇因為是注定苦逼的結果,所以只好改為很繞口令的〝你是否依然像我愛你一般愛我?〞瞧瞧這前面告白得多深情後面被拒絕就更痛啊……
 
  總之,激推這首!拿來跳狐步剛剛好唷~╮/(>▽<)(>▽<)
 
 
※※※※※※※※※※※※※※※※※※※※※※※※※※※※※
 
 
【後記】讓靈嘯月同瀟湘子對桌喝茶就是我少女時代的浪漫啦!(ω)
 
  寫完有種多年腦洞一夕關的感慨……好,為了避免老朋友很疑惑、新朋友看不懂我必須要來該一下我的腦洞!
 
  基本上這篇就是傳說中的〝何不踩腳再相逢〞XD原本預計在《舞踏會前夕》之後就要接著寫,所以篇名想必從去年開始就三不五時冒出來同看倌們Say Hello~至於內容主要就是補足我多年來男女逆轉的野望!
 
  話說素上尉變裝靈嘯月的梗想必大家都懂!至於風采鈴為何選瀟湘子——那是因為他們在劇裡用同一款偶頭啊啊啊啊啊啊!
 
  想當初看〝霹靂幽靈箭〞時瀟湘子一登場我都想幫眾人大喊:素還真這不是你老婆嗎!?(д)於是之後看片每逢瀟湘子登場我都腦洞腦洞的……(掩面)
 
  連素還真瞧見對方的第一句都讚道:「宮主翩然現世,有如玉樹臨風,神彩飄逸,不愧為傾世之英,素某幸會。」←你哪時看他誇人誇成這樣!σ`´)σ
 
  然後某次同重嬰閒聊時突然說起,素還真跟瀟湘子對坐喝茶旁邊該掛個牌子寫:對不起那其實是我老婆代班來著XDDD
 
  重:眾人心中OS反串會傳染嗎?(←被打
 
  慕:那應該換瀟湘子跟靈嘯月對桌喝茶?(一整個唯恐天下不亂
 
  重:喔喔喔喔喔好登對啊!!!(那麼我會去現場尖叫XDDDD
 
  慕:我也默默的萌了……
 
  沒想到這梗在多年後昇華成神秘女郎同瀟湘子摟腰跳舞踩踩腳~這種依舊白髮對紅顏的浪漫也算了我多年妄念()
 
  至於崎路設定化身拒生郎除了字面意義,最主要的還是當年拒生郎除背個布袋,初登場還用崎路人的配樂一整個欺騙我的感情啊啊啊啊~~~QAQ
 
  最後感謝一下親友們!不好意思最近身處修羅場一整個該得很嚴重……謝謝大家的歡樂吐槽陪我一起腦洞!於是獻上〝娘親與阿姨眼中的真實〞精選輯XDD
 
娘親與阿姨眼中的真實1──神秘女郎的煩惱
 
  某慕:話說我那天正糾結如何寫神秘女郎的外貿時,腦中突然冒出一段極為適合的文字——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臉若銀盆,眼如水杏,容貌豐美,秀美中透著一股英氣,光采照人!結果一Google下去……
  神秘女郎的形象原來是薛寶釵啊!!!XDD
 
  織影:這銀盆,鐵定有臉盆那麼大( )o彡゚
 
  某慕:客氣了~記得英雄年少裡慕少艾說過素還真的臉盆至少要跟伙房的炒菜鍋一樣大才堪用( 3)y▂ξ
 
  某慕(ㄏ ̄▽ ̄)   ( ̄▽ ̄ㄟ)某織
 
 
娘親與阿姨眼中的真實2──靈嘯月X劍君什麼的是我們少女時代的浪漫!
 
  「劍君。」
 
  「何事呢拒生郎學長。」
 
  「我最近有惹到你嗎……」
 
  「沒的事,只是每每看到學長站在那個人身邊,便越發痛惡起自己的學藝不精。」
 
  「如果可以我十分樂意將那位置讓你!」
 
  化名拒生郎的崎路此話一出便感大事不妙,劍風冷冽眼前的妹妹頭少年拔出了殘劍喝道:「劍君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靠實力定勝負吧,拔劍來戰!」
 
  「唷~這來討戰的不是換武流的那個妹妹頭小鬼嗎?被本姑娘連敗了11把仍是這般不知天高地厚啊?甚好、甚好,別欺負那個拿布袋的本姑娘陪你打!」不知從哪像個冒壁鬼般猛然現身的神秘女郎笑靨如花,手中圓月彎刀蓄勢待發大有再敗個對方11回的態勢。
 
  看著眼前明明想爭取騎士資格,卻被看似公主實則魔王的某人當沙包的妹妹頭學弟,崎路人無比同情地仰天長嘆了句:「造孽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